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南方洪災 背後究竟隱藏多少人禍? 熱點互動(1632)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7 月 07 日訊】中國南方的洪水造成了長江中下游地區十一個省份、六十一座城市受災,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公布受災人口數據為一千一百多萬,直接經濟損失達數百億元。可是過後不久,僅湖南一省公布的受災人數就超過了新華社公布的十一個省受災人數的總和。對死亡人數的統計,不僅兩級官方之間存在著不同,更是與民間自發統計的數字存在著巨大的差異。災民紛紛抗議政府在隱瞞真相,指責官員不作為,才造成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這場洪水背後到底隱藏著多少人禍?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中國南方的洪水造成了長江中下游地區11個省分61座城市受災,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公布的一個受災人口的數據是1,100多萬,那麼直接的經濟損失就達到了數百億元。可是在過後不久,僅湖南一個省公布的受災人口就超過了新華社公布的11個省受災人口的總和。

對死亡人數的統計不僅兩級官方之間存在著不同,更是與民間自發統計的數字存在著巨大的差異。災民紛紛抗議政府在隱瞞真相,指責官員不作為才造成了這次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

那麼我們該如何理解這種官民之間數據的這種差異?我們這場洪水的背後到底隱藏著多少人禍?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到兩位嘉賓來作分析和解讀,兩位都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另外一位是藍述先生,兩位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藍述:主持人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在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相關的背景資料。

橋樑垮塌,房屋損毀,車輛被捲走,馬路變河道……從6月下旬開始,持續的暴雨引發洪災,淹沒了湖南、安徽、浙江等11個省。

網絡視頻顯示,在重災區湖南「寧鄉」,村民打撈起多具溺水遺體;但寧鄉縣副縣長文平卻公開表示:「遇到百年難遇的洪災,沒有死傷人員,這是我們最大的勝利!」

究竟有多少人受災?中共官方給出一筆糊塗賬。

中共官媒新華社宣稱,截至7月4日9點,湖南等11個省共有1,108.2萬人受災,直接經濟損失252.7億。

但7月5日,湖南官方說,僅湖南一個省就有1,145萬人受災,經濟損失294億元,比十幾個小時前新華社宣布的11省總和還要多。

另外,新華社14日宣稱,11個省共有56人死亡、22人失蹤;湖南省15日說,僅湖南就有33人死亡,8人失蹤。

而寧鄉縣災民周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當地人挨戶統計,發現光是湖南寧鄉一個縣就有2、30人死亡,但官方卻拒絕承認。

寧鄉居民質疑,災情本不該如此慘重。村民透露,7月1日,黃材水庫洩洪前,寧鄉縣政府沒有充分預警,而且信息發布混亂,導致很多民眾毫無防備,才傷亡慘重。

湖南多個地區的受災民眾在互聯網上發帖說,災民發出的災區實況、求助和尋人帖,一次次被刪除,而官方救援人力和皮筏艇等物資嚴重不足,多數災民只能自救。

目前,還有災區的積水未退,災民也擔心,積水中的人與動物遺體會引發傳染病。災民對媒體說,他現在的感受就是:「心涼」。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歡迎您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來參與討論,我們今天的話題是關於湖南的這場洪水,影響11個省的這場洪水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

那麼節目的第一個問題我們先來請教一下藍述先生,中共兩級官方給出的受災人口數據明顯有著不同,但是今天早晨我在給湖南寧鄉的一個災民撥通電話之後,他向我說的這個數據與中共兩級官方的數據也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對死亡的數字。那麼我想知道就是說這樣的一種數據,我們應該如何來看待官民之間的這種數據的差異?

藍述:我覺得這個數據的差異很大程度上是由官方造成的,因為官方它並沒有去做一個負責任的統計,然後各個部門、各個媒體之間做報導的時候都沒有一個可靠的消息來源,你看剛才的那個寧鄉縣的縣長他直接就說他們縣沒死人。那你說如果作為官方他不發布這個消息,那媒體自己從哪裡會得到這個消息呢?所以它就造成了這種各個部門、各個媒體互相之間就等於說像撒謊穿幫一樣。

因為中共以前這個媒體它有這麼一個習慣,中宣部遇到了重大新聞的時候,它就會下一個通知,所有的媒體報導都以新華社的通稿為準,或者說是以中宣部發布下來的一個稿件為準。這個事情這麼多年下來了以後,撒謊撒得太多,天天都撒謊,它不可能每一天都下達這麼一個指令,所以很多事情到最後就不管了。那這一不管了以後,那麼這些媒體之間它就不知道該怎麼報導了,因為它也沒有一個官方負責任的消息來源,但是它又不能不做這個事情,它必須去報導。

所以說你不報導你也撒謊啊,這是他每天的工作,他不做的話他也拿不到工資,所以說最後就各撒各的謊了,互相之間也不做一個協調了,而且他也無所謂了。所有的媒體也知道官方,或者說是官方的媒體它確實沒有什麼信用,老百姓本來也不相信它的,它最後的態度就是它是流氓它怕誰,互相之間也沒有任何的溝通,這個消息就出去了,所以就造成了這種各種各樣的數據、非常的混亂這麼一種狀態。

主持人:就是說相互之間沒有串通好。趙培先生,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像這次在採訪當中,有很多的災民反應說死了很多的人,而且這個數據,中共官方的數據是相當的不真實。那麼我們了解到,通過災民口中知道,這次洪水造成如此重大的損失是因為洩洪,但是我們不理解的是洩洪之前,一般的情況下都是要通知民眾要撤離的,為什麼洩洪還會造成這麼大的傷亡?

趙培:其實洩洪這個事搞得這麼大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大家記不記得2016年邢台洩洪就搞出事了,就是很多民眾死亡,當地政府隱瞞,百姓怒了,就把這個國道給堵了。這事鬧大之後,當地政府又出來道歉說,我們當時錯了,我們不應該隱瞞信息。當然它是避重就輕,我們沒隱瞞信息,但死的人確實沒有那麼多,怎麼怎麼的,也不是我們失職。其實是一樣的,其實這次寧鄉的這個事大家可以看一下,中共它做一個政府職能運作是有多薄弱。

最開始的時候,我們得說《大紀元》、新唐人報導做得不錯的,因為我看了報導採訪的真實情況是這樣,6月30日百姓覺得已經要洩洪了,而且互相通知要洩洪,大家趕快走,為什麼呢?因為百姓都知道中共靠不上,所以大家根據往常體驗,這麼大的雨不洩洪,水庫肯定受不了,所以大家口耳相傳就要走;這個時候政府竟然出來闢謠,說不會洩洪。那麼一直拖到7月1日洩洪前的4個小時才去通知人去撤離。

這個時候大家想一想,你這個縣城的人,你下面的農村、下面的鄉鎮的人,你4個小時夠通知全部人嗎?你還要把全部的道給封死,4個小時肯定做不到。然後它本來應該6月30日洩的洪,它等到7月1日水庫的水位積得很高,很危險的時候,它才來洩。那麼它洩呢,說以前每分鐘大概是100立方米,那麼現在一倍,200立方米,這個時候這個河道就受不了,下游的河道就受不了,肯定會漫灌出來,那麼這就是我們看到寧鄉的禍水為什麼這麼大。

那麼這一系列發展下來,你明顯看出在這個過程中中共是不作為,而且我一直盯著寧鄉網上的報導,寧鄉的自救都達到什麼程度了?微博上的人給出了寧鄉具體哪個地區的受災情況,然後多少人、電話號碼、缺什麼東西,怎麼樣到達這個地區的路線他們都畫出來了,就是說你甭管共產黨了,誰能救救我們,誰送點物資來,我們都要,我們要什麼,要水要幹什麼,就是說你有什麼東西能幫我們一把。你看看,他是政府,還是你共產黨是政府呢?

如果這個例子還不夠明顯的話,我們看一下紐約的例子,2012年紐約颶風,當時紐約市長彭博,當時我在紐約,他提前一天多就說我們明天颶風,可能淹到哪裡,我全市開了多少個收容所,大家趕快走,而且他著重在電視上發言說,南邊的哪個區之內的人,你如果不走的話,你是給納稅人增加負擔,為什麼呢?到時我要派警察去到你家裡去把你背出來,你說你是不是增加大家的負擔?

這個時候紐約州長幹了什麼,馬上開始封路,各個地區進紐約的路都要封掉,你不能上路,為什麼?你上路可能被沖走,我通知你都通知不到啊。他提前做好準備了,它不存在說我救災很牛,它的意思是說我不是來救災的,我是要預防人員的損失。

你對比一下共產黨的作風,救災的報導這次都很少,為什麼呢?網友說了個真實情況,領導不視察,官員不作為,官員不作為,媒體就不報導,這是一個中共的這套反邏輯裡面的正常邏輯,因為它就是這麼幹活的。

領導是為誰服務?領導是為黨服務嘛,黨不下來視察,我何必救災呢?那麼媒體是為誰服務?媒體也為黨服務,具體就是我到現場了,現場沒救災,我拍不到畫面,我自然就不報導,該娛樂娛樂,該幹什麼幹什麼去。這就是為什麼到7月4日,一直到大的民政部的報導出來,大家一看,哇!這麼嚴重。可是大家也知道這是個縮水的報導。所以大家對比一下中共作為一個政府,真的不是一個合格的政府,而且它根本不盡政府的職能,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讓它下台是最好的。

主持人:好的,藍述先生,剛才趙培先生也提到了,就是說災民已經有了一個判斷,因為這場雨是從6月下旬就開始下,一直是持續的暴雨,那像這種情況下,應該是災民有了一個,而且在中國南方有很多發水的經歷,災民已經有了一些防範的意識,為什麼這次好像是他們沒有這種防範意識?除了趙培剛才提到的這種,就是說官方這種假闢謠之外,還有沒有其它的問題?

藍述:其實主要就是官方它在,因為你官方不發布這個消息的話,下面的人是很難知道的,然後這個官方一旦闢謠了以後,它往往還伴隨著官方上上下下的,它還有各級的幹部,它還要去做這個工作,包括剛才趙培先生講的,有一個人在網上發消息的,那個人還被抓起來了,抓起來說他造謠。它主要的這個原因就是上下的這些官員,它上下的官員他都不說真話,然後上下的官員也就是很少數的幾個人知道真實的情況,然後他考慮問題的出發點,他不是救人,他不是人道。

你說洩洪這個事情,它實際上在中國它不只是一次出現問題了,我這裡舉幾個例子,2013年8月19日廣西桂平的金田水庫,它洩洪的時候,他給民眾的預警時間只有1個小時,只有1個小時的預警時間,那誰撤得離啊?撤離不了啊!所以後來洩洪了以後,造成下游三個鎮四萬多人受災。

2014年8月20日,浙江省麗水市的上游緊水灘水庫洩洪,幾點鐘開始洩洪?早上6點鐘開始洩洪,麗水市的市民到了8點鐘他才收到洩洪的預警通知,這個時候洪水已經逼近麗水了。所以說你看得出來這個官員他什麼時候發通知,該不該發通知,他都是要根據上面的指示來,他自己不敢承擔這個責任。

剛才趙培先生他講了一個紐約的例子,我另外再舉一個例子,2005年卡翠娜颶風(Hurricane Katrina)襲擊美國中部的時候,佛羅里達州提前整整5天就宣布全州進入緊急狀態。大家知道那次卡翠娜颶風襲擊的時候,損失最嚴重的是新奧爾良,新奧爾良是提前30個小時強制人員撤離。

所以說你可以看得出來,你比較一下,雙方的官員他考慮問題的角度是完全不一樣的,美國這個民選官員,他基本上考慮的是人道,是人的生命安全。中共的官員他考慮的是什麼呢?他考慮的是社會矛盾,考慮到你發了這個預警通知了以後,你要組織人撤離啊,如果人都撤離了,好不容易費了很大的勁把人撤離了以後,這個災難沒發生,因為這個東西有一定的隨機程度在裡面,如果沒發生,老百姓對他有意見,有意見就造成了社會不穩定,激化社會矛盾。

在這種情況下,所以他考慮的是所謂社會的穩定、政府的形象,還有執政黨的執政地位,他考慮的問題太多了,他沒有把老百姓的人身安全放在第一位,所以說他做出來的事情就是完完全全兩個不同的效果。

主持人:好的,通過兩位這樣的分析,也就是說這場傷亡重大的災難,天災是一部分,人禍是占主要的原因,但是我想知道這場洪水,其實有很多的災民也都抗議官員不作為,政府在隱瞞事實真相。那麼中共一直在喊以人為本,以人為本,他們為什麼在災難面前又不去關心民眾的生死呢?我想知道趙培您怎麼看?

趙培:其實這個事很簡單,如果你要信了這句話「以人為本」,信了中共能以人為本的話,那就是寧鄉的這種結果,就是你信它的,它提前4個小時通知你,你可能正在路上開車,你剛好趕上洪水,那你完蛋!

那麼怎麼看這個事呢?就是說中共的這個體制,我剛才講了,它是自上而下的,它的運作方式並不是一個民主社會的這種運作方式。你比如說我剛才舉的紐約市長為什麼著急啊?因為紐約市選票選了他,他就是幹這個事的,他得把老百姓安頓好了,他這個事有功勞,沒出現人員傷亡,他的功勞就更大了,他就更有資本下一屆我再選,或者人家說這個市長當時幹得好怎麼怎麼樣。

你看這個救災系統,我們看很多美國官員他說我救災系統做得好,我一出事之前我就知道,我提前做得好。那麼紐約州的州長也是紐約州人選的,出了事他得擔責任。這個時候反而你看美國總統他不是很著急,他就是說我不管,或者是我等著你紐約州跟我申請救援的時候,我授權你使用國民警衛隊,因為這是有權力的問題,那你可以調集軍隊去。

那共產黨它反過來的,大家最記得1998年大水的時候,溫家寶當時還不是總理,他在前線,各個專家已經說要洩洪了,已經達到頂峰了,因為那場洪水並不是很大,一直到達頂峰了,不洩洪,為什麼呢?因為溫家寶匯集了專家意見,他在現場直接上報北京,它不能說通知,上報北京。4個小時之後,達到洪峰的4個小時之後,江澤民在北京用黨中央的名義下了一道命令,嚴防死守,得,甭洩洪。這個時候就看到主幹已經開始崩潰,然後水已經進了各個城市了。

為什麼呢?因為他是為這個黨服務的,黨講什麼?講權力,「黨,尚黑」嘛,上面看權力,為什麼呢?你若洩洪調動部隊,這是軍委的權力,江澤民他就不,他就覺得我就要嚴防死守。

但是共產黨這個系統它又是一個,媒體宣傳說反系統,為什麼呢?它不宣傳我們怎麼能避免人的最少傷亡;它宣傳的是什麼?黨的豐功偉績啊,沒有災害,黨怎麼會有豐功偉績呢?你看江澤民在他那個《江澤民傳》裡還吹呢,我們當時士兵怎麼一聲令下都上前線。你拿著命去賭,在西方看來,你才是最壞的人,你草菅人命啊。它宣傳的政績其實恰恰是個反政績,那麼一正一反,你就可以看出自由社會跟共產制度的對比,它是一個制度由上自下就這麼一個關係。

所以這點上來講,你指望在共產黨體制內它有點人性,個人可以,就是比如視察救災的是溫家寶,他可以命令空軍你們趕快給我去救災,你們要記住是人民的錢養你;那江澤民去視察災區,你用生命去賭,大家絕對不能洩洪,要嚴防死守,我們人定勝天。完了,人沒勝得了天,人淹死了不少!這就是共產黨體制,加上一個壞人,那就更可怕了,那就是禍國殃民。

所以我們說體制和這個壞人已然是在這個位子,已是如此了,中國人就應該像寧鄉人一樣,放棄幻想,我們自己自救吧,我們自己畫路線圖,我們怎麼能到達災區裡面,你送點礦泉水,送點米糧、帳棚什麼,我們要什麼就要求什麼,徹底把共產制度給拋棄,還可能達到人的更少傷亡。

主持人:好的,那我也想聽聽藍述先生對這個問題怎麼看?這個官員他為什麼敢於不作為,他難道不怕將來被追責嗎?

藍述:他不怕,因為它這個體制本身就是這麼設計的。因為他之所以這麼晚才宣布要洩洪,發出這個預警通知,他是等著上面跟他,比如說省裡的防汛總部,然後全國的防汛總部給他下了指令,讓他洩洪,到了這個時候他才去發這個預警通知,這個時間不是由他自己定的。

所以說出了事情了以後,那他當然要保證這個黨的形象,所以說他上級下命令的這些事情,他肯定不能說。那死了人,那當然他不能報出來,不報出來,那就能夠保護光輝形象。否則的話這一追責任,他可以往上推,上面往哪推呢?那不就損失這個黨的形象了嗎?

所以說這些官員心裡都非常的清楚,他撒謊在黨那個地方他是有功的;相反,他說實話,他只要這個實話一出口,比如說寧鄉縣的縣長他真的當時說了一句實話,寧鄉縣死了多少人多少人,他一轉過身去,這話一出口轉過身去,馬上在黨內他立刻就變成了政治事故,很可能就是政治事故,所以說這個事情很可能是要被處理掉的。所以說他撒謊的時候他撒得理直氣壯,為什麼?因為整個的中共這個體制在後面為他撐腰,所以說他只能這麼做,他不這麼做還不行。

主持人:好的,我們看到網絡上有網友做了一個統計,就是說對這個大洪水,這場洪水的報導,最早報出來的是海外的媒體《大紀元》和新唐人,在7月1日就對這場洪水進行了報導;而中共的官方媒體卻在7月4日,就是新華社7月4日才開始報導這場洪水。我想知道官方的媒體為什麼對關乎民生的這一場大事它卻不重視?趙培您怎麼看?

趙培:其實你設身處地替媒體人想一下,這一次剛才我提到領導不視察,這背後有原因,不是我們這個問題要討論的。你仔細想一想,領導沒有去的情況下,媒體報什麼?《大紀元》和新唐人因為它直接是報導中國的第一手的直接情況,除了寧鄉以外,我剛才看了新唐人還有很不錯的報導,就是廣西的洩洪也是造成了問題,也是有很多民眾需要救濟,在這裡呼籲能幫一下的海外媒體幫一下。《大紀元》、新唐人報導的是中國大陸的真實情況,就是民眾的真實情況。

那中共的媒體它要報領導救災呀,這是它要報的,你比如說江澤民去到大地上一站的這個報導。但是不分洪、不洩洪的是他,淹死人的第一責任人也是江澤民,這個時候它不報,它也不會去報導民眾有多慘,為什麼呢?因為報的這個東西,等於是報了真實的,而共產黨它不是要報這個。

我們剛才講了,剛才藍述也講了,為什麼它沒有責任?其實媒體這個時候也會替他洗刷一部分的責任,它用什麼洗刷呢?跟當時1998年江澤民用的招一模一樣,拿武警、士兵的生命,你看他多悲慘,你看他腳都泡得什麼樣了?是,戰士的生命是很悲慘,但是有必要讓他這麼悲慘嗎?你提前讓他去開車把鄉民都接出來,他是不是這個時候就不用到重災區去又得堵、又得幹什麼呢?中共媒體是不敢報這些真實情況的。它要替中共去粉飾它的功績,你看我們派人去救援。它不提防災,它只提救災,這個救災有功,你防災是沒有功的,這是中共媒體為什麼不報,到今天為止不報的作用。

但是關鍵問題是中共官員不作秀,媒體不報導,因為它不是替你報導的。所以中共媒體的話你一句都不能信,為什麼呢?就算它報了一部分的真相,也是把你引向一個錯誤的結論,所以這種媒體報導的東西是不能信的。

主持人:藍述先生,我也想聽聽您的看法,有網友他在質問,就是說他看了一段新聞之後他發現,前邊都是一些明星的八卦消息,而把湖南洪水這樣重要的消息放到了新聞的最後。他就質問:難道說死了人的消息不如明星的八卦娛樂新聞嗎?

藍述:中共所有的這些東西,首先它有個前後順序,這個媒體它心裡非常清楚。就像趙培先生剛才講的,這個領導去那裡視察,能夠幫助黨的光輝、偉光正的形象,得以發揚光大的這些新聞肯定是擺在頭一位的;然後再就是滿足社會上慾望橫流的這些需要,把這些東西再搞一搞;最後,這些不好的新聞,對中共的形象有負面作用的東西,它肯定是放在最後。

而且你剛才提這個問題說,前幾天它為什麼不報?《大紀元》、新唐人海外這些媒體它都已經在關注中國的災情了,可是中共自己的媒體它為什麼不播?前幾天你想一想,7.1是什麼日子啊?7.1日是黨的生日啊。你這共產黨在慶祝它的生日,所有的媒體它的宣傳的重點,在前幾天,7月1日前後這幾天,它都在為黨的歷史歌功頌德,粉飾中國幾千年的盛世,它做了這個事情。

如果在那幾天真有哪一個官方的媒體,你設身處地的去想一想,真有哪個官方的媒體把這個災情放在頭版頭條上報出來了,那這個媒體的社長也好、書記也好、值班編輯也好、記者也好,馬上就會下崗。因為你和整個宣傳的調子格格不入,而且是背道而馳,你完完全全就是給黨抹黑了嘛。在中共的眼裡,這就是政治事故。所以說這種事情它是不可能發生的。所以你去跟著它那個來講,跟著它那個來去判斷,你百分之百的會判斷錯誤。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剛才藍述先生也提到了,就是說中共的領導不視察,但是我知道歷次發生大的一些災難,中共的領導,比如說1998年大洪水,朱鎔基衝到前線,然後他說了一句,是「豆腐渣工程」。然後2008年的時候汶川地震,溫家寶因為調動不了軍隊而摔電話,像這樣的事情。在這一次發生這樣一個大洪水,重大災難面前,李克強卻遲遲沒有動,這個事您怎麼來看待?

趙培:其實李克強也是有苦衷的,因為2016年的大洪水,李克強是親自去了前線。現在的問題是在於習近平正在國外,這個時候李克強不能離開北京。這是一點。

另外一點就是,現在中共為了「十九大」,黨內互相傾壓十分厲害的。李克強如果這個時候他親自到前線去指揮救災,他等於是搶了江派、還有幾個副總理的風頭、「十九大」的人事安排,這個時候黨內的鬥爭也逼得李克強不能離開北京。所以各種原因,中共「十九大」的各種原因,也促成了中共沒有任何人去救災。

主持人:好的,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和點評,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觀眾朋友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