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互聯網獨一無二 怪異超乎你的想像

像內聯網一樣,朝鮮的手機不允許連入外部世界。朝鮮當地手機允許用戶打電話、發短信、玩遊戲、瀏覽國內內聯網和自拍,但是不能接收或撥打該網絡外的號碼,即無法連通世界其它地方。(ED JONES/AFP/Getty Images)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1 月 11 日訊】金日成大學的講座串流播放到遙遠的工廠,人們可以使用在線字典,在智能手機上互相發短信。大型百貨商店的收銀機連上網絡,少數精英可以進行電子購物和使用網上銀行。看上去是網絡時代的正常社會場景,但是使用的卻不是互聯網。這一切都是在相當於中等規模公司的內聯網上完成的。

據大紀元編譯報導,信息的自由流通是專制政權的敵人,北韓仍然是地球上少數對互聯網最不友好的國家之一,進入全球互聯網對大多數北韓國民是難以想像的。在北韓,幾乎沒有人擁有個人電腦,很多電子郵件地址是多人使用的,試圖繞過政府規定的代價會很嚴重。

但對於生長在互聯網時代的領導人金正恩來說,他可能會認識到,信息技術會給國家帶來巨大利益,而且新的社會和政治控制形式會比他父親和祖父夢寐以求的更有效,還可以對西方發動網絡攻擊。

平壤政權採取兩種方案來實現這個國家的上網方式,讓獲得信任的精英層可以相對自由地上網,而群眾被關在國家內聯網之內,與外部世界隔絕。

「福克斯新聞」報導說,樸成進是一名30歲的化學研究生,這天他來到平壤大同江蘇克島的電子圖書館。與大多數北韓人不同,樸對上網有一定的經驗。如果他需要互聯網上的東西,經過授權的大學官員會為他找到這些內容。

他的黑色「Ullim」台式電腦屏幕上只顯示出給北韓人觀看的內容。IP地址10.76.1.11表明他在使用「光明」內聯網絡上網。他上網的瀏覽器名為「Naenara」,意思是「我的國家」,但它是火狐的修改版本。樸可以訪問餐廳網站、他的大學網站、烹飪和網上購物網站,不過可以訪問的網站並不多,只有168個。

這些網站屬於政府機構、學校、圖書館以及公司,都是在北韓國內運行的。但是政府批准的從互聯網挑選的內容可以由管理員發布在北韓內聯網上,主要面向像樸成進這樣的研究人員。

即使與其它對信息很警惕的國家相比,北韓的國家內聯網概念也是獨一無二的。例如,中國和古巴,政府對公民在網上可以看到的東西進行嚴格控制,但主要是通過審查和封鎖手段,而不是完全隔離。

與大多數北韓電腦一樣,電子圖書館的電腦使用由北韓計算機中心開發、基於Linux的「紅星」操作系統。

「紅星」3.0搭配有常用的軟件:Naenara瀏覽器、電子郵件、日曆和時區設置等。

外國編碼專家研究了紅星各個版本,這些版本具有險惡以及大多數用戶所不了解的特徵。任何嘗試更改操作系統核心功能或禁用病毒檢查程序都會導致電腦陷入自動重啟。從U盤下載的文件會被嵌入水印,以便當局能夠識別和追蹤,這是針對來自韓國、中國和其它地方的未授權內容的傳播的防範措施。紅星還使用跟蹤查看器,對屏幕所顯示的內容定期進行截圖。電腦用戶不能刪除或查看這些截圖,但受過訓練的政府官員可以查看它們。

2013年在平壤科技大學教授計算機科學、現為華盛頓大學博士生的斯科特(Will Scott)說,紅星版本反映了北韓政權非常特殊的高監視級別,它不會像Android系統一樣收集數據,然而,它的目的是為了讓那些不是程序員專家的地方官員更容易獲得這些信息。斯科特說,北韓「非常有效地」利用這種技術實現其目標。

開放技術基金會(Open Technology Fund)副主任科雷春(Nat Kretchun)表示,紅星的審查和監視軟件以及手機和平板電腦的移動操作系統揭示了一種新的信息控制策略。

在金正恩政權之前,北韓的信息控制主要是通過資源密集的人力網絡,例如國家安全部的「思想警察」,或平壤的標誌性交通管制員來監督人們的行為。但隨著互聯網的出現和通信技術的進步,北韓政權在保持原有監控策略並執行全球互聯網封鎖的同時,也學會了將在線設備本身作為另一種監視工具,特別是針對在社會中最有可能構成政治威脅的階層,如受教育程度較高、年輕和較富裕的。

科雷春說:「在北韓,總的說來,手機和內聯網設備都處於監視和控制之中。」北韓最常見的在線體驗不在筆記本電腦或台式機上,而是在智能手機 上。

2008年北韓開始發展移動電信,當時只有一小部分政權高層和軍官可以使用智能手機。得益於泰國的Loxley Pacific和埃及的Orascom Telecom Media and Technology兩家外國投資者,在過去五年裡北韓移動電信蓬勃發展,目前這個人口2500萬的國家有250萬至300萬部手機。

像內聯網一樣,北韓的手機不允許連入外部世界。北韓當地手機允許用戶打電話、發短信、玩遊戲、瀏覽國內內聯網和自拍,但是不能接收或撥打該網絡外的號碼,即無法連通世界其它地方。

在北韓的外國人被歸類到不同的網絡,不能撥打或接聽本地電話。他們可以根據需要購買本地電話,但是這些手機上通常附帶的app和功能被取消,並進行特殊編碼設置,使其無法安裝app。北韓禁止使用Wi-Fi,並嚴格限制和監控,以阻止民眾接收到外國人發來的信號。

科雷春說:「在北韓,通訊受到監控,談論錯誤的東西可能會讓你進入政治監獄。」

美國網絡威脅情報公司Recorded Future和非盈利互聯網安全組織Cimru分析了北韓今年在4月至7月期間使用的IP範圍。他們發現,少數有權使用互聯網的北韓人比以前更加活躍。

Recorded Future的戰略威脅發展總監Priscilla Moriuchi介紹說:「北韓領導層並沒有與世界隔絕,也沒有與他們行為的後果隔絕。」

至少有一些北韓領導層有機會跟上世界事件的發展,並且專業人員允許監視並從互聯網上蒐集情報。

強有力的證據表明,北韓從事了網絡攻擊和網絡犯罪,包括今年5月份發生的WannaCry勒索軟件攻擊,導致數十萬台電腦受到感染,並使英國國家衛生服務部門受到影響。北韓與去年孟加拉國中央銀行和韓國銀行被黑事件有關。2013年,索尼電影公司(Sony Pictures)也發生過被北韓黑客攻擊事件。美國當局最近稱北韓的網絡存在是「隱形眼鏡蛇」。

根據8月份的美國國會報告,北韓發動網攻合乎邏輯,因為成本相對較低。雖然平壤否認指控,但開展複雜網絡攻擊的能力是一個國家手中強大的軍事武器。正如北韓在發展其核武和導彈能力一樣,它正在磨礪其網絡戰爭工具。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