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藥得金牌?中國涉藥運動員上訴遭駁回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9 月 02 日訊】台北世大運之所以精彩,除了台灣選手的拼勁,最重要的就是公平競爭的體育精神。接下來的這則新聞,要帶您看到,今年1月,有三名中國女子舉重運動員,因為藥物檢查不合格,被國際奧委會取消奧運金牌,其中有兩人不服裁定,上訴仲裁法庭,結果,遭到駁回。我們帶您進一步關注,中國國家隊,服用藥物參賽的情況。

8月28號,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駁回了中國女子舉重運動員劉春紅和曹磊的上訴。

去年8月,國際奧委會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運動員的檢驗樣本進行重新測試,結果有15名舉重運動員的藥檢呈陽性反應,其中包括來自中國的三位奧運金牌得主:劉春紅、陳燮霞和曹磊。根據公告,這三名選手都被檢出生長激素釋放?,劉春紅另有西布曲明(Sibutramine)陽性。

今年1月13號,國際奧委會發布信息,確認劉春紅、陳燮霞和曹磊3名運動員興奮劑違規成立,作出取消奧運會成績和收回金牌等處罰。

而日前劉春紅和曹磊的上訴被駁回,意味著中國舉重隊將面臨至少一年的全隊禁賽處罰。

加拿大籃球訓練營教練鞠濱表示,服用興奮劑,在中國國家隊中已經是常態。

加拿大籃球訓練營教練 鞠濱:「我也有一些朋友在國家隊當教練,這不光是舉重的問題,有好多,這些項目通常是一些極限項目,你比方說鉛球、鐵餅這些重重量的,另外就是游泳,對體能要求特別高的這些,這些用藥基本上是明的用藥的,國家都知道。事實上現在的吃藥,它已經是常態,現在是研究怎麼樣用藥使你查不出來,用藥是肯定要用的,只是怎麼用這個藥。」

因揭露中國體壇興奮劑醜聞,遭迫害而流亡德國的前中國國家隊隊醫薛蔭嫻,日前向媒體透露,中國的舉重、游泳、田徑和體操等金牌項目,是興奮劑的重點使用領域,前羽毛球運動員李玲蔚、昔日游泳隊的「五朵金花」和女子排球運動員巫丹等,都被檢測出使用興奮劑。

加拿大籃球訓練營教練 鞠濱:「體能這些方面,你跟人家競爭,尤其是游泳、摔跤、舉重你沒辦法和人抗,那你就接觸這個藥物更廣泛,更早而且更多,我們中國人的用藥的量比人家大,這是我所了解到的。因為他們比我們壯。如果兩個人同時用藥,他只要用一點,你可能要用雙倍的,在中國國家體委裡,這已經,大家都知道,但是你不能說出來啊。」

今年1月,當國際奧委會宣佈中國三名選手興奮劑違規事件成立時,中國奧委會立即譴責這些運動員違背體育道德和奧林匹克精神,聲稱長期以來,中國奧委會高度重視反興奮劑工作,對興奮劑「零容忍」,還說將對興奮劑違規事件展開深入調查。

加拿大籃球訓練營教練 鞠濱:「在西方,它不可能是國家讓你去吃,為國爭光,國家沒有這個概念,只有中國有這個概念,教練員,我要運動員出成績,不出成績,我這教練員很難待得住的,要為國爭光,你比方說要升過幾次國旗,拿了幾次金牌,整個國家體委是靠你這個東西 ,所以它這個事情,實際上是個國家行為,但是出了問題它不承認的,中國最骯髒的地方就在這個地方。出了問題要你自己個人承擔,但是贏了是國家的。國家體委非常不負責任的。」

美國鼎盛文化藝術基金會總裁 戴東尼:「 如果你是說個人行為,不可能有這麼多人,他都是個人行為,首先這個不符合常理,第二,一貫的作風就是,在中國這樣的體制下,只要出現任何問題,肯定和黨沒關係,和政府沒關係,它會把一切的責任都推到個人身上,而且它會給個人洗腦,就是說你為了國家和黨的利益,你必須要犧牲自己來平息這件事情。」

現年79歲的薛蔭嫻表示,上個世紀80年代,中共官員在內部會議上公開發出全面使用興奮劑的指令。而政治和利益,使得中共官員從未停止使用興奮劑。薛蔭嫻認為,真相還沒有全部攤到陽光下,她將向國際奧委會主席提交數十年來她所記載的有關興奮劑黑幕的68本工作日記。

新唐人記者 常春 陳潔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