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震撼紀錄片《蠶食美國一》中文解說詞全文 2-2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2 月 04 日訊】★ 接上文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把美國改頭換面的工具]

[媒體]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顯然,如果你要顛覆一個國家,你就必須控制新聞媒體,你要控制輿論。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很多人都發現了媒體有偏頗。這一點大部分人都知道。連「華盛頓郵報」都承認:沒錯,我們偏袒奧巴馬。那又怎麼樣?

克里夫∙金賽德:當你說「那又怎麼樣」時,你報導的新聞裡就融入了你的偏見和意見。這就變成由他們決定哪些事情你有知曉權。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而且已經不只是偏見了,已經從政治偏見變成激進主義。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他們控制了那些有影響力的媒體,或者我應該說那些他們能夠有效施加影響的地方。

克里夫∙金賽德:好幾代的新聞記者學的是如何去詮釋一個事件、詮釋一條新聞—不是報導事實—而是怎麼去解釋新聞。

吉姆∙辛普森:他們不關注事實,因為對他們來說,事實不能發揮效應。他們的新聞裡沒有多少事實。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他們已經滲透了這些主要的領域,按照他們想要的方向去施加影響。

克里夫∙金賽德:我們看到新聞報導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從傳統的客觀報導變成現在叫做「解釋性的報導」--其他人把這叫做「鼓吹式報導」,為某項事業而鼓吹。 

尊敬的埃德文∙米斯III:結果就是,當今的美國新聞媒體極端自由化。

吉姆∙辛普森:這是一個非常主要的目標—不僅控制紙張報刊,也控制電視媒體和好萊塢。斯大林曾說過,如果我能控制好萊塢,我就可以統治世界。

[教育]

比弗莉∙伊科曼:如果要摧毀一個體系,孩子永遠是第一個目標。

[“給我四年的時間去教孩子,我播下的種子將永遠不會被根除。”- 列寧 ]

費利斯∙雪弗利:約翰∙杜威被視作是整個公立教育領域最有影響力的人。

布蘭登∙豪斯:1928年,他去蘇聯學習馬克思的教育辦法,並把這套方法帶回了美國。

約翰∙斯多莫:杜威是無神論者、社會主義者、人本主義者。

布蘭登∙豪斯:他幫助成立了美國的社會主義學會。

費利斯∙雪弗利:他認為,教育應該使孩子社會化,使孩子願意成為國家的工具。

旁白:有些人可能會感到詫異,我們仍然尊崇為美國公共教育之父的人,竟然盡其所能地愚化我們的孩子,使他們願意接受他心目中的社會主義美國。

翠弗爾∙路頓:它是從1900年代早期從杜威開始,真正進入大幅度擴展階段是1960年代。強硬左派們控制了教師工會和師範學院。一旦控制住這兩個機構,你基本上就控制了所有教育政策。

費利斯∙雪弗利:在60年代抗議我們的國家和政府的那些人現在已經是大學裡的終身制教授了。正是這些人在撰寫我們的教科書、培訓我們的老師、控制著各所師範學院。

M.史丹頓∙艾文斯:而且它會不斷地永遠自我延續下去,因為一旦你掌控了大學,你就可以培訓更多骨幹,一批又一批。

費利斯∙雪弗利:他們發現,通過控制學校來改變美國要比投擲炸彈的效果好得多。

旁白:我認為, 愛國的美國大眾都低估了教育對孩子的重要性與影響力。在80年代,大部分選民支持雷根而使他獲得壓倒性的勝利的這種局面現在已經沒有了。這並不是因為左派們生了很多孩子的緣故。不,他們把很多孩子都墮掉了。這是因為他們通過宣傳教育把我們的孩子給洗腦了,每天七小時,持續十三年,如果上大學,那麼還要更長。我們大部分孩子都倒戈到他們的陣營去了,因為現在的政府辦的學校充斥著反對美國、反對上帝和反對自由企業的辭令。 

E. 凱文∙貝斯納博士:政府辦的學校並沒有在教基礎的論證程序,他們不教邏輯,沒有在教真實的歷史、科學和數學。

費利斯∙雪弗利:如果你的受教育程度有限,你就容易相信政府可以解決你的各種問題。

比弗莉∙伊科曼:你看學校教室裡的書桌,都是四個在一起,或者用大桌子—學生圍著大桌子坐。大部分教室很少用單人獨自坐的書桌,因為他們不想推崇具有自給自足、獨立思考能力的頭腦。

大衛∙諾伯爾博士:回到威廉姆∙Z∙福斯特著的《走向蘇維埃美國》一書,你發現他用了一整章闡述如何把這個國家的教育改頭換面,最終迫使每個學生都必須在公立學校讀書。這說到另外一個問題。我希望家庭教育者們可以明白一點,你們及基督教日間學校運動將會面臨艱難的路途,因為公立學校是不允許有競爭對手的。而家庭學校目前是公立學校的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翠弗爾∙路頓:我們已經看到它所起到的效果了:即教育標準的降低。學生不再學習經典著作或公民學、或美國憲法是如何形成的。現在的教育完全是“進步”式的,完全基於身份政治、現在正流行的“主義學說” – 環保主義、種族主義等。

比弗莉∙伊科曼:他們要把學生訓練成有整齊劃一的、依賴性的頭腦。

溫迪∙萊特:他們似乎想再次讓人們變成愚民,這樣他們就會被國家監管看護,依賴於政府為他們提供一切。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現在不到10%的學生相信有絕對的對與絕對的錯。我們有什麽可詫異的呢?我們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教條式的政府教育系統裡,教給他們的都是所謂容忍、多元化和多文化這些東西,而不是閱讀、寫作和算術、也不是建國先父的話語,那就會有相應的後果。

旁白:大多數人都會同意, 公立學校的教育水平充其量也只能說可悲。可是我們每年花在公立教育上的納稅人的錢,比把孩子送到私立學校要超出兩倍。為什麼我們仍在縱容這個現狀呢?究竟是誰似乎在竭盡所能阻止孩子受到良好教育呢,我的調查揭露出的始作俑者令人驚訝。

費利斯∙雪弗利:公立學校基本上被教師聯合工會與全國教育協會控制。

麥克∙史密斯律師:如果你去看這些組織的平台和目標,會以爲他們是社會主義甚至共產主義組織。

費利斯∙雪弗利:他們支持女權主義的全部綱領,首先就是按需墮胎,以及用納稅人的錢資助墮胎。他們全盤支持同性戀權利綱領。他們全盤支持全球主義。他們極端反對父母,並且努力使孩子放棄父母的價值觀。

布蘭登∙豪斯:全國教育協會對於僱用傳統觀念的老師毫無耐心、也無法容忍。他們要找的是想要帶來改變的人。

溫迪∙萊特:他們想無視歷史的種種教訓,然後試圖把他們的看法和理念強加給人們,把人們變成激進分子。

M.史丹頓∙艾文斯:如果你控制了那些組織,你就能控制了一切。

麥克∙史密斯律師:控制所有的公立學校,佔領這些工作職位,推動所有激進的教學大綱—這些他們百分之百支持。他們對公立教育的影響巨大,卻並非正面影響。

[道德敗壞]

溫迪∙萊特:我們也看到在學校裡推行道德敗壞的事情。現在學校教的、由納稅人的錢資助的性教育課程會讓大多數父母都吃驚。

旁白:我認為現在的一個主要問題,是家長天真地以為今天的學校和他們當年的學校是一樣的。家長沒有意識到,現在在美國,有一場爭奪孩子心靈與思想的戰爭正在進行。針對的是十五歲至二十五歲的人—這是這場對抗的主要目標。如果你超過二十五歲,他們可能不會花太多力氣腐化你。他們主要是腐化年齡在十五歲到二十五歲的青少年,甚至更年幼的孩童。現在,他們已經在教一年級學生《海希爾有兩個媽媽》(女同性戀主題的兒童書)、《爸爸的室友》(男同性戀主題的兒童書)、以及同性戀遊行。學校會給八年級學生派發代表學校顏色的避孕套,因為他們說這很有愛國精神。

費利斯∙雪弗利:很明顯,如果你能儘早控制孩子的思想,就可以使他/她背離父母的價值觀,並轉而追隨你的價值觀。他們並不掩藏這個意圖。全國教育協會已經通過決議,要從孩子一出生就由他們接管。

旁白:這很耐人尋味。「共產主義宣言」同樣說過,國家應該從孩子一出生就控制他們。左派一直很善於偽裝他們真正的計劃,他們會用我們熟知的詞語進行包裝,但是會給這些詞語注入新的含義。目前他們選擇的詞是「社會正義」,通過這個詞,他們把當年失敗的馬克思主義教給今天的孩子,告訴他們這是今天奮鬥的目標。

布蘭登∙豪斯:今天我們在授課大綱裡看見「社會正義」一詞,就知道那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當下的時髦外衣而已。這些是威廉姆•阿耶斯教的。美國很多大學的授課大綱裡都有。全國所有高中也把「社會正義」納入其執教大綱。

M.史丹頓∙艾文斯:正義本身是對的。但是當你在正義前面加上修飾詞,你就在修改正義的含義。我覺得它真正的意思是,從一組人群那裡奪取財富,給予另外一組人群。所以我會把這叫做社會“主義”。

羅伯特∙謙德勒博士:它使人們分不清現實與正道之間的差別。

翠弗爾∙路頓: 學校教社會正義時,不講自由企業、資本主義及個人對自我負責等—這些是讓美國偉大的因素。他們講的東西是禍害了歐洲、蘇聯和中國的因素。

旁白:學校教的是:美國瘡痍滿目、已經無可救藥;而不是:即便有缺點,美國仍然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如果我們繼續允許學校給孩子灌輸這樣的東西,就越來越難把人們從歧路上喚回來—這條道路告訴人們,只要交出我們的主權和自由,就承諾給我們一個完美的世界。

大衛∙諾伯爾博士:以下的情景將越來越常見:現在有個東西叫普世宣誓。我們不再願意向美國國旗宣誓,因為那太民族主義。當然,那些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還有美國極左派們都想遠離民族主義這個詞。普世宣誓是這樣的:“我宣誓效忠於這個世界,要關愛地球、海洋和空氣;要尊重每一個生命、讓和平與正義遍布天下。” 普世宣誓最早是在威斯康辛州的蘇比瑞爾市試用,蘇比瑞爾市成了他們的小白鼠,幾乎無人提出反對。那麼就會在下一個地方採行、然後再下一個、再下一個。很快整個學校系統就會開始採行“我宣誓效忠於這個世界”,而不再是“我宣誓效忠於美國”。如果你去讀《走向蘇維埃美國》,你會發現今天的公立學校幾乎接納了威廉姆∙Z∙福斯特所闡述的, 每一個他試圖納入公立學校教學大綱的內容。

翠弗爾∙路頓:我們已經看到後果了:現在人不像以前人那樣了解情況,他們的觀念變了,他們在按照左派想要的方式在思考問題。

旁白:葛蘭西意識到,如果你可以控制一個文化的各方面的制度,你就可以利用它們去創造你想要的社會主義者。我認爲他這個計劃最絕妙的一點是:他明白你不但能夠讓人們想要被大政府從搖籃一直管理到墳墓,而且—這也是葛蘭西最天才的地方—你能讓人們不得不需要被大政府從搖籃一直管理到墳墓。當人被愚化到這種程度,變成社會如此渺小的一員時,他已經沒有能力也沒有骨氣來自己當家做主了。這對美國爲什麽這麽致命呢?因爲一旦我們的人口中,達到一定比例的人屬於那一類,我們有限的憲政體制就不可能再繼續,因爲有太多人無法在這個框架裏生存。現在我們正在快速朝著那個比例接近。

[環保主義]

E. 凱文∙貝斯納博士:如果你能夠説服人們,能源的分配與使用應該由政府來控制,你就能説服人們,或者說,你已經説服了人們,必須給政府創造這個條件,讓它能充分控制與我們生活最密切相關的方面。

翠弗爾∙路頓:今天社會主義的主要推動力之一顯然是環保運動。

E. 凱文∙貝斯納博士:你知道,我很不願意急切又輕率地挑高爾的毛病,不過我在1992年當他的書《瀕臨失衡的地球—生態與人類精神》剛剛出版時就把它讀完了。如果你對政治哲學的歷史有任何了解,那麽你在讀這本書的最後一章名為「全球馬歇爾計劃」時,你就應該明白,要想實現高爾在1992年提出的這個倡議,唯一的辦法就是建立全球範圍的集權政府。

吉姆∙辛普森:派翠克∙摩爾這個人曾經是「綠色和平」環保組織的一位共同創建人,非常致力於環保事業。他後來辭退了「綠色和平」的工作,因爲他發現這個組織已經陷於極端左派人士之手,他們企圖利用環保運動毀掉資本主義。

E. 凱文∙貝斯納博士:當不供電時,有幾家工廠能夠運作?沒有。你要想傷害企業,減少工業生産,只需要提高能源價格,讓企業無法獲得足夠能源。怎麽做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使人們對價格最低廉的能源產生巨大恐懼,那就是化石燃料—石油、碳、天然氣—以及核能源。他們已經讓人們對核能源產生恐懼,因爲人們不理性地擔心會發生核反應堆熔解,其實這種情形是不可能的。然後他們又要想辦法讓人們害怕化石燃料。他們的辦法就是聲稱化石燃料會造成災難性的全球變暖。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我原本以爲這不過是他們要把能源用於環境事業的干擾舉措。但是現在我明白了,他們在利用這個作爲推動社會主義進程的工具。

E. 凱文∙貝斯納博士:查爾斯∙魯賓是一位政治學家,他在《綠色十字軍東征》(The Green Crusade)一書中極精彩地描繪了這個故事。「環境」一詞(Environment)最早來自於法語的「周圍」(surroundings)。什麽是周圍呢?就是你四周的一切事物,對不對?所以魯賓就指出,環保主義實際上是「一切主義」。所以,如果你是一名社會主義者,你相信政府應該控制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你看到在創造財富和分配財富這兩方面,你贏不了資本主義,那麽你就不得不尋找另外的基點來推動你心目中的政府模式以及實施你的計劃。而環保主義,或者說「一切主義」,就是你的一張王牌。

旁白:2009年12月,「氣候門」醜聞曝光後,公眾獲知連環保運動的領軍人物也知道整個全球變暖的說法是場鬧劇—這不是他們數據有誤這麼簡單—作為美國人,我們徹底知道了這場運動不過是他們行動計劃裡的一步棋而已。我估計,雖然有證據對他們不利,但是他們不會白白放棄這個等待了一百年的得力工具—有此利器,他們可以擁有絕對的權力和控制力,而且能夠打著拯救地球的幌子達到他們的目的。

[他們是否成功?]

翠弗爾∙路頓:他出生在父母都是左派的家庭。在他青年時,一個叫做弗蘭克•馬歇爾•戴維斯的共產黨員是他的導師。戴維斯在芝加哥加入的共產黨,他在那裡人脈很廣。所以,年輕的奧巴馬後來到了芝加哥,與奧巴馬緊密共事的那群人是與他的朋友戴維斯緊密共事的同一群人。

尊敬的史蒂夫∙金:所有與他共事的人都與非常左派的人士有聯繫—強硬左派人士。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他所做的一切也不過就是我們可以預想到的他這種背景的人會做的事情。

尊敬的史蒂夫∙金:他的施政路線,即便用最好的詞形容,也屬於「社會主義」路線。他正在創建的經濟和社會類型,我們可以用其它更靠左的那些詞語來形容。

翠弗爾∙路頓:他是葛蘭西想用來推動社會變革的完美人選。沒錯,他就是這個運動的縮影。

旁白:如果你不相信這麽一小群人能做成這麽大一件事,請想一想這點:當美國共產黨在1992年分裂以後,隨後建立了「聯絡委員會」(Committees of Correspondence),我那個夏天在伯克萊大學參加的實際上就是這個委員會的會議。我在展開對該組織的調查之後發現,很多與這個組織及其姐妹組織共事或曾經共事的人都參與了奧巴馬總統的競選與行政團隊。我在翠弗爾∙路頓的網頁上找到很多文件證明這些聯繫,有腳註、有照片。極端左派人士簡直太成功了,他們竟然説服了美國民衆讓他們的人入主了白宮。

大衛∙諾伯爾博士: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是如影隨形的,就像瑪麗和瑪麗的小綿羊一般契合。

翠弗爾∙路頓:一般大衆對這些社會主義者的企圖知之甚少。

大衛∙諾伯爾博士:哪裏有社會主義,哪裏就有強硬派的共產主義人士站在他們後面。

翠弗爾∙路頓:他們達成目的的一個主要途徑是通過「國會進步黨團」。美國國會20%的人屬於該黨團成員。大多數衆院委員會的主席都由該黨團成員擔任,所以它毫無疑問是國會實力最強的一個團體,這個團體幾乎所有人都與「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SA)、「美國共產黨」或其它極端激進組織有關。

大衛∙諾伯爾博士:此時此刻,按費邊社的觀點,我們毫不誇張地正在目睹著從1883年一直演變到現在,一步步發生的變化。所以這群人從來就沒有放棄過。

翠弗爾∙路頓:而且他們在一日千里地推動他們的計劃,因爲他們看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把美國推向一條不歸路。所以他們毫無保留地放手一搏。

大衛∙諾伯爾博士:那些布爾什維克人躲在暗處簡直樂開了花。你去讀美國共產黨的博客,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無法相信這竟然是真的。就跟我一樣,我是一名保守派基督徒,我也簡直無法相信他們能這麽成功。

旁白:左派們成立了一大堆基金會和非盈利組織,其中許多是用納稅人的錢在蠶食美國。

尊敬的埃德文∙米斯III:他們用各種各樣的愛國詞藻掩飾極端左派傾向的意圖。可以確定的是,極端左派會同共產黨一樣,以同樣的方式奴役人民,造成同樣的終極後果。

大衛∙諾伯爾博士:當社會主義者們走到一定程度以後,最終,共產黨人就會跟他們反目,把他們也一併除掉。我猜測他們的心態應該是:如果這群社會主義者可以背叛自己的國家,那麽一旦我們掌權,難保他們不背叛我們。所以他們就想乾脆我們現在就把這群人除掉。通過共產主義的歷史我們看到,當社會主義實現時,一旦時機成熟,這群布爾什維克人和強硬的共產黨們-大寫「C」的這群人(Communists)-就會非常有效地一舉除掉他們的社會主義同胞。

吉姆∙辛普森:我們必須要清醒的認識一點:他們是我們國内的敵人,而不僅是一群擁有不同理念的人。他們不是一群本質善良、想法天真而最終會面對現實會成熟起來的人。不,這是一群極端危險的敵人。他們的意圖是推翻這個國家,把社會主義制度施加給美國,這意味著美國將來絕大部分人將陷入極度困苦之中。

尊敬的史蒂夫∙金:比如他們不斷在尋求重新改造這個社會,以期達到烏托邦程度的完美。而我們推行的理念是:我們自由的緣由來自於基督耶穌,如果不是耶穌,就根本不會有美利堅合衆國,因爲我們的建國先父被自由的啓示所驅使,才創建了美國。是信仰為他們指路,我相信,是上帝指引著他們。

[我們還來得及回頭嗎?]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來得及。 

M.史丹頓∙艾文斯:來得及。

尊敬的埃德文∙米斯III:或許是千鈞一髮的時候。

大衛∙諾伯爾博士:只要還沒結束,就有機會。不是有句俗語:當胖女人唱歌時,歌劇才將落幕嘛?現在那個胖女人可能已經在清喉嚨了。

翠弗爾∙路頓:在1920年代,我們看到德國這麽偉大的國家被屈服了,希特勒掌權後毀掉了德國。還有非洲的津巴布韋,曾經是富足的產糧大國,後來也滿目瘡痍。阿根廷在1950年代被庇隆這個社會黨人搞垮了,它本來是世界上最富的國家之一。不,我們回頭還來得及。但是,時間真的已經不多了,我們不能再繼續掉以輕心,這是肯定的。

旁白:這麽多年來,我們一直以爲只要共和黨掌權,或者股票市場健康發展,就萬事無妨。這種思路恰恰是爲什麽左派能一直發展壯大。無論哪個黨掌權,左派都在一如既往地推進他們的計劃。我覺得,我們已經到了背水一戰的時刻了。

[什麽是當務之急?]

大衛∙諾伯爾博士:想要有所作爲的人們,我們的工作是十分艱巨的。

小大衛∙吉伯斯博士:我相信,有一件事情可以對改變美國發生深遠的影響,那就是祈禱。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祈禱之後,我們要儘快行動。

蒂姆∙渥德蒙:主動去了解這個國家正在發生什麽。

尊敬的霍華德∙菲利普斯:花時間去閲讀。

約翰∙斯多莫:要懂得他們的理念與目標。

大衛∙諾伯爾博士:人們必須要熟知這部紀錄片,要看個十幾遍。

旁白:全家和朋友間可以每個月組織一次看電影活動,大家一起選一部優秀的紀錄片,有很多這樣的片子,通過這種方法了解我們國家在發生什麽。

尊敬的埃德文∙米斯III:我覺得對於相信美國、相信美國價值的美國人民,簡單地說,大家可以做的一件事,是為自己相信的事情去辯護,說出自己的看法。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有些時候你必須要發出聲音。你必須要說出事情的本來面目。

溫迪∙萊特:我們不能怕別人批評,也不能因爲別人批評就保持沉默。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馬丁∙路德說過,如果我們在所有的戰場都保持忠貞信念,但是卻偏偏在戰況最激烈的戰場失去信念,那麽我們就背叛了我們的宗旨。

布蘭登∙豪斯:我想引述林肯的一句話,他說即便是最優秀的人,如果保持沉默,也與懦夫無異。而現在很多人需要站出來發聲。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這些政策使我們180度的偏離了上帝的意志,我們有責任說出它們的真相。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在你的教堂傳播真相,在你周圍的人當中傳播真相,讓他們了解現在正在發生什麽。

旁白:我們需要把周圍的人組織起來。只是簡單地把我們社交圈裏的人們動員起來,並為他們提供訊息,我們就能產生巨大的影響。

吉姆∙辛普森:列寧說,無論何時,有組織的少數都會戰勝無組織的大多數。

蒂姆∙渥德蒙:對於那些給攻擊我們價值觀的組織提供資金的企業,我們爲什麽還要買他們的產品呢?

大衛∙諾伯爾博士:在使用大衆媒體時要特別有智慧,或許可以選擇博客這個途徑。

翠弗爾∙路頓:利用Youtube等這類工具的威力,盡可能把信息告訴更多人。一個好的Youtube視頻可以讓數百萬人看到。如果Susan Boyle能成功,爲什麽我們不可以?

旁白:如果你在Youtube上做得好、有創意、堅持做,就可以讓社會聽到你的聲音,幾乎不用什麽本錢就可以影響數以百萬的人。

小大衛∙吉伯斯博士:我們應該大方禮貌、始終如一地與周圍人接觸聯繫。

麥克∙史密斯律師:告訴我們選舉出的官員,我們對他們有哪些訴求,我們相信什麽,我們認爲什麽是對的。如果他們做不到我們的訴求,我們就需要把他們撤換下來,另選能做到的他人。

翠弗爾∙路頓:對那些好的人講明真相,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那些不為自己國家説話的人身上。

小大衛∙吉伯斯博士:其他那些人都在四處活動聯絡,而真正想為美國帶來榮譽的人才最應該與周圍人廣爲聯絡。

旁白:我們還要影響自己的家人。我們必須要讓子孫明白真理與錯誤之間的差別,爲什麽我們相信我們所相信的,以及美國偉大的真正源泉。

大衛∙諾伯爾博士:如果我們所說的是真實的,那麽我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是保護我們的孩子,因爲他們才是最終的目標。我們需要把年輕一代爭取過來。

麥克∙史密斯律師:越來越多的家長不得不說,他們必須要做出更多犧牲來負責教育自己的子女,因爲教育是一切的開始—把信念注入孩子心中。現在南方浸禮教的情形是,85%的孩子在離開家之後基本就放棄自己的信仰,排斥他們從小所學的内容。當然我覺得這是因爲他們的父母對他們並沒有產生很深的影響。

費利斯∙雪弗利:我認爲,公立學校是這個國家對文化影響最大的。

大衛∙諾伯爾博士:你可以在家裏教育孩子,或者送孩子去基督教日間學校。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只要有任何可能,你就應該讓孩子留在家裏上學。在家裏讀書的孩子考試成績比別人都好。

E∙凱文∙貝斯納博士:我們需要通過《聖經》教給孩子們一個正確的世界觀。

麥克∙史密斯律師:這需要時間,這需要努力,這需要信念。

E∙凱文∙貝斯納博士:我們的思維應該比所有人都敏銳。

麥克∙史密斯律師:我們需要從自己家庭開始,教育孩子他們生活的國家是什麽樣的國家,培養他們的信念,然後參與對的事情。

旁白:數十年以來,左派一直在努力讓我們遠離上帝、遠離上帝的法則,我們需要作出一切犧牲來讓我們的國家回到上帝身邊。在美國的歷史上,爲了維繫、保護和捍衛這片偉大的土地,人們一直在復出巨大的代價。

小大衛∙吉伯斯博士:我們的建國先父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為我國而戰的人們,天啊,他們付出了多麽沉重的代價。美國的價值觀之一就是,我們為正義而付出代價。我們會犧牲自己,哪怕這意味著奉獻自己的生命。這曾是美國的價值觀。所以當一位軍人為國捐軀時,那是英雄又充滿榮譽的事。當你站在華盛頓的阿靈頓公墓和無名戰士墓前,你會說,這才是美國。曾幾何時,我們是如此相信美國的這些價值觀,即便以身殉國,都引以爲榮耀。

溫迪∙萊特:我們需要記住的一點是,我們今天視爲英雄的人們,他們在有生之年並非隨波逐流之輩,也並非人云亦云迎合當時大衆口味的人。他們是敢於面對當年敗壞文化的邪惡之流的人。所以他們是英雄,因爲他們與衆不同。

尊敬的H.L. 理查德遜:永遠不要小看哪怕是一個美國人的力量。只要他們信念堅定,他們就會產生難以置信的影響力。

珍妮特(弗爾傑)波特:我相信這是這個國家唯一的機會、唯一的希望。希望不能通過華麗的詞藻實現。希望來自於上帝—造物之主。大家知道嗎?我們的建國先父就曾與主簽過神聖的契約。

吉姆∙保爾博士:我們需要的是堅持不懈、明達知情、虔誠祈禱的基督信徒來實現這件事,通過頑強的信念來實現。

旁白:由於時間關係,我只能把發現的一小部分内容在這裡分享。我把這部影片叫作「行動計劃」,因爲我想將我的調查與其它那些陰謀論明確區分開。字典上說,「陰謀」是指兩人以上秘密制定的一個邪惡計劃。而「行動計劃」只不過就是要逐一完成的一個清單。我在調查中一再發現,左派的人士與團體用他們自己的言詞制定出他們自己的行動計劃,而且大部分都是公開的。有的人可能會想,美國面對的燃眉之急不是這些馬克思主義理念,而是例如武裝伊斯蘭教派者、開放邊境、國債、甚至中共等等。怎麽說呢,我同意。當今的美國正面臨著重重威脅。但是我之所以認爲本片所述才是美國的心腹大患,是因爲它在從美國的内部瓦解我們。通過政治正確和思想愚化,它讓我們已經喪失了稱邪惡為邪惡並抵禦它的能力。我為我們的國家擔憂。如果我們繼續這麽下去,不去了解實情,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麽,那麽極少數的這部分有計劃有組織能力的人就能利用無知又被誤導的大衆,確保他們的計劃一定會實現。我希望大家能明白,我們要承受的巨大代價不僅是我們的子孫要生活在他們企圖創造的可怕的世界裏,真正等待著我們的還要比這可怕得多。

翠弗爾∙路頓:每當一個文明或一個國家隕落時,無論是從武力上還是經濟上,它的位置就會被他人取代。放眼世界,這個取代者將是中國(共),中國(共)正在大力發展軍力。還有俄羅斯,它正變得越來越好戰。還有極端伊斯蘭教派,他們與俄羅斯和中國也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拉丁美洲基本上已經赤化。還有一個中立的,社會主義化的歐洲。所以美國在世界上剩下的朋友不多了。這不僅是美國會受到影響,自由世界每一個剩下的國家都會受到影響。如果美國不直面中國(共),誰又可以呢?誰又能夠與俄羅斯對抗呢?歐洲?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根本不可能。如果美國垮了—我覺得這是美國人要搞明白的一點—如果美國的經濟垮了,它的軍事就會跟著垮。如果美國的軍事垮了,我們全跟著一起下沉。自由世界就完了。而且會滅亡很久很久。

[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