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 水落石出之日 也是懸疑再起之時? 世事關心 (449)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1 月 02 日訊】延續了五年的宮廷懸疑劇終於在10月25日這一天落下了帷幕。這出宮廷戲由薄熙來事件引發,周永康、令計劃、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等一系列位居高層的角色在這五年間,以戲劇化的方式了結了自己的政治生命。

整出戲的高潮出現在最後時刻,新一屆的中共領導班子站在了鏡頭之前。五年前的中共十八大形成的人事安排具有明顯的過度性質,七個政治局常委裡有五個按年齡劃線只能做一屆。過渡性的安排也造成其後五年間的權力競爭尤其激烈,也充滿變數。這些變數終於隨著十九大的落幕變成了常數,不過中共的命運也隨之大局篤定了嗎?那些棘手危機的事件會隨中共權力布局的敲定有轉機嗎?這次黨代會的結果對中國的未來又意味著什麼呢?

波詭雲譎歷五載,水落石出一夕間。到底誰贏了?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實際上習近平真正贏的面是在政治局裡面。政治局25人中習家軍有15人,佔3/5強。」

十九大開完,棘手的危機事件也會立即出現轉機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中共的主要問題是在中南海的蕭牆之內,所以這個問題不緩解其它方面也緩解不了。」

中共十九大塵埃落定,中國未來的道路是明朗了,還是更加不確定了呢?

蕭茗(Host/Simone Gao):觀眾朋友們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延續了五年的宮庭懸疑劇終於在10月25日這天落下了帷幕。這出宮庭戲由薄熙來事件引發,周永康、令計畫、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等一系列位居高層的角色在這五年間,以戲劇化的方式了結了自己的政治生命,整齣戲的高潮出現在最後時刻,新一屆的中共領導班子站在了鏡頭之前。五年前中共十八大上形成的人事安排具有明顯的過渡性質,七個政治局常委裏有五個按年齡劃線只能做一屆,過渡性的安排也造成了其後五年間的權力競爭尤其激烈、也充滿變數。這些變數終於隨著十九大的落幕變成了常數,不過中共的命運也隨之大局底定了嗎?那些棘手的危機事件,會隨著中共權力佈局的敲定也有轉機嗎?這次黨代會的結果對中國的未來又意味著什麽呢?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相關的問題。

五年鐵幕後的波詭雲譎,終於迎來了水落石出的時刻。北京時間10月25日的中午,第十九屆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七名常委終於走了到聚光燈前,這七個最後的勝出者是: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和韓正。這七個人與之前幾天香港媒體猜測的名單大體一致。比較引人注意的是,早在10月24日十九大閉幕當天公布的新一屆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的名單裏,王岐山不在其中。代替他出任中紀委書記的是原中央組織部部長趙樂際。

但是香港英文《南華早報》在幾天前的報導中說,習近平仍然可能給王岐山安排一個位置,一個建議是在國家安全委員會。

習近平:「同意的請舉手」(現場齊刷刷的舉手)。習近平:「不同意的請舉手」(現場無人舉手)。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個長得拗口的新名詞,這個以習近平自己的名字冠名的所謂新理論,終於被成功加進黨章,習近平也終於如願以償的成了繼毛澤東、鄧小平之後,第三個在中共黨章裏留名的領導人。這個結果成為本次黨代會區別過去二十年曆次黨代會的最大不同。在向大會做的報告中,習近平還宣布要成立一個新的中央領導機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

蕭茗(Host/Simone Gao):如何解讀中共十九大的人事結果,先來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簡單的說,這個常委人事名單,你覺得中共各派勢力誰贏了?」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從宏觀上、整體上、表面上看,當然習近平是贏家。從七大政治局常委層面來看,跟上屆十八屆相比,當時習近平只有一個盟友王岐山,江派佔3-4個,團派有1個,所以習近平和王岐山是常委中、高層中唯一的兩個聯盟鐵搭檔。這次十九屆就不一樣了,在七大常委中,習派佔3席,習近平取得勉強微弱的優勢在常委中。實際上習近平真正贏的面是在政治局裡面,政治局25人中,習家軍有15人,佔3/5強,就達到60%,從政治局層面講可以說習家軍全面上位,頑固江派、鐵桿江派已經成過去式了,現在韓正和王滬寧雖然出自江派,但他們是江派中的風派,也就是誰上他就跟誰。其實在這七大常委中,真正的贏家是王滬寧,被成為本次七大常委中的黑馬,原因是團派要推出胡春華,習派要推出陳明爾,相持不下,在這種情況下王滬寧就突出出來,成為各派所能接受的人選。王滬寧算是最大的贏家在常委裡面。」

蕭茗(Host/Simone Gao):最後通過的黨章修改稿,果然全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習近平的名字寫進黨章終於成為事實,您認為會帶來什麽效果?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關於習近平思想入黨章,事實上不出意料,是一種折中的、變通的、中性的方式入了黨章。而這十六字裡面其實也大有學問,『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老話,是新瓶裝舊酒,關鍵是一個『新』字把習近平時代隔開了。如果直接叫『習近平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習近平時代』恐怕團派不願意,江派也不願意,正式稱為『習近平時代』,所以中間加了『新』字,『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思想』,『新時代』是一個泛稱,像是個集體、整個一個時代,就不屬於習近平個人所有,可見中國的御用文人下了多少功夫,絞盡腦汁、費盡心機、收藏飽肚,才拼出這十六個字,也就是要平衡一個地位,給予習近平一定的高度,又能讓各派所能接受。這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由來。但是習近平這個時代從人士上、從思想上,可能是進入了習近平時代,但是並沒有進入新時代;中共事實上進入了習時代,但並沒有進入新時代。」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先生對中共十九大最後結果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本屆人事的焦點人物王岐山,最終沒有留任,這個結果您認為對中共未來的走向意味著什麽?」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王岐山的卸任有可能是習近平為了保證自己冠名的思想進入黨章所做的一個讓步。王卸任以後關鍵要看習近平的反腐鬥爭的節奏和力度有沒有變化、有沒有衰減的勢頭,如果沒有衰減,那王的離任就有可能起到倒王者預期相反的結果。因為當習近平為了讓自己冠名的思想進入黨章做了讓步的話,他就立刻面臨一種矛盾的處境:他的思想進入了黨章,表示他的權威提高了,可是卻迫於壓力放棄了自己原先的盟友,他頭上的光環立刻又暗淡了。因此習為了避免他好不容易贏得的權威受到打擊,他就有動機採取更加猛烈的行動,以證明王岐山的卸任並不表示他受到了壓力有所退讓。因此當初的倒王者有可能得到與預期相反的結果。《人民日報》10月23日的文章,聲稱十九大傳遞出的重大信號,第一條就是奪取反腐鬥爭壓倒性的勝利。所謂壓倒性的勝利,就需要有一個無可置疑的結果來證明他的勝利。同時習近平也宣布要成立中央依法治國領導小組,這表示他可能在醞釀一系列動作。」

蕭茗(Host/Simone Gao):「你怎樣概括十九大上形成的權力格局。」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對習不能算十分有利,因為他的堅定盟友只有栗戰書和趙樂際兩個。但剩下的人並不屬於同一個派系,而習又有黨章光環的加持,所以他在政治局和常委會貫徹自己的意志應該問題不大。但這也需要一個過程,通過一系列的事件,來把紙面上的權威變成全黨實實在在的服從。也不是簡單地說黨章把他名字加進去了,給他加了一個光環,他馬上就具有相應的權力了。在人治社會中,從名義上的權威,到事實上的權力或長或短總歸有個過程。另外說十九大上的人事格局,也不需要太執著,因為政治局和常委會也是中央委員會選出來的。以後中央委員會開全會的時候,只要習的力量夠強、又認為有必要。是可以增補政治局常委的,也可以把現任常委撤換的。在江澤民時代之前這種例子很多,江和胡因為自己力量比較弱,不太敢在兩屆黨代會之間,調整常委這一級的安排,他們要求穩。然而習就不一樣了,只要他的權威持續增長,達到與毛、鄧相接近就能做到。」

十九大期間,央行行長周小川發出中國要嚴防「明斯基時刻」的警告,這是什麽意思?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在西方觀察中國政治的人士當中有一種流行觀點,習近平集權之後雖然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客觀上他有壓力在經濟領域推進一些重要的結構性改革。關鍵在於改變依靠政府投資力度、銀行過度放債的經濟增長模式,這些措施造成了中國經濟結構的嚴重失衡,以及巨大的金融風險。在十九大期間,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提出了要謹防「明斯基時刻」的警告,引起了很多關注。高層權力的換屆,對於解決久已存在的金融風險,能起到多大作用呢?

已經接近退休的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近期的言論也越來越直率,在中共十九大期間金融界黨代表的一次會議上,他直言不諱說中國經濟有出現「明斯基時刻」的危險。他說:「如果經濟中的順週期因素太多,使這個週期波動被巨大地放大,在繁榮的時候過於樂觀,也會造成矛盾的積累,到一定時刻就會出現所謂『明斯基時刻』,這種瞬間的劇烈調整,是我們要重點防止的」。

所謂「順週期」簡單地說就是經濟的數量與波動的幅度呈正相關的關係。投資興旺帶動資產價格被高估;市場低迷又導致資產價格被低估,隨著經濟數量的增大,相應繁榮或蕭條的波動幅度也被放大。而所謂的「明斯基時刻」是以美國已故的經濟學家海漫•明斯基命名的經濟現象,是指經濟體內隱藏的風險突然全面暴露,資產價格暴跌,導至大範圍的違約。

周小川警告中國經濟可能遭遇「明斯基時刻」的時候,恰逢中國的統計部門宣布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長6.8%,導致經濟數字增長的主要動力仍然是國有銀行的大量貸款、活躍的財政支出和強勁的出口。

另外據《財新網》較早的報導,今年1-4月的基礎設施投資比起去年同期仍然增長了4.3%。製造業投資快速回落,基建投資對全部投資的貢獻率接近50%。《彭博社》10月18日也發表一篇文章,題為「中國並沒有解決其問題」,提到中國經濟目前的繁榮基於三個錯覺:第一是所謂的去槓桿化實際並沒有發生,某些企業仍然在獲得大量的貸款,並沒有受到遏制;第二是所謂經濟增長向消費和服務拉動並沒有發生;第三是所謂的去產能實際也沒有發生,產能過剩的情況還在加重。一言以蔽之,中國經濟仍然在過去的老路上,所謂系統性的金融風險並沒有得到緩解或排除。

中共十九大期間的保安也堪稱歷次會議之最。北京的地鐵啟動了反恐級別的「人、物同檢」,市民的通勤受到嚴重影響;更出現了令人啼笑皆非的買菜刀也要「打碼」的現象。網際網路管控更是空前收緊,大部分有「翻牆功能」的虛擬伺服器VPN,要麽被從應用程序商店下架,要麽幹脆被封堵。中共十九大落幕後,當局是否會在維穩措施上有所放寬,是海外媒體關注的另一件事。

蕭茗(Host/Simone Gao):十九大後中共對社會的管控有放寬鬆的可能嗎,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國很多網民抱怨,由於開十九大,想翻牆看海外網站更困難了。您認為黨代會之後,像加強信息封鎖這類的維穩舉動是會延續下去,還是會有所放鬆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次中共開十九大做了史上最嚴厲的安全防範措施。其中之一就表現在網際網路完整封殺,其中包括中共的主流媒體、官媒、主要的喉舌下面的任何文章、社論文章下面的評論功能都關閉。也就是說不僅是關閉了批評、反對的聲音,甚至連點讚的、歌頌的、吹捧的都關閉了,甚至不息五毛黨的暫時失業。大會結束之後,中共的主流媒體、黨媒喉舌,那些文章、社論下面的評論功能仍然沒有恢復,也許會長期下去,我們可以觀察一下。另外一個指標是,新聞發布中心的發言人庹震,他是以前廣東省委宣傳部長,以極左、毛左而著稱,他曾經打壓敢言的《南方週末》,這個人不僅沒有被撤換,而且平步青雲,現在登上了中央級舞臺。從庹震的高升,和他來當十九大的新聞發言人,就知道十九大有多左,十九大後的方向會往左轉。」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所謂的「明斯基時刻」,來聽聽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十九大期間,央行行長周小川很直接提到中國金融系統有遭遇『明斯基時刻』的危險,你覺得中共領導層的換屆,對化解這個風險有益處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周小川說的這個『明斯基時刻』隱藏的金融風險在短時間內集中爆發。他其實是說過去幾年的供給側改革沒有法揮作用,去產能、去槓桿、去庫存,這些化解金融風險的手段並沒有認真的兌現。高層換屆以後,他會認真履行這些承諾嗎?執行這些手段嗎?那就要看過去幾年為什麼沒有兌現,因為習近平需要集權,他就要把反腐運動進行下去,把他的對手打掉,他就需要堵別人的嘴,他不能讓經濟增速掉下去,不能讓別人說搞經濟鬥爭把經濟搞跨了,他就要保一年6.5%的增長,為了保增長,他就仍然需要依賴政府主導的投資,大規模的銀行房貸,于是經濟增長模式沒有改變,造成金融風險的持續積累。權力換屆的一段時間內,習的重點仍然是鬥爭,他要組建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要搞檢察體制改革,要奪取反腐鬥爭的壓倒性勝利。因此我覺得目前金融風險的狀況會持續一段時間。」

十九大後朝鮮危機會有轉機嗎?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朝鮮核危機是今年世界的一個主要國際危機事件,中國大陸是對事件的進程和結果都能起決定性作用的國家,中共十九大換屆的完成,對朝核危機的解決能起何種作用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在中共召開十九大的這段時間,朝鮮和美國各自做了什麽?

雪莉:謝謝蕭茗。在十九大召開之前一直有一種聲音,認為金正恩有可能在臨近會議召開、甚至會議期間有挑釁動作。這種擔心不能說沒有道理。在5月份的「一帶一路」峰會期間金正恩發射了導彈;在習近平主持的「金磚國家峰會」的同一天他又進行了第六次核試爆,絲毫不給老大哥中共留情面。另外據《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10月12日文章透露,十九大前,朝鮮方面還拒絕了中國政府朝鮮事務特別代表孔鉉佑訪問朝鮮。可中共的十九大召開的時候,金正恩居然發來賀電,預祝大會「圓滿成功」,也就相當於表示不會在十九大期間發射遠程導彈、或進行核爆。中共新領導班子產生,小金也表達祝賀,終於給了老大哥一個面子。

雪莉:北京雖然鬆了口氣,但在美國看來朝核危機的緊迫性更加嚴峻了。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龐貝在10月20日警告,朝鮮就快擁有能直接威脅到美國的核武器了,可能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在之前幾天,提勒森國務卿表示:「在第一顆炸彈落下來之前,外交努力都會持續不懈」。美國的前任中情局局長布倫南則給出了一個更具體的估計,他認為美國與朝鮮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在20-25%。

雪莉:10月22日美國福克斯新聞報導,美軍正準備恢復B-52戰略轟炸機的24小時戰備值班。美國空軍參謀長指出:在這樣一個有人公開討論使用核武器的世界,需要保持警惕和尋找新方法來反制。暗示這是針對朝核危機的應對手段之一。朝鮮從9月中旬之後有一個多月沒有進行新的挑釁,這是很反常的。中共十九大落幕後,中美在朝核問題會不會有進一步的合作,全世界都在矚目。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中共十九大後朝核危機會有怎樣的發展,先來聽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朝鮮並沒有在十九大期間給中共搗亂,您認為中共是會領情,繼續袒護朝鮮,還是會和美國加強合作,一勞永逸解決朝核問題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北朝鮮金正恩的這次表現非常的乖張。金正恩政權在十九大召開前給中共發了賀電,在十九大之後也給中共發了賀電。十九大之後按道理中美雙方是應該聯手對付北朝鮮,因為川普將在10月份到訪中國。其中有兩個意義,一個意義是給習近平權力背書站臺,習近平感到吃了定心丸,得到美國社會、國際社會的承認。但是,另一方面重要的話題是,北朝鮮的核危機。由於北朝鮮在中共十九大之間並沒有採取什麼過激的動作,甚至保持安靜,這又增加了變數,中共方面又難辦了。中美雙方優柔寡斷,義而不決,無法採取果斷措施,這樣的話,最大的贏家只能是金正恩,他時強時弱、時硬時軟,軟硬兼施,在這樣情況下遊走於大國之間,大國想動手時也動不了手,不想動手時他來挑釁、他來叫板。北朝鮮的核問題會長期下去,他得到的好處是,不僅得到了經濟上的好處中共的進貢,而且越來越穩固的打造一個核國家。」

蕭茗(Host/Simone Gao):類似問題,最後來聽一下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十九大後你覺得朝核危機的處理會提速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政治局常委裏那幾個袒護朝鮮的高層退休了,就是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這幾個。對朝政策方面,習近平自己可以完全掌握,所以這有利朝核危機儘快有實質的進展,這也是美國的預期,習近平已經集權了,也沒有什麼藉口了。在十九大之前,川普政府相當給習近平面子,在中美有分歧的重大領域都沒有採取明顯改變現狀的作法,預期習近平會對川普的耐心有所回報。在朝核問題上,其實中共過去的真實立場,他並不是真希望這個問題消失,對他最有利的局面是朝核問題存在,但是朝鮮的核能力一直處於很幼稚的階段,不會發展到對美國和北京造成直接的威脅,也就是說北京希望朝核問題成為自己控制下的問題。現在的關鍵是金正恩脫離了控制,打破了與老大哥之間的默契,目前中共的立場應該說是儘可能說服金正恩放棄核武器,回到中共的指揮棒下,萬不得以的情況下,可以和美國合作,換取朝鮮政權的更換,但是未來中共在朝鮮半島仍然要保持他的影響力,我想朝這個方向的發展談判會提速,各方都到了要做最後決定的時刻了。」

蕭茗(Host/Simone Gao):「總的來說,你認為中共十九大的結果讓它面臨的各種難題有所緩和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中共的主要問題還是在中南海的蕭牆之內,所以這個問題不緩解,其它問題也緩解不了。現在政治局常委會的人士構成,他有一定調和色彩,不能說對習近平全然有利,所以在開完黨代會的一段時間之內,習近平的優先重點,仍然是確保新的領導層對他的服從,其它方面的問題他不見得能馬上顧得過來。這個新的政治局在27日開了第一次會議,通過的第一份決定就是關於所謂加強和維護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的。所以他提出了政治局委員,每年要向黨中央、總書記述職,其實也就是向習近平報告了,這也就是匯報總結程序,雖然述職報告肯定也是政治局委員秘書寫的,不過程序建立起一個上下級的關係,以後開民主生活會的時候,習近平也能拿述職報告來說事、來挑別的高幹的毛病,這也就成了約束其他政治局委員的手段。還有習近平提到的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他得趕緊加快籌備,中國所面臨的經濟、社會、其它方面的諸多難題,習近平恐怕沒時間馬上就顧及到,執行層面的幹部也有一個調整的過程,習近平可能是有個願望,這個過程不要太長,儘量縮短。不過指望像房地產泡沫、國企改革這些事情在十九大以後馬上有個跳躍、推進,恐怕還是不太現實的。

蕭茗(Host/Simone Gao):作為今年最熱門的時政類話題,圍繞中共十九大的各種討論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現在世人所關注的是,權威得到大幅提升的習近平,將如何應對各種內部、外部難題,將把中國帶往何方。《世事關心》將持續觀察,深度報導。謝謝收看這集節目,下個星期再見。延續了五年的宮廷懸疑劇終於在10月25日這一天落下了帷幕。這齣宮廷戲由薄熙來事件引發,周永康、令計劃、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等一系列位居高層的角色在這五年間,以戲劇化的方式了結了自己的政治生命。

整齣戲的高潮出現在最後時刻,新一屆的中共領導班子站在了鏡頭之前。五年前的中共十八大形成的人事安排具有明顯的過渡性質,七個政治局常委裡有五個按年齡劃線只能做一屆。過渡性的安排也造成其後五年間的權力競爭尤其激烈,充滿變數。這些變數終於隨著十九大的落幕變成了常數,不過中共的命運也隨之大局篤定了嗎?那些棘手危亟的事件會隨中共權力布局的敲定有轉機嗎?這次黨代會的結果對中國的未來又意味著什麼呢?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