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的葛萊美!台灣金曲獎聽見多元與交替|新聞最聚焦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7 月 01 日訊】第28屆金曲獎在上周末落幕,熱鬧的節慶過後,觀眾朋友,猜對了幾個獎項?曾經被樂評人批評擔心,會越做越小的金曲獎,今年,展現了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格局,從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到長期關注社會的生祥樂團,讓音樂回歸誠實,感動,與其說是世代交替,更可以說是,跳脫框架,超越台灣式的情歌呢喃,撐起了華語歌壇,面對社會、世界與生命的,豪壯氣勢。

最佳新人獎頒獎人 盧廣仲:「草東沒有派對」 
年度歌曲獎頒獎人 蕭敬騰:「年度歌曲,大風吹。」 
最佳樂團獎頒獎人 姚可傑&馬念先&阿山:「草東沒有派對」 

一連拿下金曲獎三項大獎,新生代樂團「草東沒有派對」,堪稱是本屆金曲最大黑馬。 

《最佳新人獎》得主 草東沒有派對:「總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在其中,在這些荒謬,在這些虛無裡面,一直努力地在尋找,自己捍衛的價值,尋找屬於自己的聲音,這邊要特別謝謝他們,讓我們聽到他們聲音,謝謝大家,聽到我們的聲音。」 

草東沒有派對《大風吹》:「哭啊 喊啊 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啊。快 快拿到學校炫耀吧。」 

「草東沒有派對」團員平均年齡,只有20幾歲,獨特的音樂性,表達對社會的想法,金曲評審認為他們是悶世代的爆發,不同於主流音樂,不一樣的好聲音,在金曲殿堂被聽見,就連上屆歌王林俊傑也說,金曲獎,真的不好拿。 

《最佳國語男歌手》頒獎人 林俊傑:「這個獎項,要入圍的門檻好像越來越高,不單單只是要把歌唱好,好像也要想辦法,把自己人生的點點滴滴,透過創作,傳達得很清楚,傳達得很動人,很有概念,很有故事。」 

二本貓《青青黃黃的》:「每一滴汗 每一滴血,果子的甜 甜蜜。」 
阿爆《izuwa 有》:「有保姆、有錢、有長輩,會幫忙照顧孩子」 

以自然和諧的旋律,唱出動聽方言,二本貓以及阿爆,分別拿下最佳客語以及最佳原住民專輯獎。 

最佳客語專輯獎得主 二本貓:「我愛台灣,對,我愛台灣,身為台灣人,我覺得很驕傲,謝謝大家。」 

《最佳客語專輯》頒獎人 羅時豐:「雖然有些人對語言分類,好像不是那麼認同,但是我覺得還好有分,如果沒有分,這些客語音樂,這麼傑出這麼棒的音樂人,很難跳出來。」 

金曲獎評審團主席 黃韻玲:「他(林生祥)從寫歌的那天起,到今天,他從來沒有忘記過,音樂的生命,是來自於土地。讓我們感受到,來自於土地根源的力量,如果說,電影有紀錄片,那麼《圍庄》,就是音樂當中的紀錄片。」 

長期關注台灣的環境議題,生祥樂隊以雙專輯作品《圍庄》,獲得評審團獎。承載著歷史以及責任的音樂,今年金曲獎,聽見了。另外,今年金曲獎,還首度設立的年度專輯獎,回歸音樂本質,不分語言,一同競賽,經過評審激烈討論,五輪投票,最後由原住民歌手桑布伊勝出。 

《年度專輯獎》得主 桑布伊:「謝謝我的部落給我養分,謝謝台灣這塊土地,給我們那麼美麗的文化語言,還有音樂。」 

快要凋零的母語創作,更有使命感,金曲獎,讓觀眾聽見了不同的聲音,從國語、台語到客語再到原住民,可以說,參與今年金曲獎的所有音樂,在頒獎典禮那晚,都特別顯得誠實而動人。 

最佳台語男歌手得主 謝銘祐:「領這個獎比較矛盾的是,現在三十歲以下的孩子,年輕人,不要說台語,聽台語都有些問題了。在1930年台語歌,是台灣唯一的流行音樂,我希望我能夠繼續寫下去,但是寫下去,你要聽得懂。」 

每一個時代,都有符合當代精神的流行金曲,曾獲得金曲新人獎的中國歌手李榮浩,在台灣金曲獎表演舞台上,也綻放能量,從崔健的〈一無所有〉、Beyond的〈歲月無聲〉、一路唱到伍佰的〈樹枝孤鳥〉,用中港台的時代指標,向搖滾致敬。 

李榮浩《一無所有》:「腳下這地在走,身邊那水在流,可妳卻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李榮浩《歲月無聲》:「山不再崎嶇,但背影伴你疲累相對」 
李榮浩《樹枝孤鳥》:「愛人妳是在佗位,無留著批信,無留半個字。」 

穿越時代,以及港中台,在台灣,可以自由地歌唱與創作,歌手張震嶽,回歸原住民身分「海雅谷慕」,頒獎當晚,演唱歌曲,高舉「沒有人是局外人」的標語,抗議亞泥延展案。 

海雅谷慕《別哭小女孩》:「熟悉回家路 何時變得殘破。小女孩你別哭 牽著你一起走」 

回歸土地關懷,不滅的音樂創作魂,在不同音樂族群間,也持續激盪對話,最佳樂團獎,熱血大叔「五月天」對上魯蛇青年「草東沒有派對」,被外界視為世代對決。 

最佳樂團獎頒獎人 姚可傑&馬念先&阿山:「草東沒有派對」 

正因為欣賞彼此,不同音樂風格的演出,五月天起身為「草東沒有派對」鼓掌祝賀。 

五月天 阿信:「可以從五月天手中,把最佳樂團拿走,表示他們真的很厲害,所以希望大家也多支持他們。更多喜歡音樂的人被關注,今天有這麼多好的樂團,所以我覺得這是最好的安排。」 

但仍有部分五迷不滿,認為是強迫的世代交替,在網路展開捍衛戰。金曲獎落幕,紛爭仍餘波盪漾,但海峽的另一端,有評論解讀,不管是實至名歸,還是爆冷拿獎,金曲獎總暗暗為華語音樂指路,在多元音樂下話語權稀釋的年代,金曲獎還是金曲獎,只為值得尊重的音樂。 

第28屆金曲獎評審團主席 黃韻玲:「當世代在交替,它必須有一些聲音會跑出來,很奇妙在這個地方,我們總是會聽到別人沒有聽到的,我們總是去包含,包容去感受到然後去,把這樣子的聲音再提煉出來。」 

國際權威的音樂雜誌告示牌(Billboard),也特別撰文報導金曲獎,認為是全球矚目的華語音樂界盛事,是華語區的葛萊美獎。兩岸三地的音樂人齊聚一堂,從頭到尾,沒有離席,參與整場典禮,也證明了,台灣的金曲獎,在華語音樂殿堂的,超然,與價值。 

採訪撰稿:張媛婷
攝影後製:曾奕豪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