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震撼紀錄片《蠶食美國一》中文解說詞全文 2-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2 月 04 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獨家播映中文字幕版紀錄片《蠶食美國》(一)和(二)後,引發廣大觀眾強烈反響。大量讀者通過各種渠道向本台反饋,希望看到該片全文解說詞,以便對共產主義對美國、對世界的滲透與破壞有更深入的了解。為回饋觀眾厚愛,本台將全文刊發《蠶食美國》(一、二)中英文對照解說詞,以饗讀者。

行動計畫:蠶食美國

旁白=柯蒂斯∙鮑渥斯

羅納德∙雷根片段:你好。在傳統的電影套路中,壞人通常都會被打敗,故事以圓滿告終。各位接下來要看的影片,我卻無法作出這樣的保證。影片中的故事仍未結束。在故事中的衝突裡,你和其他觀眾都置身其中。

大衛∙諾伯爾博士:在20世紀,被屠殺的人數超過之前所有世紀的總和。

布蘭登∙豪斯:國會記錄顯示,死亡人數達1.25億。

吉姆∙辛普森:他們只有一個目的-讓我們的文化喪失一切道德準則。

約翰∙斯多莫: 差不多從1960年代以來,我們看到,美國的整個文化都被轉變了。

菲莉斯∙詩萊弗利:他們的理念是基於:孩童應該由整個村子撫養。村子指的就是政府。

布蘭登∙豪斯:一直以來,他們有意圖地毀掉了美國的家庭,因為他們懂得家庭是社會的基石。

蒂姆∙渥德蒙:我們從諾曼∙洛克威爾的美國,變成今天休∙海夫納的美國。

羅伯特∙謙德勒博士:如果我們失去猶太教-基督教的框架,我們就將永遠迷失。

旁白:左派想讓人們相信的是,美國自上世紀六十年代以來經歷的文化變革都是進步,帶領我們走向“美麗新世界”。

翠弗爾∙路頓:他們看到了社會的凝聚力來自於什麼。那不是他們想要的,所以他們要改變。他們會把我們相信的所有善良美好的事物都顛覆與腐化,因為他們想要構建一個“新”社會,那就意味著舊的必須被取代。

旁白:本片要展現的是,他們尋求的“美麗新世界”只不過是來自於共產主義那些失敗的政策與意識型態-它們在整個20世紀奴役了世界上超過三分之一的人。本片要告訴世人,大多數左派並不是共產主義者-他們只不過是列寧口中那些“有用的白痴”,被用來推動社會主義行動計畫,這是通往共產主義的第一步,也是必要的一步。

M.史丹頓∙艾文斯:基本上他們要說的是,國家是至高無上的。沒有法律凌駕於國家之上。如果沒有法律高於國家,也就無法反對它了。

旁白:歷史已經毫無疑問地證明了,在自由社會裡,自由經營體系給予願意勞動的人的果實要超過其它任何制度。那麼左派為什麼仍然要把社會主義的綱領施加給我們呢?我是說,它其實就是隱藏的共產主義! 只有兩種可能性:他們無知,或者他們邪惡。在過去兩年,我研究了是什麼造成美國的急遽衰退,我得出的結論是,很遺憾,左派不能用無知當藉口。他們在他們的著作、論文和演講裡留下了太多證據。是的,美國有一個敵人,這個敵人很接近於實現他的計畫-毀掉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

吉姆∙辛普森:人們一旦明白過來,就會像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那樣開始抗議、開始反抗。當那一天到來時,當權者就會感到威脅,就會開始行駛他們的權力。

柯蒂斯∙鮑渥斯:對我來說,這個故事其實是從1992年的夏天開始的。我認識的一位當作家的老先生給我打了個電話。他請我幫他去參加一場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會議。他告訴我,最近美國共產黨因為就如何奪取美國產生了分歧而導致內部分成兩派,部分黨員仍然希望通過暴力革命,而另一些黨員則希望主要通過公共政策從內部顛覆美國。老先生很好奇,想了解他們會怎麼說。畢竟,柏林牆剛剛倒了不久,蘇聯也已經解體了。全世界都在說“共產主義完蛋了。” 那麼為什麼他們還要開會?他們有什麼意圖?我當時還在讀研究生,覺得能秘密潛入一個共產黨大會聽起來很有趣,所以我就決定去。我在走入會場時,讓我感到意外的第一件事是,我本以為會看到一群激進的大學生。但是沒想到,全都是50歲、60歲、70歲的祖父輩老爺爺,一個個西裝筆挺,拿著公文包。我意識到這個會議比我預想的要嚴肅。

那個週末,我仔細聽了他們闡述的計畫和行動綱領,聽了他們準備如何滲透美國的各種制度,把我們引向他們希望的方向。為了毀掉我們的家庭制度,他們想要鼓吹同居而不是婚姻。他們想要儘早的讓兒童脫離家庭教育,由政府代為管教。他們還說要支持女權運動,因為他們發現女權運動非常成功的讓女性對相夫教子的家庭生活產生了不滿。為了毀掉私營企業,他們想要支持環保運動。在1992年時,環保運動還只是星星之火。但是他們認為只有這項運動可以帶來過度的規章條例管制,從而遏止企業發展。最後,為了毀掉我們建立在宗教信仰與道德之上的文化,他們說,如果我們可以讓美國人接受同性戀,就可以開始滅掉美國人秉持的傳統道德觀了。我記得當時我想,這個計畫很不切實際,我有生之年不用擔心它會實現。

十五年後,我被州長任命擔任州議會代表,當時我在我的區只居住了兩年,所以我決定每個月寫篇文章發給報社。每個月我都選一個不同的主題。2008年1月,我正在琢磨這個月該寫什麼的時候,我回憶起了1992年參加的那場會議。我想起了他們當時列出的那些目標,以及後來美國經歷的變化,我簡直不敢相信他們竟然能那麼成功。我們的家庭正在分崩離析,環保運動已經成為摧毀我們自由經濟的最強大的一股力量,而華府正在考慮通過的仇恨犯罪法使人們連說出任何反對同性戀運動的話都成了犯罪。我意識到,人們需要知道正在發生什麼。我那個月的文章發表之後,很快人們就開始在首都抗議,成為了晚間新聞的主要消息。

新聞剪輯:“州議會的爭議性的評論成為今晚熱點。一位立法新手表示共產主義已經滲透了美國主流社會, 這是今晚6點新聞直播的首要消息。”

柯蒂斯∙鮑渥斯:我的文章發表後,報社隨後陸續發表了四十多封與此相關的讀者來信。

「電話留言」我今天只是想表達我對這篇文章的支持。不要讓他們把咱們給蠶食了。再見。

柯蒂斯∙鮑渥斯:我意識到,我觸到了人們的一根神經。有一封支持我的信裡寫到,有一本1958年出版的書也列出了類似的行動計畫。這引起了我的注意。書名叫做⟪裸體的共產黨人⟫(The Naked Communist),作者是克裡昂∙斯葛森(Cleon Skousen),是一名前聯邦調查局調查員。這本書列出了在1958年,共產黨的45個目標。隨著我仔細地閱讀每一個目標,我發現他們制定了這麼詳盡的行動計畫,要從內部顛覆美國,簡直令我難以置信。

第28個目標:以違反“政教分離”原則為理由,取消學校禱告。

第40個目標:讓人們失去對家庭制度的信任。鼓勵亂性並使離婚容易實現。

第17個目標:控制學校。把學校作為社會主義理念的傳動帶。弱化授課大綱。控制教師協會。

第24個目標:把所有管制猥褻污穢罪的法律稱作“審查制度”,稱作對言論和新聞自由的侵犯,從而達到廢除這些法律的目的。

第25個目標:通過在書籍、雜誌、影視裡宣揚色情,毀掉文化道德標準。

第26個目標:把同性戀、墮落和亂性視作“正常的、自然的、健康的。”

第20個與第21個目標:滲透新聞媒體,控制廣播、電視和影視界的重要職位。

第27個目標:滲透教堂,以“社會”宗教替代天啓宗教。讓人們喪失對《聖經》的信念。

柯蒂斯∙鮑渥斯:他們實現了幾乎所有目標。竟然沒有人注意到這件事。至少過去五十年以來,他們隱藏在幕後、在陰影裡,積極從事著他們的活動,企圖把我們的民眾、我們的文化帶向毀滅。

旁白:必須有人去挖掘出真相,了解我們國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這麼多具體的目標被實現了,難道只是巧合嗎?還是說有一股隱藏在暗處的力量在處心積慮地腐蝕美國的文化?我決定向一些我最喜愛的作家與演講家了解事實。以下是我問他們的幾個問題。

「共產主義死了嗎?」

翠弗爾∙路頓:人們普遍相信共產主義已死。但是今天在全世界,共產黨的人數超過歷史上任何時候。

尊敬的埃德文∙米斯:現在全世界的共產黨在做的一件事,是不使用“共產黨”這個名稱。所以我們看到在美國,有一些秉持(與共產主義)相同意識型態的人,用各種其它名稱來偽裝自己。他們甚至不想被稱作“自由派人士”,他們希望稱自己為“進步派”。

吉姆∙辛普森:如果你去看一看共產黨的網站,他們支持的所有計畫和政策都屬於“進步派”的。

翠弗爾∙路頓:所以所謂的“進步派”的範圍包括強硬的自由派、共產黨、也包括社會主義者。他們全都叫自己是“進步派”,他們的價值觀也大體相同,並且相互配合。

約翰∙斯多莫:約翰∙埃德加∙胡佛曾說,他們是“欺騙的高手”。一個好的魔術師會把一隻手在空中搖擺的同時,另一隻手正在偷偷做著見不得人的勾當。當所有人都在說共產黨已死的時候,他們已經席捲了非洲大部分地區。

翠弗爾∙路頓:共產主義在南非正在復活。

約翰∙斯多莫:(共產主義)進入了南美和中美。

大衛∙諾伯爾博士:現在,拉丁美洲有六個國家是共產主義性質的。

M.史丹頓∙艾文斯:中國、古巴、朝鮮,還有越南,都是共產主義。

翠弗爾∙路頓:(共產主義)仍然在暗中操控著俄國,在東歐也勢頭強勁。在歐盟諸國也是。在世界上的幾乎每個國家,它都很強大。

吉姆∙辛普森:惠特克∙錢伯斯說,共產主義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大部分推行共產主義事業的人並不是共產黨,他們是列寧口中的那群“有用的白痴”。這樣他們就獲得了正當性,因為如果被認作是共產黨或共產主義,是絕對無法獲得正當性的。

旁白:為什麼他們能輕而易舉地讓不是共產黨的左派人士來推行他們的計畫呢?我在研究了政治刻度表之後就開始明白了。刻度表的最左邊代表100%政府,最右邊代表沒有政府。沒政府就是無政府狀態,這是根本行不通的。最左邊有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納粹主義-這些體制都有一個社會主義形式的政府,相互之間大同小異。傳統上來講,共和黨的位置是中間略微偏右,民主黨的位置是中間略微偏左。然而近年來,通過媒體、好萊塢以及我們大學裡許多信奉馬克斯主義的教授們的激進影響,兩黨都向左移了,而民主黨左移的步伐是如此巨大,已經達到公開與激進派手牽手的程度。所以他們都屬於一夥的。現在左邊所有這些派別的目標是一樣的:讓美國變成社會主義。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我以為共產主義已經過去了。我以為,我們贏了那場戰爭。柏林牆倒了。羅納德∙雷根贏了。我們必須要了解他是如何贏得那場戰爭的,因為我們現在要在美國本土再一次對抗它,而這次它不像冷戰時充滿敵意的攻擊我們,令我們感到恐懼。這次它從內部瓦解我們。

翠弗爾∙路頓:而且它沒有對手。沒有。這一點才令人害怕。

旁白:我想已經很清楚了,共產主義並沒有死。它用其它名稱把自己偽裝起來。但是背後的理念仍然健在。全世界幾乎15億人生活在公開稱自己是共產主義的國家裡。不幸的是,美國大部分50歲以下的人都不清楚生活在被共產主義統治的國家是什麼樣子。所以,我問的下一個問題是:共產主義究竟為什麼那麼不好呢?

菲莉斯∙詩萊弗利:共產主義簡直太邪惡了。

M.史丹頓∙艾文斯:它完全是個暴政。

尊敬的霍華德∙菲利普斯:共產主義的整個歷史就是一個大規模屠殺的歷史。

吉姆∙鮑渥斯博士:數以千萬的人被共產主義者殘酷殺害。

吉姆∙辛普森:在和平年代被大規模屠殺的人數比歷史上所有戰爭加起來死的人還要多。

約翰∙斯多莫:在共產主義控制的每一個國家,都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民被殺害。

大衛∙諾伯爾博士:如果你問馬克思主義留給後人什麼,那就是人類歷史上最兇殘的殺人機器。

布蘭登∙豪斯:我們有國會記錄-1.35億人因共產主義而死亡。我認為如果算上墮胎的話,真實的數字超過5億人。

尊敬的埃德文∙米斯:統治者過得很好,但同時有許多各種各樣的人被奴役、坐牢、受到壓迫。所以,跟他們承諾的通過革命要實現的結果相比,真實情況正好相反。

大衛∙諾伯爾博士:你可能覺得,如果20世紀是死亡人數最多的世紀,大家都應該會想,讓我們找出原因。但事實是,你連這個問題都不能問。這個問題是禁止的,因為我們的公立學校現在仍然在宣揚導致那些大規模死亡的理念。

旁白:我覺得這樣的事情之所以會發生,其中一個原因是人們對“共產主義”這個概念非常渾淆不清。嚴格意義上講,共產主義就是社會主義的最終階段與目標。而社會主義可以用兩個單詞最準確地形容:“大政府”(big government)。政府控制幾乎一切,並借助這種權力強制性的奪取一個人的東西再交給另一個人。美國的自由派人士真心認為這麽做一點也不邪惡。他們相信這是實現真正公平與正義的路徑。然而,只有一個原因讓我們其中一部分人對這幅美輪美奐的烏托邦景象敬而遠之:歷史。通過歷史,我們看到無論是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還是斯大林的蘇聯社會主義模式,無論它叫什麼名字或以什麼形式出現,社會主義都是終極邪惡。它遲早會毀滅一切:法律、道德、家庭、繁榮、生產力、教育、激勵制、最後是生命本身。社會主義的問題在於,它給像斯大林或希特勒這樣的人掌握權力創造了條件。這就是為什麼共產主義與今天的我們如此密切相關,因為它是我們現在所走的道路的終點站。

旁白:尼采曾試圖讓世界相信上帝已死。達爾文曾試圖證明,人類只不過是動物王國的一員。而馬克思意識到,尼采和達爾文的哲學觀可以為他自己的共產主義觀點提供合法性。馬克思明白,他們的理念將為殘暴與殺戮提供合法性。要在全世界範圍實施共產主義,殘暴與殺戮是必不可少的。

旁白:卡爾∙馬克思,現代共產主義之父,死於1883年3月。由於只有九個人參加了他的葬禮,人們理所當然地認為共產主義也隨著馬克思一起死亡了。同年10月,在英國倫敦,有一個叫做“費邊社”的社會主義團體成立了。

大衛∙諾伯爾博士:費邊社的成員決定,他們要逐步地在世界上實現社會主義。他們用的稱謂是漸進式的社會主義,而不是馬克思說的通過革命實現社會主義。

翠弗爾∙路頓:他們一直與共產黨們合作。部分費邊社成員本身也是共產黨。兩個組織的會員有一定重疊性。

大衛∙諾伯爾博士:雖然費邊社的步伐緩慢,但是他們切實地在全世界範圍一步步實現社會主義。歐洲已經基本實現了。他們現在正在攻克拉丁美洲。拉丁美洲許多國家不僅是社會主義,甚至已經是馬克思主義了。比如委內瑞拉和尼加拉瓜是實打實的馬克思主義者。薩爾瓦多剛剛變成共產主義性質。當然還有卡斯特羅,他正坐在那裡看這場好戲。而我們根本還沒有搞清楚是怎麼回事。我們甚至不知道一場血腥的紅色瘟疫正在向我們襲來。我們還以為可以一直每周六早晨看看卡通,世界會一直美好下去。

M.史丹頓∙艾文斯:不幸的事情發生,都與他們有很大關係。

旁白:有兩個發現讓我看清楚了費邊社的真面目:第一,他們的標記是一隻裹著羊皮的狼;第二,蕭伯納擔任了費邊社近50年的首腦人物之一,他曾說:“我是個共產主義者,但是我並沒有加入共產黨。斯大林是位一流的費邊社主義者。我是費邊社主義的創始人之一,因此我對俄國非常友好。”

翠弗爾∙路頓:費邊社最後產生了“學生爭取民主社會組織”(簡稱“SDS”),之後又產生了“氣象人組織”,基本上美國過去四十年來經歷的社會變革都是他們一手策劃的。上世紀60年代的許多SDS成員今天仍然對美國的走向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其中一位是吉姆∙沃利斯神父,當他還在密西根州立大學讀書時,他曾是SDS的主席。

大衛∙諾伯爾博士:然而今天,他是美國總統 [巴拉克•奧巴馬] 的精神顧問。他們是多年的朋友。他們在芝加哥以及芝加哥當地政壇時就認識。越戰時,他支持越共打敗美國軍隊,越共打勝後,他簡直不敢相信。他說,這是他一生中最高興的一天之一。

旁白:“學生爭取民主社會組織”的另一位領導者和“氣象人組織”的发起者是威廉姆•阿耶斯,他與奧巴馬總統是多年的朋友和鄰居。2009年有消息稱奧巴馬的書《我父親的夢想》甚至就是阿耶斯所寫。也就是說費邊社的影響直接進入了白宮。

旁白:我發現的另一個對美國文化產生重大影響的團體是“法拉克福學派”(Frankfurt School)。

翠弗爾∙路頓:它可以說是歐洲社會主義在美國的前哨站。

吉姆∙辛普森:威利•慕恩岑伯格和其他幾名布爾什維克創建了法兰克福學派。

M.史丹頓∙艾文斯:真正的領導者是赫伯特•馬爾庫斯和弗朗茨•諾伊曼。弗朗茨•諾伊曼其實是個蘇聯間諜。

吉姆∙辛普森:他們的全部目的就是要徹底改變西方尤其是美國的整個教育體系。

旁白:伯特蘭•羅素曾經在法兰克福學派教學。他說:通過心理學技巧教學生,我們可以讓學生“毫無動搖地堅信雪是黑色的。”

翠弗爾∙路頓:他們在這裡辦了一所學校。

布蘭登∙豪斯:約翰∙杜威在1933年幫助把這些德國知識分子帶到美國來,把他們安置在普林斯頓、伯克萊、布蘭迪斯等地,讓他們去渗入教育和媒體領域。

吉姆∙辛普森:他們的目標包括教給孩子同性戀與性、鼓勵酗酒、毀掉美國的宗教信仰。這是個主要目標。

翠弗爾∙路頓:可以說,社會的腐化是由他們開始的。

吉姆∙辛普森:威利•慕恩岑伯格說,我們要讓西方腐爛的臭不可聞。

旁白:我喜歡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無論是一起慶祝獨立日、打棒球、或吃蘋果派。所以我簡直無法理解在1930年代就有一批知識分子在居心叵測地計劃如何讓美國腐爛的臭不可聞。

翠弗爾∙路頓:我們有一些底線和限度。而左派一直以來不斷盡其所能地在突破底線和限度,為了讓文化墮落,他們會保護任何色情業者、離經叛道者、以及負面的文化形式。

布蘭登∙豪斯:這也符合今天女權主義運動,其實它是法兰克福學派想要毀掉父系社會、以母系社會取而代之的做法--換句話說,取消父親的角色:慈愛的養家者、教育者、新信徒的輔導者、一家之主,為家注入道德、正直與謙卑。他們是刻意為之的,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们能摧毁家庭,就能摧毁國家。父親本該是一家之主,起到信徒輔導者、保護者和養家的作用,但是他的作用被政府取代,政府扮演了保姆。

吉姆∙辛普森:法兰克福學派想出了「文化馬克思主義」的概念。

M.史丹頓∙艾文斯:入侵文化、控制文化,其它的都會順勢而成。

布蘭登∙豪斯:當然他們就是那樣做的。今天我們看到了徹底的文化革命。美國很多人都知道一句話「要愛情不要戰爭」,它實際上是赫伯特•馬爾庫斯講的,他是法兰克福學派的。他們试图控制教育、控制媒體。他們非常成功地用政治正確這種說法改變了美國人的整個世界觀,但實際上這是文化馬克思主義,目的是摧毀基督教精神,然後創造混亂,然後實現他們的終極目標—從文化馬克思主義到傳統馬克思主義,也就是社會主義。

旁白:安東尼奧∙葛蘭西起草了大部分從內部再造美國的策略。1930年代,他草擬了多達2000多頁的大綱,逐條說明如何從內部瓦解猶太教-基督教文化。自那以后,他建議的計劃成為左派人士的焦點。

尊敬的埃德文∙米斯III:安東尼奧∙葛蘭西是一名新馬克思主義哲學家。

布蘭登∙豪斯:安東尼奧∙葛蘭西是一名意大利共產黨。

翠弗爾∙路頓:安東尼奧∙葛蘭西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麻煩製造者。與这個星球上任何人相比,他可能要對各種社會問題負最多的責任。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他懂得,破壞這個國家的道德是至關重要的。

尊敬的霍華德∙菲利普斯:因為美國有很穩固的基督教傳統。你必須要攻擊這個文化,改變這個文化。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甚至包括色情和大部分人無法接受的一些事情。

大衛∙諾伯爾博士:他說,我們毀掉西方的途徑是毀掉它的文化,我們要滲透進去,用他們自己的音樂、藝術、文學去對抗他們自己。

M.史丹頓∙艾文斯:這就意味著你要滲透到大學裡去,寫書、寫小說、寫詩歌、作曲、寫書評。一旦你能控制文化,你就可以左右年輕一代的思想。

約翰∙斯多莫:他與馬克思不同。他不是去毀掉教堂和其它基本的社會機構,他是滲透到這些機構裡去,用制度本身去改變文化。

羅伯特∙謙德勒博士:葛蘭西的說法是,政府和社會能夠一直延續是因為教堂,教堂制定各種規範。教堂制定人們生活的框架,制定規則,規定了家庭的結構。

翠弗爾∙路頓:他不想到街上去鬧革命,因為很快就會被警察制止。他想要長期改變社會,這種革命的形式是我們根本意識不到的。 

尊敬的霍華德∙菲利普斯:共產主義者非常成功地把他們的意識形態推銷給了好萊塢和大衆媒體。

M.史丹頓∙艾文斯:我認爲他的辦法是有效的。這就是目前正在發生的。它起到作用了,而且正在起作用。很多像他這樣的人就是这么来的。

翠弗爾∙路頓:這就是過去五十年來共產主義的巨大勝利,那些教授、教育家、新聞記者、他們是葛蘭西未來的震擊部隊。 

旁白:葛蘭西的一位明星門徒是索爾∙阿林斯基,他成為1960年代最具影響力的一位激進分子。

翠弗爾∙路頓:1930年代時,阿林斯基在芝加哥就是個備受矚目的激進派人士。他與共產黨關係密切。他有段時間和里昂∙德普瑞一起在射擊場練打靶,德普瑞後來成為奧巴馬的一位導師。那時候他們一起練打靶是因為他們知道革命就要來了。但是革命沒有來,所以阿林斯基選了一條更狡黠的路。

布蘭登∙豪斯:阿林斯基指使社會組織者去撥弄是非,煽動人群。實際上他說過,別人會控訴你是個煽動者,而你名副其實就是個煽動者。他要讓有產與無產的人相互對抗。

旁白:我在看了一部二戰老電影之後,才明白左派人士在美國一直在做什麽,他們讓窮人與富人、黑人與白人、年輕的與年長的對抗。希特勒分裂德國也是用的這套策略。

二戰影片片段裏的人:他們知道他們無法戰勝一個統一的國家,所以他們把德國分裂成一個個小群體。他們利用人們的偏見作爲武器,把國家削弱。當你今後聽到這類説辭時,記住這一點。有人將從中獲利,而那個人不會是你。

布蘭登∙豪斯:他們利用這種衝突作为加大政府力度來制止混亂的借口。所以他們先製造混亂,然後他們再介入作为这种混亂的解决者。正如弗朗西斯∙薛華所說,當這種混亂降臨時,大部分人就會主動向專制主義屈服,因爲他們不想看到混亂。

尊敬的埃德文∙米斯III:可以說,他的書就是這些積極分子組織的實際操作指南。

布蘭登∙豪斯:奧巴馬總統研究過他的書,他在芝加哥的「社區組織立即改革協會」(ACORN)擔任社區組織者時,曾根據這本書執教了四年的講座。

旁白:我在讀《激進分子的條規》(Rules for Radicals)時,想尋找阿林斯基思想的根源。我無意中看到書的一開始有一段獻辭。我看到的是:「我們不應該忘記要對第一個激進者有基本的致意…人類所知道的最早的一位激進者對制度進行了反抗,他的反抗是如此有效,他至少贏得了自己的王國—他就是路西法(撒旦)。」思想源於葛蘭西的阿林斯基,對我們的總統[奧巴馬總統]和我們的社會有巨大的影響力。而他把自己的書獻給撒旦?魔鬼?我認爲這已經充分說清楚了他們的思想和計劃的根本來源於什麽。

吉姆∙辛普森:你問到阿林斯基對今天的左派運動有什麽影響,他基本上定義了左派運動。他定義了它。

旁白:阿林斯基汲取了葛蘭西和費邊社的社會主義思想的精華,將它們匯集、重新包裝、然後兜售給了1960年代的激進派們。 在研究了阿林斯基後,李查德∙科洛伍德和他的太太弗朗西斯∙福克斯∙皮文,想出了我們今天叫做「科洛伍德-皮文戰略」。

翠弗爾∙路頓:他們的想法基本上就是毀掉社會、或者說毀掉資本主義本身,他們需要讓體系超載。他們的辦法是盡可能讓更多的人吃政府福利,不論通過什麽方法,盡可能讓更多人把體系壓榨殆盡。

吉姆∙辛普森:這叫做危機戰略,它被1960年代的積極分子和激進分子所熟知。他們在1966年5月份的《國家》雜誌(The Nation)發表了一篇名為「窮人之重」(“The Weight of the Poor,”)的文章,在文中陳述了他們的這套戰略。

布蘭登∙豪斯:偉德∙拉斯科讀了這篇文章,他後來創建了我們今天知道的「社區組織立即改革協會」(ACORN)。當然,科洛伍德與皮文學習了阿林斯基的思想。也就是說,葛蘭西給了我們阿林斯基,阿林斯基給了我們「科洛伍德-皮文戰略」,这对夫妻想通過盡可能增加應得福利的人數讓美國經濟垮掉,使美國成爲福利過多的國家,導致其垮臺。拉斯科研究了「科洛伍德-皮文戰略」。他創建了ACORN。

旁白:當然,ACORN產生了奧巴馬。世界是多麽的小:拉斯科不僅創建了ACORN,他還是“學生爭取民主社會組織”(SDS)抵抗徵兵的組織者,SDS就是費邊社發起的。

翠弗爾∙路頓:自此以來,他們一直用這套戰略盡可能地增加有投票權人數、享受福利人數,總之就是讓體系超載,增加中產階級繳稅負擔,讓資本主義離毀滅更近一步。

旁白:所以我們到今天爲止邊境仍然門戶大開,那麽多人仍然依靠政府生活,這也就不令人奇怪了。左派仍然在推進這些計劃,其實他們唯一做到的就是把美國的黑人家庭撕裂,導致了世世代代的循環性貧困。

旁白:最後一個與費邊社和法兰克福學派並肩作戰,並採用葛蘭西路綫的是美國共產黨。

大衛∙諾伯爾博士:這個題材最重要的一本書可能是威廉姆∙Z∙福斯特著的《走向蘇維埃美國》(Toward Soviet America)。福斯特本人是共產黨的領袖。他在1932年參加過美國總統競選。但是他在《走向蘇維埃美國》一書裏,一章一章清楚地闡述了需要怎樣做才能創造出一個「蘇維埃美國」,而不僅是「蘇聯」。

旁白:他們在美國掀起的兩個運動對於撕裂我們的家庭與毀壞我們的道德起到重要作用。

[女權運動]

費利斯∙雪弗利:貝蒂∙傅瑞丹被認爲是美國女權運動的奠基人。其真正目的是攻擊全職家庭主婦,讓她們離開家裏、讓她們認爲自己的人生很悲哀又乏味、認爲自己是受害者。這是受害者心理學。這實在很不幸,因爲美國的女性是這個星球上有史以來最幸運的人群了。讓她們相信她們是生活在壓迫的、不公正的父系社會下的犧牲品—這是個徹底的謊言。不幸的是,多年來,他們正是把這種思想灌輸給年輕女性的。

旁白:貝蒂∙傅瑞丹在宣傳她的書《女性的奧秘》(Feminine Mystique)時,她暗示她本身曾是一個苦惱的家庭主婦,她只是想幫助其她女性。但是在1990年代末,人們發現她其實是一名共產黨的激進宣傳人員和斯大林的死忠支持者。當她把美國家庭形容成是「舒適的集中營」時,這不是因爲她個人在家裏的經歷,而是因為她就是要來摧毀我們的家庭。

[同性戀運動]

大衛∙諾伯爾博士:我是學共產主義的。共產主義者們在不同的社會成立各種組織。在美國,他們成立了一個推廣同性戀的組織,叫做「馬特蕊協會」(Mattachine Society)。協會的創始人是亨利∙黑爾,他是共產黨的一位領導人物。因爲我學共產主義、教和共產主義相關的問題,你就抽絲剝繭這樣去追蹤,突然你發現—這個「馬特蕊協會」是什麽?我從來沒有聽説過!它其實就是亨利∙黑爾建立的一個組織,用來滲透美國文化,讓同性戀正常化。

翠弗爾∙路頓:這場運動一直是由左派主導的。所有的這個「主義」那個「主義」,它們的背後不是藏著共產主義者就是社會主義者。而他們的目標一貫是傳統的家庭單位。

大衛∙諾伯爾博士:這場戰爭一直針對的是家庭。如果你去仔細讀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宣言」,他說要對中產階級家庭宣戰。中產階級家庭其實就是聖經裏講的家庭—有父親、母親、子女。 

尊敬的史蒂夫∙金:他們要對婚姻下手。他們要改變婚姻的根本定義和意義,因爲他們想要通過一種烏托邦的方式重新塑造這個社會,但是擋在他們面前的恰恰是基督教文明的價值觀本身,這些價值觀是通過婚姻來傳授的。

布萊恩∙費西爾:所以,左派必須要毀掉家庭,因爲如果有一樣東西阻擋左派實現他們的目標,那就是健康穩固的核心家庭。

旁白:所以,從費邊社到法蘭克福學派,到葛蘭西,再到美國共產黨,你會發現他們與美國幾乎每一個傾向左派的人或機構都有關係。他們的影響之大不可思議。在1960年代,所有左派團體都意識到葛蘭西是對的:在一個猶太教-基督教社會,你永遠不可能説服人們發起一場馬克思式的革命、相互殺戮。摧毀這個文化的唯一辦法就是滲透入侵那些最具影響力的制度,從内部瓦解人們。

[他們爲什麽那麽反對道德?]

旁白:我在研究這四個組織的過程中,最讓我感到意外的是,他們的一個主要目的是把我們變成道德敗壞的人。

尊敬的埃德文∙米斯III:1930年代以來的共產主義者和今天的左派都知道,如果可以毀掉文化傳統,毀掉基本的道德規範,那麽要把人們引向社會良善的對立面就容易得多了。

溫迪∙萊特:他們知道這都是社會組織的構成部分。他們的全部意識形態就是要摧毀家庭、摧毀人類的聖潔的生活、摧毀人的價值、摧毀有上帝的説法,以及我們要對上帝有所交代的説法。

布萊恩∙費西爾:通過他們攻擊的目標,他們實際上是在證實猶太教-基督教的世界觀,因爲他們在試圖毀掉我們的文化時,他們知道需要針對猶太教-基督教引以爲榮和珍視的最根本的東西:道德、對上帝的信念、信仰、家庭的重要性、生命的聖潔、以及婚姻的聖潔。

旁白:我們的敵人能夠發現道德就是我們最強大的力量—這實在令人驚異。可是有那麽多美國人還不懂這點。簡單的説,道德就是具備了只做應做之事的品行,而不是隨心所欲想做什麽做什麽。只有這樣,自由才可行。如果人無德,就不能有自由,否則他們會自毀。而我們看到,這正是美國的現狀。底綫是,自由和自由企業兩者只不過是道德之樹產生的果實。我們的建國先父們對此十分清楚,我們的敵人也很清楚。

[“我們的憲法只為擁有道德和信仰的人群而立。它對任何其他人群均不適當。” – 約翰∙亞當斯(美國第二任總統)]

旁白:有一個重要的事實我們需要面對。如果我們的總統是雷根,稅收低,擁有強大的國防,那麽我們肯定不會像現在下沉的這麽快。但是我們仍然會繼續下沉。經濟的繁榮解決不了我們面對的主要問題:50%的婚姻以離婚收場;40%的孩子是非婚生的;每天超過3000名女性墮胎;每年有1千9百萬人新感染上性病;學校教孩子:一切都是相對而言的,沒有對與錯之分;這只是舉幾個例子,還有很多。我最近在本地報紙上讀到,在過去12個月以來,我住的州裏的高中學生中,幾乎7%試過自殺。無論我們願不願意承認,我們的社會在崩潰。

[“我的人生目標是推翻上帝、毀掉資本主義。”-馬克思(共產主義之父)]

旁白:馬克思洞察到,推翻上帝和摧毀資本主義有密切關聯。當你通過毀掉社會道德和上帝建立的制度—家庭與教堂—來推翻上帝時,你也同時在摧毀資本主義,因爲一旦家庭崩裂,教堂失去影響力,社會就開始崩潰。那麽政府就不得不通過擴張來收拾殘局。

吉姆∙辛普森:如惠特克∙錢伯斯所說,一個關鍵問題是:尊崇上帝還是尊崇人?上帝還是人?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馬克思是個無神論者。

尊敬的史蒂夫∙金:馬克思的哲學觀是:人們為了國家的利益而存在。

M.史丹頓∙艾文斯:馬克思生前身後所作的一切,以及當今所有這些「主義」試圖要做的,就是要推翻上帝,把人推上神壇。

吉姆∙辛普森:你必須要讓上帝喪失信譽。上帝是你的競爭對手。

溫迪∙萊特:二十世紀出現的幾個意識形態,其目的是讓上帝失去價值,並提升了人—共產主義、相對主義、人本主義。它們都否認上帝的存在,它們宣稱,這樣做就可以提升人的地位。但是如果我們看一看在真實生活中採用這些意識形態會出現什麽結果,我們發現總有某些階級的人群的價值或權利被剝奪了。

M.史丹頓∙艾文斯:反之,我們從小所受的教育告訴我們,如果你相信自由,你就要相信每一個人都是珍貴的。當然這來自《聖經》:具有上帝的形象。我們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創造出來。所以每一個人都應獲得尊重、尊嚴和自由。這是基督教義所獨特之處,你在其它地方找不到。

旁白:幾乎所有讓美國成爲獨一無二又偉大的國度的理念,都是我們的建國先父直接從《聖經》提取出來的。我覺得這就是爲什麽左派只針對一個宗教—基督教。而一說到伊斯蘭教、佛教、印度教或其它宗教,他們從來沒有控訴過政教分離的問題。事實上幾年前,達賴喇嘛來過我住的城鎮。那天是學生上學的日子,本地的學校花納稅人的錢,用校車載著數以千計的學生去聼達賴喇嘛講話。我在想如果是葛培理牧師來了,會不會也出現同樣的情景。不,他們必須要毀掉《聖經》對美國的影響,這樣就可以用大政府取而代之。還是這個老問題:我們是相信上帝,還是自己充當上帝?

布萊恩∙費西爾:對左派來説,他們非常清晰地看到了兩個選擇:人們依賴上帝,或者人們依賴政府。左派希望人們依賴政府,所以他們必須毀掉人們對上帝的信念。

蒂姆∙威爾德門:它的核心是針對上帝與上帝之法則的一場反叛。

羅伯特∙謙德勒博士:這就是這場戰爭的關鍵問題,是攻擊的目標。這就是爲什麽基督教成爲了襲擊的目標。

溫迪∙萊特:這就是爲什麽在蘇聯出現了古拉格集中營,出現了德國納粹的集中營。所有提升人地位的意識形態最終都會貶低一部份人。

旁白:左派立場的獨裁者們—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卡斯特儸等等—他們奪得權力的方法都是通過宣稱要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加美好。但是歷史已經告訴我們,這樣做所導致的一次又一次災難性的後果。歷史上沒有過大政府治理國家而不濫用權力統治人民的情況。但是相信《聖經》所述之上帝的人們、相信人的權利是上帝賜予每個人的人們,一直以來都捍衛著每個人的珍貴。

溫迪∙萊特:一直以來,那些真正在捍衛人權的人,他們是對上帝有堅定信念的人。他們也曾反抗奴隸制,而今天他們在捍衛人類生活的聖潔性。

M.史丹頓∙艾文斯:獨立宣言說:「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亞里士多德不相信這點。他認為有些人生來就是奴隸,有些人生來就是統治者。而我們之所以秉持與他不同的理念,並不是因為我們比他聰明—亞里士多德是個很聰明的人—而是我們擁有他所沒有的。我們有《聖經》。因此我們的理念來自於《聖經》。而無論是古代異教或新異教或所有這些現代主義,它們的說法都是相對立的。

旁白:過去兩年我一直在研究這個課題,讀了足有數百本他們的書籍、文章與演講,我得出的結論是,無論左派是否知道,他們的計劃也好、目標也好,歸納起來很簡單:他們在與上帝交戰。有道德的人們、相信權利是上帝所賜予的人們不但絕不會接受他們那一套,也永遠不需要他們那一套。他們自己也知道這點。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