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融創簽約突闖第三者 過程驚心動魄 今日點擊(2900-2)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7 月 24 日訊】                           提要
萬達融創交易倉促生變 富力接手酒店資產
萬達融創簽約突闖第三者富力過程驚心動魄
官媒斥蘇寧 李勇鴻入主米蘭雙雄走資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早上出門過來拍節目的時候,結果看到鄰居,鄰居是個白人,馬路對面,一對白人的老夫婦,那這個老頭可能出去接孫子還是外孫子,孫子孫女大概是這樣。結果兩個孩子一個大概也就5歲、2歲,老頭開著他自己的車,把孫子孫女接回來,然後兩個孩子下了車。

因為那是很早,你看到那個場面,我住的環境比較安靜,你看到那個場面,就讓人家感覺到一種非常溫馨,非常生命的一個過程。因為老人已經白髮蒼蒼走到都那樣,走到的那個動作,跟兩個孩子的跌跌撞撞跑步那個動作,是完全一樣的。

因為兩個孩子很小,老人很老,你看到一個生命的過程 ,一生就這麼不過如此。隔代人,那是老人的一種生命的延續,對吧!所以老人為孩子做什麼,盡他最大的可能想追上那兩個孩子 ,這裡面沒有金錢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個生命的延續。因為當你在一個很安靜的環境中,人就這麼很簡單的很平淡的去看這麼過程,我相信很多人都遇到過這種過程,但你就能看到自己,你看到你周圍,看到自己的一生也就不過如此。

費德勒一個35歲的高齡,再次重登溫布爾登的大獎賽。歷史性的一個人八次,獲得溫布爾登的大獎賽,我欣賞他的是,欣賞他的一種生命淡淡的生命的欣賞過程。一個成功者他走向衰敗的過程中,他年齡的原因,他同樣還可以成功在別人的眼睛裡,但是對於他而言他是一個過程。一個普通的家庭,人一生的過程也不過如此,那你、我、他有幾人能夠品味出,這生命之間的含義。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人為財死賺錢的人一定死在錢上。
 

萬達融創交易倉促生變 富力接手酒店資產

紐約時報有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萬達融創交易倉促生變,富力接手酒店資產。萬達將價值93億美金的酒店和主題公園,銷售協議進行了分拆,達成了出人意料的新交易,突顯該國超級大企業財務健康的不確定性。星期三萬達在簽約儀式上宣布更改協議,只將主題公園出售給融創,而酒店出售給了,位於南方廣州的富力地產。如此倉促協議的改動,不免讓人擔心中國第一代交易商,尋求提升在本土和國際地位時盡職調查。而萬達在減少債務上,承受了中共政權巨大的壓力,這是一種證據。金融管理部門,對它們的債務開展的收購活動相當警惕,擔心更大範圍的債務,把中國金融拖入到漩渦中。萬達把自己的買賣出售給融創,結果簽字的時候出了一個富力,據說他們之間還爭吵呢。也就是說融創本身的能力都有限,那萬達是出於自己的安全角度,還是接受政府的命令,在有關出售資產,抵押資產時,把這種風險劃開,替融創化解風險,把77家酒店給了富力地產,來化解整個風險。所以在我眼睛裡,裡面背後的政治含義,政治安全含義遠遠超過於買賣本身,而它的時間性極強,不給萬達任何討價還價的時間,也不給融創任何占便宜的時間。化解風險,化解金融風險,確保金融安全,是萬達必須協助政府達到的目的。

加州聖地亞哥分校,專門研究中國銀行政策的教授史宗瀚,他表示說:我從來沒見過這種大逆轉的,如果事實證明,這是來自政府壓力所致,那就是我們一直以來看到的典型狀況,政府越來越多的干預金融市場。簽約儀式宣布融創斥資65億美金,收購萬達旗下13個主題公園的91%的股份。而富力以30億美金的價格,收購萬達的77家酒店。但萬達上周表示說:出售給融創酒店價值高達50億美金,顯示出他的資產估值大幅波動。也就是說3家大地產商,在替政府化解風險,我覺得這是唯一能夠解釋的。簽字儀式一開始本身有些混亂,萬達員工告訴記者說,發布會推遲一個小時,然後匆忙把這個新聞媒體,帶出了酒店的會議廳。而在簽字儀式的背景上,一度剔除了富力的標誌。他說一名中國記者還聽到了,玻璃杯被摔碎的聲音,其他媒體稱,看到有人憤怒地衝出了房間。

文章裡也解釋說,後來王健林在發布會上有講話,他說是因為打銀機的速度太慢,吵架的說法不準確,大家是在談笑風生啦,作為生意人這種東西他只能來應付啦。但是這件事情顯示出,中國經濟、中國金融安全,完全是一種崩潰的邊緣,而這種崩潰的邊緣,跟所有這些大公司、大企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的安全、他們的任何波動,很可能會誘發整個社會的動盪,整個社會金融體制的動盪。而先把這些企業本身,也就是王岐山、習近平,把這些巨無霸的企業本身,把它的泡擠破。把泡擠破,扭過臉來,才能去對付那些真正的權貴資本家族,前後次序應該是這樣。
 

萬達融創簽約突闖第三者富力過程驚心動魄

萬達融創簽約突然闖進了第三者富力,過程驚心動魄,它比較詳細的描繪了那種,當場記者聽到的故事。但在我眼睛裡就很簡單,應該來自於,完全來自於政府的壓力,要求萬達自身和他與萬達簽約的,融創也好、富力也好,他們在化解自身的負債風險時,必須確保各方的本身的資產安全,他的有足夠的抗爭能力,所以才會促成萬達鼎力要去,按照政府的要求忍痛割愛,損失自己的財產,去化解整個風險。現在你看到的風險,只是他們自身的風險,未來在習近平對金融家族進行大規模整肅時,這些企業有多大的抗爭能力,有多大的抵抗能力,這是需要他們測試的,需要他們保證的。因為如果在那個背景之下,如果曾慶紅家族死了,劉雲山家族死了,這一種政治風波,被揭示出來的時候,會誘發金融市場當中的股票、外匯、債券、保險,這些金融市場當中的巨大的波動。太多的普通老百姓的散戶,他沒見過這個場面,他必須把錢裝在兜裡面,當他有100萬 50萬在股票裡面,但突然出現巨大政治變動,會帶動市場波動,這些人會跑掉的,跑的時候,勢必造成政治風波,造成股市風波。那造成股市風波,如果萬達也好、融創也好,它沒有能力去抵抗這種股市風波的時候,就變成了骨牌效應,我相信這是他們所考慮的。
 

官媒斥蘇寧 李勇鴻入主米蘭雙雄走資

專家講只購買義大利甲級球隊的買主,有著洗錢的嫌疑,蘇寧和李勇鴻入主AC米蘭,這裡面有著走資,也就是洗錢的嫌疑。十九大之前國家發改委,直接提到要遏制內地名企,在娛樂、體育等方面,不理性的對外投資。隨著官媒就是大合唱密集聲討,其中提到蘇寧入主國際米蘭,以及萬達、融創等企業的名字,這些海外投資實指轉移資產的行為,不排除洗錢的可能。新聞1+1裡面罕見提到了內地商人,叫作李勇鴻和蘇寧集團,分別入主AC米蘭和國際米蘭。而蘇寧出資2.5億歐元,控股國際米蘭,而國際米蘭連續五年虧損,虧損了將近2.8億歐元。而蘇寧竟然出資2.7億歐元購買國際米蘭,這是一個賠錢的球隊,蘇寧為什麼這麼來,所以認為這是洗錢的可能。我相信這都是在習近平、王岐山金融反腐中,他提出的一個說法,先打擊這一些民營企業,把他們的錢給他穩住,把錢能夠掏回多少是多少,而這些民營企業很多都是白手套,扭過臉來,才衝著官場而去。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