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啟立籲廢「隔代任命」和「七上八下」 今日點擊(2864-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6 月 10 日訊】                           提要
胡啟立呼籲廢「隔代任命」和「七上八下」
香港28名立法會議員啟動彈劾特首梁振英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說過,利益至上,裡面一定包含著欺騙。因為它有占有,有占有就有欺騙,那是肯定的。有利益,那就是出賣人性,那也是肯定的。前提就是說的利益至上,它摧毀的是人。在一個個人而言他就是一個壞人,在一個社會而言,那就是社會的崩潰。當它不是人的社會,難道不是社會的崩潰嗎。當它不是一個正常人的社會,它不就是社會的崩潰嗎。今天你一出門,趕上一個衰了,你服不服啊,對吧。這兒討論得頭頭是道,一出門停車的時候跟人打起來了,看誰搶得快,你就是這個制度的破壞者,你就是這個環境的破壞者,原因:高級動物。高級動物沒道德,高級動物沒有道義,高級動物只有強者。

一個泊車位兩輛車,我占了就沒你的,你占了就沒我的。爺們我有急事,那說娘們我有急事,對不對,急事都是藉口,所以真有急事的都沒招了,這是最現實的囉。那如果一個泊車位你都可以這麼搶,開個車走個燈你都可以那麼搶的話,那撞個人跟我沒關係,他噁不噁我,我知道嗎?你知道嗎?天知道嗎?地知道嗎?跟自己沒嘎的時候討論挺熱鬧。就像我說的,沒關係的時候討論挺熱鬧,一出門天熱買西瓜了,把人西瓜所有都摸一遍,沒錯吧,那亂七八糟的東西。

伯邑考,又回封神演義了,伯邑考為什麼被殺了?伯邑考被殺,是妲己看上他了。伯邑考的琴彈得太好了,妲己看上他了,灌醉了紂王。紂王喝醉了,跟紂王說要把伯邑考留下來,說妾身要跟伯邑考學琴。那是王后了,所以伯邑考只能坐下,王后在上,那紂王唏哩呼嚕自個兒睡著了,走了,睡覺去了。結果在摘星樓,那妲己說了,我聽不清楚,我看不明白,乾脆我坐你懷裡頭。那給伯邑考嚇壞了。伯邑考就把她罵了,罵了。那因為是給伯邑考留在後宮了,那他哪兒也去不了啊。第二天早上紂王說了,怎麼樣啊愛妾,妳琴練得怎麼樣?愛妾說了,伯邑考挑釁她,就把伯邑考給剁了,就這麼來的。

我說的什麼意思?妲己要點撥他,他不讓她點撥,扭臉妲己說他害她。今天就是這個,惡人說話賊好聽,全在利益中。全在利益中,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滿足的是聽眾、觀眾的利益,你的利益。推翻共產黨都是利益,在很多人眼睛裡是在利益的角度,這是我一再跟大家說的,那你一定被他玩死,一定被他玩死。那這種玩死的過程中,你會覺得在反共的人當中,站在利益的角度去反共的時候,你對那些其他的反共者,或者你認為的,這種可以跟你站在一條線上的人,你會利用他,人家也會利用你。沒跟你說嗎,恩格斯說中國大,人口多,結果都是麻袋裡裝的土豆,看起來是一嘟嚕,一個一個的,裡頭。為什麼這樣?生命的理念。聽蝲蝲蛄叫就不種莊稼了。

那十九大之前出現了很多風波。胡啟立前天有個說法,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胡啟立呼籲廢除隔代任命和七上八下。胡錦濤當時就是被隔代認定的,等於是惡行了江澤民。而曾經被中共內定為胡耀邦接班人的胡啟立,卻向北京當局呼籲廢除隔代指定接班人的作法。七上八下就是曾慶紅出的主意。爭鳴雜誌文章裡提到,胡啟立向李克強和栗戰書提出一個說法,要檢討、反思、糾正以往隔代指定黨的領導班子,糾正終止個人長官意志關於七上八下的規則。他當時是因為同情學生,支持趙紫陽,六四之後,所以被趕出了中共的決策圈
 

胡啟立呼籲廢「隔代任命」和「七上八下」

那這個提出的說法,李克強跟栗戰書,那也就變成了他向中共最上層,現在最上層的領導提出來。那隔代指定黨的班子,這個說法呢就變成了,當爭鳴雜誌拿出來的時候,其實變成了一個背書。背書什麼?到現在沒人看得出誰是習近平的接班人,習近平也從來不提這事兒。當廢除掉這種指定接班人的概念的時候,其實就跟習近平現在有著一種相互吻合,相互依托的說法。而第二個,七上八下,是曾慶紅當時拿出來的。今天的現實涵義,是針對王岐山身上。當這種針對性極強放在一起的時候,話是從胡啟立的嘴裡講出來的時候,正好迎合了目前主政者的需要。
 

香港28名立法會議員啟動彈劾特首梁振英

香港28名立法會的議員啟動彈劾特首梁振英。28名立法會議員連署,星期三下午在立法會進行了辯論,民主派議員批評梁振英干預立法會。對其涉貪5千萬港元的UGL事件調查。這是1997年之後,最嚴重的瀆職行為。所以彈劾他的理由,沒在他的貪腐問題上,卻在於他有關調查他貪腐問題上,他動手腳的做法。而這個做法變成了一個人贓俱獲,他自己也承認了,幫他去進行更改調查報告的人也承認了,就全都放在面上了。那也就變成了彈劾他而言操手更加容易。為什麼這個時候貪腐本來這個時候彈劾的,他在一個月都卸職都已經下去了,就誠心弄死他,噁心他。就差仨小時他就下台,那也彈劾他。

提出彈劾動議的是公民黨的議員叫做楊岳橋。他講梁振英為了影響立法會,對其涉貪5千萬港元的事件的調查,竟然私通民建聯議員周浩鼎修改有關文件,矮化立法會監察行政機關的權利,令立法會成為了橡皮圖章。其實這個周浩鼎也有麻煩,一個法律專家,專門讀法律的年輕人,卻替行政長官幹這種事情。你就知道,只要中共的思維觀念,做法觀念以利益為先導的時候,被它摧毀的一定是人的應該有的東西。很多人去強調外在的、專業人士,這是專業人士。那我還是那句話,人壞了,全完蛋。

楊岳橋講,莫因善小而不為,莫因惡小而為之。雖然看起來是個簡單的文件修改事件,沒有什麼大事,但這是回歸20年來,香港回歸20年來,最嚴重的公職人員瀆職行為。我們有責任嚴肅處理立法會,更需要對肇事者進行彈劾和譴責。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發言反駁,說梁振英已就事件做出多次解釋,促請議員否決案子。他說除非有充分的理由,指控行政長官有嚴重的違法或瀆職行為,否則議員不應該動則就將動議當成了政治工具。作為彈劾本身呢,他講已經獲得了分組通過,之後要委託終審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組成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委員會如果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構成指控的話,再經過立法會2/3多數通過,才可以提出彈劾,報請中央政府決定。所以這需要時間需要程序,對吧。

但這件事情呢,這句話說得厲害,莫因惡小而為之,這直接談到人的品質,對吧,直接談到品質。所以在整個正與邪的過程中,一定是利益與生命的品質對壘。那這件事情會怎麼樣呢,因為還有20多天他就下台了,下任的特首都有了所以時間上是不是許可,那咱們不知道,但它的關鍵原因,就是做為立法會的議員,指證出利用這樣的程序做法,直接點出那梁振英做人的行為上,和在被中共控制的這種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的政黨,聽共產黨的話的政黨的黨員,這些成員者本身,在利益的衝突中更注重利益,而損失自己做人的基本道德。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