採訪六四親歷者原北京市民王工石先生(上) 今日點擊(2857-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6 月 04 日訊】                           提要
採訪「六四」親歷者原北京市民 王工石先生(上)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6月1日,我們知道過後這幾天,我們昨天的時候,我已經跟大家分享了,當年方政先生被輾斷雙腿時的那個採訪的錄像,那是2013年他剛剛來到北美不久,對他進行的採訪。那這是在長安街,在六部口,在府右街 ,在我自己出生生活過的地方,小時候。那後來其實我自己也搬到長安街的西部,結果就在另外一部分,木樨地和公主墳,是學生被殺掉的,市民被殺掉的,最慘痛的地方之一。我印象中在這個1989六四的後來的6月5日6日7日的時候,僅僅在復興醫院,在木樨地、公主墳的稍微靠這個天安門廣場這個路上,很著名的醫院復興醫院。我印象中我現在能記得幾十具屍體,肯定有了,有上百具還是200具,我不敢說,但幾十具屍體,在當天。那我下面要跟大家介紹的這個人叫王工石先生,他是當年甘家口中學的語文老師,那他就在木樨地 、公主墳一帶,當天晚上他的經歷。

王工石先生,您好
石濤先生, 你好
歡迎您來到今日點擊的特別節目焦點直擊。
謝謝。 

那您知道,我們現在拍的這集節目,正好我們播放的時間,恰恰是24年前,應該是在您的生命當中,曾經給您留下深刻印象的那麼一段時刻。那我原來已經跟您有過交流,我們知道在那天晚上,您作為一個普通的北京市民,您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過程。那您能向大家介紹一下,您自己簡單的情況,和當時6月3日晚上和6月4日凌晨發生了什麼呢。

我是快60的人了,24年前的事情它到現在為止,我是記憶猶新,因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我是經過文化大革命的人,所以當時的話到6月3日晚上,我已經預感到軍隊進城,已是勢在必然了。我其實是個旁觀者,我想的這個歷史的這麼一幕,最後的這一幕,我是應該再輸到我的腦子裡。所以我就到傍晚的時候,我就騎著自行車,我家住在甘家口,甘家口離木樨地很近的,那北京人都知道。那麼我騎著自行車沿著長安街,十里長安街直奔這個天安門去了。應該大概是7、8點的樣子,晚上,大概可能是這樣,因為24年前了嘛,我記不是很準。

當時天安門廣場,其實我看到有許多帳棚也是空的,有很多當然都有帳棚。其實天安門廣場的人本身,那個時候並不是很多。我估計9點來鐘,可能差不多吧。根據我後來返回的那個時間,我估計也就9點多鐘。在天安門轉了一圈,我就往回騎,往回騎就回來了,因為我看著天安門那個樣子。而且我在來去的路上,特別是回來的路上,我可以清晰的看到,整個長安街幾乎是一把屏,放了一些很簡單的,就是把隔離遮啊,橫的移過來的那個路障,在那個時候就有。因為我文革當中啊,這個因為我的工作關係。

王工石先生您能否先跟大家介紹一下您的工作嗎?

我是教師,做了很多年的中學教師。因為文革當中學生之間的事情,跟警察是打過交道,所以我對他們比較了解。那麼我就看著,他們也沒有太多的掩飾,穿著藏藍的那個衣服。其中有些警察呢,就你看著就是警察,那麼等於但是沒有穿制服啦,他們就領著市民,可能像不像市民的,或者是聚會的,就是把路障其實都移開了,這是在西長安街上的情景。我是沿著途走的,應該有幾個不同的地方都有路障被移開的那種現象,我看到好幾個。所以我當時我估計就這一溜吧,可能是往西往東的,差不多可能都有。當時我心裡還挺感慨,就是這個事情,唉呀總覺得,這個事情是以這麼ㄧ個被結束,我還覺得挺,反正總覺得,方方面面的遺憾挺多的吧。

那麼我騎過來以後呢,到了木樨地大橋的時候,那個時候在木樨地大橋就堆了很多人。那麼木樨地大橋往西,還往西一點點堆了很多人。我就把自行車擱在那個大橋上面,然後我就擠到前面去,因為人很多,特別是有2輛車公共汽車公交車啦,就是橫在木樨地大橋的西邊的路上。那麼我就擠到公共汽車上面去。結果擠到上面一看,看不見什麼,因為那上面也都堆滿了人。我又趕緊下來又往前擠。這時候我擠到前面,這就看到了在西長安街上呢,大概有幾百人吧,可能也就2、3百人,3、4百人,手挽著手。有一批很明顯是學生樣子的,當然應該還有一些是市民,那他們手挽著手,大概就是3、4百人。

我先看的是他們,然後我是在路邊。路邊有幾層人吧,我就擠到前頭。再往那邊一抬頭,我當時心理一下揪了一下,為什麼呢,我看到是黑壓壓的一片,戴著鋼盔打著盾牌的那個軍人。唉呀,我說這真的是完了。這邊3、4 百人,那邊黑壓壓的又是武裝起來的軍人。我想這個事情,但是真的怎麼說呢,歷史就給我安排了這麼個鏡頭吧。我站在人群裡擠到前面,大概連2、3分鐘都沒有,我就看到隊伍這邊呢,有幾個人往那邊砍石頭。之間那個距離離得有那麼5、60甚至7、80米還要遠,就兩邊啦,是學生和士兵那邊,然後這邊有人砍磚頭。砍磚頭才能砍出2、30米撐死了。有幾個人我搞不清他們的身分,就往那邊扔。

然後緊接著就在那邊,就我到那剛剛只有撐死那2分鐘,也就我剛記得想起發生的事情,事後我看過別的文章也在說這個時間,應該是10點50幾或者11點零幾,大概是這個時間。然後接著我看到那邊呢,軍人的隊伍裡面推出一個人來,離著有7、80米遠吧,我看到就是推,很遠嘛,我看到推出一個人,推倒在地上。然後呢有幾個士兵過來打那個人,然後緊接著就聽見嗡的一聲,好像是人喊啊還是怎麼,就是很悶的這樣ㄧ個聲音,緊接著聽見槍聲。那麼聽見槍聲呢也沒有很清楚看到怎麼打,但就是這邊就亂了,然後我就看著學生的隊伍,就學生和市民手挽著手的隊伍就夸夸夸的往後退,大家還在挽著手在往後退。接下來我就來不及看他們,因為在我身邊就有人已經倒下了。

您能跟大家說一下當時現場有多少人嗎?

因為當時就,我說大概就是幾排人也就是大概3、4百人左右,我覺得也就是那麼多。其他人,路邊站的人很多, 就是圍觀的,我就覺得力量對比太懸殊了那種感覺。我有幾次印象,我反正當時有個印象,也許我的判斷看得不一定那麼準,但是呢我看大概是可能幾百人吧,我感覺。這時候等到槍開的時候,我第一個,我腦子現在只有這麼一個鏡頭,就是第一眼我看的是夸夸夸的手挽著手的人,當然他們也慌嘛,在往後退。那邊的軍人就衝過來了,這邊就開始往後退。然後第二的,後面的事,就是,那就是趕緊衝前面去搶救那些倒下的人。那麼這時候的路邊的人,也都是拼命往後退,往後撤吧。

那這樣子呢在當時那個時候呢經我的手吧,包括跟別人一起搶救了4個人。我們就在木樨地大橋的西邊的一個小的還不算胡同,就是那樣一個小的通道裡頭,往裡去,是一個部隊的小診所。我們把當時救下來的人呢,我們就抬到部隊的小診所裡面去。後來等到往裡抬的時候呢是,我直接抬的是有一個人,是4個人,他們每個人,就是有4個人拉著的兩個胳膊,然後拉著兩個腿,就四肢那麼撐開的面朝下那麼抬的。我感覺那個人很難受,在滴著血。我就把我的,當時我穿著T恤衫,把T恤衫脫下來,然後跟另外一個人,我們兩個就兜著她的胸、腹部吧,這樣等於是6個人把這個人抬進去,從路邊開始一直就送到了軍隊的診所裡面。

送到診所裡面之後呢,把她放下平躺的時候呢,她的頭髮非常短。那麼當然在她的胸口,我馬上就把衣服撕開,因為她胸口就這樣的一個位置吧,就是有個洞在淌血。我們當把衣服撕開的時候呢,還是個女的,然後在她的乳房偏下一點吧,是一個洞在往外淌血,連那個護士都很害怕,護士都不敢動了。然後告訴我,這時候我看著她呢我略懂一點點,就看見她在下顎呼吸了,就是說下顎這塊顫抖呼吸,這個醫學叫做下顎呼吸。護士要我,這時候告訴我,就是說讓我拿個藥棉墊在她的牙齒中間,就不要讓她咬到自己的舌頭還是什麼那樣子,我們就在做這樣一件事情。當時我的感覺可能不行了,那樣子大概在20歲的樣子,當時看是這樣子。

還有一個機關幹部腿打斷了,40多歲的樣子。然後另外兩個人我印象就不深了,因為都是匆匆忙忙的。然後這時候呢來了一輛車,來了一個卡車這樣子的就是,我們把這些人就扶上卡車,跟他們說是,有一些市民也陪著就趕緊說要開到醫院去。這時候我看見呢軍隊是排著隊伍,有軍車、坦克車、 裝甲車還有步兵吧,就是源源不斷在走。我等於跟他們同時吧, 往東邊走。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