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推社會信用評等 遭質疑全面監控

【新唐人亞太台 2018 年 01 月 09 日訊】好,中共不只要封鎖VPN來個大斷網,還計劃2020年全面實施「社會信用系統」,聲稱能讓人民變得更誠實可信,但不同於西方的財務信用評等,中共的評等涵蓋了政治立場、犯罪紀錄、交友圈、購物習慣等資訊,因此遭外界質疑將成為全面監控的工具。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1月3號報導,長年揭露中共惡行的大陸記者劉虎,多年前被以「捏造和散播謠言罪」起訴。2016年,法庭判他在他自己擁有74萬名粉絲的微博帳號上公開認錯,或者支付115美元在一個授權的網站上公佈判決。他拒絕在微博上認錯後,法官把115美元提高到了2,900美元。

劉虎試圖尋求司法救濟,但卻在2017年初發現自己已被列入「社會信用系統」黑名單,無法買機票、無法買房或申請銀行貸款,也無法坐火車頭等艙。

劉虎說:沒有警方通緝令、沒有官方通知,就這樣切斷我過去有權享有的一切,而最令人不寒而慄的是,你根本束手無策,沒有任何人可以申訴。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 華頗:「採取這種手段,一是監控,二來它會給一些公民打上一個標籤,進行歧視、打壓,這是不可避免的,用心非常險惡的,對政府說『不』的公民,那就可以說你信用不好。」

大陸自由撰稿人 朱欣欣:「一個不講信用的政府和執政黨給老百姓打信用度,十分可笑。他們現在搞這一套,老百姓不會認可,可以說他們搞專制的又一個罪證吧。」

去年12月底,德國烏茲堡大學教授安曉波(Bjorn Alpermann)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指出,德國也有提供信貸資訊的系統,但中共的這個系統遠遠超過了財務信息範圍,它更滲透到私人生活領域,如違反交通規則、違反公共道德、兒女沒有定期探望父母、甚至批評政府的記錄都可能放入評估系統。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 華頗:「海外那種制度,它只局限於一個公民來講,你在道德領域上來講,建立一個真正的市場經濟,一是法治,二是平等,而中國這方面,它不是平等的,它只是統治階級對被統治階級的一種統治手段而已,所以會產生一個賤民階層。」

安曉波表示,可以想像的恐怖景象是,中共將進行全面監控並採取制裁措施,中共也可能向其它威權政府出口相關技術。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 華頗:「比如說網絡封鎖,中共當初提出來都是規範網絡,要打擊黃賭毒,這個口號是很高大上的,但是往往,黃賭毒沒有整頓,沒有封住,但是堅決封殺了那些網絡上的異議聲音,中共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它並不是說真正要整治你的社會上失信,而是整治對它的不滿。」

德意志電台去年5月以中共試點的山東榮成市為例指出,個人的婚姻狀況、犯罪記錄、交通違規、貸款記錄等訊息都被納入評估,結果分ABCD 4個等級:A級的人在孩子入學和社保服務等方面享有優待;C級的人每天都要接受檢查;D級的人不能擔任領導職位,也享受不到社會保障。

柏林的中國問題專家馬曉月(Mareike Ohlberg)寫道這個積分制度還把懲罰波及整個家庭,凡是父母被列入黑名單的孩子將無法到私立學校就讀。不過,令人吃驚的是,中國民眾對這一計劃,似乎並沒有太多批評

新唐人記者 常春 陳潔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