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1692)靚麗的紅黃藍 背後到底有多黑?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2 月 01 日訊】最近幾天北京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幼童受到虐待,甚至涉嫌被猥褻的醜聞,不但在全中國,在海外媒體也成為焦點。有家長指稱自己的幼兒被餵藥片,被扎針,甚至被強迫脫光罰站,或者被觀看所謂的罰站。有消息說,這個事件可能有軍方涉入,而紅黃藍的大股東和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可能的關係也被媒體廣泛的報導。那麼這些孩子到底遭遇了什麼?紅黃藍有著什麼樣的背景?為什麼在事發之後中共要封鎖媒體的跟進報導?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最近幾天,北京「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幼童受到虐待,甚至涉嫌被猥褻的醜聞,不但在全中國,在海外媒體也成為焦點,有家長指稱自己的幼兒被餵藥片、被扎針,甚至被強迫脫光罰站或者被觀看所謂的「罰站」。

有消息說,這個事件可能有軍方涉入,而紅黃藍的大股東和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可能的關係也被媒體廣泛報導。

這些孩子到底遭遇了什麼、紅黃藍有什麼樣的背景、為什麼在事發之後中共要封鎖媒體的跟進報導?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個大家關注的事件討論和分析。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還有一位是傑森博士,二位好。

橫河、傑森:你好。

主持人:感謝二位。我們在節目開始先來看一看受害者兒童家長的一些視頻。

受虐兒童家長A:「孩子不敢說!老師說了特別可怕的一句話,我聽了都覺得特別害怕。老師跟孩子說:『我有一個長長的望遠鏡,一直能伸到你的家裡面,你做什麼、說什麼我都能知道。』你說,孩子能不害怕嗎?」

受害兒童家長B:「我問孩子:『你在打針的時候,有醫生檢查身體嗎?』他說:『有。』我說:『檢查了幾次?』他說兩次。我問他:『誰檢查的?』他說,有爺爺醫生和叔叔醫生。當時我說:『爺爺醫生怎麼檢查的?』他說:『他就讓我躺下,然後劃拉一下就說,起來吧。』

當時突然間我就覺得腦子不對勁,我說:『爺爺醫生穿衣服了嗎?』他說:『穿了。』我說:『童童呢?』他說,他也穿衣服了。」

記者:「童童是誰?」

受害兒童家長B:「我們家寶寶。然後我就問他,我說:『叔叔醫生檢查了嗎?』他說,叔叔醫生檢查了。我說:『有多少小朋友?』他說,前後都有小朋友,小朋友『光溜溜』。

我就覺得不對,小朋友怎麼會光溜溜?我說:『叔叔呢?』他說,叔叔也光溜溜。然後我就問他,我說:『讓現在爸爸是叔叔醫生,你就學一下是怎麼樣。』他就讓爸爸把衣服脫掉。我說:『是這樣嗎?』他說,把褲褲也脫掉。他爸爸就脫全光了:『是這樣嗎?』他說,是,叔叔醫生就是這個樣子!

然後我說:『那你們在幹什麼?』他說,小朋友在檢查身體呀!我說:『叔叔醫生怎麼給小朋友檢查身體?』然後他就跟我學,學了一整套的動作,學的就有活塞運動那個動作。然後我說:『這是給別的小朋友檢查,你在哪裡?』他說:『我在旁邊。』

他回來只說罰站,我還以為只是單純的罰站,就3個小朋友,2個女孩,1個男孩,他們3個說是被罰站了,然後叔叔說:『你要是不聽話就扔到垃圾桶裡、割脖子。』就這樣比(割喉)這麼一個動作,然後說:『器官(氣管)就沒了,扔垃圾桶裡。』

我當時以為他是自己瞎說的。我說:『後來呢?』他說,後來老師把衣服扔到他們身上,說:『你們滾出去。』」

主持人:觀眾朋友,現在北京紅黃藍幼兒園事件引發很多關注,我們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信或者給我們打電話,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傑森,我想先談談視頻裡頭家長提到的一些情況。我們知道在社交媒體上也流傳很多家長之間的微信、微博,從這些訊息來看,您覺得這些孩子可能遭遇了什麼,中間有什麼值得追問的疑點?

傑森:三大方面幾乎都是非常確鑿的證據,網上的照片明確有針眼,有一個孩子身上有13個針眼,而且不是近期打的,很多都是結疤的,是很長時間了。很多孩子幾乎一致談到吃藥和注射液體,包括剛才沒有播出來的家長談到,最擔心、想問的是到底給孩子注射了什麼?

第三,有猥褻。據這位家長說,幼兒園沒有男老師,但是居然在孩子陳訴中有爺爺醫生、有一個光溜溜的叔叔醫生,同時還有小孩比出的動作、活塞運動。

同時有傳聞,有男孩子肛脫、女孩子下體紅腫,這些都是家長在聊天過程中展現出來的結果。非常明確的三個事情虐童;給孩子注射未明藥物;非常明顯的猥褻或性侵。

而性侵和猥褻不單純是幼兒園裡頭的,是幼兒園和外面的人勾結。因為非常明確,有一個孩子說,他身子光光以後是誰給他穿衣服,是園長媽媽給穿的衣服。這個事情絕不是個別老師在做;是系統的、整個幼兒園包括園長介入、參與的可怕事情。

主持人:橫河,您怎麼看?比如一位家長說:「我想知道他注射的是什麼,為什麼注射?」包括猥褻等方面,您覺得這方面到底可能性有多大?

橫河:這個事件是從不同的家長問自己的孩子問出來的,當然你可以說小孩很有想像力,但是小孩想像到性侵是很少的,小孩不會想像到那種地方去,除非他看見了或者是自己親身經歷了。

第二,他們都是互相分開來的,他們在不同的家長問出來的;有想像力,不可能想像出同一件事情,而且是同一種描述。家長沒有其它任何動機。可以看採訪過程當中,還有一個男的,都是非常實際: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不能亂推,但是我知道什麼就是什麼。這個非常實際,所以這個事情肯定是真的,這是第一。

第二,它抓了一個造謠的,說這個造謠者汙衊解放軍,把軍隊給扯進來了,從軍報採訪「老虎團」的。

傑森:這個「老虎團」是北京衛戍區的第13團。

橫河:是個警衛團。

主持人:就在附近。

傑森:對,就在這個幼兒園附近。

橫河:人家怎麼會知道?結果一講,園長的丈夫還真的就是「老虎團」轉業的幹部,所以人家講的是真的,根本就不是謠言,就是真的;是不是「老虎團」的軍人?其實「老虎團」的政委也沒有否認這一點,他只是說:「這個不是我們現役軍人,是轉業軍人。」這就證實了家長講的話是對的、是真的。

他又說:「如果有軍人介入這樣的事情,我們會嚴查,一定會嚴查。」也就是說,根本就沒有否認這個事情。我覺得這位可能也比較客觀,將來萬一查到了,他話不是說得太滿了嗎?所以他都不能否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結果警察在前一天就把這個人當謠言散布者抓起來了;連軍方都沒有否認的事情,軍方採訪都沒有,沒有採訪、沒有調查,什麼都沒有,提前一天就把人家抓起來說人家散布謠言,現在還逼著人家檢討。

北京紅黃藍的案子終於有人出來道歉了,結果道歉的是誰呢?是這位家長。

主持人:就是他們所謂的「傳謠者」。

橫河:所以這個肯定是真的,就從這一點來看,軍方對這件事情的回應也看出來是真的。

第三個,官方為什麼現在要封殺這些消息?要把這些消息封殺掉,越封殺就越表明這件事情是真的。想想看,第一個抓的是所謂傳謠的人,第二才是軍報採訪軍方,第三才抓了一個老師。我現在懷疑為什麼把老師抓起來?這個老師又跑不到哪裡去,她能跑到哪裡去呢?抓她的原因,我想既然整個案子沒調查完,把她抓起來很可能就是封她的口,她很可能是完全知情者,就把她抓起來封口。只能這麼解釋,否則沒有辦法解釋所有的現象,這個方案是最能解釋所有的現象。

主持人:對,我覺得很多人就在想,這些事情沒有辦法解釋,包括打針,為什麼要給3歲的小孩打針,是為什麼?另外,剛才橫河先生提到軍方,我不知道傑森您怎麼看?您覺得軍方介入的可能性有多大?

傑森:我們知道,紅黃藍這個教育體系是很大的公司,在中國據說有兩萬多個員工,覆蓋三百多個城市,有一千多家這樣的機構,而這個創始人姓曹,他是二炮轉業的,他就是創始人,是董事長、第二大股東,擁有23%的股份,他的副總裁好像也是原來軍隊系統的,再加上北京出事的幼兒園園長的先生就是「老虎團」的幹部,所有這些事情大家不得不跟軍方聯繫起來,在調查的過程中,從網民的反饋來看也非常可疑,這事一定是觸及了有很大背景的人。

最開始網民說是家長先去報案;家長不是一看到這個事、網上一通訊就知道這不是簡簡單單壞老師的問題;是犯罪問題,所以去報案。22日報案,當天警察就到幼兒園開始調查,包括不讓老師出來,所有人進入調查,但是調查的過程中微妙的事情發生了,突然警方不讓家長再進門了,緊接著第二天開始封網。就可以看到,在調查的過程中一定是警方發現了更高、更深、更大的背景。

主持人:而且不讓家長看監控錄像。

傑森:據說是警察拿到監控錄像,警察看了監控錄像,然後拒絕讓家長看,這跟以前的幾個虐童案的情況就不一樣了。我們知道上海攜程親子園,錄像帶大家都看到了,為什麼呢?它不嚴重,只是虐童,只是給孩子餵芥末,非常殘忍的餵芥末,就是一個人在做案,但是北京這件事情,警方可能看了錄像以後,或者調查得更深入以後,發現這個事絕對要蓋住。

中國犯罪最基本的一個邏輯,如果殺了一個人、兩個人,他是個殺人犯;如果是體系的,特別是把中共的高層捲進來,殺了上千人,包括活摘等這樣的事,那就是中共拚命死保的「國家機密」,這就是中國的犯罪邏輯。

主持人:說到活摘,我想問一下橫河先生。剛才這位家長說的一句話很多媒體沒有報,但是我看了是非常吃驚。她說,小朋友說:「叔叔說,你如果不聽話,就把你割了脖子扔到垃圾箱裡。」然後他說了兩次「器官也沒有了」。有的人聽了覺得像是「器官」;有的人聽了覺得像是「氣管」。

橫河:是器官。

主持人:是器官?像這種話,我感覺不是一般人能夠說出來,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橫河:我想這倒不見得是這個老師就會捲入活摘事件。

主持人:他說是「叔叔醫生」。

橫河:「叔叔」也不見得直接會捲到活摘裡面去。但是可能在中國大陸知道活摘器官、很多人失蹤可能器官被摘了拿去移植,知道這個事情的人很多,因此就有人用這種方式來嚇唬孩子,就他所知道的最可怕的事情來嚇唬孩子,這是很可能的。因為「把你殺了,然後扔到垃圾桶裡面去」,可以用來威脅,威脅之下的話;緊接著的那句話是一般威脅是說不出來的,要麼就是他認為這是最可怕的事情,或者他聽說過的,當然也可能他見證過,無意當中說出來了。

主持人:但我覺得說這句話的人本身可能對於死人、殺人或者類似事情不是那麼陌生,我不知道這跟軍隊的背景有沒有關係?

傑森:對,其實我們知道,現在在國外已經是公開的事實,中共有龐大的器官供體系統,從最開始的一系列爆料就是監獄系統和軍方直接操縱、直接交易,而最開始,軍方是提供器官的最大機構,從北京到各個地方都有;軍隊體系對於活摘器官是非常明確的。

主持人:非常不陌生。

傑森:對,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把這個光溜溜的叔叔和說這麼恐怖的話的叔叔跟軍方聯繫起來的原因。比如說,一般的人,一個出錢的有錢人,僅僅是出錢來猥褻小孩子,他不會立刻說出這樣的話來,充其量說「我把你打死」就完了;但是他會說「脖子一割,器官就沒了」,某種意義上講,在他看到人的時候,第一想的是人的器官價值,包括小孩。

主持人:還有一個,就是紅黃藍的背景,我不知道橫河先生您怎麼看?因為現在也把孟建柱,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似乎跟這家公司也有關係,您怎麼看這中間的關係?

橫河:你只要從中共封鎖網絡這一點來看,上海攜程親子園的事情和北京紅黃藍的事情相比較而言,攜程親子園被曝光出來的內幕就要多得多,至少在一開始沒有下這麼大的力氣封鎖,而紅黃藍的事情從一開始發現以後很快就開始封網,而且抓人抓得特別早;攜程到現在也沒抓人、也沒抓家屬。從這一點來看,很可能紅黃藍的背景是很硬的,當然現在知道的就是第一大股東孟亮,他的父親和孟建柱當年都是在上海的農場系統,一個是在崇明島的農場上當場長兼黨委書記;另外一個在長青島的農場當場長兼黨委書記,倆人在同一系統,開會經常在一起,這倒是很可能的,而且孟建柱本人曾經到海南的紅黃藍幼兒園去視察過。

主持人:是,那張照片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橫河:像這種跟他毫無關係,因為他是政法系統的,原來是江西省委書記,後來到政法系統,在政法系統的時候去視察幼兒園是很不正常的,除非他有目的;就是為了幫某人一下。在中國官場上,如果政法委書記出面去幫某人一下,底下的人很快就會知道應該去捧場,就像現在一樣的,如果一查到孟亮的背景,要知道中國官場就是一個拍馬屁文化,馬上就會有人自動獻殷勤,倒不見得一定要得到指示,得到指示還好辦了,就說是服從命令;他會自動採取一系列措施保護這些大老虎們。

從這個角度來看,紅黃藍從孟建柱曾經視察過,從他本人和孟建柱的家族的關係,當然雖然同姓,但是不見得就是一家人,但是他父親和孟建柱確實是認識,而且確實是同事,這只是一條線。如果現在不封網的話,網民去人肉搜索都能查到很多很多背景,說不定還有其它線,我們現在不知道,但是至少知道這條線就已經是很重要的一條線了。

傑森:紅黃藍大概是今年7月在美國上市的,上市之前要提交一系列報告,報告中最大的股東、30.1%的股份是孟亮的投資公司(上達投資公司)直接投資的,孟建柱知道今年年中、2017年7月要上市,而孟建柱是2016年11月去的。這是非常明顯的,中國都是這樣,中央的一個官員跑到海南去視察紅黃藍的一家幼兒園,11月份孟建柱去了,緊接著12月份海南省長就去了。

這就是剛才說的,當中央一個官員去的時候,他不用給底下的官員打招呼,底下官員知道這個地方背景不錯,他就開始去了。另外可疑的地方,這個事一爆出來,「百度」上就再也搜不到孟建柱去海南紅黃藍視察的消息了。因為百度是跟中央直接聯繫的。

主持人:立刻就刪掉了!

傑森:不幸的是紅黃藍本身的網站動作慢了一點,很多網站爆出紅黃藍網站還有。今天,就是剛才做這個節目之前,我去查,發現那個網站也撤了,但是沒有撤光,還留了白頁。從谷歌去查仍然能查到那則新聞,就來自於紅黃藍網站,點進去就是一頁空白網頁。換句話說,紅黃藍也意識到它跟孟建柱的關係,以前在網站上是炫耀的事,現在可能也被逼著要拿下來了;後面的新聞就沒拿下來,還有很多其它新聞。

紅黃藍的網站上有上百條頌揚自己的新聞,為什麼就偏偏拿下來孟建柱這條新聞呢?所有這些疑點就指明這個關係,至少在這條線上他跟中央的孟建柱有直接聯繫。

主持人:是這樣的!所以現在網民根本不買帳!橫河先生,我們前兩週談過攜程的事情,當時就是從虐童的角度。現在網民不買帳,說,這是有組織、有計劃、系統性的行為,已經不單單是虐童了,抓一個教師根本不是解決方法。現在中共似乎已經形成一個套路?

橫河:其實在上面開始介入之前,有人就把這個套路說出來了,結果它還真是不爭氣,就按照人家說的套路一步步走下來,完完全全人們能夠想到的就是:最多抓一個教師或者最多就到園長這一級,再往上就沒有了;要把它做成是一個孤立事件。還不僅是她,這位紅黃藍的財務總管(CFO)。

主持人:對,好像是一個女CFO。

橫河:那位財務總管開內部會議:這件事情最後、最糟糕也就是變成一個孤立事件,所以大家不要擔心。她就叫大家「不要擔心」,包括投資者、裡面員工不要擔心,最終是一個孤立事件,會定性成孤立事件。

她怎麼能這麼知道這是一個孤立事件呢?她就真的是知道這個背景。

傑森:從股市的運作我們可以非常明顯知道。23日,這件事在美國這邊知道了以後,24日美國股市開盤,就是上星期五,美國這邊開盤以後,它的股票就一下大跌,現在的市值估計大約是五億多美元,大量是股東拿著,在美國市場流通的只有27%,大約也就是一億五千多萬美元。當時看到股價下跌,他就敢說:我要用5,000萬美元(市場流通價值的1/3現金)贖回我自己的股票。這證明上星期五他就已經非常清楚,這個事他一定會翻回來的。

主持人:他覺得:「我的後台硬。」

傑森:果然,今天星期一,股票又反彈了將近10%。換句話說,這個事情國內網民在討論的時候,內部其實已經非常確鑿不會影響整個投資公司,不會影響背後引發最後官方伴有的大老虎,不會的,最終一定是孤立事件,孤立到什麼程度是中共自己決定的;現在孤立到很可怕的程度,一個老師被抓了;另外一個在網上敢發消息的人也被抓了。順序我說錯了。

事實上是22日消息爆出來,23日就把網上公布這事跟軍方有關的人抓了;24日才是報導軍方回應,確認了這個園長的先生確實是「老虎團」的;25日才抓了一個老師。換句話說,23日去抓那個網上所謂「造謠人士」的時候,警方還沒有任何的客觀調查;沒有客觀調查就知道這個人是造謠者。換句話說,這個「造謠者」是上面指派的。

主持人:我覺得這件事情民眾反應是比以前更強烈。橫河先生,我們看到,基本上平時對敏感事件一般不輕易發聲的很多人群比如影視明星,現在也在發聲。您覺得為什麼這個事情激起這麼大的反響?這個事情是不是可能就像過去這樣,人們就讓它這麼過去呢?

橫河:過不過去還是取決於大家自己。這起事件比攜程案更嚴重的是有性侵部分,那兒童他說不出來,幼兒園還威脅:拿著望遠鏡一直看到你家裡。不讓人家說。這件事情現在當局肯定是要掩蓋,而且肯定是要把它引導到一、二位個別教師素質不好的問題。它現在已經搞了嘛,說全國的幼兒園系統要整頓、要調查、要加強素質。

這不是幼兒園教師素質的問題;素質問題像是個體的虐童,甚至我們以前看到過,小孩吵得火了,他拎著人家兩個耳朵,把他拎起來,這是虐童。但是這種性侵,而且是外面的人來性侵,問題比攜程的兩個教師餵芥末不知要嚴重多少?嚴重到這種程度!如果現在大家還不發聲,其實前面有案例,就是雷洋案,雷洋案其實大家也說了,如果我們再不發聲的話就會怎麼怎麼樣,因為它動了中產階級。但最後結果是,它仍然就能堂而皇之地把這事重新編一個故事、重新說一遍,最後大家也是沒辦法。

現在這件事情我覺得也是這樣的,現在很多中產階級大家已經意識到了,再加上現在北京出現所謂「清理低端人口」事件,人們就說:一下子高端和低端同時就被打了。儘管這樣,如果制度不改變、中共不改變的話,要想通過某一事件去改變非常困難。因為它不是一起事件,比如說,幼兒園裡面如果容許外人進來,幼兒園的教師也都知道這件事情說不得。不見得每個人都捲進去、都是害別人的人,但是即使知道的人他也沒揭發出來;是家長揭出來的,也就是說,在幼兒園裡面可能這種事情已經是常態了。

從軍隊進來的這些人也應該知道事情早晚會曝光,但是他顯然不怕,不管是軍隊的也好、是地方的也好,這些人勾結了外面來的人,他們肯定相信,如果捅出來也會有人保他們、也會把它封鎖住,而且他知道就這種事情在他們的圈子裡面是常態。

就這件事情人們再叫,如果整個全局不改變,整個社會不改變,那是沒有用的;要改變的是中共。中共是所有這些罪惡的源頭,要是不能夠排除中共的話,那麼這些罪惡,即使這一方面它整頓了,其它方面還會冒出來。

主持人:傑森怎麼看?

傑森:在我看來,這個事如果中國人不把它追究到底,中國未來沒有任何的所謂「道德底線」可言了,這已經不是道德底線的問題,是人和獸之間的區別了。

橫河:獸沒有那麼壞!

主持人:魔鬼。

傑森:在我看來是人和魔之間的關係。任何國家都有壞人,對於小孩的性侵不是只在中國有,這一點我們接受現實,但是,如果出現性侵的事,作為國家機器的政府包庇性侵的人,甚至把受害者兒童家長發的消息從網站上拿下來,不許任何人評論。

主持人:封口。

傑森:這個執政黨;不是執政黨,這個獨裁政府、政黨就是虐童或者性侵犯的從犯,本身性質跟歷史上任何國家完全不能同日而語。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人如果就這個事善罷干休,然後生點氣、明天接著高高興興去吃頓飯,這事就過去了。未來中國人,我說什麼事情還能讓你生氣起來呢?

主持人:真的是底線的底線。

傑森:中國孩子的事情已經是底線的底線了。紅黃藍的網站上說,我們要給七彩的童年邁出第一步。但是他們給孩子的是黑暗,極其黑暗的一天,中國人決不能在這個事情上再讓步了!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我們節目時間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會持續關注這一事件,下次節目再見。最近幾天北京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幼童受到虐待,甚至涉嫌被猥褻的醜聞,不但在全中國,在海外媒體也成為焦點。有家長指稱自己的幼兒被餵藥片,被扎針,甚至被強迫脫光罰站,或者被觀看所謂的罰站。有消息說,這個事件可能有軍方涉入,而紅黃藍的大股東和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可能的關係也被媒體廣泛的報導。那麼這些孩子到底遭遇了什麼?紅黃藍有著什麼樣的背景?為什麼在事發之後中共要封鎖媒體的跟進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