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前兩大焦點激戰猶酣 世事關心 (447)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05 日訊】中共「十九大」前兩大焦點激戰猶酣

距離中共「十九大」召開不過兩個星期的時間,圍繞著這次當代會的兩大焦點:王岐山是否留任,以及習近平思想是否寫入黨章,現在正是各方角力的最後衝刺階段。

從最近透露出的一系列信號,我們能一窺鐵幕之後的鬥爭進展到何種程度嗎?這次的黨代會將把中共的整個歷史軌跡引導到何方呢?

孫政才被「雙開」,中共十九大前中紀委加班加點,傳遞出怎樣的信號?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軍改是這樣,在十九大前雙開孫政才可能是有同樣的想法,也是想衝刺一把,在『習近平思想』進黨章,恢復黨主席這方面。」

習近平思想進黨章進入最後衝刺,成功與否對習近平意味著什麽?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將來他要談『習近平思想』的話,要立足於一個基礎,就是:不能一毛一鄧、也不能半毛半鄧。而是要非毛非鄧、甚至倒毛倒鄧、甚至反毛反鄧。」

中共十九大召開在即,兩項關鍵內容進入最後博弈。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我們這期節目播出的時候,距離中共十九大召開不過兩個星期的時間。圍繞著這次中共黨代會的兩大焦點:王岐山是否留任,以及習近平思想是否入黨章,現在正是各方角力的最後衝刺階段。從最近透露出的一系列信號,我們能一窺鐵幕之後的鬥爭進展到了何種程度嗎?這次黨代會將把中共的整個歷史軌跡引導到何方?這一期的節目讓我們來探討相關問題。

9月29日星期五,新華社發出重磅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並通過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孫政才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決定給予孫政才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新華社」的報導列出孫政才的六大罪狀,其中包括:政治方面喪失立場、背棄黨的宗旨、違反政治規矩和紀律;經濟方面為自己和關係人謀取利益;生活作風方面腐化墮落、講排場、搞權色交易;還特別提到了泄露組織秘密和庸懶無為。孫政才從7月14日被調離重慶市委書記職務,7月24日被立案審查,到9月29日被宣布開除黨籍和公職,只用了大概2個半月的時間就走完了黨內處分的全過程,創造了政治局委員被處分的最快記錄。

在孫政才被雙開的同一個星期的星期一,原天津市代理市委書記、市長黃興國也被宣判。

新聞視頻:「黃興國進行了最後陳述,並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及各界群眾60餘人旁聽了庭審。」

9月25日,石家莊中級法院對黃興國一審宣判,犯受賄罪,獲有期徒刑12年、罰款300萬元人民幣。黃興國今年一月份被開除黨籍公職,8月9日在石家莊正式開庭審理,不到兩個月就被宣判。這次判決是輕判,判決的理由是黃興國有主動配合的悔罪表現,並且檢舉揭發了其他人的違紀線索,經調查屬實。

從9月22日到9月23日不到24小時的時間裏,中紀委接連宣布雙開了兩位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一位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兩位中央委員分別是:原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和原證監會主席項俊波;一個中央候補委員是中紀委駐財政部原紀檢組組長莫建成。其中莫建成的被雙開還創造了一項記錄:他在8月27日被宣布調查,9月23日被通報開除黨籍和公職,從落馬到雙開不到一個月,開創了省部級幹部走完這個過程的最短時間。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中紀委在十九大之前的密集動作意味著什麽,來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十九大之前中紀委仍然在非常高效率的運作,還創造了不到一天接連雙開了兩個中央委員、一個中央候補委員的記錄,您如何看待中紀委加緊辦理未完結的大案和王岐山留任這兩件事之間有聯繫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王岐山、中紀委在十九大前夕繼續辦案,顯示中紀委仍然是強有力的部門,另外顯示王岐山仍然大權在握。都知道過去五年,習近平之所以能鞏固權力、之所以大權在握,主要的助手、得力的助手、最有利的臂膀還是王岐山。王岐山以中紀委書記的名義可以抓人,選這些人的主要目的還是為習近平鞏固權力鋪路,因此反的都是反習勢力。王岐山手上中紀委書記的職位還在一天,他手上的寶刀、寶劍還在一天,依然可以發揮這樣的作用。所以這樣十九大之前,他們黨內選擇性的反腐是為權力鬥爭服務、為鞏固習近平權力服務,這種前哨戰也好,還是尾聲戰,一直在進行,一直會執行到十九大結束後,這也從一個層面顯示王岐山到目前為止黨的地位並沒有受到動搖。」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孫政才9月29目被雙開,再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原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在9月29日被宣布雙開,在中共十九大之前走完了對孫政才的黨內處分程序,你認為這對於十九大的權力佈局意味著什麽?」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給孫政才定的六項罪名裡面,三項與經濟問題、生活作風有關,就是權色交易、利益職權謀利和搞特權、違反八項規定,剩下的都是政治罪。政治罪裏又以違背黨宗旨、喪失政治立場居首,政治罪名強調的越重,也就是威脅其他高層的的意味越強。當然在十九大前以政治來劃線,誰牴觸習近平就拿掉誰,這就是在十九大前強力推行習近平意圖的表現。對於十九大前最後的博奕剩下不多的時間雙開了孫政才,相當於打出了一張非常有力的牌,向對手施加了很強的壓力,在下屆常委的名單安排上,在習近平思想進黨章這些事情都是強勢出擊的表現,是這個意義。我們回顧中共軍改之前的態勢,也是先拿掉了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之後,在2015年年底強勢推出軍改的方案,儘管當時阻力也很大,但是習近平所謂頂層設計的操作思路就是只要他能力能夠得著,只要能摸得著邊的,哪怕有冒險也要把黨內體制先變了再說。軍改就是這樣,在十九大之前雙開孫政才可能也是同樣的想法,也是想衝刺一把。在習近平思想進黨章、恢復黨主席這方面,在十九大之前施加儘可能大的壓力推進習近平的意圖。」

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前參與外交活動,在傳遞怎樣的信號,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在中共十九大前的這幾個星期內,除了中紀委在加班苦幹之外,王岐山本人也沒有閑著。他作為中紀委書記近期也參與了外交活動,會見到訪的外國政府高層。這種破例舉動引起了國際媒體的關注,特別是《金融時報》披露了一次秘密會見,更引發眾多猜測。

新聞視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20號在中南海紫光閣會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9月20日中共官方媒體的這條報導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作為很少有在外交場合露面機會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居然與到訪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見了面。從外交對等原則出發,出面接待到訪外國總理的,應當是國家主席或國務院總理。涉及具體事宜協商的,應該有國務委員或相關政府部長一起出面。儘管這次李顯龍訪問中國,也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會張德江見了面,但畢竟全國人大常委會也是國家機構。而中紀委作為黨務機構,並非司法機關,一般沒有與外國政府打道的界面。此次王岐山會見李顯龍不管從哪方面看都有破例的意味,《德國之聲》對此事的報導用「破天荒」來形容。

新加坡的《聯合報》對這次會面的報導,比新華社和中央電視臺多透露出了一些細節信息。《聯合報》說在會面的開場白裏,王岐山對李顯龍說:「得知在這個時刻來訪問,提出要見我,我很意外,但是我非常高興,所以我就經過請示,今天能夠與你和夫人見面」。王岐山短短一句話,透露出兩個信息:第一,這次會面對於王岐山來講也是意外;第二,這次破例會面是經過請示同意的。王岐山作為中央政治局常委,所謂請示的說法,所指的對像當然只能是總書記習近平,或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

香港英文《南華早報》在稍後說,在李顯龍訪華前,其辦公室發布的聲明中,並沒有把王岐山列入將要會晤的領導人名單。在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年滿68歲的王岐山的去留高度引人關注的時侯,李顯龍為何突然打破慣例與王岐山會面,引發眾多猜測。有新加坡學者指,或許李顯龍想瞭解中共高層的權力過渡。鑒於反腐運動對中國經濟的重要性,新加坡也想瞭解北京反腐運動的方向。也有另外學者更加明確地指出,李顯龍會見王岐山,表示給王岐山的政治未來投下了信任的一票。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李顯龍會見王岐山的用意,來聽一下文昭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李顯龍會見王岐山是一個外交上相當破例的舉動,而且又在十九大之前,王岐山的去留被輿論高度矚目的時間點上,你認為是要傳遞出什麽信號?」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首要的目的是破除傳聞,就是十九大之前圍繞王岐山有不利的傳聞,說他被邊緣化了、失勢了等等。所以通過一個破例的舉動表示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王岐山講了他是請過請示,得到批准以後與李顯龍見面的,請示是下級對上級而言,當然他指的是請示習近平,乃至是整個政治局常委會,也是在暗示他得到習近平強有力的支持。另一個目的我想就是一個鋪墊的信號,王岐山介入外交工作,預示著他未來角色有轉變。王岐山是中紀委書記,中紀委是一個黨務機構,它是對內的,不是司法機構,對黨內他並沒有和對外政府打交道的介面。讓他見李顯龍又得到習近平的支持,我覺得王岐山未來是從紀委轉出來部分、或者是更多的接手政府工作的可能性是有的,但前提是他衝擊連任能夠成功,他未來能留在中共核心圈子之內。」

比起會見李顯龍這次公開的會面,另一次不公開的會面更富懸念。9月22日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從知情人處獲得消息,美國總統川普的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在9月份較早的時候飛抵北京,與王岐山密秘會談。班農是先抵達香港,在一個有中資背景的投行的閉門會議上發表演講,然後前往北京會晤王岐山。《金融時報》稱,知情人士透露,王岐山先瞭解了班農此次演講的主題,然後通過中間人安排了這次大約90分鐘的會晤。班農,這位前總統首席戰略顧問,在8月份剛剛辭職離開白宮,聲稱要回到自己熟悉的媒體領域繼續為川普而戰;就在這次去中國之前不久,他還放話,要不惜與中國大陸打經濟戰。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川普總統訪華之前,幾重敏感時機疊加的背景下,王岐山與班農談什麽,以及這與王岐山未來扮演的角色有何關係,引起國際媒體的猜測。《金融時報》在同一篇報導中說:這次會面可能意味著王岐山會在習近平的第二個任期內與其繼續密切合作。在稍後的報導裏,《金融時報》又說,沒有政治局常委會的同意,這樣的會面是不可能發生的。美國之音的報導,也認為王岐山此舉,似乎「留任意味濃」。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王岐山密會班農所傳遞出的潛台詞,來聽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覺得王岐山會和班農談什麽?」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我覺得王岐山跟班農的會見非常有意思。因為班農被共產黨視為美國政界的頭號大敵。當班農離開白宮的時候,國際主流媒體報導說,中國政府鬆了一口氣。班農的主要觀點是認為,共產黨的中國是美國未來的大敵,是最大的敵人,而且在未來100年中,面臨誰擊敗誰的生死對決。班農儘管離開白宮,他是白宮的大腦和思想家,他是影響川普自身的人。同樣在習近平政府內王岐山是習近平政府內的思想家或者是大腦。所以兩個人的觀點完全不一樣,班農為美國利益說話,王岐山會為中共的利益說話,所以說這兩個人見面的話知己知彼互相瞭解摸底的意味,同時也有相同的角色似乎在心心相惜的意味,它的意味是深長而複雜的。同時通過瞭解對方,試圖化解中美對針、對立、對決的這種潛意識在裡面。」

蕭茗(Host/Simone Gao):王岐山密秘會晤班農,很多有影響力的海外媒體認為傳遞出王岐山將留任的氛圍,您對此的解讀是怎樣的?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王岐山會見班農有三種像徵意義。第一種像徵意義就是思想家和思想家會面、大腦和大腦的碰面、智庫和智庫的碰撞。王岐山在習近平政府裏扮演了這一個角色,王岐山本來是中紀委書記,按道理他沒有會見外賓的這個職責,但他會見的外賓基本上都是思想內的,他和美國日裔經濟學家福山會見也是談思想。另外他跟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會面也是這個意味,現在同樣的他和班農。所以這反應了王岐山到至今為止在黨內的地位還沒有動搖,他仍然是習近平政府內大腦的角色。第二層含義,如果從留任的角度來說,王岐山最近連續的會見了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如果說習王有足夠的政治上的定力,有一種可能存在,儘管是傳言紛紛,王岐山留任的可能性仍然沒有排除。還有一種像徵意味就是,班農曾經在白宮內任職做川普的首席戰略顧問、國策顧問,他離開之後和川普的關係並沒有遠。同樣的道理,如果王岐山功成身退離任之後,可以想像由於過去5年和習近平的合作關係,有可能仍然是習近平的高級智囊。如果用班農像徵王岐山的未來,就如班農不會遠離川普,同樣王岐山也不太可能離習近平太遠。」

習近平思想入黨章,會給中共帶來怎樣的形勢轉變,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除了王岐山留任的問題會給中共的現存體制帶來衝擊,打破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潛規則之外,習近平的地位是另一個重點。所謂「習近平思想」是否會進入黨章,是近一段時間海外媒體討論的又一個熱點。「習近平思想」入黨章能給中共帶來什麽不同呢?先請雪莉對「習近平思想」入黨章作一個綜合介紹。

雪莉:謝謝蕭茗。每五年一次的黨代會上對黨章做出修改,基本上是中共黨代表大會的一項慣例。每一屆的中共領導人都會藉此機會把自己任內總結的什麽理論成果加進去,作為自己在黨史上留名的一個痕跡。不過對所謂理論成果的命名大有講究,有以人名來命名的,比如: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有不以人名來命名,而是用歸納內容要點來命名的,比如: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用人名來命名,是突出此人的核心地位不容取代;不以人名來命名,則是強調這個理論成果是中央領導集體的所謂智慧結晶。如果以習近平本人命名的思想進入黨章,當然標誌著習近平的地位超過了江澤民和胡錦濤,直追毛、鄧了。

雪莉:「習近平思想」這個提法,今年7月份在中共中央組織部旗下的黨刊《黨建研究》上正式出現。在這個刊物2017年第7期的一篇文章裏說:十八大以來的理論創新,也可稱之為習近平思想,是當代中國最鮮活的馬克思主義。中新社的報導也說:習近平思想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

雪莉:9月18日新華社報導說,在這一天舉行的政治局會議上,聽取了關於《黨章》修正案等幾個文件徵求意見的報告。不過本著越是大事報導越簡單的原則,新華社只是說,會把十九大上確立的重大理論觀點和戰略思想寫進黨章,並沒有說這個所謂「戰略思想」是否叫「習近平思想」,也沒有詳細交待所謂重大理論觀點的內容是什麽。在新華社發表這條報導後的一段時間內,官方媒體對於新黨章修正案的內容集體保持沈默,並沒有大力炒作「習近平思想」。「習近平思想」進黨章能不能成為事實,還有待觀察。蕭茗。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關於習近平思想進黨章帶來的後果先來聽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習近平思想進黨章的把握大嗎,以習本人的名字命名的思想進黨章,能給中共帶來什麽樣變化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如果以『習近平思想』五個字入黨章,有這個可能。但這個可能出現的話,對習近平本人不利,為時太早,不合時宜。毛澤東是所謂推翻一個政權、建立一個政權,他在黨內是可以服眾的,有他的所謂的歷史功勳。鄧小平走了毛的路線,習近平依然活在毛的陰影下,活在鄧的框架內,他沒有自己的東西,談不上自己的思想。在這樣的情況下提出『習近平思想』,對他本人不利,黨內可能引發不服,黨外的知識份子也不會認同,所以這種情況下習近平是凶多吉少。但是另一種可能性就是說以習近平的名字但是以某種語言技巧,用語言文字遊戲來提出一種思想是有可能。比如說,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中間加點詞語,或者習近平的戰略思想,而將來他要談習近平思想的話,必須立足於一個基礎就是不能有一毛一鄧,也不能有半毛半鄧,而是要非毛非鄧,甚至是倒毛倒鄧,甚至反毛反鄧。他至少做兩件事,第一件是要推進中國的民主進程,這是反毛、顛倒毛主義;另一個要平反『六四』,還有就是迫害法輪功這些重大案件,解決這些歷史問題,那麼才叫做顛覆鄧小平路線,江澤民就不在話下了,到時要批江的。在這種情況下(舉例),他還有很多的其它作為,在這個方向上努力,習近平才可能誕生自己的思想,同時有他的時代。」

蕭茗(Host/Simone Gao):相關問題最後來聽文昭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習近平要把他的思想寫進黨章,他的目的是什麽?」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直接的目的當然是鞏固和集中權力,做他要做的事。習近平的第一個任期80-90%的精力都在用反腐運動搞權力鬥爭,現在他要做的是把這5年的所得變成制度成果,以他命名的思想寫進黨章,從名份上他就有無可撼動的權威,他的個人意志和黨的意志就高度契合。誰反他就是反黨,他反誰就是黨的決定。至於他完成集權以後會發生什麽,確實要觀察。是不是像一些人所期待的,集權以後做大事、搞改革,那還要看往哪個方向改。和自己的思想進黨章相同步的另一件事情就是,習近平還要取得組織上的權威,他或者取得黨中央主席的頭銜,或者不用這個頭銜。但取得事實上這樣的地位,他的地位得淩架於其他中共領導人之上,只有思想上的權威和組織上的權威相協調,他才事實上完成了集權。這兩個目標,就是思想上取得權威和組織上取得權威,是不是能夠同時出現,這個要等到最後一刻,要開完十九大才能知道。」

蕭茗(Host/Simone Gao):「假如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達到了他的目標,中共的歷史軌跡會發生什麽改變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首先我不認為中共的黨性會隨著領導人思想進黨章、或人事變化而產生改變,除非領導集團有意識地破除體制,但現在還沒有看到這種趨勢。目前的情況的還只是權力從一些人手上向另幾個人手上集中。中共管的社會治理方式我覺得也很難發生變化,還會按現在這個軌跡走下去。有人在說,現在對輿論鉗制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有人在微信裏發條信息涉及到領導人的姓氏,就被當成滋事給拘留了。十九大完了以後會不會情況有緩解呢?我對此還不樂觀,因為對社會的高壓本身就在積累矛盾,就是在蒸騰不滿,當這個矛盾和不滿上升到成事實以後,它又變成了繼續維持高壓的理由了。反正一放就亂,那還不如把臨時的維穩手段常態化,乾脆就不放了。過去十幾年中共就是這麽自我循環的方式,不斷把維穩手段升級的。如果說歷史軌跡會發生什麽改變,我想中共管制社會方式未來對於市場的依賴更少,更加強政府的力量,就是政府和黨組織變得更加無處不在,越來越強大,而社會自治力量越來越萎縮,現在看起來是這個趨勢,而且經濟上也有所可能向計畫體制回歸。」

蕭茗(Host/Simone Gao):從人事構成上來講,五年前的中共十八大只是一個過渡性的安排,第十八屆政治局常委會裏的七個人中,五個人今年都面臨著退休的問題。對中共這樣一個「人治」的體制,人存政存、人亡政息是個常態。十九大的結果對各派勢力都極其關鍵,在答案揭曉前,政治暗流的激盪恐怕不會停止。謝謝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距離中共「十九大」召開不過兩個星期的時間,圍繞著這次當代會的兩大焦點:王岐山是否留任,以及習近平思想是否寫入黨章,現在正是各方角力的最後衝刺階段。

從最近透露出的一系列信號,我們能一窺鐵幕之後的鬥爭進展到何種程度嗎?這次的黨代會將把中共的整個歷史軌跡引導到何方呢?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