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死囚器官 中國民眾:我就是親歷者!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9 月 22 日訊】活摘死囚器官用於移植在大陸是一個敏感話題,我們收到退黨服務義工發來的錄音,一名大陸民眾透露自己是活摘死囚器官的見證者。為了保護受訪者,在下面的新聞中,我們使用了變音。

自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九評共產黨》以來,全球華人中掀起了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三退大潮」。每天都有大量的大陸民眾在退黨網站發表聲明退黨,還有退黨義工在街頭,或以打電話的形式勸人退出中共組織。

9月13號,海外退黨義工給《新唐人》發來一份錄音,一名大陸民眾在接聽退黨義工的電話後,不僅表示早就了解中共真相,還透露自己是活摘死囚器官的見證者。

大陸民眾:「我不需要看那個新聞我就知道,為甚麼呢?我是親歷者。我在監獄裏面,第一年到監獄裏面,第二年就槍斃我們這個老鄉,叫黃中敏(音)。說的是槍斃,其實沒有槍斃。不能打死,因為打死了就不值錢了。」

這位民眾表示,自己在1989年六四時期被判重刑,關在湖北漢陽監獄。入獄第二年,就親眼目睹了這起活摘死囚器官的事件。當時,和他一起被關押的老鄉黃中敏(音),由於妻子來探視時遭到中隊管教幹部的調戲,憤而試圖報復管教。事後,黃中敏被以服刑期間試圖殺人的罪名,判處死刑,立即執行。而每個隊有兩三個服刑人員被選為代表,去觀看殺人。

大陸民眾:「我進去剛好一年,就叫我們開會,叫我們觀看槍斃服刑人員。當時槍斃人的時候,是在那個長江堤上。它那個子彈就從脖子後面打到脖子前面,子彈是穿過了脖子,但是人還沒有死。他在槍斃之前那個各大醫院的車子就停在江堤上。這是可想而知的事情,你不要器官你各大醫院的車子停在那裏幹甚麼?」

這位民眾同時也透露,服刑人員普遍被驗血,血型和身體狀況獄方都掌握。警方很可能按照醫院的要求,根據移植手術的日期,來槍斃死囚。因為即使非正常死亡,監獄也有一個千分之三的名額。

大陸民眾:「我在裏面11年,我們這個服刑人員死好多。它有一個千分之三的死亡率,『非正常死亡率千分之三』那是正常的。你比如說1000個人,非正常死亡一年是3個,這是『正常』的。那是公安部、司法部不追究責任的。它一點責任都不擔,不管你是被打死,還是被折磨死。」

這位民眾在2000年出獄。2003年,一朵蘑菇雲在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升起,器官移植數量遽增,而且等待時間短到不可思議。但中國死刑人數並沒有顯示出劇增。那麼這些器官供體從何而來?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經過長期調查得出結論。

加拿大人權律師 大衛‧麥塔斯:「摘取器官的對象主要是良心犯,尤其以法輪功學員居多。中共無理的禁止法輪功學員修煉,並誹謗他們。把他們抓起來,並折磨轉化。那些不願被轉化的人成千上百的消失在勞教所等關押設施,那裏成了一個龐大的強制器官供體基地。」

這位大陸民眾認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存在的,因為沒人願意捐獻器官。

大陸民眾:「這個事情你不說我也知道,因為怎麼說?我打個比方說,張三要換腎臟,那麼叫我賣給他我會賣嗎?你給一百萬一千萬我也不會賣。因為這個器官不是說你給多少錢我就賣,我不可能賣給你。(中共)它只有從活摘器官這個渠道上面來了。誰願意賣自己的器官呢?誰願意賣自己的兒女呢?」

大陸民眾表示,現在老百姓對中共積怨很多,但沒有正常渠道可以申冤。韓國前總統朴槿惠,泰國前總理英拉都因觸犯法律被判刑。但在中國,迫害百姓的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卻仍因一黨專政而逍遙法外。

新唐人記者 尚燕 陳建銘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