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維VS天鴿災難帶來的思考 熱點互動 (1657)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9 月 08 日訊】哈維VS天鴿災難帶來的思考:前不久,中美兩國分別遭受了一場風暴的襲擊,10級颱風天鴿襲擊了大陸沿海地區和香港澳門,4級颶風哈維肆虐美國德克薩斯州。兩場災難都造成了重大的人員傷亡和巨大的經濟損失,給當地帶來了重創,同時也帶給我們一些對比和思考。面對不可避免的災難,如何將損失降到最低?中美兩國的救災有何不同?媒體在其中起著什麼作用?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前不久中美兩國都經受了一場風暴的襲擊,十級颱風「天鴿」襲擊了大陸的沿海地區和香港、澳門;而四級颶風「哈維」則是在美國的德州肆虐,這兩場災難都造成了重大的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

那麼災難過後也帶給我們一些思考,面對著這樣的災難,中美兩國分別是如何在應對?媒體在其中起著什麼樣的作用?這些損失能不能降到最低?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來作一些分析和解讀,一位是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相關的資訊。

「哈維」登陸時的最高風速達到每小時130英里,是1961年以來登陸德州的最強颶風。「哈維」為局部地區帶來了51.9英吋的降雨量,創下美國本土颶風之最,這一數字甚至超過了休斯頓地區一年的平均降雨量。而「哈維」在一週裡給德州帶來了總體積15-20萬億加侖的降水,足以充滿超過1,000座普通的水庫。

破紀錄的降雨讓休斯頓地區成爲水鄉澤國。截止到9月2日,已知造成50人喪生,13萬以上房屋受損,4萬多人無家可歸住進避難中心,仍有5萬戶停電。

美國氣象機構事前已經警告,颶風哈維可能帶來創記錄的洪澇災害,沿岸低窪地區的居民也被強制疏散,大量減少了傷亡。

在短短15小時內,911熱線共接到56,000通求助電話,遠遠超過負荷。

在受災嚴重的哈里斯縣,房屋幾乎被洪水淹沒。得知救援人員超負荷工作,許多當地民眾自發加入救援,用皮筏、獨木舟和充氣救生艇運送受困群眾。

據統計,共有超過12,000名國民警衛隊隊員投入救援工作。被順利救援脫困的民衆,超過13,000人。目前有超過4萬民眾無家可歸,被迫住在臨時避難所,大批物資紛紛從各地湧進,支援遭受重創的休斯頓及德州其它地區。

川普也在週二飛往德州視察災情,並向民眾發表簡短演說。川普舉起德州州旗,鼓勵民眾克服困難;同時承諾聯邦政府會與當地政府合作,讓受災民眾儘快回家。

週六,川普再次飛往德州視察並與災民會面。此前,川普已經要求國會批准撥款78.5億美元用於賑災。不過據專家估算,這次「哈維」造成的潛在經濟損失或許將達到創紀錄的1,900億美元,恢復工作恐怕將持續數年。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我們的節目討論,也可以發送手機短信和通過YouTube頻道和我們進行文字互動,我們今天的話題是中美兩國經受的這場風災有什麼不同?

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請教橫河先生,我們知道這樣的災難應該說是無法避免,那麼如果要是提前有一個預防的話,就是說在防災的問題上如果要做得紮實的話,可能會減少一些損失,想請教您中美兩國在同樣面對這樣的災難的時候,他們都是如何做的?

橫河:我想這個防災其實有不同的程度,因為這個爭論很大,第一個就是最長遠的,人家就說是地球暖化(global warming)所造成的,所以應該是在制止地球暖化上,使用化石燃料上要下功夫,但這個是最長遠的。

中期的是一個城市規劃的問題,休士頓它有一個城市規劃的問題,美國大城市它都有劃區,按規定,休士頓是一個例外,它沒有劃區,這是中期的。那短期的實際上就是天氣預報和疏散人口的問題。

那麼這次其實在天氣預報這方面的話,美國其實做得是相當好的。登陸之前很久就開始已經通知了,而且是一直跟蹤,你像各個電視台的天氣預報都在不停的跟蹤報導,所以每個人其實都有一個機會做準備,你是決定你自己疏散,他有建議的,就是在哪個帶哪個帶,建議你能夠疏散就疏散,有的是強制疏散,在哪些帶強制疏散,他是分得非常細,你住在那個地方你馬上就知道我是有這個選擇,有可能是什麼情況,我可以做什麼選擇,這點美國政府做得比較好;還有就是氣象部門做得比較好。

但是也有人會去說,這次為什麼沒有全城疏散?因為曾經有過一次休士頓全城疏散的,這次沒有全城疏散。而且估計降雨量也是很大的,在登陸之前已經估計到了,因為這個哈維颶風它的特點是速度非常慢,但是攜帶雨量很大,結果速度慢的話它就走不了,就待在那個地方,最後登陸地點以後,向東部移動的時候就在休士頓落下了最多最大的雨量。那麼這個就是說因為準備比較好。而且從新奧爾良水災以後,卡崔娜(Katrina)颶風以後,美國聯邦州政府他制訂了一套配合的救援方法,就是災情發生之前和發生的過程當中,怎麼樣去減少傷亡、疏散人口。這次我個人來看的話,休士頓地區還是做得不錯的。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們知道這個媒體在防災救災,還有減災的過程當中,應該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們想了解一下中美兩國在媒體方面,他們都在如何的進行報導,如何幫助人們去減災、防災?

趙培:其實美國在媒體方面它做得是十分好,它著重於前面的預報,和整個的一個疏散,和一個防禦性的做法,剛才橫河先生也講過了,那麼在媒體上,州長已經在這之前宣布了整個德州30個郡縣的人必須要進入一個災難狀態,包括了休士頓,那麼當地的民眾他就聽從了媒體的說法,哪個地方強制疏散他一定要離開,政府已經劃出了避難所;那麼不用疏散的民眾就開始大規模採購,我們看到很多超市的水、牛奶等物資被搶購一空,Costco都排起了長隊,這是在災禍之前的一個狀態。

那麼各家各戶媒體也不斷地播報你應該注意什麼事項,比如說在颶風的時候,你不要出去、不要上街;那麼颶風過後你應該注意什麼什麼,這一系列的東西媒體是做在前面的。那麼當颶風發生之後,當災禍發生之後,美國媒體幾乎衝在第一線報導,但它並不是說大風天我一定要在外面把個柱子這樣去報導,它很少幹這個事,它一般就是說到避難所裡看看避難的民眾,他們的生活怎麼樣,到街上看看水淹得多深,它著重於民眾的真實報導。

當然,不同的媒體的策略不一樣,因為它不是國營電視台,我們知道CNN這一次搞了一個笑話,就是因為它十分想突出這次救災不力。其實這次救災工作做得很好,大家都想突出這點。就拼命的採訪一個在避難所裡的災民,一個黑人大媽,問妳怎麼樣?大媽說:我能怎麼樣,我當然不好啦!他連追問兩遍,把這黑人大媽就問倒了,黑人大媽說你閒著沒事,你來問我的感受,我本身感受不好,你來問我的感受,把他給罵了一頓,說大家都在救災,你能不能去救災呢?就黑人大媽說的這個感想十分的真實的。

然後媒體就開始分析為什麼休士頓會有這麼大的水,哪些草原,或者哪些地方不應該進房屋的,現在進了房屋或者幹什麼的,那麼他也報導了美國政府,包括川普,因為川普的權力,他作為總統他要按照法律行事,所以他就要跟國會去申請,申請多少錢怎麼用,這都是媒體一系列的報導,就是說整個美國民眾看到整個災禍當中的真實,包括人在大自然面前的無力,人在對抗命運當中的無力,整個過程中美國人看得非常清楚。

那麼中國的情況就比較複雜,不光這個天鴿,因為天鴿是今年以來的最大的一次颱風,當然對中國人來講,它並不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或者幾十年最大的一次,因此報導不多。但是在澳門由於報得不即時和各種防範措施的不好,澳門的特首道歉,而且澳門的氣象台管裡的官員也辭職了的這麼一個情況。那麼我們再回顧之前,就是南方洪水的時候,當時中國的媒體是不報導,那麼不報導導致官員他是不抗災的。

所以在中國的災患報導當中,你聽不到百姓的真實聲音,我們能從什麼樣的報導得知真實的災情呢?我們可以看它的積極救災信息,中共它不是報導怎麼樣的去防災,為什麼呢?你的省級領導不能充大個。這個演戲的時候應該讓中央級的領導來,他也沒有多大權力去調動軍隊或民兵這些舉措,那他只能是一層層上報,官員是作秀服務的,因為媒體不報導的時候很多官員是不作為的,這是中國的情況。

那麼媒體從哪裡方面可以看出中國的災禍情況呢?看他救災,比如廣東省這一次265萬戶恢復電力供應,這是它作為一個政府政績,你就知道這一次颱風造成了廣東省265萬戶的人沒有水沒有電,所以你就知道中國人有一個非常悲慘的經歷。所以這就是媒體上的一個不同。

主持人:好的。剛才提到媒體的報導有側重點不同,那我想請教橫河先生,政府部門應該在發生災害的時候,他起一個主導防災救災減災這樣的一個作用,那我想了解一下中美兩國他的政府部門在這樣的災害面前,他們都在如何做?

横河:我想在美國主要是防災和救災的過程,就是在防災的時候把災情、可能發生的情況要原封不動的告訴民眾,那麼這是政府的。因為政府長期以來他有非常明確的工作,你知道美國每個城市它都有洪水帶,它有一個很完整的規定,就是當幾級什麼災難到的時候,特別是跟水有關、跟颶風有關的,哪一條帶的人就要撤離;如果是達到幾級以上,水位多高的時候,那麼另外一個帶的人要撤離,它每個帶每個帶都是非常清楚的。這就政府要做的事情。

那麼政府還有另外一個事情要做的就是,你比如說避難所,就是臨時避難所,這個臨時避難所大部分是政府的,當然也有少數是慈善機構的,那麼政府要開相當多的避難所,那麼這是它管的。那麼這些地方是事先安排好的,所以你看這次大概有四萬多災民是住到避難所去的。那麼其實你算一下,大休士頓地區,休士頓市260萬人,大休士頓地區600萬人,只有4萬多人需要住避難所,其實這個數字相對來說是比較少的,就真正的受災人群。

而且我看了一下,在過去以後兩天,休士頓市就恢復了90%的供電,就是90%的地區已經有電了,所以我覺得這都是屬於,一個是電力部門,當然要政府部門的支持。還有就是要提醒大家關於衛生情況、用水情況,因為馬上這個用水就困難了,就是因為它有汙染嘛,現在不是那個水汙染得很厲害嗎?那麼這個也是政府部門要管的事情。

就是說在這個開始的時候,和災難過程當中,那麼國民警衛隊是歸州政府管的,軍隊實際上是歸聯邦政府管的,所以這次很少見的是聯邦政府出動軍隊和軍隊的裝備來救災,這個以前好像,至少我沒有聽說過。

主持人:也說明這個災難非常嚴重。

横河:對,災難非常嚴重,國民警衛隊幾乎全都動員了,就是德州的國民警衛隊幾乎全部動員了,因為州長可以動用國民警衛隊,平常救災你看基本上都是國民警衛隊在做,就是在進行救災。

至於中國大陸的話呢,我不是很清楚,因為這次,中國大陸已經習慣一種情況了,所以反而倒沒有什麼聲音。但是可以比較一下澳門,澳門這個氣象局掛風球掛晚了,結果很多人就以為沒有關係,掛風球就知道今天不需要上班,但很多人都出門上班去了,所以這個事情導致了很大憤怒。

結果很多人就提到這個澳門大陸化,就是說它的官員的官僚跟香港相比的話,香港的公務員制度還是比較完善的,儘管說它有很多媒體的滲透,還有這些政治方面,甚至現在法律方面滲透,但是公務員的服務還是很敬業的,還是以前留下來那一套,那相比較澳門就有這個問題。

而且澳門建築搞得全是大陸的建工隊去建的,現在興建很多房子,那麼這一次玻璃全打碎了,就是說把豆腐渣工程也搬過去了,有這樣的問題。但是這些在大陸是司空見慣的,可能都不是問題,所以真的分析的話,這一次看一下澳門的情況,當然,災情也很嚴重,但是確實跟大陸化有直接的關係,它已經都官僚了嘛。

而且你看媒體報導的時候,它特別有意思的是,媒體報導都是講解放軍去救災,或者是列出的數據,你看不到人,都是數據,提供了多少商品、多少救災物資、出動多少架次的飛機,或怎麼樣去運送,然後救了多少地方,但它看不到很具體的人。

美國媒體報導這次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休士頓有一個電台叫KHOU,這個電視台記者就在橋上面,四面全部都淹到了,就看到橋下面有一輛 18輪大卡車被水淹了,司機還在裡面,記者在報導的過程當中,記者加一個攝像師,就正好看到有一個當地警方的縣警察的車拖了一個船、救生艇,他就把他攔下來,攔下來就告訴他,這個地方能不能去救一下?那個船後來就下去,那麼這個記者正好就把這個過程全部拍下來了。這時候水位還在漲,就把這個過程拍下來。

這背面還有個故事,就是講這個媒體在第一線提供很多消息。美國各地的人他們的消息來源就是媒體,它後面還有一個消息,KHOU這個電視台自己被淹了,在他們報出這條消息的一個小時以後,這個電視台整個關閉,然後就他們兩個人還在繼續播;然後他們說我們一直要播到電池用完為止,就是攝影師的電池用完為止,一直在前線報。這是媒體起的作用。

我相信中國的媒體人,如果當局允許他們去報導的話,那麼中國的媒體上不會像現在這樣,如果你放開新聞自由允許自己報。像這一次,澳門竟然阻止香港的媒體的記者到澳門去採訪,所以這種事情在美國是不可想像的。

主持人:好的,趙培,我們看到網上有很多的視頻和圖片,人們對救災防災、還有捐助的一些情況,有很多這樣的消息在網上披露出來。我們想了解一下,人們向災區捐款、捐物的情況,中美之間有什麼不同?

趙培:其實這是慈善機構有什麼不同。這次天鴿中國的捐款情況,我們是很難知道,因為現在這個事情,大陸還沒呼籲大家捐款,但是前不久的九寨溝地震的捐款情況大家已經知道了,台灣人民只捐了1,000元的新台幣,大陸人不過是十萬、幾十萬的捐款。

為什麼搞到這一步呢?2008年汶川地震的時候,不光是大陸、台灣、全世界都努力捐款,當年加拿大政府是說民眾捐一塊錢,加拿大政府也捐一塊錢給中國。這麼多人捐款,最後捐款的去向不明,就知道汶川地區中共的幹部都買了好車了。至於進去的比如台灣民間的慈善機構去到汶川賑災的時候,他們不能給當地人發放賑災物品,當地官員說你必須把賑災物品先給我們,由我們來發放,至於他們發不發放?當時有很多記者披露出來的是,很多物品被堆積在那裡,並沒有真正發到災民手中

包括後來的紅十字會腐敗被披露之後,大家知道在共產黨控制中國的情況下,不管紅十字會也好,各種慈善機構也好,它的目的已經不是為中國人去救災服務,或者為中國人去服務的,它是一種官僚機構、是一個政府機構,那麼政府機構它當然帶有共產黨宣傳的目的,官僚氣息作風濃烈、貪腐也問題大。

另外,中國民間能成立的慈善機構,比如說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他太太成立了上海慈善基金會,這些都成了一個貪污腐敗的機構,所以這個慈善機構的目的它就不純了。那麼我們剛才講了,這個目的不純了之後,大家捐錢捐物的去向就不明,大家也不願意捐了。

另外,它的動機也不一樣,完了它要求災民去感謝黨,其實這是全世界人對中國人的一個心意,你不能說讓我們去感謝共產黨,我們可以感謝台灣人,我們可以感謝大陸其它省分的人,我們為什麼要感謝黨呢?這個說不過去。而且你共產黨在這個情況你延誤救災,你的部隊沒有及時到達災區,溫家寶總理都發怒了,這些情況都在,我們為什麼要感謝你共產黨?我們不應該感謝共產黨。

在這種情況下,當年汶川地震的時候,台灣捐贈了大概是60億新台幣,由各種渠道總共來60億台幣的各種捐款,到現在只有1千新台幣,這其中是共產黨傷了全世界人的心,我覺得這個是中國現在捐款的最大問題。特別還像陳光標這種偽善,利用災禍去揚自己的名來牟取個人利益,這種人真是傷了中國人的心。

所以現在中國的問題就是,大家碰到這種災禍,誰去災區你幫我把錢帶去,就是民間的這個渠道,我們可以信賴。因為它就是明碼標價,我在微博上,或者我在微信上曬出來我拿了你多少錢、多少東西,我買多少東西放我這車,我送到災區,這個是大陸人現在能信得過的渠道。在中國表現出來的是善款,共產黨的信譽是完全破產的一個狀態。

在美國,川普總統他就自己捐了100萬美元,休士頓火箭隊的老闆也捐了1,000萬美元,這些走的是民間途徑。什麼是民間途徑呢?紅十字會真的不是一個官方機構,它是個民間機構。而且美國這些慈善機構它明碼標價說我的辦公成本是多少,比如說你的捐款裡有80%能達到災區,20%是我的辦公成本,我明碼告訴你,你覺得我的收費過高,那你選擇別的慈善機構。它不像中共給你唱高調,它就是該怎麼捐怎麼捐。

但是呢,美國媒體盯的不是個人捐款,因為它不是中共那種逼捐,我逼著你一定要捐,你不捐是不行的這種狀態。美國的媒體是盯著政府撥款多少,包括這一次川普能不能跟國會把錢申請下來,申請下來的錢多少比例用於哪些部分,美國媒體是分門別類的報導的非常清楚,也讓所有的錢在陽光之下讓大家都監督,災民拿到手裡多少錢也能看得出來,這些都是公平的。

所以我覺得這是兩方不同,政府的不同和制度的不同,一個是掩蓋住的、黑暗的;一個是光明的、攤在明面上的,這是最大的不同。

主持人:好,橫河先生,請教您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看到媒體有報導,在德州有很多的華人在積極的參與救災,有的甚至工程隊救出了100多個人,像這種情況得到了當地人的認可。但是我們反過來再看中國大陸的這種情況,有沒有這樣的事情體現出來?

橫河:現在是民間的救災活動是越來越限制,當然你可以互助,互助是可以的,鄰居幫忙是可以的;但是呢,有組織的救災活動在中國大陸確實很少,因為它必須把救災的榮譽留給共產黨,所以它不能允許民間有組織的救災活動。但是呢,因為政府的力量達不到的時候怎麼辦呢?靠民間自救、互助,這是一種情況。

在美國它其實也是這樣的,因為政府它不可能管這麼多,所以它有民間自救,民間自救有這麼幾個層次,一個就是已經有相當組織的慈善機構,但是當時呢可能慈善機構不為主,而是一些救災隊,這個救災隊很有意思,這次他們有個叫Cajun Navy,Cajun Navy實際上是在新奧爾良大水災的時候,人們自救組織起來的,組織起來以後慢慢的他們有船,他們開始做自己的訓練,就有了整個一套水災的時候、颶風時候的救災方法,所以這一次在休士頓救災的時候,他們起了很大的作用。

還有就是民間的船隻有組織的去,有的就自己開車去,你可以看到有一段錄像,你看到公路上排滿了從全國各地開去的卡車,卡車後面拖著船,因為私人有船的很多嘛,就到那個地方去,然後它排著隊做什麼呢?就是在等著卸船,然後進入水,就去救災去了。

所以有些照片你看,就是當時我看到那些照片的時候,我非常吃驚,就是一片汪洋,上面全都是小船在救人。看上去就像什麼呢?就像那個《敦克爾克大行動》一樣的,敦克爾克的電影,就有點像那個感覺。當時我就說,你看這有點像敦克爾克,就是敦克爾克當時是英國軍艦被打光了嘛,然後就是民間船隻嘛,動用了800多隻船隻。這次我看休士頓也是各種各樣的船,連滑板,就是滑水板、衝浪的衝浪板都用上了。

相對來說,民間互助這種精神,就是說它變成了一種文化,包括它的捐款,包括它物資的捐助,還有互助,這些實際上是非常強的一種美國的文化。這種文化,就包括為什麼很多華人在這裡也這樣呢?就是說融入這個文化當中以後,在中國大陸他很擔心的是,我救了以後,我自己會發生什麼事?還不知道。你看,老人倒了不敢扶,像這種情況。那麼是不是華人不行呢?不是的,你看在美國這次發生休士頓水災的時候,很多華人參加救災。是因為這種文化會鼓勵這種行為,這種鼓勵不是拿金錢來鼓勵,而是這種精神上的鼓勵,你自己會感覺很好。

所以我想中國人如果說沒有了共產黨那麼多管制的話,也沒有共產黨蓄意的破壞這種文化,或者是蓄意的打擊幫助別人的人的話,那麼中國大陸的中國人也會像美國人一樣的,這個每個人都一樣的。

主持人:他們的人性就會展現出來。

橫河:對。

主持人:好,趙培先生,最後一個問題請教您,就是說綜合兩位的分析,像這種情況,如果遇到這樣的災難,管理得當,如果措施到位,有效的話,這個災難能不能降到最低?

趙培:其實人在大自然面前還是無力的,比如這場災難大家已經看到了,所以我們只能是把工作做好,比如說長遠的氣候方面,中期的城市方面,從短期的我們應急機制方面做好,而像中共那種馬後砲宣傳救災的,可以少一些,我覺得我們能夠做得更好。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有什麼補充嗎?

橫河:沒有了。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兩位的精采分析,觀眾朋友,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