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血禍埋20年 前衛生高官籲19大查真相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10 日訊】中共前衛生部高官陳秉中日前投書海外《維權網》,呼籲習近平當局在即將召開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上, 增添「一定要將河南血禍徹查到底」的內容,以體現取信於民的決心。

10月5號,85歲高齡的中共衛生部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 在《維權網》發表一篇近6800字的長文。陳秉中表示,河南血禍發生至今20年了,當局不僅不查處,反而對災難的罪魁禍首百般包庇,雙雙平步青雲,受害者還因上訪討說法被判刑坐大牢,令他非常氣憤,所以冒著生命危險,也要站出來呼籲。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這個事情,我是非常氣憤,從14大一直到18大,20年間都沒解決,現在19大來了,19大應該給人民一個新的希望,那麼要想有希望,對於河南受害者來說,就應該對河南血禍進行追究。我知道在這個敏感時期發表這樣的稿件,危險性是非常高的。但是我認為這個事情太重要了。我85歲了,我甚麼都不怕了,才發出呼籲。」

陳秉中透露,河南血禍之所以爆發,是因為當時的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縱容省衛生廳廳長劉全喜推行血漿經濟,認為靠賣農民血可賺一大筆錢,可讓衛生系統一本萬利,但不做檢測就進行採血,並將剩下的紅血球混合後回輸給賣血者。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應該做艾滋病毒的檢測,應該要檢測其他的性病等等,病原體都要檢測,可是他們為了賺錢,衛生部門竟明知故犯,不檢測就直接採血,可是(血漿)採集完以後,不剩一半的紅血球嗎,他又多人混合以後又回輸給賣血者,這樣其中只要有一個人有攜帶艾滋病毒,其他人都無一倖免被感染,這個事故就這樣發生的。」

陳秉中披露,早在1993年河南省衛生部門就發現艾滋病毒在獻血員人群中流行傳播,但這一疫情報告被當局刻意隱瞞。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我調查了30個縣,三五十萬人得艾滋病毒,感染以後又把那個東西當成無名熱,應該是給抗病毒治療,當成發燒治療,吃感冒藥能治好嗎?又造成了至少10萬人死亡,這個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不管人類歷史上發生很多瘟疫,但沒有像河南這樣子人為啊,用政府包庇造成了嚴重性,所以必須得要追究,要懲罰啊!」

陳秉中指出,揭露真相的專家都被圍剿。河南省社科院研究員劉倩對河南艾滋病情況做了6年實地調研,過程中遭官方百般刁難,她撰寫的《血殤》一書也因時任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主管的中宣部對河南血禍出台「四不准」而無法在中國大陸出版,劉倩還遭到國家衛計委領導與河南省領導的全方位封殺。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為了封住她的嘴,第一妳要是講河南艾滋病,妳必須得經過衛生部同意,要按照它那個口徑,由它來發,妳發的話就是非法。第二個,河南省還給她規定,除了對外發表河南艾滋病的事要聽衛生部的,河南省妳還要經過省委宣傳部批准。第三個他說,不許宣傳、不許報導、不許調查,不許研究,要四不准,揮舞著四根大棒來打擊她。」

陳秉中透露,因自費前往河南艾滋病重災區調查和進行危機干預,他遭到中共當局打壓。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衛生部派黨委書記來找我談,完了計委主任李斌派人找我談,談得都非常激烈,你是不怕死了,你是活膩了,你是甚麼甚麼的,對我監控的非常厲害,像我發電子郵件,幾次都發不出去,我走到哪兒,公安都有監控,但是我不怕。我是搞衛生健康研究的,是搞疾病干預的,河南省那麼多病人都得病了,又都死了,我不去干預,我在家待著,我還有人性嗎?」

陳秉中表示,河南艾滋病受害者一上訪就被抓,有人甚至因此被判刑坐大牢,為了幫助這些無辜的受害者,他必須站出來發聲,並且堅持到底。

新唐人記者 朱智善 陳潔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