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危機:金正恩到底想要甚麼? 今日點擊(2920-2)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8 月 16 日訊】                             提要
朝鮮危機:金正恩到底想要甚麼?
美朝戰爭風險增大 中國左右為難?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讓子彈飛,裡面有一個標準的鏡頭,胡萬栽贓六子吃了兩碗涼粉,告到縣官那兒去。縣官是誰呢?縣官又是六子他老大。那得秉承公義啦,所以六子就把肚子給剖開來說,你看看,我到底是吃了一碗涼粉還是兩碗涼粉,那然後這胡萬就說你真笨。是,沒錯。其實在那個影片中他在嘲笑著公義,在嘲笑著法律,因為這是一個非人的社會,這是一個高級動物的社會,法律自然就成為,非人的手中的來殺人的工具。這個東西在一個社會形勢中是這樣,他的最關鍵的地方是人,那胡萬當他人敗落到那份兒上的時候,他就可以用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把人殺了。人生活的一切是相生相剋的道理,當這個社會墮落成高級動物的社會的時候,高級動物的人,他的理念是高級動物的時候,他自然各個就是胡萬。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這是我們常說的,手心是手、手背也是手,這也是我們常說的。對吧!那人一個生命的概念,當一個人缺失了生命的概念,而變成高級動物以利益為先導的時候,他就是胡萬,當你跟著他走的時候,你一定死在他手裡頭,因為他來就是殺人的。而他殺死你的時候,用了正確的理由、正確的說法,咱們得證明吧!你看網上淨讓人證明的,對吧!誒,這事咱們得法律吧,咱們得公正吧,網上淨這個。正常的人你會尊重他,一個高級動物的人你要知道他要殺你,你別不用順竿兒爬,順竿兒爬就成六子了,就這麼回事兒。
 

朝鮮危機:金正恩到底想要什麼?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講的還是朝鮮的事兒,這都屬於這個對於太天真的人而言,搞不清楚的。劍橋大學的研究員,這個人叫約翰,金正恩到底想要什麼?那文章上來他先引用了川普的話,然後又提到了美國國務卿,以及他的川普團隊當中的一些資深官員,強調外交的手段,其實就是一個紅臉兒一個白臉兒。透過非正常途徑,得知兩次朝鮮官員在歐洲的講話,顯示平壤堅持它的核武器的發展。

在這個背景之下,美國國務卿跟朝鮮外相都出席了,8月5日在菲律賓舉行的東盟外長會議,但兩個人沒說話。所以他在介紹整個背景,朝鮮到底要什麼,金正恩要什麼。擁有核武器作為恐嚇,是朝鮮終極及不可動搖的目標。金正恩2011年上來,以武器現代化,促進國內經濟繁榮為優先,朝鮮擁有核武的願望是60年代,上個世紀60年代,在政治軍事上抗爭傳統的敵人,美國、日本、韓國,而長久的夥伴,中國和俄羅斯不以為然,但表示反對之意。為什麼?其實它大概講的概念,在我眼睛裡你可以看看,伊拉克薩達姆也好、利比亞也好,那這些獨裁者,把國家當成他自己的家,全當自己的家。這些獨裁者有人又說,當初如果薩達姆有核武器的話,伊拉克堅持搞核武器的話,那薩達姆不至於死了,敘利亞同樣的道理。所以在我眼睛裡,這是一種道理的說法,表面道理的說法,但同時透顯出人當不是人的時候,他的一切的概念都是以恐嚇出現,以殺戮出現。

對吧!isis本來它也有機會去,據說它要去偷竊或者怎麼樣,以各種方式獲得核武器相應的東西,甚至髒彈都可以。髒彈就是一種類似,有點類似核武器變種的東西,那isis沒有拿到,那我們看到它的背景。如果它一旦拿到的話誰都會害怕,害怕不是打不了它,而是正常的人,當打擊這樣政權的時候,它都會帶來相應,整個人類社會本身的對它的譴責,因為正常的人都會顧忌人,顧忌他人,對不對?防範的人都會顧忌他人,而獨裁者,中共體制之下的,這種高級動物被灌輸的生命,它是殺人來保護自己,來獲得自己的利益,它完全是以殘害生命的方式出現。那我以為這個社會,就永遠這麼存在就這麼對立的,而這個對立的過程中,他透顯出生命在這個過程中,具體的人在這種具體的事情中,他如何看待生命。

美朝戰爭風險增大 中國左右為難?

那美國之音有另外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美朝戰爭風險增大,中國左右為難?你可以這麼說,文章本身寫得非常長,因為他有四個嘉賓來談這個問題,陳曉農先生表示說:美朝之間已經顯示出這種危機狀態,三胖肯定要核武器,而核武器至少要打到關島,可能會延伸到夏威夷甚至加州等等。它主要是談到一個概念就是說:金正恩一定要核武器。而另外一方呢韓國不想出兵,美軍也不應該獨自完成占領朝鮮的任務。這事不好說,如果金正恩真的發射導彈,要打在關島附近的話,那作為川普來講,我以為他不得不打了,對吧!當打到那份上的時候,韓國也就變成不得不接受了,對吧!在打之前大家從利益的角度,韓國人肯定怕打,能不打不打,打之前是這樣,但是一旦打起來,打起來就打起來了。中國希望朝鮮和美國坐下來談出個結果,而不是怒目相向,這種說法迴避現實的空話。沒錯,就這麼回事,完全迴避現實的空話。

另外一個人叫戴博,那戴先生講說:川普的言論給美朝關係幫倒忙,他不過是效仿金正恩的作法而已,那後果卻是危險的降臨,應該保持穩重和理智。我覺得這是一種說法啦,我只能說這是一種說法,川普他最大的特點,就是他生命的本來,他不是那些政客,不是像民主黨那些政客,對不對?那他的生命的本來的表現,那你看起來就這樣。而作為這些評論的人,可能習慣於那種,政客當中的那種偽善的東西,或者說虛假的東西。有朋友不一定接受,早期的節目中跟大家介紹過,一個一分鐘的短片,在週末視頻中,那是德國人拍的,一個男人30幾歲,風流倜儻,要哪兒有哪兒,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要風度有風度,什麼都照顧到了,從早上一出門,那他一直到晚上回家,那是絕大多數人嚮往的生活,當他回到家之後,到了洗手間,脫一個光不溜條,面對著鏡子他問了一句,我是誰?就這麼回事,這就是現在的人的生活啊,現代人追逐的目標。結果最後你追的,連自個兒是誰都不知道,但在別人的眼睛裡,你是享受擁有這一切的人,其實你連個狗屁都沒抓著,道理是一樣,我覺得這個道理是一樣。所以這裡他講的是,他沒有意識到川普真實的表現,川普真實的表現,他受制於他今天的,美國政府的這種間架結構。如果變成是他的公司,他可能早就打了,他這個制度本身又遏制了他,可是他呢,他都那把歲數了,所以他是誰,他還表現他自己,有這樣的衝突。對外人而言,就感覺有點摸不著頭了。

在朝鮮問題上,中國一直都認為美國的問題,而不是北京的問題,所以樂於袖手旁觀的態度。朝鮮,中國只能把它解釋成叫美國的問題,什麼時候它也不會說,這不是北京問題,對吧!魏碧洲他認為呢,川普的作法和言論,增加了戰爭的可能性,但是他自己也沒有錯,他說不過明確指出現狀而言,讓外界看到過去從來都沒有看到過的,透明的高層決策過程。在朝鮮問題上中國的策略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也就是聯合朝鮮,遏制美國在東北亞的勢力,就像美國利用印度,來遏制中國在南亞的勢力一樣。太文化了,我覺得太文化了。今天的中國,今天的習近平,與全黨高級官員作對,連這兒都沒弄明白,還那聯合那兒,那還聯合那兒呢,誰玩誰啊,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什麼是假的,什麼是真的,這東西都太文化了。對習近平而言,時間是他最大最關鍵的,而他的中南海的問題,現在叫北戴河的問題,是最要命的,其他都是應付。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