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 排華:中共為何如此治國? 熱點互動 (1695)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2 月 08 日訊】最近,發生在北京的三件大事成為新聞熱點,被民眾稱為低端被驅趕,中端被針扎,高端忙自殺,分別指的是北京驅趕外地民工,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以及中共上將張陽自殺。這幾件事引發了極大的輿論關注和反思。而幾乎與此同時,海外大紀元時報在《九評共產黨》發表十三年後,發表了九評編輯部的最新力作《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似乎對這些現象的根源給出了解釋。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最近發生在北京的三件大事成為新聞熱點,被民眾稱為「低端被驅趕、中端被針扎、高端忙自殺」,分別指的是北京驅趕外地民工、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以及中共上將張陽自殺。

這幾件事造成了極大的輿論關注和反思,而幾乎與此同時,海外《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九評》編輯部的最新力作《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似乎對這些現象背後的根源給出了解釋。

今晚我們就來聊一聊中國社會的這些亂象,以及《九評》編輯部的這本新書。今晚兩位嘉賓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還有一位是傑森博士,二位好。

橫河:你好。

傑森: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感謝二位。我們在節目開始還是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家長:「孩子一下就哭了,說老師用針扎我!」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驚曝教師虐童,甚至疑似有幼童遭到猥褻。

家長:「他說前後都有小朋友,小朋友光溜溜。然後我覺得不對,我說叔叔呢,他說叔叔也光溜溜。」

幾乎同一時間,北京的低收入外來務工人員,被政府以「清理低端人口」為名驅逐。

務工人員:「我們也是中國人,為什麼要這麼對待我們?」

毫無自保能力的孩子,沒有政治權利的平民,暴露在沒有道德約束的社會環境中,成為受害者。

中華傳統文化延續千年,來自儒釋道文化的道德標準在社會紮根,維持全民道德處於相對穩定的水準。

但今天的中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系統地揭示了共產黨政權為何、以及如何,有系統地破壞傳統文化。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透視中共破壞掉中華傳統文化後,是如何通過國家暴力,有系統地用黨文化強制改造人性。

結合當今中國頻發的社會事件,《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說,當今中國社會道德大崩潰,正是中共幾十年如一日敗壞的結果。

揭示紅潮的來源與發展,《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正在大紀元網站連載。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給我們來電話或者發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上和我們文字互動。

我想和二位聊聊,先問問傑森這個問題,我們看到最近這幾件事情,我們其實最近都在節目中都有談過,高端、中端、低端,幾乎整個社會各個階層都囊括了,這幾件事情引發了很多人的討論,也很多反思,您覺得它說明什麼問題,或者換句話說它反映了現在中國社會有什麼樣的狀態?

傑森:其實就是個「亂」,很多時候更多的亂的背後,展現出來的是人心極端的價值觀的扭曲,比如說,所謂「低端人口」被驅逐這個事,它是給中國人深刻的建立了一個中國的賤民就是沒錢的人,這樣一個最基本的概念。「賤」不跟你的學問相關,因為有一些是博士生也在驅逐對象;「賤」跟你的品行沒有關係,因為很多人都是自食其力的、勤勞的勞動者;「賤」只和你有沒有錢有關,因為你沒有錢,你住不起像樣的房子,所以說你要在冰天雪地的帶著孩子在街上流浪,這就是一個最基本的價值觀念的扭曲。

那麼對於紅黃藍幼兒園的事情,中共就是用這種匪夷所思的掩蓋,用超乎所有人的邏輯扭曲事實的做法,事實上給中國人帶來一個簡單的結論,這個結論對於善良的人是一個不合邏輯的一系列的問號,對於執行罪惡的、性侵這些小孩的那些所謂光溜溜的叔叔和醫生、爺爺這樣的人群是一個極端的鼓勵和保護。你可以看到中國道德最根本的底線被徹底打斷了。

主持人:作惡不會受懲罰。

傑森:作惡不會受懲罰。對於所謂張陽上將自殺的事,中共自己的媒體非常明確的展現出這個社會的背後的一個根源,就是「兩面人」的概念,中共的媒體非常滑稽的徹底分析了「兩面人」的概念,但事實上中共幾乎所有的官員,你都可以看到他具有兩面人的特點,他在台上、在他執政當權的時候,他是光鮮無比,他的講話、鏡頭給他的都是偉人形象;一旦他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成為階下囚的時候,他就是鬥爭的對象,連死都是畏罪自殺,卑鄙的畏罪自殺。

中共本身在創造它的上層人員的時候,它的上層官員最根本的就是兩面性的問題,你可以從這三個階層,三群人、三件事看出一個亂字,看出一個對中國人從各個層面最根本道德良知的毀滅。

主持人:橫河,說到紅黃藍,我們稍微談一下這個事情,因為最新的警察的結論,大家總結就是兩個,一個是硬盤被損壞、一個是家長造謠,但是其實這個結論,很多人都已經預知了,我就猜到你會這麼做!您覺得怎麼看這樣一個大家都已經知道你要怎麼做;然後,另外在這種情況下,為什麼它還要去掩蓋這種真相?

橫河:我想它掩蓋真相,從表面上看的話它似乎是在保護一些人,或者是紅黃藍有背景的人,但是如果你再深入的看一下的話,其實在紅黃藍的背景沒有出來之前,警方已經在掩蓋了。我們上次就討論過,22日這件事情曝光的,23日就抓了這個謠言製造者,24日才有軍方人士出來說,這個人確實曾經是「老虎團」的人,只不過退役了。

這樣一來,實際上警方去掩蓋的時候,根本就還不知道背景是什麼,也許上面還沒有命令,也就是說它已經形成了一個條件反射了,就是保護惡人是一種條件反射,是執法部門的條件反射,這麼多年來他們已經形成一個觀念了,也就是說這個觀念誰給他的?這是我們要來考慮的。

這是作為一個執法機構來說的話,在全世界恐怕找不到第二家。腐敗有沒有?有;有沒有貪贓枉法的?有,都有,但是個體現象。而現在在中國像這種現象是一個整體現象,是在那個系統裡面正常運作。

很多人注意到紅黃藍本身的荒謬,其實這裡大家注意到的是一個肉體的摧殘,如果是有猥褻或者性侵的話,是一個肉體的摧殘,和心理的摧殘,包括精神的摧殘。但是其實大家沒有注意到的,它對孩子的摧殘是一種全方位的,比如大家現在說幼兒性交易在中國大陸已經是一個產業鏈了,這個有人這麼說了,我相信在中共統治下,什麼都能做出來。

傑森:你是說幼兒性侵產業鏈還是?

主持人:作為一種交易。

橫河:作為一種交易。

傑森:就是你說敖歌,在網上的敖歌。

橫河:我相信中共當局肯定不會去調查,肯定不會去,因為能夠進入這個產業鏈的肯定又是他們自己權貴集團的人。那麼關鍵問題還有一個精神摧殘是公開的,大家都沒有注意到,事實上這兩者是聯在一起的。

網上有幾張照片,是紅黃藍幼兒園的小孩穿著紅軍服,老師帶他們出遊和開會、表演節目,這個是一個精神摧殘,就是說從小就教育他們要用暴力的方式來推翻現有的制度。紅軍是什麼?紅軍就是暴力推翻現有制度嘛。這種去鼓勵小孩去做,充分表明這是一個「政教合一」的邪教政權,對孩子是不應該進行這種暴力教育的,但它早就做了。所以性侵和虐童和精神上的摧殘實際上是一體的,它是全方位的。

主持人:是。我覺得剛才橫河先生提到一個問題非常關鍵,就是這種對惡的保護的自發反應是怎麼來的?我想問一下傑森,在我們談這個問題之前,很多人也會談到驅趕低端人口的事情,有評論說中共是非常愚蠢的,你為什麼要做這麼一件事情?為什麼要……相當於公開和人民為敵?它為什麼這麼治理國家?

傑森:這個事情在我的角度來看的話,其實性侵幼兒,這只要是人都不可能容忍的事情,而且這個事其實不是中共不知道。我剛才談到了網上有一個企業家兼作家叫敖歌,四川人,他談到性侵幼兒這在中國已經是產業鏈了,他舉了幾個例子,其中談到前一段時間,大家都知道有一個叫「幼幼資源網」,他說,中間有無窮多的幼兒的那種照片,照片的背景幾乎都是幼兒園,網站後來被關了。在中共的治下,中共如果想調查它應該能調查出來,因為那個小孩拍的都是幼兒園的背景。就是有人不相信,善良的人不相信誰會做這樣的事?你想像不到的事很多!

發生紅黃藍這樣的事情,如果是人,就應該至少去做保護孩子的事情,當局如果徹查,把背後作惡的人抓起來,至少大家還覺得政府在做一點政府該做的事情。奇怪的是,中共徹底反著做,它用最荒謬的方式去堵家長的嘴,而且用最狡猾的方式去扭轉輿論、網上評論。

主持人:硬盤壞了!

傑森:硬盤壞了是小事,但是中宣部讓推另外一篇文章──警察的自白書:我們多麼辛苦調查這個事,你們家長應該主動站出來。這簡直是汙辱所有人的智商,你把所有家長站出來說話的視頻在中國全部拿掉了,你讓中國人看不到,你居然有膽喊「家長應該站出來」,你把家長威脅得不敢說話了,你讓家長承認自己在編造。

所有這些事情讓中國人完全不理解,為什麼執政黨在做這樣的事情?簡直是不可思議!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在大冬天,你偏偏選這個時候把家人趕到街上、把整個一個社區拆得滿地垃圾,這是為什麼?為什麼要展現出這麼大的事情?後來我讀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突然意識到了。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理論性很強,不是一下子能讀懂,但是它提到一點我覺得非常準確,其實中共並不是真正為了治國,雖然它是執政黨。我們以前分析它的時候說,它為了維護自己的面子、為了維護統治;它要真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怎麼能統治得更穩固,在紅黃藍事件上,只要把背後犯案的人抓起來,它的統治會更穩固,這是肯定的。因為什麼呢?老百姓會覺得,這個政府居然為我們做了一點點事情!

它抓弊案不難的,因為畢竟這個事情都是在它控制之內,也沒有什麼立刻展現出多麼大的難度,就是有人說了孟建柱可能是後台,孟建柱已經退休了,況且孟建柱也不是最高層的習近平,要抓這個事一定能抓出來。但是中共為什麼不抓?事情非常簡單。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中提到:中共本身作為一個我們稱之為「靈體」,它的核心目的不是為了治國,甚至不是為了維持統治;目的是為了徹頭徹尾敗壞人的最根本的道德,然後把人拉到非人的狀態,這是它的核心原因。那麼在這件事情上它權衡了,它權衡的結果是什麼呢?就是在這件事上最大限度保護惡人、最大限度把善良人的聲音壓下去、最大限度讓人承認這種事情存在,是我不能不得不承認的這種現實,是最壞、最快地的把人往非人方向推的方式。

主持人:就是顛倒善惡。

傑森:顛倒善惡,在這樣的情況下,它可以暫時把政權的穩定性放到一邊,達到它的終極目的。

主持人:剛才傑森談到一個概念我想請問橫河先生。我們看到《共產主義終極目的》確實說到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學說、一種社會制度,甚至不是失敗的嘗試,而是邪靈,它的目的是毀滅人類。對於「邪靈」這個概念您怎麼理解?

橫河:「邪靈」這個概念就是說,共產黨本身有它的意志,它的意志就是來自邪靈,不是由人的組合。人們往往認為共產黨也是人組成的;人的組合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事情,這些組合起來的人是服從於這個(邪靈)意志、獨立的意志,它不跟參加的人有關係。我們舉兩個很簡單的例子。第一個例子,中共建黨以後,每次路線鬥爭倒下的都是黨的總書記,按說,黨的總書記應該是黨內最高地位的。

主持人:對,管黨的。

橫河:他的意志至少能夠起一點作用;但是他的意志一點用都沒有,也就是說,當總書記、黨的最高領導人不符合這個邪靈要求的時候,它就會用表面上的鬥爭把他搞下去。那怎麼可能把他搞下去?畢竟他也是有一定權威,還有相當多的人支持;早期共產黨沒有執政的時候,內部是靠選上來的,或者是運作大家平衡上來的,所以他是有一定的支持。也就是說,這個邪靈是很厲害的,這是一點。

還有一點,大家知道共產黨以前說,國民黨怎麼樣虐待共產黨員、共產黨員如何堅強,但是這麼堅強的共產黨員到了共產黨自己手裡頭,沒有一個能夠熬過兩天的、沒有一個能夠熬過三天的。它為什麼要叫人宣誓?一宣誓以後就交給這個邪靈了,交給它、在這個邪靈的面前,任何人的堅強意志,你只要是真的跟它訂了這個合同,你就逃不過去。所以我們到現在為止沒有看到中共這麼高官,你說說看,薄熙來算是一個梟雄吧,周永康叫做「安全沙皇」,這麼大的權力,一到共產黨自己手裡、一整他的時候,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

上法庭就敢公開,讓你說什麼你就說什麼,這就是邪靈,要是不用邪靈的方式真的解釋不了,當年共產黨的軍人持槍,在紅軍時代說殺就殺,殺的就跟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一樣。

傑森:我是這麼理解共產黨邪靈,我觀察到,一方面,我相信有個說法叫「萬事萬物皆有靈」,「靈」當然有好、有壞,不光是好的神靈,其實也有另外的邪靈。中共是一個政黨,是由很多人組成的,但是它卻有它自身的意志,意志怎麼展現?我們都和共產黨員接觸過,每個共產黨員在跟你接觸的時候他都是個人,他有喜怒哀樂。

主持人:或者在家庭中。

傑森:在家庭中,他有喜怒哀樂,他有自己的追求,他有善惡的關係,但是你會發現這樣的人一旦進入共產黨體制的時候,比如在共產黨學習過程中、在共產黨台上發言的時候,他完全說的不是他自己這個人說的話。

主持人:好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傑森:對,他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而且說的都是一個方式。而且另外一個展現,共產黨不管是多高的官,剛才橫河談了,你只要在共產黨體系裡頭,你幾乎都達不到你任何正面的意志,任何一個正面的意志在共產黨體系都非常難實現,而另一方面,負面的意志在共產黨體制中非常容易實現。換句話說,雖然表面上共產黨是由很多人組合成的,但事實上它是有另外一個靈體在總體控制。

概念就是,在每一次共產黨的運動過程中,有表面解釋,但事實上還有更深層的解釋。就比如說很老的老年人,多少年前大家都知道、觀察到:注意不要淋雨,淋雨容易感冒。這是大家觀察到的表面現象,但是任何事情都有深層的原因;現在我們知道,感冒的真正問題是有看不見的病毒。其實中共就是這樣的概念。

當大家都在分析中共是為了執政、為了做這個事,都用人中的理分析它整個的發展過程;要是用另外一個角度去看,中共事實上是有另外一個靈體在控制它做所有這些事情,你就發現好多問題就解決了。它為什麼30年前拚命以政治為綱,現在是資本主義?其實這是一個概念。當年它用政治為綱做事和現在用經濟為綱做事是一個概念,政治為綱是用政治打掉中國人的道德觀念,政治是第一的。

在政治與階級鬥爭的情況下,「他」是你爸、「她」是你媽全不重要,一定把他(她)打倒,因為他(她)跟我們的政治路線是違反的;現在在經濟為綱的情況下,那基本上就是只要經濟、要有錢是一系列的核心,道德可以放到一邊,用經濟打道德,甚至可以為了他爸沒給他買房子,一腳把他爸爸從房屋銷售公司裡踹出來,事實上是一回事。

某種意義上講,要理清前後邪靈的核心目的,它就是為了打擊道德,把人往非人的方向推,就能理解它前面搞姓「社」,現在姓「資」,都是在做一件事情。這就是為什麼我感覺到「靈體」這個概念是非常容易讓我一下子理解所有這些事情的概念。

主持人:其實《共產黨宣言》開篇也說:「共產主義是一個幽靈。」橫河先生,我想再請您談一談。我們剛才問了一個問題,為什麼它要條件反射去保護惡的而打擊善的?如果目的就是為了善、惡顛倒,敗壞人的道德,這倒也是可以解釋!我不知道這一方您有什麼進一步觀察?

橫河:它對善、惡觀表面上會說一套話,但實際行動這麼多年來從來沒變過。從表面上它是一個機會主義政黨,投機,什麼時候對它有利就什麼時候投機,但它一定有根本的主線絕不改變,比如警方保護惡人的做法,從建政以來這麼多年,歷次的政治運動都是一樣的,它打擊的就是好人或者是社會的精英。大家就知道,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在中國共產黨的體制裡面,法律都是寫在紙上的;真正實行它有一套自己的規則。

這一套規則就是以共產黨的意志來實現的。所以它不管是那時候或現在打擊,它的目標都是一模一樣的。我可以舉個例子,就說它為什麼要打擊宗教信仰。打擊宗教信仰從表面上看它是無神論,它雖說「無神論」,但是它實際上所作所為是有「教」的,就是邪教,所以為什麼講它是政、教合一的政權!

一般的宗教,人們都說宗教是教人向善,按照統治階級、按照中共自己的說法,宗教信徒是最好統治的。為什麼它要把最服從、最不會鬧事、最不介入政治的宗教信仰團體包括法輪功在內打下去呢?從統治階級的角度來看是不合情理的。

主持人:不可理喻的!

橫河:不可理喻的。如果它是為了最終摧毀人的道德,這就可以理解了!有一個例子,以前轉化法輪功學員講得很清楚:你可以去殺人、放火,你可以去坑、蒙、拐、騙,都可以,但是你就是不能做好人。那麼它報導的時候,它要給全社會樹立這樣的榜樣,它就說:這個人當他放棄修煉法輪功(被強制轉化)以後;緊跟著它一定有那麼一句話:於是他就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大家知道,從這一次驅趕低端人群來看,老百姓是不是富,中共當局根本就不在乎,你窮就窮一輩子,它也不可能讓大家都富,那它為什麼要鼓勵「放棄信仰以後走上致富」呢?實際上就是說,你要放棄對神的信仰和做好人的心;你要去用各種方法不擇手段地追求金錢。至於你能不能追求到金錢?絕大部分人是追求不到的!但是它就一定要讓你往這個地方推,所以它是設計好的整整一套東西,強迫大家走這條路。這才是中共前後一貫的東西。

主持人:我們很快接一下加州張先生的電話之後,接著請傑森分析。張先生您好,請問您還在嗎?

加州張先生:各位嘉賓好!我想講的就是自從紅黃藍這個事情發生之後,我突然之間意識到,以前也意識到,共產黨從它竊政之後,從1949年,它每利用一批人去打倒另外一批人之後,就是用第一批人去打倒第二批人,第一批人覺得自己是跟共產黨保持一致的,沒想到後來還會有一批人再去打倒他們。經過30年的這樣打倒,一直到1970年代、1980年代我們這批人生長出來之後,到了快30多歲40歲,已經成為被共產黨馴服的良民,已經對所有東西不關心了。

對共產黨作惡都不關心的時候,我們的孩子開始長大,沒想到我們孩子又開始被它們吞噬,給它們糟蹋、汙辱,然後這個時候我們發現我們根本就做不了任何事情。我的感受就是共產黨就像一條很惡毒的巨蛇,就是毒蛇一樣,它在外部有東西吞噬的時候,它就吞噬外部的一切,當它最後什麼東西都沒有可以吞噬的時候,它就開始吞噬它自己,從尾部開始吞噬,就像它現在開始吞噬我們這些良民,還有良民的孩子,如果我們不覺醒的話,最終也要被它徹底吞噬完。現在中國的資源都已經瀕臨沒有的時候,我們已經沒有辦法再生存下去,在中國。

主持人:謝謝張先生。傑森,談談您的看法。

傑森:為什麼我覺得《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對我確實有很大的啟發?其核心原因,在這之前,我反覆問,中共為什麼這麼蠢?

主持人:對,很多人都在問這個問題。

傑森:就像剛才張先生談的,蠢到吃自己,蠢到連它的良民都不放過、連它良民的孩子都不放過。為什麼這麼蠢?這本書點到一點,其實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為了毀人,是為了毀滅人類;不是肉體上。肉體上,歷史上它殺人是已經明確的,殺人是為了立它的威,殺人是讓你聽話,讓你成為「良民」,但是成為良民而殺人不是根本。因為它知道肉體去掉了,人還會轉生;它真正是把你的整個的靈魂、道德往地獄裡頭放,放到地獄裡頭,這個生命就不可能再真正的轉生或者出來了,這事實上是它核心的原因。

基於這樣的基點,你就能理解它做的很多很多事情,包括紅黃藍這個事情,包括它對於低端人口的踐踏,用錢來樹立人成功和不成功的標準,包括把它的所有官員都塑造成兩面人,然後它自己也在分析兩面人的概念;可以看到它在毀壞人的道德,把人推向非人,把人的道德往地獄裡頭推,這是它所有做事的根本動力。

主持人:還有1分鐘,請橫河先生補充一下。

橫河:我想它的根本動力從當年就開始了。對「低端人口」一詞有人很生氣,說「低端人口」名詞是汙辱人,你想想看,從「地富反壞右」到文革時候的什麼「臭老九」、到迫害法輪功的時候給一個什麼教的罪名,實際上它都是要打一部分人成另類,這種「另類」都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繼承人、是中國社會的精英,它要把這批人打掉,然後把中國人和中國的傳統文化隔開來。

主持人:特別是價值觀。

橫河:對!把人和神的聯繫割裂開來,這就是它最終能夠把人道德摧毀的根本原因。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