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抵達香港 開始收復曾慶紅地盤 今日點擊(288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7 月 01 日訊】                          提要
習近平抵達香港: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英媒:香港移交20年彭定康遺憾在哪裡?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有集節目我記得說了,我說其實中國,在中國歷史中五千年來有本事的,有據可查的就是書本上都記的,有兩個最有本事的人,被稱為智慧的化身。一個是農民,這個諸葛亮,對吧,一個農民諸葛亮;另外一個是沒事在蹲著石頭上釣魚的老頭姜子牙,最有本事的兩個人,一個是農民,一個是漁民,不是大學士,根本都不是大學士, 對不對。為什麼?生命的境界是不同的。在中國人的文化中,這種具有智慧化身的人,他是上通生命,下接人脈。上通生命,姜子牙是在玉虛宮,修了40年修不出來了,下來了,他是元始天尊的弟子。諸葛亮就是一個半喇神仙,對不對,大家說就是半喇神仙,都不是凡世中的能人。

凡世中的能人是誰?凡世中的能人,那應該是關、張、趙、馬、黃對吧,那一頭就是武成王、 南宮适、 散宜生,這是人中的能人。但人中的能人無論他多大的本事,多麼深厚的學識,他不是智慧,因為他接不了他的生命的更高境界的生命,他沒有那個能力,他跨越不了這紅塵的邊界,這是中國文化中最厲害的。

習近平抵達香港: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BBC有篇報導,原因就是習近平到香港了,BBC的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習近平抵達香港,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這個詞是不是習近平說的, 我不知道,但是行穩致遠這話就有點厲害了。行穩,一點不能變; 致遠,永遠是他的,這個話就是很厲害的。習近平在機場發表講話,事隔9年我再次踏上香港這片土地,感到很高興。事隔9年那也就是2008年,他曾經到香港去過。香港回歸20周年,無論對國家還是對香港都是一件大事,是個喜事。這都是冠冕堂皇的話啦。此次到香港的主要目的有3個。這是明確的。第一:祝福。那沒什麼可講的, 這也是官面的話。第二: 體現支持。20年來中央一直是香港的堅強後盾,中央將一如既往支持香港發展,改善民生。

做為國家主席,他自己做為中央的首腦,他自己表態他的態度,在香港土地上。所以這兩條都是可說可不說,因為怎麼說這兩條都得放上了。第三條: 謀劃未來。我們願同香港各界一道,回顧香港20年來不平凡的歷程,總結經驗,展望未來,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那行了。願同香港各界,各界包括誰?2014年上大街的,那麼多年輕人他也是各界人士,對不對。那無論是從哪個角度來講,他願意代表一方利益而發出聲音的,都是各界當中的一部分。

如果習近平講出這話,那就看他如何兌現。願同香港各界一道,回顧香港20年來不平凡的歷程,不平凡就是麻煩。回顧20年的歷程,就說大家伙在這20年裡誰都幹嘛啦。哦,大家伙在這20年裡誰都幹嘛啦,幹什麼了惹什麼事了,出了什麼亂子,造成了今天不平凡。那你讓我說呢,習近平在香港的概念,是正式接受,他來整個控制香港的概念,從今天開始,在此之前不是他,所以叫總結經驗。總結誰的經驗?1997曾慶紅做為香港主管的官員,那控制了香港20年,今天他要結束了,就這麼回事兒。總結經驗有人人頭落地,因為要為這不平凡的20年付出代價,出門混做了就得還。展望未來,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展望未來確保一國兩制,他的承諾,這是他自己的承諾。在他從今天開始,他要真正保證一國兩制,前面的一國兩制沒走好,叫做不平凡的過程。

20年前1997,在香港回歸的時候,我在電視裡基本也全程都看了,給我當時的印象非常深刻。我那時候前後出國了,那時候的感受最大的感受,就是說完了,香港完了,那是唯一的一種感受。那香港完的時候,給我印象很深的是,就是這個香港最後的這個胖仔,在降英國國旗,然後他疊好了,然後跟自己的孩子和太太,坐著軍艦離開的時候,那個雨下透了天了,北京人就講說叫天漏了,那雨太大了不是一般的大。而彭定康在整個過程中基本就是,我沒有注意到是不是打雨傘,就是他的那種悲愴啊,那種慘淡,是讓人感覺到一種無奈。

而香港人,香港本香港人在默默的,沒有任何選擇的接受這一切。在1996 、1997的時候,是香港人大規模移居海外的過程。你現在看到加拿大、澳大利亞的房子貴喔,那個時候95、 96、 97的時候,那個時候加拿大跟澳大利亞、新西蘭,這些地方的房子,跟現在有得一比。大批的香港人往外跑,只要他有條件,只要他有條件。所以我自己的感受當時非常清楚,就是這一面整個這個過程,我自己到現在都有印象。所以我們看到這段視頻,是BBC在當時報導的一個現場視頻。

英媒:香港移交20年彭定康遺憾在哪裡?
那我剛才也跟大家講了,這個紫荊花是當時香港,作為香港回歸的一個標誌。結果當時給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當天那紫荊花,那條腿折了,有條腿壞了,瘸了,所以香港後來就是瘸子。20年來的一國兩制,你看到了就是那條腿壞了。那20年我們先分享一下,彭定康他怎麼說,英國媒體講香港移交20年,彭定康的遺憾在哪裡?他後悔當初自己在離開香港前,沒有為香港的民主做出更多的貢獻。還表彰了香港大無畏的青年人,稱他們為香港的民主和自由,勇敢發出聲音的抗爭。那7月1日香港將舉行盛大典禮,那但不是每個人,都會分享這一個喜悅,彭定康是其中的一個。

在他看來,今天的中國要把香港變成中國南方的一個城市,那持不同政見者受到打壓,一些書商遭到綁架。在這點上,我個人的說法就不一樣,對吧。我剛才跟大家講了,縣官不如縣管,做為習近平今天是國家的縣官,但他管不了香港。他要半分管得了香港,2014年就不會出那事。他也提到儘管英國政府在道義上對香港仍然負有責任,但受到經濟利益的驅使,英國政府未能挑戰北京政府干擾香港自由的種種做法。出賣利益,為了利益而出賣。這同樣是這種現實環境中的表現,對吧。

在彭定康支持這種民主運動的過程中警告說,不要讓香港的民主運動,轉化為港獨運動, 沒錯。所以同樣他做為彭定康,是完全不接受所謂香港獨立的事情。香港獨立的概念,在我現在的角度來講,就是曾慶紅整個派系當中,劉雲山、江澤民派系當中,使的苦肉計,玩的手法,就這麼回事。而彭定康在回憶自己擔任港督最後日子裡,一件記憶最深的事情。在他離任前的最後幾個星期,他視察了一個精神病院。一個穿著三件套西裝的男患者,走上前對他說, 總督先生,我可以問您一個問題嗎?您總是告訴我們英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主國家之一,那您能否向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們把香港移交給一個最大的極權國家,都沒有徵求一下香港人民的意見呢?

彭定康講雖然這段話發生在精神病院裡,但這卻是香港最有理性的問題。面對這一理性問題,他無言以對。在香港,一個精神病者,都知道共產黨的邪惡,都知道作為一個正常的,一個國家是服務於人的,而不是管制於人的。只有高級動物的理念的環境,才去把人當成非高級動物來管制。一個生命的理念的概念,徹底的摧毀了人的尊嚴。在今天的中國社會,很多讀書的人不如這香港的精神病院的一個患者。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