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全國性抗議 為何牽動中國人心? 熱點互動 (1707)

【新唐人亞太台 2018 年 01 月 12 日訊】伊朗全國性抗議 為何牽動中國人心?
過去一週,伊朗爆發自200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運動。這場被稱為「雞蛋革命」的抗議,源起於對雞蛋漲價等民生問題的不滿,然而迅速演變為席捲全國的反政府浪潮。民眾喊出「獨裁者去死」「自由,獨立」等口號。這場抗議不但讓全球關注,也引發海內外中國民眾的熱烈討論,有網民評論: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那麼為何這場抗議會牽動中國人的心?抗議發生的背景是什麼?伊朗局勢又和中國有何類似之處?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在過去的一週,伊朗爆發了自2009年以來規模最大的全國性的抗議,這場被稱為「雞蛋革命」的抗議活動,起因是最先對於雞蛋漲價等民生問題的不滿,但是很快就演變成席捲全國的反政府浪潮。民眾喊出了「獨裁者去死」、「自由獨立」等口號。這場抗議運動引發了全球的關注,美國總統川普更是連發推文表示支持伊朗人民,而這場抗議在中國民眾中也引發了強烈的反響和共鳴。

那麼為什麼伊朗的這場抗議會牽動中國人的心?伊朗的局勢和中國又有什麼類似之處呢?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個最新的國際事件來做一些解讀和討論,兩位都在Skype上,一位是旅美獨立政論家曹長青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二位好。

曹長青:大家好。

橫河:方菲妳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今天和我們連線,那我們在節目開始先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一場全國性的抗爭,使得伊朗在動盪中渡過了2018年新年,並迅速成為國際頭條。

經濟蕭條、物價上漲、高失業率、貪腐橫行、政府優先援外,伊朗民眾走上街頭表達不滿。隨著抗爭蔓延,人民也對現行的政教合一政治體制表達不滿。

雖然報導指伊朗政府出動軍警鎮壓,以及斷網、斷手機訊號等,但網上也傳出有關伊朗軍方下令嚴禁向民眾開槍的消息。

而據網上消息,中宣部對伊朗示威一事下達禁令,要求各大媒體不再報導,後續報導要等進一步通知。已經轉發過的消息,不再炒作也不要刪除。

儘管中共官方決定冷處理,但許多網友仍在持續關注事件,並向伊朗人民送上祝福。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認為,廣大中國網友興奮不已,是因為伊朗事件意義重大。在西方社會普遍不把伊朗看作民主國家的環境中,伊朗人民敢對統治者說不,很不平常。

這次抗議風潮是2009年「綠色革命」以來,伊朗神權領導層面臨的最大挑戰。

英國《金融時報》社評寫道,新年伊始,人們意識到:專制政體可能也是脆弱的。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伊朗的局勢給我們來打電話,或者是發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和我們文字互動發表您的看法。

我想第一個問題先問一下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我們知道伊朗的官方在週三晚上說這個國內動盪局面已經開始平息了;但是我們從媒體和其他消息人士那又聽到說,抗議還在持續。那能不能請您介紹一下,就您的了解,現在伊朗的這個抗議是什麼樣的一個局勢?那麼另外就是,這場抗議是在什麼樣的一個背景下發生的呢?

橫河:現在是因為封網的情況很嚴重,所以很多消息不容易得到核實,但是基本上可以確認的是,就是當時是革命衛隊的總司令宣布,說是德黑蘭已經解決了。但是問題是德黑蘭本來就不是這次抗議的中心,也不是發起地,而是在外省各個地方。那麼據現在得到的消息,在1月5日的時候,還有12個省有抗議活動,那麼伊朗一共是31個省,所以這個還有抗議活動的地方其實還相當多,有人說可能有幾十個城市還在進行抗議。

那網上也有錄像流出來,流出來就是說軍警到半夜以後,再開始叫大家回去,似乎沒有發生很大的衝突,就是1月5日晚上,那有些堅持守著不願意離開的民眾,一直守到3點鐘,就凌晨3點鐘,這是一條消息。另外一條消息,就是已經有一個油田的工人開始罷工了,因為原來說這次抗議活動和2009年最大的差別是各階層沒有被廣泛動員,只是說比較少數的,特別是比較底層的,或者是失業的,或者是年輕人。但是如果說這條消息能被核實的話,油田工人加入的話,那可能事情會朝不同方向轉。那也有消息說,另外幾個油田可能1月6日工人要參與罷工,這是這樣的情況。

另外一個就是現在比較一致的口號,因為在前兩天口號比較混亂,就是各方面都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現在好像是比較集中在3個詞,是「麵包、工作、自由」,所以也概括了就是這次的主要訴求,這是現在的情況。那麼再說今天下午,就是5日下午,聯合國安理會召開了一個緊急會議,就是討論伊朗問題,這是在俄國的抗議下,俄國不願意,但是還是召開了這個緊急會議。那麼美國方面表示,黑利(Nikki Haley)表示抗議活動是基本人權的自由表達。大概現在情況是這樣。

主持人:好,謝謝,那等一下再請您進一步分析。曹長青先生,剛才橫河先生給我們介紹了一下現在的情況,那能不能請您也談一談,就是我們知道這一次伊朗的抗議,它吸引了全球的關注和目光,特別包括是中國也有些非常有意思的現象,那一個請您和我們簡單介紹一下,您認為這一次抗議刺激的主要因素有哪些?另外一個,請您談一談全球對這次抗議的反應?

曹長青:當然,剛才橫河先生已經講了,刺激的因素主要是大家,從口號可以看出來嘛,要麵包、要工作、要自由,麵包和工作就是生活,自由就是個人權利,這就是刺激的因素,因為伊朗在過去這些年都沒有給予人民這些權利,剝奪了人民這種權利。但是全世界廣泛的報導,包括聯合國安理會都在討論,現在只有一個世界上比較大的國家阻止這個新聞,不報導這個新聞,這個國家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政權。

為什麼這個中國政府對伊朗,離中國這麼遠一個國家,跟中國距離這麼遙遠的國家,怎麼它的事情不報導呢?恐懼什麼呢?就是因為伊朗這個國家的國情和中國的國情非常相像,橫河先生可能也注意到了,有幾個方面非常相像,第一個,大家知道伊朗是個政教合一的國家,它的最高領袖不是現在這個總統魯哈尼,當然伊朗也是經過選舉產生的,雖然選舉不是很合理、不是很公平,但是通過選舉了。但是他不是最高權力啊!

國家被選舉的總統沒有最高權力,誰有最高權力?最高領袖,是個教士,是宗教士,他是當年霍梅尼的接班人。霍梅尼大家知道了,原來是最高宗教領袖。他有什麼權力?他是88人、一個教士委員會選舉產生的,他有什麼權力?他最大的權力掌管三軍統帥,是他。那像美國三軍統帥一定是川普總統啊!在伊朗就是這個宗教的這個領袖,他是三軍統帥,他有最大的權力,所以這政教合一啊。

那中國的話,為什麼我說跟伊朗國情相像呢?中國也是政教合一啊,從某種方面來說。中國現在,共產黨就是一個教啊,邪教啊。那你像中國現在掌控中國國家的,什麼國家主席,包括2個月之後什麼政協、人大開會,大家說什麼誰是人大委員長、誰是政協主席,大家都不看重,大家最看重19大,看中共產黨這個教會開會,誰決定那個19大的領導人?那25個政協委員,25個政協委員選舉那個黨的總書記,然後他是這個國家最高領導人;伊朗是88名教士產生那個最高領袖,他是最高領導人了,所以這個方面跟中國非常相像了。

再一個非常相像就是貧富嚴重的不均,全世界經濟發展了,中國也經濟發展了,那今天伊朗為什麼發生這麼大規模的抗議?因為伊朗的革命衛隊和那些毛拉教士們,他們掌控了整個伊朗這個國家60%的資產。而中國呢,中國共產黨的高官、中國的太子黨掌控了這個國家主要資產,中國10%最富有的人和10%最窮苦的人差距多少?差距70倍!這還2年前的數字。所以這個貧富的差距導致了人民巨大的不滿。

第三個跟中國比較相像的就是,現在伊朗有很多人使用手機,上上網啊,達到多少?達到90%的人在伊朗使用手機了,上網了;中國現在也達到90%以上啊。第二個,伊朗使用上網的人數也達到相當高的比例了,我剛剛說那個行動網絡上網,在伊朗達到70%;中國現在行動手機達到90%,在去年的民調數字,中國已經可以上網的人數達到了7億3千1百萬,如果中國有14億人口,達到了51%、52%已經可以上網了,這個信息在解放人、告訴人世界的真實。

所以這幾個方面非常相像,所以中國政府非常恐懼啊,如果中國人詳細知道伊朗的情況,那麼跟我們國家一樣嘛,我們國家就是伊朗啊,伊朗人民可以起義了、可以抗議了,我們中國人為什麼要沉默?這是共產黨恐懼的最根本的原因之一。

主持人:是,我們知道確實這一次在中國的民間和官方有截然不同的效果,那我想也請橫河先生分析一下,因為剛才談到了說刺激這個抗議的起因是一些經濟的問題,但是我想就是很多人可能並沒有料到,伊朗會在這個年末歲初的時候有這麼一個大的、全國性的抗議,所以有人甚至把它稱為「黑天鵝事件」。那在您看來到底是什麼原因引發了這樣一個事件?那麼引發這個事件的因素中有哪些是在中國也存在的?

橫河:我想說一下這個引發事件,引發事件最直接的其實是雞蛋漲價,那麼雞蛋漲價這件事情是一個偶發事件,就是說它據說是有了禽流感造成的,那麼雞蛋漲價以後,很多人就感覺到,特別是底層民眾就感覺到不行了。但是這個問題其實從伊朗的整個國家的經濟和人均收入來說的話,排在它後面的多得很,為什麼就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呢?那剛才曹長青先生講了一個就是貧富不均。再一個就是它的經濟其實比較單一化,它主要靠石油。那麼根據伊朗人說呢,從1979年伊朗的伊斯蘭革命以後,它的經濟就沒有好過,就一直沒有達到原來的水平,就一直不好,這是經濟上的原因。

但除了經濟上的原因,我覺得還有一些其它方面的原因,就包括是政治上、政治結構上面,還有統治者和民眾之間,就是這次提到的自由問題,就這方面可以說是比較突出的矛盾吧。那麼當時有人說到最開始的時候的抗議行動其實不是這些民眾最先的,實際上是有組織的、強硬派策劃的,這至少是一種說法。就包括這個革命衛隊的負責人他也有這種提示,是強硬派組織的,針對現在的改革派的總統來進行抗議的,沒想到民眾很快得就加入進去,而且就占據了這個抗議的主導,這是一方面。

那麼另外一方面,相比較而言的話,還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就使得中國人民引起共鳴的,剛才曹長青先生說了,其實還有一點,就是這個一開始反對的時候有反對幾個東西,一個是反對伊朗介入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衝突;一個是反對在經濟上資助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真主黨。那麼這點實際上就是說,當這個民眾的生活非常困難的時候,反對當局用大量的錢去類似於像中共以前搞的輸出革命這種類型的,就是反對他去介入國際事務,來把錢用在那個地方,說這個錢用來改善民生不是很好嗎?

那麼這點其實跟中國也很像。大家知道這2年大家很反對的,其實中共一直做,從中共建政以來,從很窮的時候到現在很有錢的時候,沒有改變的是用大筆的金錢去買朋友,世界各地的所謂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其實都是拿錢,一直到現在。現在當然有錢了啦,所以一動就是幾百億幾百億的給,以前可能是幾千萬、幾億的給,所以這點我覺得對中國民眾來說的話,可能做個對比他也會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那麼當然了,就是另外還有一部分,可能是跟他的民族歷史有相當的關係,就是說有人談到就是我們不是阿拉伯人。

主持人:我是波斯人,不聽阿拉伯的,不拜阿拉伯人。

橫河:對,這個我覺得是這樣的,他們實際上是波斯帝國,以前是波斯帝國,當然雖然說是在公元7世紀的時候阿拉伯人占領了,然後接受了伊斯蘭教,但是在近代,特別是上個世紀的時候,它其實是一個君主立憲的國家,就是說它相當世俗化,君主立憲的國家,後來就是因為當時巴列維國王搞經濟改革,當然它也有幾個方面的問題,一個是對於反對派的鎮壓非常殘酷。

那麼另外一方面就是經濟發展以後,造成了相當的腐敗,這個跟中共後來搞改革開放其實很類似,採取了親美的政策。後來79年伊斯蘭革命對這種腐敗這方面、鎮壓這方面,民眾起來反對,那麼這個伊斯蘭革命就成功了。成功以後就是說伊朗這個波斯情結,尤其最近這幾年呢似乎有抬頭的傾向。我認識一個伊朗人,他們是很不願意人家稱他們伊朗人的,就他們寧願更希望是他們屬於波斯的繼承人。從這一點來說的話呢,就是民族主義是個雙刃劍,就是當局允許或甚至想利用民族主義,在這一點上,伊朗可能有這樣的情況。

這個對於中國來說的話其實也是類似的,就中共現在的意識形態,共產主義這種意識形態實際上,至少表面上它已經不這麼明顯了,那它怎麼打民族主義牌?這也是一個雙刃劍,這個雙刃劍其實到一定程度呢,它會挑戰這種外來的,特別像中國挑戰西方來的這種馬列邪教,剛才曹長青先生說了,馬列邪教,它是一個外來的一種類似於宗教的東西,占領了,在中國是一個入侵者,所以中國是這種情況。所以這個多少也可以有一點比較的,這個我覺得是早期的訴求和各方面的情況,跟中國的比較。

主持人:是。曹長青先生,剛才二位都比較了一下兩國的局勢情況,我們卻是看到這次中國的民眾他的共鳴是很大的,很多人就是在說密切關注,甚至在說表示對伊朗人民的支持。那在您看來,為什麼中國人的人心會這麼被這次伊朗的抗議所牽動?

曹長青:方菲,剛才我談到了,主要有幾條相像,中國人一看到伊朗這個情況像中國的情況;另外,中國人普遍都對這個專制不滿,你像當年利比亞的卡扎菲被擊斃了,中國人都歡呼,那跟中國有什麼關係?中國老百姓高興啊,獨裁者被幹掉了;你像那個伊拉克的薩達姆·侯賽因被抓住了,後來送上絞刑架了,中國人歡呼高興啊;包括當年羅馬尼亞的獨裁者被人民幹掉了,中國人高興啊。凡是獨裁者專制被推翻了,渴望自由的中國人都高興。

那這次的話,我說剛才有幾條跟中國相像,還有兩條比較相像的,第一個就是剛才橫河先生談到的,跟中國相像,這個伊朗是大撒錢啊!巴勒斯坦哈馬斯那個極端的伊斯蘭組織,那個恐怖組織,誰在支持、誰在財政撐腰啊?是伊朗德黑蘭他在撒錢啊。第二,黎巴嫩的真主黨,對以色列平民進行屠殺、恐怖襲擊的真主黨,壞透了,誰在支持?德黑蘭,伊朗啊,大撒錢啊。國際上的恐怖組織、恐怖分子都是伊朗在出錢,他在國際上大撒錢;自己的國家人民生活這麼困苦、這麼艱難,要麵包要工作沒有,他在國際上大撒錢!

中國人一看就想到中國了。中國也是啊,中國多少底層群眾需要錢的啊,都被共產黨稱為「低端」啊,在大冬天幾十萬人被趕到街頭上,多麼需要錢、多麼需要住房、多麼需要改善,可是共產黨當局大撒錢,什麼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大撒錢啊!包括你說在委內瑞拉支持的幾百億美元,全都打水漂了,全都回不來了,所以這一條跟中國比較相像。

再一條,那你說中國人現在可以強調毛澤東時代革命意識,沒有了,中國人現在誰信仰共產主義?誰信仰馬列邪教?沒人信了。那伊朗也是,大家一聽到伊朗政教合一啊,宗教啊、穆斯林啊、清真寺啊、不是的。方菲,現在伊朗全國有57000座清真寺,57000,現在有多少可以運作的?可以開放的、可以使用的只有3000座。57000個只有3000個可以運作、可以使用,只占5%,你一個國家在教堂、清真寺的話只有5%能開放,很多還只是穆斯林齋戒月可以使用的。

說明什麼?因為這伊朗人民不信這個東西了,不信那個假的東西了,包括伊朗現在是個很年輕的國家,現在60%的人口都是30歲以下,60%,在這種情況下,年輕的人當然是了,誰信你那些個讓我們窮苦、受苦,然後什麼真主啊、天堂的,根本不信你那個。今天是手機時代了,70%的伊朗人現在可以行動網絡了、上網了,而且那個服務器也不是在伊朗的,當局控制是很困難的。這種情況下,也是跟中國人一樣,中國人這麼多上網的可以了解,再封網,中國人也有破網能力,看這個新唐人電視、看我們這個熱點追蹤追到了哪裡,伊朗發生了什麼了,所以這個情況也跟中國相像。

再一個,剛才橫河談到的歷史背景,因為現在伊朗人希望恢復波斯傳統,而不是外來強加那個伊斯蘭、那個什麼伊朗。中國人現在也這樣,希望恢復中國傳統文化的,好的傳統,而不是外來強加那個馬列主義的洋文化、洋教,是這個問題嘛。所以在這三個方面,中國和伊朗也有相像的地方。

所以整體來說,中國老百姓非常關心、非常歡呼,非常希望2018年上帝送給這個事件最好的禮物就是伊朗發生變化,如果伊朗的毛拉政權被結束了,對整個中東的和平、世界的和平會產生重大的影響。

主持人:是。2018年開年有這麼一個事情,確實引發了很多人的關注,也覺得受到了啟發。橫河先生,剛才您談到了抗議的因素,有人認為背後可能有強硬派的推手;但是伊朗官方他提出了一個就是,這個是不是有外國的策劃,特別是美國的策劃,那麼包括美國川普總統發推文支持伊朗人民,他說這是干涉內政什麼的。那您怎麼看伊朗當局的這樣一個指稱?

橫河:先說一下,當局所說的強硬,所說的有策劃的話,其實只是開始的時候,強硬派可能是有組織的,後來的整個運動似乎是沒有特別的組織。這次的特點就是無組織、沒有統一的訴求,還有年輕人為主。

那麼說到這個,這又是一個相像的地方了,就是中國和伊朗統治者它們共同的地方就是,當一旦有國內的矛盾被曝露出來以後,而且發生衝突或者是抗議的時候呢,就把它指向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敵對勢力。那麼這個其實中國人太熟悉不過了,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報導中國人一看之後就覺得,哎呀!就好像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動不動就是美國為首的敵對勢力。

我個人覺得呢,從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以後,特別是大使館人質事件發生以後,美國實際上對伊朗國內的影響力已經相當小了,沒有那麼大,不大可能策劃任何事情的,而且這件事情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的,不可能是美國策劃的,我覺得這只是一個推辭,就是作為一個國家來說的話,如果發生這麼重大的抗議事件的話,策劃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它一定是由國內的矛盾為主才會導致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呢,這個首先就是說前面一半,整個抗議的過程,肯定沒有美國勢力;相對來說的話,倒是他們國內的,伊朗國內以前被壓下去的,或者是被打掉的一些組織,或者是不太景氣的一些組織,比較活躍,都紛紛竄出來了,那其中甚至有前巴列維的勢力,這個勢力其實在伊朗可能應該不是很大,但是呢確實有很多年輕人覺得懷念,儘管那個時候他們都沒有出生,會懷念所謂巴列維時代。那麼這個我覺得也是很正常的,他對現實不滿,他就會想起以前,在那個時代伊朗是比較開明的,就比較開放。

至於說這個事件發生以後,這個美國的支持其實並不是干涉內政,美國和這個聯合國,你像聯合國安理會就召開會議了,那緊急會議去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是不是干涉內政呢?其實都是希望這個國家能夠向好的方向發展。作為美國來說的話,對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發生的爭取自由、爭取民主的這些運動,他都支持,他不是支持哪一個國家,也不是針對哪一個國家,他都是這樣支持的,所以你就看到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我個人覺得在這件事情上,一個是美國並不想真正干預伊朗的內政;第二個,可能也沒有那個機會和真正的實力去干預伊朗的內政,我個人覺得這個完全是無中生有的。

主持人:好的。我們很快接一個觀眾的電話,請曹先生最後做些點評。有一位加拿大的張先生在電話上,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您好。我們看到這個政教合一的沉重的鐵幕終於被伊朗的,可以說是古波斯的後裔,他們的覺醒和他們對自由民主的嚮往,被撕開了一角,這個潮流是不可阻擋的。謝謝。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張先生。還有點時間,曹長青先生也請您點評一下,因為我們知道川普總統這一次的推文連續發了好幾個,那他在伊朗問題上的態度似乎和前任非常不同,當然他這一次的表態也被一些人批評為干涉內政。您怎麼看他出聲支持伊朗人民這樣的一個舉動?

曹長青:如果說這是美國總統干預內政的話,我們希望美國總統這樣的行為越多越好,干預所有專制國家的內政,推動所有專制國家的人民結束那個專制,獲得自由。今天確實是川普總統跟上任奧巴馬不一樣,奧巴馬在伊朗2009年「綠色革命」的時候,奧巴馬完全不干預,完全不管,採取綏靖主義啊。那今天川普總統完全不一樣,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作為美國,就應該支持任何專制國家人民爭取自由的鬥爭。

今天你說伊朗當局說那是外國干預,共產黨專政國家從來都是這個理由啊。你像1956年「匈牙利革命」的時候,那當時共產黨也是說這個,當時共產黨也指責西方干預啊;1968年「布拉格之春」捷克人民起來抗議,也是說西方干預啊;中國1989年「天安門事件」,也是說西方干預的。不是的嘛,是人民自己嘛。如果說有一條是美國干預的話,是美國自由的精神影響了、刺激了、薰陶了更多的專制國家人民希望獲得自由、獲得民主。

所以今天你看看伊朗人喊的口號,不僅是要麵包、要工作、要自由,喊出來了不要毛拉,我們要自由的伊朗,我們不要管加薩,不要管巴勒斯坦,不要管黎巴嫩,不要管那個野蠻的胡塞集團,不要管敘利亞,我們要管好我們自己伊朗,強調自由。所以今天我們就看到了美國總統川普表現出一個真正自由世界領袖這麼一個姿態,這麼一個原則,捍衛美國的價值就是民主的價值、自由的價值,這個價值一定會在世界獲得全面的勝利。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采點評。因為我們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祝您新年快樂,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