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證據指向川普通俄還是希拉里通俄?世事關心(450)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1 月 08 日訊】川普的前競選主席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遭起訴的最大看點是……


Sarah Huckabee Sanders(白宮新聞發言人):「今天的聲明與總統及總統競選團隊或選戰中的行爲無關。」

但川普的另一名競選顧問George Papadopoulos是否會成為通俄調查的關鍵?

蕭茗(Host/ Simone Gao):「您認為帕帕多普洛斯能成為通俄門一案確鑿的認證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確實認為帕帕多普洛斯的案情顯然比馬納福特更嚴重。因為馬納福特明顯與俄羅斯或者串謀事件沒有任何關系。但是我不認為帕帕多普洛斯的事情有那麼了不起。」

另一方面,希拉里的通俄嫌疑也浮出了水面。

蕭茗(Host/ Simone Gao):「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與克林頓競選團隊付款給Fusion GPS 做為斯蒂爾的研究經費,這是競選中的對手研究還是勾結俄國?」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所以我不敢把克林頓和Fusion GPS 之間的互動叫做串謀,但是我會把它定性為在‘道德層面上很成問題’。」

在兩黨通俄調查中,最嚴重的指控是否會落在希拉里頭上。

蕭茗(Host/ Simone Gao):「你覺得Uranium One案件,會不會如川普說的那樣,成爲克林頓的水門事件?」

蕭茗(Host/ Simone Gao):各位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這一兩週以來,川普通俄的調查好像取得了很大進展。他的前競選主席和助手遭到起訴,另一名競選顧問不僅遭到起訴,而且被判有罪。但細看內容,競選主席和助手被起訴的原因是多年前不正當的商業行為, 和川普競選團隊無關。而競選顧問被判有罪的原因是他就和一個俄國人會面的時間向FBI說慌,也和所謂的通俄陰謀關係不大。但另一方面,克林頓基金會和民主黨大會雇用人製造川普和俄國不正當來往的假文件,這件事也突然浮出水面。而更據潛在殺傷力的是,克林頓基金會收取了一些人的巨額政治現金,這些人和被俄國收買的鈾礦公司有關。因為那次收購,當時美國20%的鈾都被至於俄國的控制之下。川普總統說,這是希拉里的水門事件。這些錯綜複雜的調查到底會把誰推向通俄的前臺,我們今天和以後的節目就為大家持續跟蹤,持續分析。

川普前競選主席Paul Manafort遭起訴。

10月30日,川普的前競選主席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遭到起訴,被控從2006年到2015通過商業諮詢和說客工作,經由海外空殼公司獲得數以百萬計美元,他用這筆錢購買了豪車、房地產、古董和昂貴的西裝。被同時指控的還有馬納福特Manafort的長期副手裡克·蓋茲(Rick Gates)。兩人週一下午在華盛頓的聯邦地方法院出庭,對所有指控都不認罪。

這些被指控的不法行為都發生在2016年馬納福特加入川普競選團隊之前。指控也沒有提及川普團隊有任何通俄行為。週一,白宮新聞發言人Sarah Huckabee Sanders再次強調了這一點。

Sarah Huckabee Sanders(白宮新聞發言人):「今天的聲明與總統、及總統競選團隊或選戰中的行爲無關。正如我們以前說過多次那樣,真正的裏通外國的醜聞,恰恰與克林頓競選團隊,Fusion GPS 和俄國有關。有清晰證據表明,克林頓競選團隊與俄國情報部門勾結,散布有關總統的假消息,抹黑總統。」

起訴書詳細描述了馬納福特Manafort在烏克蘭的遊說工作,並且向收稅員和公眾隱瞞了遊說工作的收入。當局表示,馬納福特洗錢的金額超過18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2億元)。Gates蓋茲被指控從離岸帳戶轉出300多萬美元。兩人也以虛假陳述罪名遭到起訴。

馬納福特Manafort為共和黨和民主黨都做過說客,他加入到川普競選團隊是2016年3月。

另外,檢察官星期一表示,川普競選團隊早期的外交政策顧問之一喬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星期一認罪,對於自己與一名同克里姆林宮官員有聯繫的教授的接觸,他向FBI撒了謊。

帕帕佐普洛斯在川普競選團隊中是一名義工,法庭文件說,他的工作是從俄國外交部官員和一名與俄國有關的教授那裏蒐集關於希拉里的負面材料。但是他被控有罪的原因並非從這些人那裏蒐集材料,而是因為他在1月份接受FBI的詢問時,說自己與那位教授的談話發生在他成為川普競選顧問之前。事實上,他是在加入競選團隊的數日之後遇到了這名教授的。法庭文件說,教授對帕帕佐普洛斯感興趣,「是因為他在競選活動中的身份」。

蕭茗(Host/ Simone Gao):關於Manafort事件對川普的影響,聽一下我稍早對《標準週刊》副主編Ethan Epstan先生的採訪。

蕭茗(Host/ Simone Gao):「馬納福特被指控的犯罪都發生在加入川普競選團隊之前。這份起訴書沒有包括川普和俄羅斯串謀的指控。那麼馬納福特的事情是不是就到此為止了?」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不敢說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但是我認為這表明特別檢察官沒能查獲任何有關串謀的證據。我是說,他的任務涉面很窄,就是要發現俄羅斯政府和川普競選團隊之間是否有過協作來幫助川普贏得大選。馬納福特做的事情或許違法,或許是壞事,我們再等等看。他現在被起訴,而且面臨法庭審判,但是我認為這個事其實說明串謀的故事已經站不住腳了,因為它完全超出了當初羅伯特·穆勒授權調查的範圍。」

蕭茗(Host/ Simone Gao):「《紐約時報》日前有報導認為喬治·帕帕多普洛斯的案情比保羅·馬納福特更嚴重。因為根據抗辯書,俄羅斯聯系帕帕多普洛斯是由於他當時是競選團隊外交事務顧問,而且我們還知道帕帕多普洛斯選擇了與檢方合作,您認為帕帕多普洛斯能成為通俄門一案確鑿的人證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確實認為帕帕多普洛斯的案情顯然比馬納福特更嚴重。因為馬納福特明顯與俄羅斯或者串謀事件沒有任何關系。但是我不認為帕帕多普洛斯的事情有那麼了不起。總是有外國政府試圖打入競選團隊,以便用他們的觀點影響總統競選。俄羅斯也不例外。可能帕帕多普洛斯在與俄方交往中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但是我覺得把這個事當成“確鑿的證據”是太過頭了。有證據表明俄羅斯試圖聯系川普競選團隊裏的人,但是即使在帕帕多普洛斯認罪以後,也沒有證據表明川普團隊與俄羅斯之間有過任何協作。」

克林頓基金會和民主黨大會雇用公司抹黑川普和俄國的關係。誰的通俄嫌疑更大?下節繼續探討。

希拉里雇公司製造污衊川普的假材料?

10月24 日,一份在法院檔案裏的律師事務所發言人的陳詞顯示, 該事務所代表希拉里陣營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雇傭了位於華盛頓的調查公司Fusion GPS去挖掘對川普不利的通俄信息。Fusion GPS 隨後花$168,000 雇傭了與俄國有往來的前英國情報部門的特工Christopher Steele來協助調查。Christopher Steele提供了一份35頁的文件,聲稱俄國有損毀川普名聲的材料。這些材料包括川普在俄國的經濟和性活動。 還說川普是被普京培養和支持了5年的候選人。美國情報機構向川普報告了這份文件的存在,川普表示所有的信息都是無中生有的污衊。事實上這份文件的內容確實沒有經過核實就被主流媒體報導出來了。而且Steele給提供材料的受訪者付了酬金。

隨著信息透明度的逐漸升級,更多被涉及的人物浮出水面。在Manafort認罪後的數小時,遊說公司Podesta Group的創始人之一Tony Podesta辭職。Manaford的罪證之一是他早期幫助烏克蘭政府在美國活動時未曾將自己的公司通過正常途徑在美國注冊。而那次活動Manaford在美國的主要雇傭夥伴就是Podesta Group. 根據媒體報道,當時的Podesta Group也沒有完成美國政府規定的正當注冊,因此也成為了Mueller調查的對象之一。Podesta Group 是華盛頓最成功的遊說公司之一。創始人是Tony and John兄弟二人。而John Podesta又是希拉里2016年的競選負責人。評論人士認為,因為這千絲萬縷的聯系,在通俄門事件中,Podesta兄弟二人,特別是希拉里團隊的負責人John Podesta或許知道更多的內幕信息。

蕭茗(Host/ Simone Gao):關於民主黨大會和克林頓基金會付錢搜集抹黑川普材料的事情,再聽一下Epstan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情況好像是這樣的: Fusion GPS 僱傭了克裏斯多夫·斯蒂爾。他炮製了這份卷宗,其中據說有俄方提供的有關川普在俄國的情報,但是後來這一情報被證實有誤。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與克林頓競選團隊付款給Fusion GP做爲斯蒂爾的研究經費。這是競選中的對手研究還是勾結俄國?」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想兩者都有。一方面,它明顯是對手研究,是所有競選團隊都會做的。他們想把對手的污點用在競選上。顯然,和以往不一樣的是,這麼說吧,是付款給了外國間諜和敵對國家的情報機構。這算不算串謀?我不清楚。整個調查的軟肋在於『串謀』是一個很抽象的詞。『串謀』是什麼意思呢?這個詞從來沒有被穆勒或者指控川普串謀的那些人定義過。所以我不敢把克林頓和Fusion GPS之間的互動叫做串謀,但是我會把它定性為在『道德層面上很成問題』。」

蕭茗(Host/ Simone Gao):「有意思,如果這不能稱作是‘串謀’,那他們搞到的有關川普的材料還沒這個嚴重。可是特別檢察官正在調查川普共謀案,並且有關的消息滿天飛,您覺得媒體在這裏是否用了雙重標準呢?」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對唐納德·川普和希拉里·克林頓的所有事情,媒體理所當然的採取了雙重標準。我得說,從川普走下扶梯宣布參選那一刻起, 對於川普的所作所為總是百般挑刺,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讓媒體歇斯底里。通俄門就是其中之一。媒體總是本能的為克林頓家族打掩護。所以,是的我覺得這兒有雙重標準,但是我們對此已經習以為常了。在過去的兩年中對於川普和克林頓,媒體一直持雙重標準。」

蕭茗(Host/ Simone Gao):「您認為應該委任特別檢察官調查克林頓競選團隊通俄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事實上,我認為我們根本就不應該有什麼特別檢察官。特別檢察官的問題有幾點,其一,對於他們的調查沒有任何限制。馬納福特這件事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羅伯特·穆勒被委派了一項很具體的任務,就是調查俄羅斯與川普競選團隊之間是否存在共謀。他沿著某個方向查下去,然後發現了另一些東西,於是調查範圍就開始擴大,而且一直持續擴大。只要司法部長同意,說一聲“好了,你可以查這個。”所以總體上對於特別檢察官的約束是不夠的。特別檢察官的另一個問題是一旦他們有調查任務,他們就會覺得必須得有所收獲。因為如果查無所獲,就好象他們任務失敗,浪費資源,浪費政府資金一樣。於是乎,他們終究會拿回一些材料,不論這些材料是多麼的微不足道甚至和他們最初被委派的調查任務毫不相關。所以要叫我說,與其再找第二個特別檢察官調查克林頓,不如廢止特別檢察官模式而回到傳統司法體系,也就是依靠地區檢察官、當地警方、聯邦調查局、和公訴人,而不是這些像穆勒一樣,可以好幾年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法外權威。」

鈾一公司賣給俄羅斯,希拉里是否在過程中收取了變相巨額賄賂?下節繼續探討。

另一個被大量討論的事件,就是一間叫做Uranium One的公司(公司介紹 http://www.uranium1.com/about-us/#history 內有公司收購的timeline) 被出售給俄羅斯的過程中,是否有美國官員, 尤其是希拉里·克林頓在批準交易的過程中涉及腐敗與金錢交易。

2010年,俄羅斯國企Rosatom(公司介紹http://www.rosatom.ru/en/about-us/) ,收購了加拿大Uranium One公司的控制股權。這家公司當時擁有20%美國鈾礦的開採權。交易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得到批準,希拉里當時是國務卿。

2007年,一個叫Frank Giustra的加拿大人,出售了UrAsia公司給Uranium One。而和這兩家公司有關聯的人,包括Frank Giustra, 給克林頓基金會捐贈了1億4千5百萬美元。也是在2010年,希拉里的丈夫比爾·克林頓在莫斯科的會議上演講,收了一個俄國銀行50萬美元的演講費。

10月22日,TheHill報紙報導(http://thehill.com/policy/national-security/356630-fbi-watched-then-acted-as-russian-spy-moved-closer-to-hillary) ,在收購進行的2010年, 聯邦調查局已經收集到了證據,俄國讓收購主體Rosatom公司通過大規模賄賂,運輸美國的鈾礦到俄國。但是收購並沒有因為此調查受影響。而現在調查川普通俄事件的特別檢察官Mueller,當時是聯邦調查局局長。

蕭茗(Host/ Simone Gao):Uranium One事件是否會給希拉裏帶來很大麻煩?我們來聽Ethan Epstan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您認為鈾一(Uranium One)的案子會如川普總統暗示的那樣成為克林頓的水門事件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克林頓的問題是她已經有了很多類似水門事件的事情,但是一件也沒發展成水門事件。原因是,我再重申一次,我不想把它歸咎於媒體,但是媒體當時反對理查德·尼克松,媒體的持續關注推動了對水門事件的調查,並且最終導致總統下臺。克林頓家族的歷史表明,到現在已經將近三十年了,不論他們做了多大的壞事,媒體始終站在他們一邊。所以我覺得除非他們在電視直播中殺人,否則他們的醜聞絕對不會升高到水門事件的高度,因為他們有媒體為他們辯護,媒體總是會把主題轉移到唐納德·川普早先又推了什麼內容,然後把那當作首要新聞。」

蕭茗(Host/ Simone Gao):「您認為Uranium One案件的嚴重程度足可以和水門事件相比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認為現在說什麼還為時過早,我們目前了解到的情況還不足以下這個結論。但是依我看,沒人敢奢望它成為水門事件,因為媒體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克林頓家族。」

蕭茗(Host/ Simone Gao):「您認為穆勒因鈾一(Uranium One)案而被調查嗎?在他還是局長的時候,聯邦調查局曾搜集到有關俄羅斯為破壞美國鈾產業而進行大規模賄賂的證據。但是這些證據沒能有效的匯報給政府高層,以至於沒能阻止這一交易?」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的確。我認為應該對這件事深入調查。但是我同時認為穆勒與川普陣營之間存在根本的利益沖突,他是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老朋友。而正是因為開除了科米才導致了這整個的調查。所以我認為穆勒從一開始就不是調查此事件的合適人選。」

蕭茗(Host/ Simone Gao):從Paul Manaford到Tony Padesta,再到克林頓基金會,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甚至到通俄調查的最高檢察官Mueller,他們一個個的倒下,被揭發或被懷疑,著實出人意料。雖然我們無法篤定了解孰是孰非,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清了一點:一些政客和企業,經由民主和共和黨雙面通吃的說客牽絆在一個巨大的利益和關系網中,正在背離美國的核心價值。今年一月,川普剛剛就職不久,就下令政府官員在卸任後終身不得為外國政府做說客,卸任五年內也不得參與任何本國的遊說職務。這似乎頗有先見之明。好了,感謝您收看這期節目,我們下週再見。【世事關心】(450)新證據指向川普通俄還是希拉里通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與克林頓精選團隊付款給FUSion GP做為斯蒂爾的研究經費,這是精選中的對手研究還是勾結俄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