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擊案太慘 美國該不該控槍?熱點互動 (1670)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07 日訊】10月1日晚上,在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一名槍手從高樓上向人群亂槍掃射,至少已經造成了59人死亡、527人受傷。這一事件引起世界各國的強烈譴責,也再一次引發人們關於擁槍權利的討論,美國政府該不該禁槍?
那麼為什麼有著二百多年人民擁槍歷史的美國,最近幾年槍擊案頻發?如果像中國大陸那樣控槍,會不會減少犯罪率?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10月1日晚,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的一名槍手在高樓上向人群瘋狂掃射,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傷。這個事件激起了世界各國的強烈譴責,也引起了人們對擁槍權利的再一次討論,同時也引發我們的思考。

美國從立國開始,人民就擁有擁槍的權利。為什麼最近這10年卻頻繁的發生槍擊案?如果像中國大陸那樣禁槍,會不會減少犯罪率?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來作一些分析和點評,一位是旅美獨立經濟學者夏業良先生,另外一位是南卡大學愛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先生,兩位好。

謝田、夏業良: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背景資料短片。

賭城拉斯維加斯,至少58條人命,在槍聲下消逝。

鮮血,淚水,驚恐,譴責。

還有來自大洋彼岸,一個禁止人民擁槍的政權的質疑。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微信公眾號「俠客島」,2日發表文章,質疑美國,為何還不收緊槍枝管制。

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第1條規定,「人民持有與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可侵犯」。從2011年到2016年,美國國會否決了100多件控槍法案。

學者認為,三大原因決定美國不會禁槍。一是對暴政的警惕;二是,數據顯示,禁槍和降低刑事案並不一定成正比;三是,藏兵於民。

反觀中國,在1949年前,國民政府允許個人合法擁槍。1949年中共奪權建政後,一開始,還允許民眾保留獵槍,但後來越管越嚴;到2007年,已經把仿真槍和部分玩具槍,都認定為真槍,持有就算犯罪。

不僅限於國內,共產意識形態不斷全球擴張。紀錄片《蠶食美國》,刻劃出共產主義蠶食美國的路線圖。其中之一是:通過破壞信仰、破壞道德,使社會問題加劇。讓民眾出於恐懼,同意政府擴權維護社會秩序。不知不覺,美國的民主自由,將被集權的大政府蠶食,包括剝奪人民擁槍自衛的權利。

鮮花,淚水,悼念。民眾不希望槍枝悲劇重演,更不希望,美國的立國之本被步步吞噬。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討論;同時也可以發送短信到短信平台,或者是通過YouTube來收看並參與我們的文字互動。我們今天的話題是美國該不該控槍?

今天的兩位嘉賓,一位是謝田教授、一位是夏業良教授。好的,我們首先來請謝田教授向我們介紹一下美國賭城這個槍擊案的來龍去脈。這件事情前前後後的情況向我們做一下介紹;另外,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謝教授。

謝田:這個事件發生在10月1日,10月1日當然對中國人來說,這是一個有點特別的日子。這一日這對反對中共暴政的人來說,我認為這是個國殤日;當然,中共在慶祝它的國慶日。

但是美國這個事發生在10月1日晚上,在拉斯維加斯,同時在一個廣場上有什麼音樂會,慶祝當地居民的一個小型音樂會,但是實際上有2萬多人參加。音樂會的中途就突然出現槍擊,2萬多人就非常驚慌,歌手也跑掉了,後來人才發現這個槍擊是從旁邊一個賭場的旅館的32樓的窗口射出來的,最後的結果導致50幾個人死亡、200多人受傷。

現在實際上這個案件還在調查之中,我們知道這個槍手是一個60歲左右退休的會計師、銀行分析師,他的動機也不知道,因為他已經在警察到之前就自殺了。現在就是說調查還在進行,還有他的一個女朋友,警方也在跟她進行盤問。所以現在對他的動機,為什麼這樣做,人們都不知道,都不清楚。

主持人:好的。夏教授,剛才謝教授也介紹了,這個人他是一個以前有著很好的工作,家庭條件也非常的好,他為什麼會去做這樣的一件事情?我們看到這件事情出來以後,有媒體報導說這是一個恐怖襲擊事件,但是後來馬上又給否定了,向我們介紹一下,這個人他為什麼會這麼殘忍?

夏業良:首先,這個人可能過去他的父親也曾經是個殺人嫌疑犯,他本人也是有……,過去有人說他是因為在工作上、生活上遇到過一些,就是說他感到非常的不滿的、不公平的事情,這裡邊有心理的因素、文化背景、和家庭各方面影響的因素。但是我想呢,有人說他會不會有精神疾病?精神疾病需要專家來進行鑑定。

因為我們知道按照美國或西方的標準,精神病的症狀和中國一般老百姓所認為的精神病,或是完全行為失控,還是有一些距離的。就是在美國,精神病的範圍要比在中國的範圍要大得多,也就是說有些人你可能平時看不出他有行為異常,或者言論異常,但在有些時候他會突發出來。所以這一些方面當然是跟凶殺案它的造成是有著一些因果關係。

但是更重要的就是說,在公眾場合如何來有效的防止這種大規模的屠殺,是今後美國在911事件之後應該說最大的一個安全性的問題,因為有可能會出現恐怖式的襲擊,也就是恐怖主義組織有目的、大規模的屠殺老百姓。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說由於精神病人,或者有一些人為了報私仇而洩憤,所造成的這種讓無辜者受害的情況,那麼這樣的一些情況其實更重要的是由政府更有效的防範和應對措施,也就是在公共政策上應該有更多的細緻的考慮,而不是簡單的說取消持槍權,或者怎麼樣,禁止出售什麼樣的武器。我覺得這個問題是很複雜的。

主持人:好的。謝教授,美國從立國開始我們就知道人民擁有持槍的權利,而且寫進了美國的憲法,是保護人民神聖不可侵犯的持槍權。那麼有200多年的歷史,為什麼在最近這10年卻頻繁的發生這樣的槍擊事件,這個其中背後的深層原因是什麼?幫我們分析一下。

謝田:確實這樣,我在美國已經30年了,可以說過去前面20年的話,當然美國槍枝的政策和槍枝數量有些增加,但是也沒有增加太快。基本上就是說20年前, 10幾20年前,美國民間大概只有2億枝槍,平均3個人就有2隻槍。我記得以前好像很少聽到這種大規模的槍擊案件,最近10幾年來確實比較多。

我想這種惡性的案件、殺人案件增加,還不單單是美國的事情,我覺得全人類、全世界都有這個問題,只不過美國一發生,人們就比較關注,美國的事件也比較轟動,世界媒體都在聚焦。

但是我想這實際上跟整個人類社會普遍的道德下滑、治安敗壞、社會道德也在急遽下滑有很大的關係。因為你可以看出來現在的人們跟20年前、30年前比較的話,變得非常焦躁、不安、易怒,但是客觀上也有一些事情。就是說這一次的槍擊案件涉及到兩種槍,步槍,一個是AR-15、一個是AK-47。

我記得大概十幾二十年前的時候,我記得當時因為中共在利用美國槍枝比較放鬆的情況,當時美國的AK-47就是仿造俄國的,俄國的一個設計;中國是一種半自動步槍。我記得當時在美國市場上,隨便任何人都可以去買。那時候我們還是留學生、或者是一般的居民,你只要出示證件就可以買。並且AK-47,中國來的也仿造俄國的半自動步槍,只要100多美金就可以買一個;當然現在這種半自動步槍已經從150漲到1500、1600了。那時候實際上有大量來自中國的槍,以獵槍的名義進來的,但實際上它們都是半自動步槍,它可以加以改裝、改成類似接近於全自動步槍,這種就是美國人所謂的攻擊型步槍,包括AR-15和AK-47是最近十幾二十年來增多得比較多了。

以前美國民眾的家裡也有槍,但一般都是單筒獵槍、雙筒獵槍、手槍、短槍,顯然今天這一次的慘案,如果是用手槍或是單筒獵槍射擊,肯定不會造成這麼大的傷害;事實上跟中國還真是有點關係,在美國禁止攻擊性步槍之前,據說「中國北方工業公司」向美國輸出幾百萬支半自動步槍。

主持人:謝教授,剛才您提到,全世界所有人類的道德下滑才造成這種情況,二者之間有必然的聯繫嗎?

謝田:當然有必然的聯繫。我記得20年前美國也是這些人、也有這麼多槍,當時美國的媒體也很發達,雖然沒有互聯網,但是有電視,很少看到有這麼大規模、大面積的瘋狂殺人案件;最近15年、20年,在中國各地、美國各地、世界各地都發生恐怖襲擊。

剛才夏教授也提到,為了私人恩怨洩私憤,或者對社會的仇視,有時候甚至可能是非常簡單的原因就可以造成人的魔性大發;修佛的人、信神、信佛的人就講,是人的魔性出現了。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神性和佛性兩面,當佛性、善的一面出現,人就會遏制自己的衝動、作惡舉動、念頭;當人的魔性出現,就會想到去殺人、害人,如果手邊還有大規模的武器,加上有很大的憤怒,想的可能是濫殺無辜以洩私憤。

首先,槍本身是不會殺人的;是人在殺人。所以我認為是道德的問題。

主持人:夏教授,請問您,美國政府對人民擁槍持什麼態度,尤其是現政權的川普(特朗普)政府是什麼態度?慘案發生以後,川普總統的態度有沒有改變?

夏業良:首先我想共和黨政府通常是支持持槍權,雖然講歷屆政府也對凶殺案、槍殺案表示同情、事後慰問、加強以後在有些安全措施上的防範,但從根本上講,很少會提出取消持槍權或大規模限制持槍範圍、獲得各種槍枝的可能性。

川普總統在第一時間已經表達對慘案發生的關切、譴責暴行,也是希望能夠對受害者家屬、傷員進行即時救護,但是都是事後的補救措施!我想第一位因素現在還不足以使他完全改變態度,比如「放棄持槍權」這一點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謝教授,槍擊案出現以後,我們聽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有一種聲音是,美國在這個時候應該控槍。我們想了解,如果像中國大陸實行禁槍;禁槍不是控槍,那麼犯罪率會不會因此而減少?

謝田:這個爭論在美國已經非常之久了,兩面的意見已經表達得非常明確,但是從根本講,我想美國人肯定不會放棄擁有槍枝的權利,這是肯定的。

我剛才說錯了,不是2億支槍,現在可能已經接近3億支槍,幾乎是平均人手一支。由於美國人民對專政暴力、暴政的恐懼和防範心理,隨著現在我們看到最近很多共產黨國家也好、獨裁專制的國家也好,共產政府的暴政、對人民權利的侵犯,使得美國人民肯定不會放棄擁槍權利。

當然,共和黨是比較擁護擁槍權,民主黨比較反對,但即使民主黨人也不敢提出取消人民擁槍的權利,只是說要增加背景檢查之類,所謂不讓壞人拿到槍。但是看一看這些人,到現在為止,拉斯維加斯案開槍的人,他的背景檢查沒有任何問題,他大概有三十幾支槍,都是合法的,從拉斯維加斯附近的槍店合法購買的,他甚至改裝成可以連發、像自動步槍一樣的射擊也是合法的。

根本不是通過更嚴格的檢查就可以防範,我們看到很多犯罪的人並沒有前科,所以我說是道德上的問題;不是槍枝本身的問題。我們總不能認為,如果有一個人開著大卡車撞向人群,殺死了好幾十人,就要討論是不是允許卡車在路上行駛,為什麼出現槍案就要討論美國人權和人民權利最關鍵、對專政和暴政的防範問題有動搖呢?

主持人:就是說,不能矯枉過正!夏教授,想請教您,槍擊案發生以後,我們看到習近平在第一時間致電川普總統表示同情,除此之外,中國大陸那邊還有沒有什麼其它反應?

夏業良:我們看到社交媒體有一些幸災樂禍的聲音,有點類似於當年「911」襲擊之後,中國大陸的所謂愛國憤青、反美分子還歡欣鼓舞。其實這就反映了中國老百姓在思想理念被洗腦教育結果的影響下,造成的一種基本價值觀的偏離,沒有人性。

我們知道,整個人類世界對一些基本的價值應該是相通的,對於這樣一種不幸事件,絕大多數人都不會表示幸災樂禍,因為中共平時所作的輿論引導,總是把美國當作假想敵,所以美國發生的壞事,在中國有一部分人看來就是好事。這種做法極其沒有道理,是值得譴責的。

另外一方面可以看到,很多人會引導:美國,你看沒有安全感,美國國家說起來很好,但事實上老百姓動不動就會被殺掉。這樣的話也會引起一些人的誤解。要是我們比較一下,到底是中國出現的非正常死亡人數多還是美國多?很簡單的數字對比就知道了!

因為我們知道,美國的槍殺案實際上每年不超過交通事故死亡人數,還有很多方面的一些安全隱患造成的死亡人數可能會更多。畢竟美國人非常珍視生命,如果出現這種慘案,哪怕是幾個人被殺死,都會引起國際輿論的高度關注;而且美國政府相對來說是透明的,它不敢對輿論有任何管制,也不希望去控制媒體的新聞報導。

所以我覺得這方面是有反差的,美國是有憂就報憂,從來不掩蓋,而中國通常是報喜不報憂;只是做法上的差異,並不意味著美國比中國更加危險,我覺得基本道理可以這樣講。所以即使美國發生了災難,中國人也沒有什麼理由幸災樂禍。

主持人:謝教授,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很多大陸網民的留言都充滿了暴戾之氣,您怎麼看待這種觀念上的差異?

謝田:最近在美國有一部很轟動的電視紀錄片《蠶食美國》,是一位美國人寫的,有上、下兩集,第一集《Agenda:Grinding America Down》、續集《Agenda 2:Masters of Deceit》,講的是共產主義入侵美國造成的危害。剛才我提到來自中國的半自動槍武器大規模地廉價進入美國,事實上也是對美國的一種危害。

至於中國社會對美國發生災難的反應,剛才夏教授也提到。中國有很多年輕人、憤青,他們有這種反應事實上也是共產主義對中國人造成的一種形式,社會道德和良知的缺失;看到另外的人,其他的人類同伴受到痛苦的時候沒有憐憫之心,反而生出幸災樂禍的心。這完全是在中共的統治之下、在共產主義的理念之下人與人之間的階級鬥爭、互相殘殺的觀念影響,才會產生非常冷漠的心態。

我們也知道,在中國連老年人倒在地上,可能人們都不敢扶;人們看到一些其他族裔或者其他少數群體、弱勢群體被欺負、被侮辱、被打壓而袖手旁觀,都可能造成中國人在道德上出現幸災樂禍的想法。

主持人:為什麼會這樣?

謝田:我覺得還是因為道德的問題。整體道德下滑的時候,人們會因為缺乏對正信的信仰,就會認為這是個弱肉強食的國家、弱肉強食的世界,不會對弱者產生同情,也沒有慈悲之心。還有一點,我認為幸災樂禍跟人的本性中非常惡劣的妒忌心有關,有些中國人會妒忌美國比較好的生活方式、比較自由的社會,會因此而妒忌,當所妒忌的對象一旦出現災禍、災難的時候,就覺得心理平衡一點或者高興一點;「911」我們已經看見了。

後來我覺得有些中國人也開始反省了,比方在中國受到地震、最近受到洪水侵襲的時候,如果中國人看到別的國家的人在幸災樂禍會怎麼想呢?我覺得這是中國民眾需要好好反思:我們必須具有善心、同情心才能贏得世界的尊重和世界的同情。

主持人:夏教授,在現代社會尤其是最近這10年,剛才謝田教授也講到,國際社會有很多槍擊案發生。在這種情況下,作為一個普通民眾來說,應該如何去面對這樣的社會,如何去應對呢?

夏業良:在美國,平時出門假如發生不測,肯定是要有一些緊急應對措施,我們知道在美國有一些州是可以自由攜搶,還有一些州可能對攜槍有比較嚴格的規定,比如有隱蔽持槍證或者其它的一些要求。

現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後,在美國很多州已經出現人們到商場、到飯店都帶上槍了,實際上是民眾的自我防衛意識增強了,也就是說,如果當發生一次槍殺案就限制人們持槍的話,反而可能讓槍殺案發生的可能性或者傷害的範圍更大。

如果人人有這樣的防衛意識,自己帶槍,遇到有匪徒進行屠殺的時候,其他人可以用暴力來阻止暴力的犯罪,這是有可能發生的。所以我覺得在有些允許持槍包括頒發各種持槍許可的地方,應該是允許人們經常訓練使用槍枝,即時阻止犯罪,當然也要跟警察進行配合。這在公共政策討論方面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也就是民兵的武裝以及個人的防範意識。

最近這兩年,我發現華人群體的這種意識在不斷增強,比如講解槍枝和防衛知識的一些講習班,參加的人都爆滿;很多華人家庭都購買了槍枝,經常參加訓練。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進步,而不是每個人成為待宰的羔羊那樣,等待犯罪分子去殺你。現在已經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包括有些入店或者入家進行搶劫的,被持有槍枝的主人所擊退,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的現象。當然,我們說「防不勝防」,不可能以後就讓持槍殺人的事情完全消失,也不能因為因噎廢食而取消人們的持槍權。

確實,自由的國家確實有一些問題,這些問題不可能在短期內解決,但是我想,通過公共安全、公共政策的討論,使各方面的專家還有老百姓能夠增強這方面的意識,多了解如何應對,包括在學校裡邊,我認為在學校等一些公共場所,除了警察的防衛要更加有效以外,學校本身就應該增加更多的安全設備,包括各種警示攝像頭,一旦發現攝像頭出現異常現象即時報警。

對於明顯持有槍枝的,現在用科學技術、機器人操縱的即時反應是可以做到的,比如對於在公眾場所持有槍枝或者給予警示而不予回應或不放下武器,用機器人來進行第一時間的制服,我覺得這方面可能需要研究更多的應對方法和設備。

主持人:謝田教授,您有沒有這方面的補充,當今社會作為普通民眾應如何應對?

謝田:總之,從外在去控制是不能夠真正的實現,不能解決問題。像中國那樣的控槍也沒有減少犯罪率,人們照樣用菜刀、用棒子等其它東西來犯罪、來殺人;有些歐洲國家像瑞士,家家有槍,也沒有出現很多槍枝犯罪。說到底還是道德的問題,如果我們在這個世界推廣心法,使人們從內心升起善良,壓制、去除魔性,使這些發生災禍的發韌根源去掉,我們的世界才會好起來。

主持人:感謝兩位教授的精采分析和點評。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節目到這裡結束,觀眾朋友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