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大將與中共過去18次大會截然不同 今日點擊(2893-1)

                           提要
王三運氣數已盡 十九大博弈激烈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大概北京時間晚上,今天7月13日晚上的8時半,劉曉波應該在瀋陽已經離世。我看到消息的時候大概是8時40幾分,在推特上看到了消息。等到9時10分的時候,看到這個瀋陽的什麼第一軍醫學院,在它的網站上登出消息,說這個劉曉波已經逝世,已經死去了,那這件事情就等於是完全到了一個,就到了一個階段,那最終的事情發生了。圍繞著這個事情呢,在整個過去的這幾天裡面,兩個星期吧, 對頭算兩個星期,因為它拿出來的事情的時候,被曝光的時候是6月20,大概26、27日,正好習近平要到香港之前。那到現在的時間今天13日,所以能夠看出來大概不到20天,不到三個星期,15、16天的時間。

因為他的特殊的身分,他是諾貝爾和平獎,中國人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有兩個人,一個是達賴喇嘛,一個是他。而他在獲獎的時候呢,在監獄裡面,應該是2010年獲獎。而他是2009年那12月分被判11年,妄圖顛覆國家政權罪,所以這個前後的故事是這麼來的。所以在他被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頒獎的時候呢那椅子是空的。而很具嘲諷意味的就是,讓我個人的感觸就是,感嘆劉曉波的一生。那他今天的死,我相信被幾乎所有的人都認同,他是被中共體制,中共政權的體制本身害死的。那他死的本身呢,襯托了這個制度的,中共政權本身的邪惡,這個是非常到位的。那在他要接受,是否能夠要接受出國治療這件事情上,在節目中跟大家評價過,評論過。

那也讓我很感觸,就是劉曉波實際一直在過去時間裡,一直是拒絕出國的,但是在他生命最後的時候,他又同意出國。相當成分的原因,是希望利用他一生中,最後的這麼一次機會呢,能夠使得他自己的太太劉霞,能夠免除中共的邪惡,就是免除這一份迫害。那如果他出國的話,劉霞同樣也會跟著他出國的,就是在這一次接受治療的時候。所以裡面確實透顯出,他最終人性的那一面,人的內在的情感的那一面,不得不讓人感嘆,這是事實,那這是事實。在這個背景之下呢,中共政權今天到最後到他死,也沒有允許他出國。反襯過來呢,讓人們解讀成這是沒有人性的,我覺得也是。劉曉波用他生命最後的幾天的時間裡,來反襯出來中共體制的邪惡。

王三運氣數已盡 十九大博弈激烈

應該是香港的東方日報有篇評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王三運氣數已盡,十九大博弈激烈。甘肅省前省委書記王三運被調查,這位內地政壇有名的運氣哥,終於氣數已盡。輾轉多省任職的地方諸侯下台,會牽出甚麼?他應該是,蘇榮曾經是在那幹過,那蘇榮死了,今天他也死了。所以而這個王三運呢,他是省部級高官,省級的一把手,跟當年遼寧省委書記王珉的概念差不多。所以這都是當年江澤民、周永康主政時期,就像劉曉波他們被判入監獄的時期,那個時期的,真正的實力派人物,真正的實力派人物。這些實力派人物,在習近平、王岐山的反腐中,當它隨著時間的推移,走到5年之後,5年的時間裡面,在它真正2017年將出現大變化的時候,你看到他整體人馬的這種落馬。那省部級一把手這種大規模落馬,反襯2012年習近平十八大上台時,滿朝文武都是他的敵人。

那文章比較詳細的介紹這個王三運的政治仕途。從貴州起步,包括貴陽市委書記,副書記到四川省、福建、安徽、甘肅,所以他經歷了5個省,很少能經歷這麼多,到了甘肅他成為了省委書記。它也提到說日前呢王三運跟祕書被中紀委帶走,但基本上沒有公布他罪狀。而真正打他的目的是甚麼?這篇文章也提到,當年王珉曾經歷任江蘇、浙江和遼寧3省省委書記,那後來王珉也下來了。有的說法說王珉的政治靠山呢,是李源潮,我說呢就是瞎扯淡。李源潮在2012年的前後的過程當中呢,完全被夾在夾縫中,完全被夾在夾縫中。就是他的出現,就出現一種誰對他也不太信任,但是呢可有可無,可是又成了這麼一個招牌。所以李源潮曾經被曾慶紅控制的海外媒體當成肉盾牌,擋在了江澤民、曾慶紅的前面,一直是這麼說的。

然後它講說隨著十九大臨近,高層布局這種博弈加強。北戴河會議將要召開,是各山頭講價的平台。那十九大政治局常委人數是增加,減少,還是不變,還是怎麼樣,那應該成為北戴河會議的焦點。那我個人覺得它是關係到這個,其實真正像王三運這樣的官,他影響不到北戴河會議。我以為他真正影響的,是十九大最後的這種人事布局。十九大的這種人事布局,從某種意義上,習近平掌控權力的過程。當他掌控了權力之後,有可能在十九大本身上,將發生很大的變化。也就是說十九大的會召開了,但十九大的會本身,已經完全不同於中共過去十八大,十八次開會,完全不同。那非常有可能喔,非常有可能。

那關鍵就是他要想和平過度,就是他要想和平把權力轉到國家體系當中,他一定是從黨的體系走。三中全會建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全國深化改革小組,是在三中全會上拿出的公告。四中全會的依法治國、依憲治國,還是在四中全會中拿出的公告。五中全會之後對軍隊的改革,也是在五中全會的基礎上拿出來的。習近平對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和官員的任何講話,都是在政治局的生活會上做的,他要秉承這個系統走下來。走下來對外呢,它是一種正常的過度,對吧。拿著槍殺人,那就另外一回事了,拿著槍殺人就會出現動盪。而我們今天看到的,從早在2012年的反日遊行,到了2014年的香港,到了2015年的股災、709、天津爆炸,一連串一直到今年,現在,爆料者在網上的喧囂,全是鼓動社會動盪,它沒出第二招,就這麼回事。

同時另外一篇文章寫著類似的概念,實權派人物轉到人大政協任閒職,十九大前的落馬潮。那這裡也提到王三運的事,同樣也提到蘇榮、王珉、白恩培,然後還提到了2016年3月分,轉下來的河南省委書記、陝西省委書記,那都到了閒職。那江西、山西、青海、江蘇,4個省委書記被換人。到了2016年8月底,湖南、雲南、西藏、安徽、內蒙、新疆,書記都出現變動。所以它說的意思就是,在從2016年開始到現在,很多省部級大員換下來。而這些省部級大員,都是十八大江澤民獲勝的結果,全是江澤民在過去時間裡,他掌控時間上來的,上來的這些人,對吧。

所以你也可以看到時間表,三中全會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四中全會依法治國,五中全會整頓軍隊。在接近六中全會的時候,五中全會之後,在軍隊大變革的時候,那省部級大員開始下。到了六中全會,這個時候軍隊完全被整肅完了。到了今年二、三月分,幾百名將軍, 上將、中將、少將被幹掉,軍隊完全變了,對不對,完全變了,然後轉手打政法委,轉手打公安,打金融體系。而政法委的體系被中紀委的人代替。所以這是完全,他要在相當的官場就是權力層面,其實也沒什麼相當,就是省部級副手以上的層面,要能夠把控住,把控下來是在十九大,要給它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全國深化改革小組,國家監察委員會,以及它相應的,包括依法治國、依憲治國,要給予國家的地位,國家的權力地位,
剝離掉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權力,所以在十九大很可能發生這種事情。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