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代工走向整合 鴻海搶東芝很關鍵?|新聞最聚焦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7 月 01 日訊】鴻海競標東芝失利,總裁郭台銘在股東會上,大動作回應,也向股東信心喊話,相信一切,還是會有變化,不過,是不是就如外界解讀,郭台銘可能低估了日本政府對企業的指導力?而另一方面,為何郭台銘決心買下東芝?是否東芝,就是讓鴻海從代工、走向整合者的關鍵?接下來的新聞專題,帶您聚焦。

鴻海集團總裁 郭台銘(2017.06.22):「我們看的是長期穩定發展科技國際,這個是我們走的方向,20年來如一日,我們未來產品的技術的方向,是軟硬整合,實虛結合。」 

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堅持初衷,並以八個字作為今年目標,股東們的熱情,更勝以往,可容納800人的會議室,湧入超過2000人,外資更在股東會前夕,19日,公布研究報告,定調鴻海是「明日世界的整合者」,帶動鴻海股價漲到115元,市值新台幣2兆元,也成為台積電以外、台股的第二品牌。 

鴻海集團總裁 郭台銘(2017.06.22):「我保留這些盈餘,是為了隨時要擴充,隨時要投資,現在有非常多,全世界經濟在這3年,有非常,3到5年有非常急劇的變化,如果不能追上,這一次,應該講第四次產業革命就會被,拋出去了。」 

創業43年來,郭台銘的投資腳步從未停過,投資新創、布局國際,甚至花費4年多的時間購買夏普,一路過關斬將,包括這次參與競標東芝,也拿出十足誠意,為了降低日本政府疑慮,郭台銘還找蘋果(Apple)、亞馬遜(Amazon)、戴爾(Dell)等,組織美日台的夢幻團隊,挺進第二輪,在外界一片看好的聲勢下,沒想到,由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拿下競標東芝的,優先權。 

鴻海集團總裁 郭台銘(2017.06.22):「如果日本經產省,在當初已經訂了結果,你為甚麼要拿出來公開招標,我覺得這是個國際性的笑話。安藤局長,安藤局長,2016年1月24號,那麼,他說,你最好不要買夏普,如果你要買,要同意可以,讓我INCJ來加入。我就去見過這麼一次面,這個,那個時候我也不曉得有東芝的案子,就結下了樑子了。」 

郭台銘在股東會後記者會上,指出日本政府介入東芝案的三大罪狀,認為這是國際的競標案,鴻海卻遭到不公平待遇,不過也有人認為,是郭台銘不了解日本文化,低估了日本政府對企業的指導力。 

政大國關中心教授 蔡增家: 「在日本的文化角度來看,他都會事先去溝通,然後要給誰,其實他們到底心中都已經有底了,國際競標案只是一個過程,那個是日本他的一個,就是所謂的一個事先協商事先協調,他不希望一個表面上的一個衝突,所以他事先大家都有一些默契,另外還有一個日本官僚的一個權力,所以就是說,如果說今後郭董還要再去併購日本的一個企業的話,應該要去拜碼頭,但他的碼頭是哪裡呢,就是日本的官僚。」 

在日本社會,所謂的官僚,是指通過公務人員考試的高級事務官,自二次大戰後,為促使日本經濟快速發展,賦予官僚極大權力,日本政府再透過官僚的行政指導能力,來掌握日本企業。而郭台銘二次與商務情報政策局局長安藤久佳交手,卻遭挫敗,最大原因,在於鴻海的中國背景。 

大慶證券投顧協理 許博傑:「郭董的背後因為設廠都在中國,而且跟中國關係不錯,我想日本人當然會忌憚這個東西,是不是未來真的有可能會流出去,雖然郭董再三的拍胸脯保證,但我覺得這個東西,信任不是一天可以造成的。」 

政大國關中心教授 蔡增家:「這次是一個記憶體半導體,他怕這樣子的一個關鍵性技術會,透過鴻海的一個併購,然後關鍵性技術會流到中國大陸去,所以這個是安藤久佳他從國家利益的一個,從國家經濟利益上面的考量,所以這也就是為甚麼,這次安藤久佳,他會出手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東芝擁有全球技術領先優勢,為彌補美國子公司西屋電氣的核電業務虧損,拆分旗下最賺錢的半導體業務,釋出19.9%股權,來填補龐大的財務黑洞。尤其,東芝在NAND快閃記憶體市占率,為全球第二,並持股台灣半導體廠,包括群聯 (10.06%)、鑫創(7.83%)及力成(0.47%),因此,參與競標對象,都將可能掌握台日大廠。 

群聯董事長 潘健成(2017.06.16):「(對產業會不會造成甚麼樣的影響)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因為你要知道,這個產業,快閃記憶體雖然這個產業,是在很快速成長中,這個零組件是大家生活不可或缺的。這個平衡應該會繼續維持下去,因為今天這個平衡如果被破壞掉,產生阻力,其實對所有在局裡面的人都不利的,都不利的。」 

對於這次東芝記憶體競標,群聯董事長潘健成笑說,早就知道結果,現在整個過程就像是連續劇,反而比較擔心維持競標案的平衡會被破壞掉。而代工起家的郭台銘,近年為加速鴻海轉型成工業互聯領導業者,以購併來壯大事業版圖,因夏普面板的助陣,補足中游產業,而上游,就差東芝這塊拼圖。 

台經院副研究員 劉佩真:「鴻海集團如果可以切入到,收益率比較高的半導體產業,那更可以加速,整個集團上的一個轉型,也就是說,在目前鴻海集團慢慢的,從面板半導體這部分來切入,所謂的一個電子零組件,那麼這個都是可以加速他整個在代工價值鏈,上面的一個深度。」 

政大國關中心教授 蔡增家:「做代工的一個毛利率是非常低,擁有關鍵技術擁有品牌,才是,我覺得才是郭董最後的一個算盤,因為你擁有品牌擁有關鍵性技術,你的利潤才會拉高,整個的一個企業上中游的一個整合,才能夠整個版圖才能完整。現在就差上游,然後東芝就是他上游,要進入上游的最重要一塊。」 

鴻海集團總裁 郭台銘(2017.06.22):「我認為我個人來說,我現在還有包括,五成以上的把握,我認為,我們還是有機會的。」 

面對東芝記憶體出售,日本政府這次毫不手軟,除了有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更找來日本金融法人、美國私募基金公司及南韓半導體大廠SK海力士(SK Hynix)所組成的「美日韓聯盟」參與競標,看得出來,要捍衛日本最重要的產業命脈。 

政大國關中心教授 蔡增家:「美日韓的一個三方,其實陣容比過去更強的,那以鴻海這樣子的話,我覺得他並沒有佔到相當大的一個優勢,在加上日本官僚的一個大力的介入,我覺得鴻海要翻盤的機會不是太大。」 

台經院副研究員 劉佩真:「在這個陣營之內,彼此之間是不是還會存在一些矛盾的現象,那麼同時我們也必須留意,在WD就是威騰的部分,他目前跟東芝半導體,在這個部分法律的一個訴訟,未來會如何的演變,我想這個都還是未來的一個變數,那麼鴻海集團並不是完全的,就是失去任何的機會。」 

東芝社長 綱川智(2017.06.23):「如果在2018年3月底前年結決算債務超過的問題沒有解決,就會被迫下市。」 

23日,東芝社長親自證實,目前東芝的處境,加上美國合作夥伴威騰(WD)彼此間的訴訟糾葛,在這關鍵時刻,日本政府會如何進行決策,整起事件,是否將如同郭台銘預測,牽動的不僅是日本,以及,鴻海轉型的時間表。

 

採訪撰稿:李晶晶 
攝影後製:陳輝模 高健倫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