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維穩」經費知多少?黑色產業鏈被揭

中共「維穩」經費知多少?黑色產業鏈被揭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03 日訊】中共對敏感人士或者訪民的監視動用的錢財很多,但是到底花去多少老百姓血汗錢?有的說早超過軍費,有的說一次一人從北京押回老家就是2萬,有的說沒有明帳,監控人員上報多少就是多少。

中共監控民眾的經費超過軍費

根據大紀元採訪報導,2010年5月27日出版的《社會科學報》報告說,2009年度中國「維穩」經費預算(中共官方稱之為「公共安全預算」)達5,140億元,超過當年的國防預算4,807億元。又據往年財政部公布的數據,2011年「維穩」經費預算是6,244億元,國防預算為6,011億元;2012年「維穩」經費預算為7,018億元,國防預算6,703億元;2013年「維穩」經費預算達7,690億元,國防預算為7,201億元。

由於連續幾年「維穩」經費明顯超過軍費,從2014年開始,中共財政部發布的預算報告中不再附錄全中國的「維穩」支出列表,只提到中共中央的「公共安全支出」。此後,外界無從得知每年的全國「維穩」費整體預算金額。

「中共監控民眾的經費超過軍費已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了。這兩年應該是更高。現在約談網民,因言論被抓起來的人越來越多,就這一點就比往年花費多。」重慶學者張起對大紀元記者說。

他表示,從中共十七大開始,中共的政治局委員接連落馬:「十七大」前陳良宇落馬,「十八大」前薄熙來落馬,「十九大」前孫政才落馬;中共在政治血拚,而民眾也在持續反抗。

張起認為:「但是曾經想要採取社會倒逼、和平轉型的想法已經不可能實現了。中共長期對民間非理性地打壓,民間已經看不到希望了,唯有中共高層坍塌,出現前蘇聯解體時的情況,就是中共解體,中國才能發展。」

「十九大」前,中共對環保鬥士吳立紅進行騷擾。(吳立紅提供)
「十九大」前,中共對環保鬥士吳立紅進行騷擾。(吳立紅提供)

從事環保事業三十年的太湖環保鬥士吳立紅告訴記者,他是一年四季被官方監控,中共花的錢肯定不少。「兩會、5月上旬、6月上旬(六四)、10月1日、奧運會、G20峰會……我不是被他們監控,就是被他們帶到別的地方旅遊。他們還開警車來監控我,還讓村幹部戴著墨鏡和口罩來監控我。」

就在不久前,9月29日,當地環保部門的負責人朱棟梁帶著好幾個人,拿著黑色的公文包到吳立紅家騷擾。吳立紅表示,中共為了監視他,在他家周圍布滿了監控,甚至這次去他們家找他談話的人中,一個中共安全部門的人在胸口放了一個小型的監控器,全程給吳立紅錄像。

「這三十年我就堅持用自己的錢來做環保,而他們呢?花老百姓的錢,幹的都是齷齪事。(當天)早上他們讓我去他們相關單位。我說我不會去。我以前在那樣的單位上過班,都是騙人的。就是因為我不願意欺騙民眾,不願意跟這幫人為伍,就離開了,後來還退出了共產黨的一切組織。」吳立紅說。

「十九大」前,中共對環保鬥士吳立紅進行騷擾。(吳立紅提供)
「十九大」前,中共對環保鬥士吳立紅進行騷擾。(吳立紅提供)

「維穩」經費想報多少就報多少

今年以來,江蘇訪民瀋方明進京上訪已經達十餘次。他對記者披露:「他們用黑社會把我們押回老家,當時是從河北,他們說押一次一人2萬。我去年也去了十幾次了。他們說駐京辦有記帳的,對每個人監控的錢說多少都可以。」

自從2012年走上維權路的瀋方明,是因為2009年當地村支部書記搶了他當時市值數萬元的養雞場,「還不包括我經營時搭進去的利息。他們強行搶過去,政府叫我賣給那個支部書記,我不賣,就把到養殖場的路堵死,不讓進,也不讓出。我維權了這麼多年,一直不給我解決」。

他表示:「在上訪時碰到一個訪民,那個人說從他一開始維權到現在,(官方監控他)花了300多萬,可是他的問題只需要100萬就解決了。但是就是不給你,也不給你解決。」

2011年因一場交通事故,宜興市民張岳軍被誣陷,前後被看守所非法關押近兩年。張岳軍表示:「他們找社會流氓打你,監視人員的車輛都停在家門口,你走哪兒他們都知道,兩班倒、24小時監控。」

他說:「我們這地方經濟比較發達,地方政府很有錢。到北京去抓我們回老家,都是用黑車送,他們去那用的錢,說多少就報(報銷)多少。他們有完整的產業鏈。」

當年那場事故的肇事者因跟地方幹部有關係,公開讓當地公安偽造證據,在開庭審案時,張岳軍的律師要求法庭調出監控錄像,法庭竟然不同意。張岳軍說:「我沒有撞他那個車,說我撞了。我的剎車是好的,非說我的剎車不好,還偽造車上的東西,可是連車牌號都不是我的。」

黑色產業鏈形成

「中國人權觀察」祕書長徐秦告訴大紀元記者,她本人一直被中共監控,包括封鎖其網路、手機,當地國保不斷地跟蹤,或是在中共歷次重要會議時,將她帶走「喝茶」或者是「旅遊」。

徐秦認為:「中共的『維穩』經費早超過軍費了,還依靠訪民信訪,形成了黑色產業鏈。不少監控人員就靠這個賺錢。我知道的,有的訪民影響不是那麼大,地方政府就炒作起來,報上去說影響很大,可以拿到很高的監控經費。」

「我當時在社區工作時,每個社區的監控經費報假帳的很多,他們想說多少錢就上報多少。」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