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中國人遭IS殘殺 黨媒把責任推給南韓

5月在巴基斯坦被伊斯蘭國綁架的兩名中國公民,分別是孟麗思(Meng Lisi,音譯,左)和李新恆(Li Xinheng,音譯,右)(網絡圖片)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6 月 14 日訊】兩名中國人在巴基斯坦遭伊斯蘭國(IS)組織殘殺,中共黨媒指受害人遭韓國人帶去傳教,從而把「對真凶的指責」導向「對受害人的評判」。這種反人性的做法招致譴責。

根據大紀元時報報導,5月中旬,兩名中國公民在巴基斯坦被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綁架,近日證實已慘遭殺害。因為綁架發生地位於「中巴經濟走廊」,引發人們對「一帶一路」投資的安全性質疑。此時中共黨媒再次使出轉移視線焦點的輿論伎倆,把矛頭(甩鍋)指向韓國。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6月9日發表文章,題為〈真相!韓國人帶中國人赴巴傳教,釀綁架慘劇〉,指其駐外記者了解,「這次事件並不簡單,可能已經遇害的中國人是被一名韓國人帶到巴基斯坦進行傳教活動的」。

這番言論一出,經各大媒體網站轉載,以及社交媒體傳播,一面倒地指向「陰謀論」,在討伐之下,殺害中國公民的凶手逃之夭夭。黨媒這種引領「愛國情緒」、玩轉國內視線的做法,也再次成為國內外「被輿論」的對象。

據分析,黨媒希望通過三點,來轉移公眾視線、玩轉輿論,達到加強對民眾洗腦宣傳的目的。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發出的微博,被網友調侃是準確地站到反人類的位置上。(網路圖片, 環球時報微信)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發出的微博,被網友調侃是準確地站到反人類的位置上。(網路圖片, 環球時報微信)

說法一:韓國人教唆中國年輕人前去

這種找替罪羊、把責任推給外國的做法是中共常見的輿論導引手段。據悉,被綁架殺害的兩個中國公民,生活在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達的金納鎮(Jinnah)地區,那裡是中國人聚居的地區。這兩人在一所韓國人開辦的語言學校工作,該學校教授年輕人學習巴基斯坦當地的烏爾都語,校內共有13名中國人,包括被綁架的兩名中國人,都曾在當地向民眾介紹基督教。

對此,《環球時報》的報導稱:「目前,這名韓國人是如何在中國招募這些年輕人到巴基斯坦傳教的,尚不清楚。」隨後又指:「但此前,不斷有報導稱,韓國一些宗教團體和個人冒險到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傳教,屢次出現被綁架和被殺害的情況。因此有人轉向鼓動中國年輕人到高危地區進行宗教活動。」

對此,中國基督教民主黨發言人陸東認為,《環球時報》的說法是「挑撥離間,把中國人和韓國人分開來,說韓國人挑動中國人去傳教,而且去高危地區傳教、去跳火坑」。

「手段相當低級和無恥,首先挑動韓國基督徒與中國基督徒之間的矛盾,第二、好像中國人被騙了,最危險的地方讓中國人去,韓國人躲在後面,這完全是一派胡言。真正的基督徒不分種族、不分民族,大家是服從神的召喚。」 他表示:「基督徒去危險的地方傳教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傳教是每個基督徒的責任,不分種族和皮膚。」

說法二:90後年輕人思想單純、易受蠱惑

以偽善的面孔講大道理也是中共宣傳的又一特色。本次被IS殺害的兩名中國人都是90後,《環球時報》報導稱:「這些年輕人以90後為主,他們涉世不深,思想比較單純,在受到蠱惑後,缺乏判斷力。中國年輕人應該對此保持清醒頭腦,提高警惕。」

陸東表示完全不能贊同這種說法,「信仰基督教不在年齡大小,感到是生命的真諦,他就會去信。沒有強迫,願意來就來,願意走就走」。他認為現在年輕人的眼界更開闊,才敢去那些地區傳教,他們是中國新一代的希望。

根據他的觀察,90後在中國大陸能成為接受基督教的一個群體,是因為他們看到中國整體的道德腐敗、官場貪污腐敗,對國家權力喪失信心、對共產主義理想徹底破滅,所以他們追求新的精神寄託。

「在整個世界的文明與野蠻對比過程中,基督教文明與無神論野蠻一對比就出來了。」他表示:「從中共被迫放開國門以來,出來的人多了,回去的人也在傳,哪兒好、哪兒不好,一比就知道了。這些青年人了解了更多世界的情況,再一對比:有神論比無神論更好,至少人家信了神,不敢膽大妄為、不敢男盜女娼。」

他說:「今天蠱惑人心的是中共,用無神論背離中華文化傳統。天命與神意,中國從來都是有神論。拋棄了神傳文明,再加上馬列無神論以及進化論,中共才是真正的蠱惑人心。」

說法三:涉及政治宗教 自己找「危險」

黨媒不分主次矛盾以及基本是非的宣傳是第三個特色。在本次事件中,黨媒對伊斯蘭極端主義的譴責和聲討聲音沒有了,卻反過來指責中國國民「自找事」。

《環球時報》說:「正因為他們的活動涉及到複雜的政治宗教因素,而且是在穆斯林聚居區傳播基督教,所以很容易引起紛爭,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這裡面唯一說對得的是當地很危險,但是歸因於傳基督教信徒咎由自取絕對是邏輯不通。

基督教信徒傳教,不為個人、團體及某個國家的利益;到貧困危險的地區,更需要有對上帝(神)的堅信。2012年,基督教期刊《國度復興報》引述台北市教會聯合會理事長朱台深牧師的話說:「巴基斯坦傳福音的年輕宣教士都抱著殉道的精神,湊足單程旅費便義無反顧地前去,如同福音的敢死隊。」

幾乎所有前往或準備前往傳教的宣教士都清楚當地的情況,生活條件極差,且治安狀況堪憂,但都覺得傳教是非常必要做的事才選擇前行,堅持自己的信仰。據悉,巴基斯坦有著許多基督村,住著多為西方宣教士撤離後所留下的後裔。

有網友稱這兩位遇害的同胞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事實上深入危險地區傳教是基督教傳播中常有的事,而基督教本身也是個普世宗教,所以從基督教徒的角度看,「去(巴基斯坦)俾路支與受僱於韓國人」兩件事都沒有問題。

基督徒張遠來在網絡上刊文,提出「十問兩中國人被IS殘殺背後的真相!」的文章。他指:「從媒體闡述的信息看,他們不過是學習語言,與當地社群有適當的交流。他們的行為並沒有違背當地的法律,也沒有違背基本的人倫道德,或者普世價值,或者國際關係法。」

他表示:「這一事件的本質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宣教事件,而是全人類面對不可忽視的恐怖事件,是中國同胞被反人類的IS殘殺,而國際社會、巴基斯坦和我泱泱黨國都未能成功營救的事件!」「IS殘殺的不是概念上的宣教士,而是活生生的人——中國人!」

不管他們的信仰是什麼,他們都是中國公民,中共政府應當保障他們最基本的權益,而《環球時報》過濾掉對伊斯蘭極端主義的譴責與聲討,卻引導這樣不分主次矛盾以及基本是非的言論,實屬挑戰最基本的人性,相等於「不指責殺人犯不對,而指責誰叫你成了自己送上門的羔羊」。陸東表示,《環球時報》總是能準確地站在反人類的立場上,令人有個對比和深省。

外交部遲未開口 黨媒先潑髒水

事情過去半個月,中共外交部表示還在了解情況,遲遲未給出遇難人質的身分信息。而在5月中旬出事後,外媒《印度教徒報》(The Hindu)已於5月24日率先報導,被綁架的兩名中國人分別是李新恆(音譯,Li Xinheng,男)和孟麗思(音譯,Meng Lisi,女),但他們的名字一直拖到6月8日,才陸續被國內媒體報導。

有國內的媒體從業人員發帖說:「國內的媒體除了潑髒水,什麼都做不了。」「我所在的雜誌社昨天早上一上班就開始做IS的選題,但是沒辦法去查明受害者的身分、家庭、生活經歷,原因只有一個:『外交部還沒開口』,猜測是『害怕引起恐慌情緒』,所以自覺地像國內的其它媒體一樣『引外媒』。」

他寫到:「悲不悲涼,你自己的公民被殺害了,你的媒體只敢引外媒,而他們等待的權威只會在報導已經刊出去且顧左右而言他之後說一句『確認兩人已死』。恕我直言,命如草芥比有成為受害者的風險更令人恐慌。」

您也會有興趣
韓國會擬通過決議 促中國停止反薩德 
中共報復薩德 節目幽默諷刺反韓荒謬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