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六四」學運天安門廣場總指揮封從德先生(上) 今日點擊(2859-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6 月 05 日訊】                           提要
採訪「六四」學運天安門廣場總指揮封從德先生(上)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89六四,28年前的悲劇呢就發生在今天,歷史就是歷史,沒有人能夠更改,但是呢隨著時間的推移,28年,太久了 接近三代人,那我們看到的故事呢,被很多人都會遺忘,那除非經歷過的人今天還有機會陳述,向更多的年輕人陳述當年的故事。那作為我們個人自己,作為我們曾經經歷過的人呢,那是人生當中不可能遺忘的部分,根本不可能的。

那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當年採訪的內容,是封從德先生,89六四,28年前的今天,他是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的總指揮。那我們跟大家分享一下28年前,作為當事人自己他當時所面對的情況。

石濤先生:封先生,封從德先生 您好!

封從德先生:石濤 您好!

石濤先生:很興您能接受我的採訪。

封從德先生:謝謝石濤!

石濤先生:您後邊有一張圖,我知道是您自己非常喜歡的,您能跟朋友解釋一下,這張圖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嗎?這張圖就是整個89學運的發源地,叫北京大學的三角地,現在已經被中共給拆除了,北大已經見不到這個地方了。他們要消除所有的歷史的痕跡,包括北大的三角地,在我們來看,北大的歷次的學生運動,都是在三角地開始的,這個應該說是一個民主的聖地,我相信以後我們還是會像,恢復天安門民主大學那樣,恢復北大三角地這塊地方。那這張圖上面它是一個同學,用了床單上面寫了幾個英文的字,這幾個英文的字就是在美國的獨立戰爭,和法國大革命的時期都用了一句話,叫 中文翻譯過來就是:「不自由毋寧死」,這個非常好的代表了,整個89年學生和民眾的精神。我覺得89民運的真正的精神,就是為國、為民、犧牲奉獻、不自由毋寧死。

石濤先生:謝謝。那因為六四馬上就要到了,而我自己其實在當時的情況來講呢,我可以說也在現場的很多故事,我也經歷過,但是我看過您的那個資料之後呢,我覺得您是最有資格能夠告訴每一個人,在您的身邊,在您所經歷的當時的過程當中,發生過什麼。因為針對30歲往下的很多人,可能這對於他們來講是一個,真相是一個最關鍵的第一個問題吧。

我自己當時一直是在天安門廣場,因為那個是要指揮部所在的地方,也是最後我們堅持的陣地。但是實際上衝突最激烈,軍隊、機槍、坦克殺人最多的地方,並不是在天安門廣場,而是離天安門廣場十幾公里到幾公里,一直到我最後在天安門廣場周圍,包圍的那種情況下,他們尤其是在西長安街殺人很多。那麼根據我們當時學生組織,幾個學生組織加上當時的中國紅十字會,還有後來的很多外國的情報機構,幾乎一致的調查的結果,就是有3000人左右的死亡。這個還主要是醫院,可能事實上在民間甚至失蹤的情況,可能還更多。那麼我自己呢6月3日晚上到6、4凌晨,一直都在天安門廣場上,最後的廣播站,我是建在是我來主建的,建在這個紀念碑的東南角,也是最後是我通過這個廣播站下令說:那我們最後撤。我能夠這樣下令是因為前面有2個呼電,第一是有4位知識分子,侯德建啊、劉曉波啊他們,已經在呼籲同學說,不要再流血了,我們應該撤。第二個來說,就是當時我代表指揮部,我們組織了一個口頭的投票,那這個投票口頭就根據喊聲大小,就是說喊撤離,還是喊留守,那我聽了一下,我覺得是兩邊的聲音差不多大,通過廣播站來主持了這個投票,最後很快我就決定說那我們還得要撤。當時是有好多心理上的考慮了,這個我現在先不細說。然後我們撤下來的過後,從前門繞到就是,今天的那個音樂廳啊那條路,新華北街吧,繞到這個六部口的時候,坦克其實那裡離廣場只有幾百米,坦克就從天安門廣場這邊衝了過來。

石濤先生:那您說的這個位置,就是方政雙腿被壓斷的地方。

封從德先生:是,那個準確的時間是在凌晨6點20分,因為這個是當時是有一個法國的記者,連續拍到好幾張照片,這張照片,我也在他們的新觀察家雜誌上找到,所以它上面標定了很清楚的時間,6點20,6點25,6點22,他當時就拍到了方政的雙腿被壓爛了這種情況,靠在那個欄杆上有兩位醫護人員在,在救助他。那麼就在那個欄杆旁邊,還有好多具已經被壓爛了的屍體,倒在那些自行車 倒在一起,那這樣的照片,其實在當時的港台媒體,和西方媒體的報導裡面非常廣泛。那麼經過很長時間的蒐集,我蒐集了十幾張這樣的照片,都放在這個六四檔案網站上。所以這個是一個最令人髮指的事情,就是我們在撤的過程當中,坦克車從後面衝上來,壓死了按照當時我們指揮部,得到的會報是11位同學。那麼經過十幾年的努力,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教授,她找到有名有姓的是,14位還是15位同學。所以這個是在六部口,當時我和指揮部我們是在隊伍的,靠前面的地方。

石濤先生:您說靠前面的地方,應該是隊伍是從天安門廣場向復興門,向西單的方向撤退的過程當中。

封從德先生:對,它是這樣,我們是先往南走到這個,從東南口出去的,所以到了前門,然後前門大街,就又繞 繞 繞 繞上北,所以那個叫新華北街,就是現在的那個……

石濤先生:其實是對著府右街的那個口。

封從德先生:對,那個上去就是和六部口交叉的地方。

石濤先生:明白了。

封從德先生:然後我們就經過這個長安街,往西丹方向走。

石濤先生:當時在現場有多少學生?

封從德先生:在凌晨將近5點鐘的時候,我最後下令撤的時候,那個時候,應該是有3000到5000同學,就是在紀念碑的周圍,因為廣場已經空了,我們是在之前2、3點,已經把所有的同學,都號召他們聚集到廣場紀念碑周圍來,我也是在最後紀念碑上,建立了一個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的最後的這個廣播站。快1點鐘的時候,天安門廣場就開始被軍隊包圍,那個裝甲車也就開到廣場進來;到了2點半的時候,中共已經完成了這個,對天安門廣場的包圍,而且他們用裝甲車,把那個民主女神像就給推倒了,在大概2點半的時候。所以這個期間,我自己是趕緊把廣場,指揮部的財務部找同學,跟著這個救護車,最後一輛救護車轉移出廣場。

石濤先生:那這就是您當時的基本知道的,就是您自己所經歷的這段故事。

封從德先生:對,我還想補充一點。我們從西單往北走,走到這個西市,再往西一點的時候,那個是在就是白塔寺,對,白塔寺那個路口,我是看見了4具屍體,其實還有一具是還在動。當時我以為是市民或者是學生,他們都穿著白襯衣,但是那個白襯衣又全部變黑了,就躺在十字路口中間,大馬路中間,我還去找一輛,拉著這個平板車的北京市民,我說你把這個平板車拉來,把這4個人給抬到醫院去,為什麼不抬?我正在向這個市民,要這個平板車的時候,大概20、30個北京市民,不知道從哪來的,本來街上完全都是空的,不知道從哪邊冒出來圍著我,因為我走在那個學生隊伍,前面大概100、200米,我是跑在前面就探路去了,結果這些市民圍著我就要打我,就要揍我。他說為什麼呢?他說,你們學生到現在,還要敢去救這些沒有良心的,這個劊子手的話就是士兵了,就是地下躺著4具屍體的,其實是士兵,有一具還在抽,還沒完全嚥氣,說你看,有一個胖胖的這個40歲的,中年的就北京那種大塊頭。

石濤先生:北京人,對。

封從德先生:那種,拿著這種北京腔的跟我講說:你看,就指著那個白塔寺的有個,醫務室還是一個小醫院診所,他說 你看那邊穿白大褂的,進進出出他們都不救這些人。為什麼?因為他們頭一天晚上,在這裡殺了40個人,這是他當時親口跟我講的。我覺得他說殺可能就是槍打,掃下來那受傷的可能也都算,但是至少表示就連在西市這附近還不是長安街上,都是非常激烈的衝突,而且當時北京的老百姓真的恨死了。他們就是說,連小日本都沒有這樣殺過這個北京城,中共這些所謂的子弟兵,他們這樣來殺北京人,真的是天理不容。

石濤先生:我明白了,因為我們節目的時間的問題,所以我非常感謝您的,這個接受我的採訪。

封從德先生:謝謝!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鏈接:

採訪北京六四現場學生總指揮封從德先生(下) 今日點擊(2859-2)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