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學起風波 紅色之手伸多遠? 熱點互動 (1667)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03 日訊】台灣大學起風波 紅色之手伸多遠?中國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原定於週日(9月24日)在台灣大學舉辦音樂會,結果遭到學生和攝影人士的現場抗議。過程中發生流血,學生被現場一些統派團體人士打傷,音樂會也被取消。這件事情在台灣引發一些強烈的反響,也引發國際媒體的關注。那麼為什麼一場文化演出會演變成流血的衝突?學生為什麼要抗議這場演出?訴諸暴力的這些統派團體又是什麼樣的背景?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中國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原訂於週日、9月24日,在台灣大學舉辦音樂會,結果遭到學生和社運人士現場抗議,過程中發生流血,學生被現場一些統派團體的人士打傷,音樂會也被取消。

這件事情在台灣社會引發強烈反響,也引發國際媒體關注,為什麼一場文化演出會演變成流血衝突,學生為什麼要抗議這場演出,訴諸暴力的這些統派團體又是什麼樣的背景?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教授范世平先生,范教授您好。

范世平:主持人好,陳破空先生好,各位聽眾、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節目開始,請觀看有關事件的視頻片段。

中國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 》活動,除了搭建舞台損壞場地、排擠學生使用,也被踢爆從出借場地到海報上都印上「臺北市台灣大學田徑場」字樣,因此遭學生質疑統戰勢力入侵校園,有學生在現場高呼「統戰退出校園」口號,也有民眾站在舞台邊,拉布條表達不滿。由於學生與民團的抗議,演唱會 活動被宣布提前終止。接近散場時,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與台大學生爆發衝突,兩名歷史系學生遭對方以甩棍攻擊,受傷送醫。

據了解,中華統一促進黨支持中共以「一國兩制」方式統一台灣,除了經常出現在台北西門町、101大樓前廣場表達訴求,還攻擊與它意見不同的團體和民眾。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分享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電話或者給我們發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直播並和我們文字互動。破空,想先請問您,剛才新聞中我們看到當天在現場發生的一些情況,一場文藝演出為什麼會演變成衝突,能不能先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事件的來龍去脈?

陳破空:這件事情有三個因素。台灣大學學生之所以群起抗議這場演出有三個因素,《中國新歌聲》節目被稱為「中國新歌聲──台北‧上海音樂節」的活動,第一,它占據台灣大學的田徑場長達一週,讓台灣大學學生的正常鍛鍊和田徑活動無法進行,引發學生的不滿。

第二點,它沒有注意保護環境,田徑場的兩處遭嚴重損害,而田徑場剛剛花了3,700萬新台幣整修,被損壞了。

第三點,關鍵是它矮化台灣大學。台灣大學的全名是「國立台灣大學」,結果有的主辦單位受中共壓力,故意在某些文宣上稱為「台北市台灣大學」,矮化了。不管是你認同台灣這個國還是中華民國這個國,不管是什麼國,它跟中共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一樣的;「國立台灣大學」是完整的稱呼,結果把它稱為「台北市台灣大學」,那是對台灣大學師生嚴重的挑釁和侮辱。

在這樣的情況下統戰因素出現,表面上是文藝演出,實際上是政治演出;表面上是所謂的「音樂節」,事實上是中共的統戰活動,所以台灣大學的學生發出口號「讓統戰退出校園」,不能接受中共的統戰,而且說「台灣大學屬於台灣,不屬於中國」,指的是紅色中國,不屬於中國。

主持人:但是學生在現場只是表達抗議,真正的流血衝突並不是學生發起的,是嗎?

陳破空:支持民主、自由的人往往是用和平的方式抗爭,學生就是通過鳴笛、撒冥紙方式抗爭,使演唱會被迫取消。但是學生在抗議活動中,校外的統派和獨派人士趕到,獨派是趕來聲援學生,而有些所謂的「統派」人士是趕來騷擾學生。

統派的一個叫愛國同心會、一個叫什麼中華統一促進黨,人數極少,面孔極老,又老又少的一小撮,中間一個年輕人也沒有,連中年人也沒有,甚至有巨大的黑社會背景、明確的紅色背景、中共背景。這種統派組織來了之後就大打出手,拿甩棍毆打學生,又是拿拳頭毆打學生、追打學生等等,所以釀成了流血,4個學生受傷送醫,而且是流血的場面都出現了。

所以我就說,這批人、這兩個組織,什麼愛國同心會、中華統一促進黨被稱為台灣的土共,這些土共組織一旦沾上共產黨,共產黨的特質是暴力、血腥、流血,一沾上共產黨就必定是暴力、血腥、流血,這些人雖然號稱是台灣的什麼什麼黨,事實上就是共產黨的外圍組織,把共產黨的全部特徵表現出來,就是暴力,就是流血,就是這一套,是必然的事情。所以在台灣社會激起了極大的憤慨,就是共產黨的黑手或紅手伸向了台灣,伸向了台灣的大學。

主持人:范教授,我想請問您,剛才破空談到學生對於這場音樂會的不滿,也請您談一談,您認為學生最主要的不滿在哪裡?另外,也有人認為,這場音樂會其中可能還有一些台灣的歌手,聽上去似乎是很溫和的文化活動,把它上升到統戰是不是有一點小題大作?

范世平:這個活動是不是叫「統戰」或者叫一般的「音樂會」,我想有幾個主要的差別。第一個差別,這一次的確是由中共上海市台辦來主辦的活動,所以它絕對是統戰活動。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看到上海市台辦的主任李文輝,這一次在台大舉行的活動,可以說是從早坐鎮到晚來掌控活動進程。

第二點,過去中共在台灣也辦過很多次類似的校園演唱會,但是從來沒有在台大舉行過,這一次特別在台大舉行。為什麼在台大舉行呢?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意義。我們都知道,在台灣的民主運動或者是所謂「台獨運動」,台灣大學是發祥地。所以我常說,台大就等於是台獨的井岡山,今天從中共來講:我在台獨的井岡山插紅旗,我辦這樣一場兩岸青年的音樂會,表面上是用流行音樂的方式,但是,台灣的學生還有台大的學生在下面聽著大陸的歌手唱著大陸的歌曲,甚至唱紅歌,然後兩岸的青年手牽手、心連心共同唱〈龍的傳人〉。

這表現、表達什麼呢?是說:我習近平在對台的工作上,已經對台灣的青年工作做到位了,我已經把台大、這個台獨的井岡山給攻陷了。然後就所謂的「兩岸一家親」,或者是柯文哲所說的「兩岸是生命共同體」的概念就充分體現了。在中共的十九大召開之前,我們知道習近平的對台工作一直被詬病,不成功,特別是他上台之後,2014年就發生了太陽花學運,2014年下半年台灣的九合一大選國民黨慘敗,再加上去年台灣的總統大選蔡英文當選,民進黨在立法院過半。

所以習近平的對台工作可以說是乏善可陳,而且可以說毫無進展,反而引發台灣民眾對大陸更大的反彈,他這一次要突顯出在十九大之前的對台工作已經入島、入腦、入心了;三中一青,所謂中產階級、中下層、中南部還有青年工作,完全到位,包含我們看到最近除了青年工作之外,還有湄州的媽祖同一時間也在台灣環島。所以他要做的就是「三中一青」,從宗教交流、青年交流、文化交流全面性的鋪開來,這也是在為十九大之前作準備、作暖場。

這一次一個小小的音樂會李文輝為什麼一定要在台大舉行,不能在別的大學舉行嗎?因為別的大學不具有代表性。他知道台大有象徵意義,所以他一定要在台大辦,而且是在戶外的場地,夾雜早晨有非常大規模的市民參與;前幾場都是在室內的場地,比較小,外界比較不知道。他除了要影響台大,還要影響的是整個台北市,所以我覺得他這一次的政治目的很高。

還有就是這一次活動的海報,上面是1個星星4個紅星,五星的概念就是中共的概念。

另外,它叫做「中國新歌聲──台北‧上海音樂節」,就等於是把上海跟台北等同,都是中國之下的直轄市,所以是「中國新歌聲」,然後把台大,剛才陳破空先生講到,變成台北市台灣大學,這也是一種矮化。

從種種來看,我們看到官方的手直接介入,而且不只是上海市台辦通過施壓柯文哲,然後柯文哲再施壓台灣大學,那台灣大學等於是一天的時間、非常神速的行政效率完成了整個審批,完全違反了平常的審批過程,所以讓外界覺得政治力介入非常深。

主持人:謝謝范教授。破空,我想問一個問題,剛才你們談到,學生認為是統戰,那為什麼學生對於統戰這麼反感?另外,也有媒體把這個活動簡單的界定為統、獨之爭,您認為問題的關鍵是不是統、獨之爭?

陳破空:當然,台灣的年輕人都主張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他們或者認同是台灣國也好,還有人認同中華民國也好,總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無關,沒有關係。他們認同的國就不是中共的那個國,在這樣的情況下,獨立,就像是追求人格獨立一樣,台灣2,300萬人追求他們自己的獨立。台灣事實上在行政體制上、在政治價值上就是一個非常獨立的政治實體,是舉世公認的,有政府、軍隊、銀行、經濟一切都是獨立存在的;共產黨一直想要染指,其實共產黨跟台灣毫無關係。

共產黨雖然現在打著反台獨的旗號,其實它在上世紀40年代是最先支持台獨的,最先支持台灣獨立運動,它當時是為了反對國民政府,今天又假裝來反台獨,事實上共產黨的存在促進了台灣獨立運動的發展。因為共產黨在那裡起了反作用,比如愛國同心會和中華統一促進黨,愛國同心會它愛什麼國?它愛的國首先不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旗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同心會竟然打著五星紅旗在台灣亂竄。

同心會是什麼?事實上是離心會,它跟台灣人離心離德,它是極少數,我說它又老又少,一夥老人、一夥少數人,裡面連年輕人都沒有,中年人也沒有,它在整個台灣年輕人的對立面,愛國同心會應該叫做愛黨離心會,它愛的是共產黨。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前身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是蘇聯的一部分,用外國的思想來武裝中國,推翻了國民政府的一個東西。

中華統一促進黨起的作用是中華分裂促進黨,它從來沒有在台灣起到統一的作用,它統一誰啊?它連台灣本地的人都統一不起來,就那麼幾號人、五六個人在活動、十幾個人在活動,統一誰?而且這個黨背後是又紅又黑,這兩個黨都是一樣,又紅又黑,我就想起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這兩個黨真是又紅又黑,黑是黑社會,紅是共產黨。

中華統一促進黨的背景是竹聯幫,頭目是張安樂,外號「白狼」的一個黑社會頭目,在台灣犯案累累,為了逃避台灣的追蹤跑到大陸去躲了二十多年,躲過了追溯期才回台灣。這一次他的兒子張瑋坐鎮指揮暴力、毆打學生,根本是黑社會,同時又跟共產黨結合起來,紅、黑相加,又紅又黑,就是唱紅打黑,或者唱紅唱黑。共產黨給這個組織頭目張安樂每年500萬人民幣的支出,而且給這個所謂的「黨」3,000萬人民幣的活動經費,整個就是一個共產黨的外圍組織。

由於台灣是多元化社會,台灣是民主化社會,所以這些黨可以在那裡活動,所謂的「黨」、黑幫在那裡活動。要說的是,多元化社會他們可以有一些他們的主張、他們的理念,要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但是他們無理、無德,所以他們動手打人,用共產黨的暴力,可惜他們在台灣是極少數,使用暴力根本不可能贏得任何人心,起的作用完全是分裂。共產黨砸錢在他們身上是當了冤大頭,起的是反作用。

主持人:范教授,我們確實經常看到媒體對愛國同心會、統促黨有一些暴力舉動的報導,他們對於不同意見的人比如在台北101大廈前,以前也傳出愛國同心會毆打法輪功學員。您怎麼看這些統派組織的背景,台灣人民又怎麼看這些團體呢?

范世平:這些統派團體在台灣的所謂支持度是很少的,因為我們看到歷屆的民調來講,支持統一的民調大概都在10%以下,所以他們在台灣是一個比較少眾的政治勢力。過去以來,他們比較強調的就是宣揚反獨促統,跟台灣的一些社會議題比較沒有連結,自從蔡英文上台之後,因為她做了很多的一些改革,例如軍公教年金改革,她也引發了很多的反彈,我們看到這些所謂的統派團體就開始找尋新的一些所謂的結合點,他們就跟這些反年改團體結合起來了。

所以你看到這些反年改團體都是一些退休的軍公教,他們比較沒有抗爭的能力;這些所謂的統派團體又結合了黑道,這些黑道的很多這些年輕人他們敢衝、敢跳、敢闖,就變成像紅衛兵一樣,所以某種程度他們最近的發展,我覺得找到了一個新的切入點,就跟台灣的社會議題結合,某種程度來講這是發展的一個新的趨勢。

另外就是他們結合了在台灣的一些陸配(大陸籍配偶),還有像在台灣念書的大陸學生,他們形成了一種橫向的聯繫。所以我們可以看得出來他們跟這些年改團體結合,某種程度來講他們的訴求更加的多元,也越能跟台灣的一些議題相結合,但是不是能引發共鳴呢?我個人認為未必。例如他們跟這些年改團體結合的結果,反而讓大家對這些抗議年改的這些軍公教產生了反感,認為他們好像都是暴力的。所以反而讓這些年改團體被汙名化。

這些統派團體讓外界覺得他們更為囂張、跋扈,在路上插著五星紅旗,你只要經過,跟他們的訴求不同,他們就用暴力相向,甚至用辱罵的方式。所以這個會引發台灣民眾的一種恐懼,甚至台灣很多民眾都認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對這件事情的處理太過消極,因為他們的活動大部分在台北市一些著名的景點,比如101、中正紀念堂或者立法院附近,這也是外界對柯文哲有微詞的地方。

現在台灣民眾對這樣的急統團體,我想他們的政治訴求我們尊重,你是支持統一我們也尊重,因為台灣本來就是一個多元的社會,你要統一、你要獨立,我想大家都可以表達自己的立場,但是你不能夠用一種暴力的方式來強迫別人接受,或者是威脅、威嚇別人,甚至跟黑道結合,把政治跟幫派橫向聯繫,我想這是台灣民眾不能接受。賴清德現在已宣示要展開大掃黑,我想應該是會獲得民眾的支持。

主持人:破空,也請您談談您的看法,前幾天有立委開記者會呼籲立法,譴責以政黨名義暴力行使黑幫行為。您覺得這種方法是不是有效呢?

陳破空:對,台灣早就應該採取行動了!表面上是所謂的「黨」,什麼中華統一促進黨,事實上是黑幫,是竹聯幫,張安樂這一夥人就是通過暴力大打出手,施展他所謂的「政治理想」、「政治暴力」。

我想說的是這兩個團體為什麼我說它是台灣的土共呢?因為它不是真正的統派,如果台灣真正的統派是捍衛中華民國、舉中華民國國旗青天白日滿地紅;他們在台灣舉五星紅旗什麼意思呢?台灣是個多元化社會,你舉五星紅旗沒事啊,沒有人把你抓進大牢,你有你的訴求、你在那舉可以,有的甚至扛著五星紅旗在台灣跑一圈,2,300萬人有一個人像小丑一樣跑一圈你就跑。

但是我想說這些人,有沒有本事扛著青天白日旗去中國大陸跑一圈?給跑來看看!你是統派,你是中華民國的公民,而且中華民國以前是覆蓋中國大陸的。好,既然你是統派、你是中華民國的一分子,那你手上要拿中華民國的護照,中華民國的公民,你就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到天安門去嘛,有本事,你說你很有本事又是黑社會,天不怕地不怕,你又是什麼黨、又是愛國、這個、那個,你到中國去活動一下試一試!

這些人去了之後,我看他旗子都亮不出來就被打個半死。所以這些人事實上表面顯得很凶悍,他是在台灣民主社會逞凶,他知道民眾都很和平,國家都很包容;他到了中共這種地方之後啊,從政府到政府的爪牙都是暴力的,以暴易暴,他們連聲都不敢吱,到中國大陸他們只能乖乖地做孫子、做太監、做奴才。在台灣逞凶算什麼?那完全就是虛弱本質的體現。

主持人:現在線上已經有幾位觀眾,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的電話。一位是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請問您在嗎?

加州王先生:主持人你好,陳破空先生你好。最近台灣台大的流血事件反映了中共思想對台灣的滲透結果,我最看不起這些用暴力壓制人家發聲的,或者聽不進人家不一樣、發表不同意見的這些人,這是一種共產文化的鬥爭哲學,那槍桿子出政權、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流氓手段,是一種自以為是的愚民政策,一個民主制度的國家,有法律保障個人發表不同的意見,你侵犯了人家的權利,有法律來保護你,你為何要用暴力不允許人家說不同意見呢?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還有一位加拿大的齊先生,齊先生您好。

加拿大齊先生:好。謝謝。陳破空先生提到了,有人可以拿五星紅旗在101大樓下面揮舞,但是假如拿青天白日旗拿到天安門去,馬上給抓了。國民黨跟馬英九,馬英九8年要負一定的歷史責任,這個不對等啊,不對等就完了;什麼談判、什麼都是你要負歷史責任。

我要提到柯P在這個事情上,台北市長他有一定的責任。

第三點,我要談台灣大學有一位了不起的學者,它的校長傅斯年。1946年,蔣公批准9個人去延安訪問,傅斯年跟左舜生就在窯洞裡下棋,共產黨在外面做戲,黃炎培這樣的好好老先生屁顛顛地跟在外邊跑,傅斯年就說,這有什麼看頭?做戲嘛!

主持人:非常感謝齊先生。還有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請問您在嗎?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久違了。陳破空教授好,中華民國師範大學教授好。關於這個事情,這些統派的人很傻你知道,因為中共、共匪已經放棄不理他們了,曉得他們這些人沒有用,掌權也掌不了,根本拿不回政權的,他們還稀哩呼嚕幫著中共去打這些無辜善良的台灣大學同學。我1971年(民國60年)在台大歷史系旁聽,旁聽了一年,當時蔣中正總統時代,以前的治安沒有這種稀哩呼嚕的事情,所以他們這些人實在太划不來,太不應該了。

主持人:謝謝三位觀眾。我想請范教授很快點評一些,因為剛才觀眾提到,這樣的行為其實也是中共在台灣滲透的結果。您覺得這些統派組織與中共背後支持的關聯性有多強?另外,您是不是覺得這樣滲透的結果也是比較令人憂慮的?

范世平:對,的確我們是蠻憂慮的,他們的行為越來越組織化。據我們了解,像張安樂或者有一些大陸籍配偶,我們當然不是歧視這些大陸的配偶,而是大陸配偶他們在台灣的確中國大陸的民政部也有在背後操控,他們也成立了一些中華生產黨等等。

我們歡迎大陸的民眾來觀光,也歡迎大陸的配偶來台灣定居,但是我們比較不樂見的是中共在背後來操作這些力量,這會對台灣的安全、對台灣的民眾感覺到擔憂和恐懼,對兩岸關係的發展也是不利的。事實上我們都可以看到「白狼」張安樂,他本身在台灣就是一個很有爭議性的人物,我常常覺得你中共要在台灣找代言人,可以,沒問題,但是請你找一個形象比較正派的,你不要找一個流氓或者是幫派分子來當代言人,他在台灣肯定不會加分,只有減分。

中共我常常搞不懂,今天它的對台工作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你今天真的是要拉攏台灣的民眾,你今天真的是要讓台灣民眾跟大陸真的是所謂的血脈相連,就不應該找白狼這些人來做你們的傳聲筒,那只會適得其反。像這一次的台大事件一樣,我覺得其實中共自己說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本來李文輝上海市台辦主任,他想藉由這次台大的活動來邀功,也幫自己升官,因為他現在是上海市所謂「廳局級」幹部,我相信他未來還想繼續往上爬,他想成為「副部級」幹部,想成為國台辦副主任,因為我們知道之前龔清概也是從福建的台辦主任上升到國台辦副主任,所以我認為李文輝他也想如法炮製,就搞了台大這一場戲,想讓這個可以加分,但是結果我們看到就是「成也台大,敗也台大」,最後是適得其反。

所以我必須要說,台灣的年輕人啊,我最近見到一些在台灣念書的香港學生,他們都很羨慕台灣,我們敢於跟中國大陸說NO,最近香港的中文大學他們貼出一些港獨的標語就遭到嚴厲的處罰,但是在台灣卻是可以阻擋中共這樣的一個統戰活動,這也展現出台灣年輕學生們的自覺、自醒,他們敢於付諸行動,不怕強權的精神。

主持人:是。說到這,破空,正好談到台灣的年輕人,我們看到這個事情發生之後,中共《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有評論,他特別提到台灣年輕人:台獨這個怪胎把台灣年輕人搞得很神經質,讓他們失去了全球化時代應有的視野。您怎麼看他的評論?

陳破空:這個胡錫進所謂「胡言不亂語」,這個人他知道自己是胡說,不亂語是不違背中共的規矩。他說這個話只要換一個名詞就行了!他說,「台獨」這個怪胎正把「台灣」年輕人搞得很神經質;是「中共」這個怪胎正把「中國」的年輕人搞得很神經質,把台灣和香港的年輕人越推越遠。

剛才范教授說得很好,「聰明反被聰明誤」。還有一個成語叫「賠了夫人又折兵」,中共自以為財大氣粗,砸錢來搞統戰,一個是砸錢辦這種所謂的「音樂會」,下錢無數;另一個是砸錢扶持了一些土共組織,什麼愛國同心會啊、中華統一促進黨啊,就是愛黨離心會、中華分裂促進黨,砸錢在這兒搞,結果是對台灣的年輕人既不認識,也不了解,也不體會,按照中國網友的話叫做「不接地氣」,完全跟台灣的年輕人對著幹。

主持人:有人說它文化交流經常是弄巧成拙。

陳破空:對,為什麼弄巧成拙呢?中共主觀主義、自以為是、高高在上,又好像居高臨下,完全不知道;就是把錢大批大批往水裡投。剛才范教授說,它應該找個形象好的,不應該找個黑幫。恰恰我倒是認為中共只能找黑幫,中共就是黑,又紅又黑,黑就是紅,紅就是黑,所以它只能找黑幫,黑幫也只能找中共,暴力找暴力,這個叫臭味相投,沆瀣一氣,所以它找了黑幫組織來合作!

主持人:恐怕形象好的也不願意作為中共的代言人。范教授,請問您對於《環球時報》這樣評價台灣年輕人您怎麼看?

范世平:其實很多人認為這場運動有學生來抗爭,不是只是抗議體育場被占用嗎?怎麼又跟所謂「台獨」有關?我認為其實這是搞不清楚,它是一體兩面的,台大學生去抗議體育場被占用了一個禮拜,無法使用,這是維權,維自己的權利,為什麼會變成支持台獨呢?因為我們要維護的是主權,所以一是維自己的權;一是維國家的主權,主權跟自己的權其實都是權利的問題。

我覺得是中共搞不清楚,它認為:你看這些學生怎麼後來被台獨分子給利用了?!完全不是。是一體之兩面,都是在維護自身的權利,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這也表示台灣在整個大中華地區,包含新加坡,都無法跟中國say No,只有台灣有這樣的勇氣,我覺得這是台灣了不起的地方。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就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