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鵲再世都有不能治的病!!

扁鵲再世都有不能治的病!!

文/胡乃文(台北同德堂醫師)

扁鵲是戰國時代的名醫。他為什麼能成為一個名醫,瞧病的本事非常好呢?原來,他從少年時代就不一般。那時在一個旅舍當舍長,一位名醫叫長桑君,經常來住店兒,扁鵲對他非常禮遇;長桑君十餘年的觀察,知道扁鵲不是個普通人。

 

一天,找了扁鵲來:「我有祕藏醫方,想私授與你,勿洩漏之。」扁鵲真的照方喝了藥,三十天後就可見到牆另外一邊的人。後來,扁鵲給人瞧病,可以看到病人身體裡五臟六腑的「癥結、積聚」,那就是說,有沒有腫瘤,他都能看到;可別人只以為扁鵲是「把脈」給人看病,因為扁鵲在看病時總用三隻指頭在病人的手腕上把脈。

扁鵲看病出了名;到處周遊列國的時候,那個國家的人們喜愛小孩、婦人⋯⋯,他就專治小孩、婦人⋯⋯;就成為那一科的專科醫生。例如他到了邯鄲,知道邯鄲人們重視女人,他就成為「帶下醫」,婦科專業的醫生;在雒陽,周人都敬愛老人,他就做「耳目痹醫」,老年專科的醫生;來到咸陽,秦國之所在,人們愛小孩,就成為「小兒醫」,專心致力於治療小孩兒的病。隨著各地不同的狀況,做不同的專科醫生。

換心手術 

扁鵲也曾經做過外科手術。《列子》中記載,有一次,他治好了兩個人的病之後,跟這兩人說:你們的病是治好了,可兩人卻都有同樣問題;一個是「志強氣弱」,有識無膽,另一個「志弱氣強」,有膽無識。假如把你們兩人的心給調換過來,就平衡了。經過倆人的同意,扁鵲給他們喝了麻醉藥,「昏死」了3天;3天之內,把他們胸膛剖開,倆人的心就調換過了。換過後很快就完好如初,兩個人回家去。中國人認為「心藏神」,就是說元神是位在心這地方的。這倆換了心的人,甲去了乙家,乙去了甲家,認識所有那一家的人,可那家的人卻都不認識他們兩個人。打官司時,扁鵲作證,才了結了這個官司。 

扁鵲看病非常有能力,可也有幾種病不能治。 

扁鵲說,病有「六不治」:第一,「驕恣不論於理」的人,類似大部分做王、做大官的人,驕傲、不講理;第二,「輕身重財」的人,那種重視金錢多過於重視生命的人;第三,「衣食不能適」的人,衣物、食物,該多不多、該少不肯少的人,也不能治;第四種,是「陰陽并、藏氣不定」的人,陰病陽病都攪和在一個身體裡頭,而且臟腑之氣又不穩定的人;第五種,身體「虛羸不能服藥」的人,虛羸瘦弱,藥能吃進去卻不能消化吸收;第六種,是那種「信巫不信醫」的人,信巫術不信醫術,信巫師不信醫師的人,這種人也是不能治的。 

現代的人,一般都容易犯著這「六不治」的問題。尤其第六種,「信巫不信醫」,他不是迷信神鬼,卻是迷信現代的科技;尖端科技產品,可以見到人體的內部,卻很難治好那個病,只能用毒藥做「化學治療」、只能用「外科手術」切掉器官,那能算是治病嗎?成功的消去了那個表象,卻造成了更多的其他器官衰敗,這不就等於相信科學的「巫術、巫師」? 

現在的醫生,努力找尋生病的「病源」,這種精神實在可欽可佩;可他們觀察生病的「病因」卻付出太少,知之不多。例如感冒,都已經找到病源是某種病毒,卻很難了解為什麼同樣都被同樣病毒感染了,有的人病情嚴重、有的人病情輕微、還有的人根本沒有病情。血壓高,可能是心臟的問題、可能是血管的問題,這是找對了「病源」;可是,還有更多的人,在天冷時、在氣惱時、在緊張時才發生高血壓,不管這些「病因」,許多的醫生卻個個都處方一樣的降血壓藥,那怎麼對呢? 

現代人生的病,怎麼那麼難治呢?好好思考一下扁鵲的這「六不治」,找個出路吧。

──轉引自「台灣大紀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