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外巨額援助 有你不知道的祕密(上)

中共對外巨額援助 有你不知道的祕密fb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16 日訊】美國研究機構AidData近期發布研究報告表示,中共的海外援助金額已與美國相仿,但兩國花錢的方式及援助項目卻大相逕庭。中共的大手筆投入給自己帶來了「面子」和影響力,但卻阻礙了民主化進程,使得很多受援國債台高築,爆發多重危機。

AidData設於美國弗州的威廉與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與來自哈佛大學以及德國海德堡大學的研究人員都有合作。該機構表示,西方國家和其它主要發展中國家的官方援助數字是有公開報告的,但中共的援助卻難以追蹤;中共在試圖隱藏什麼?
雖然中共在2011年和2014年也發布了有關海外援助的一些數據,但幾乎沒有細節,更沒有關於對個體國家的援助債務信息。

路透社引述海德堡大學經濟學教授富奇斯(Andreas Fuchs)的話說:「中共把其援助活動當作國家機密一樣對待,我們正試圖揭示發生了什麼事情。」
AidData團隊通過新聞報導、使館官方文件及中國合作方的援助債務信息來追蹤中共資金的流動情況。他們所建立的數據庫涉及約140個國家,時間跨度從2000年至2014年。

中美援助如何花錢大相逕庭

AidData的數據顯示,從2000至2014年,中共對外援助資金總計為3,543億美元,而美國為3,946億美元。雖然援助金額相仿,但兩國家花錢的方式卻大不相同。
美國有93%的援助資金屬於傳統援助。傳統援助就是符合經合組織定義的「官方發展援助」(ODA)。ODA主要是為提高受援國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贈與水平在25%以上的贈款或優惠貸款。

相比之下,中共只有23%的援外資金符合傳統援助方式,而剩下的援助資金大部分是用來商業貸款。AidData執行主管帕克斯(Bradley C. Parks)表示,這一做法不能使受援國產生客觀的經濟增長。商業貸款援助不能算作是傳統意義上的ODA援助,但是屬於經合組織更廣義上的「援助」。

帕克斯表示:「普遍認為我們不應該以市場利率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但現在中共填補了這個舞台。他們不想成為西方同盟的一部分。他們沒有分享這一理念,而是打算以接近市場利息的方式提供貸款。」

帕克斯認為,這種援助實際上沒有給受援國帶來任何顯著的經濟增長,而中共卻想從這些援助資金中獲取可觀的經濟回報。帕克斯說,如果中共轉而將援助資金更多地轉移到傳統援助,就會帶來更積極的影響。AidData的報告指出,傳統援助能夠顯著改善受援國的經濟增長。

據AidData之前發表的一次統計報告顯示,僅在2000至2011年的11年間,中共政府就為50多個非洲國家援助1,673個項目,援助總額約750億美元。

中共投入大量資金在能源、交通、工業、採礦及建築等項目上。而真正用於醫療、教育、文化領域的投資數額卻只有「上千萬美元」。與750億的總投資額相比,這「上千萬」的資金恐怕連塞牙縫都不夠。

有評論說,對於一個國家的民眾而言,醫療、教育、文化等領域的完善與發展或許才是真正能夠惠利於民的根本與前提。如此鮮明的對比也足以說明,中共在非洲的投資目的並非是真正致力於為其改善民生,發展經濟,而是另有所圖。

中共援助的國家包括哪些?說明了什麼?

按照地區來看,中共援助的地區覆蓋非洲、亞洲、拉丁美洲、中歐、東歐、中東等地區。其中,非洲國家獲得援助的份額最大。從具體國家來看,獲得中共ODA援助最高的前10個國家分別為古巴、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亞、津巴布韋、喀麥隆、尼日利亞、坦桑尼亞、柬埔寨、斯里蘭卡、加納。其中有7個屬於非洲國家。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人權記錄惡劣的古巴獨裁政權竟然位居中共ODA援助的榜首,而美國的做法恰好相反。川普今年6月6日在邁阿密宣布了新的古巴政策,限制美國民眾前往古巴以及美國與古巴進行一定領域的商業往來。川普表示,美國將不會使古巴獨裁政權變得更富;除非古巴實現人民的自由,否則美國不會與古巴談判。川普說,當古巴人民面臨共產主義壓迫時,美國不會保持沉默。

美媒報導,中共之所以不願意公開其具體的援助細節或許是因為無條件援助了一些腐敗政權或人權記錄差的國家,而西方國家若向這些國家提供援助,一定會要求他們在這方面加以改革的。

除了ODA援助外,中共還以商業為目的進行貸款援助,受援國包括俄羅斯、巴基斯坦、安哥拉、委內瑞拉等。

中共「無賴式援助貸款」阻止民主化進程

西方國家往往以「民主、民權記錄」等作為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發展援助的先決條件。布魯金斯研究院的經濟學家多拉爾(David Dollar)表示,中共在選擇受援國時是不考慮這些因素的。一些法治極差的國家,比如古巴、委內瑞拉、安哥拉等,甚至成為了中共援助貸款份額最多的國家。中共的整個借貸模式表明,決定貸給誰是受需求而驅動,而不是根據一個總體規劃。

由於中共的援助貸款不向受援國提出民主改革等條件,對一些極權國家來說極具吸引力。BBC報導,批評者一直認為中共提供的「無賴式貸款」讓很多國家逃避民主改革,它們只需要簡單轉向中共貸款並且避開那些要求繁瑣的西方傳統貸款就行了,從而破壞了西方援助的效果。

柬埔寨就是一例。當柬埔寨領導人加強和中共的關係後,便忽視了美國對該國進行公平選舉的要求。

路透社9月11日報導,柬埔寨從美國和中共所獲得的援助項目大相徑庭。中共向柬埔寨的所謂無條件投資,大舉進行道路、橋梁、灌溉系統、電力傳輸設施和大壩等基礎設施建設。而美國的項目則側重在西方國家支持的援助項目,如教育、醫療、文物保護領域,以及向柬政提出民主建設。美國要求柬埔寨改善民主,而中共卻在支持獨裁首相洪森。

報導說,中共對柬埔寨的支持是有意圖的。中共希望柬埔寨在東南亞國家討論南海等問題時提供對其支持。

根據美國總統川普所提的援助削減法案,2018年起美方對柬埔寨的援助可能減少70%。
洪森獨裁政府傾向於中共的投資,但該國政要穆索華(Mu Sochua)表示,(中共)不將人權作為條件的援助是無法為柬埔寨服務的,柬埔寨「需要民主將其從多年的貧困中解脫出來」。

中共成為最大債主意味著什麼呢?BBC報導說,有證據表明,中共的對外援助每增加1%,世行貸款提出的包括市場自由化、提高透明度的要求就會減少15%。

加拿大卑詩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李曉君研究了中共貸款給非洲國家帶來的影響。他認為,當這些發展中國家發現可以通過尋求中共貸款避開西方援助者的政治訴求後,當地民主化改革就放緩了。外界認為,要想減少中共給非洲造成的不利影響,就得加強非洲的民主建設。

那麼,中共的這種無視受援國的民主改革,而大舉進行投資的做法到底給受援國帶來了什麼,給自己又帶來了什麼風險?此外,二戰後,曾經幫助歐洲盟國恢復瀕臨崩潰的經濟體系「馬歇爾計劃」模式,為何在今天對受援國不起作用了?下篇將會繼續討論這些話題。

(轉自大紀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