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不是回原點 變與不變的背後有玄機

中美貿易戰3個月來事過境遷,雙方力量懸殊已分明。重新審視中美經濟,政治現狀,變與不變的背後揭示了另一番景象。(STR /AFP/ Getty Images)

【新唐人亞太台 2018 年 06 月 17 日訊】中美貿易戰硝煙再起,表面上似重回原點,但3個月來事過境遷、雙方力量懸殊已分明。重新審視中美經濟、政治現狀,「變」與「不變」的背後揭示了另一番景象。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週五(6月15日)在總統授權下、公布301關稅最終清單,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同時白宮也發表總統川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聲明。

數小時後,中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連夜出台對500億美元美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的公告,除效仿美國、採取同樣的分組徵稅方式外,徵稅對象在金額和生效日期上也全部相同。同時,宣布之前的三次中美貿易談判達成的經貿成果失效。

表面上中美貿易談判一切重回原點,但如果從地緣政治、經濟環境以及貿易談判進程本身來看,可以看到中美之間的「變」與「不變」。

一變:朝核問題暫擱置 美中地緣政治環境已變

從今年3月以來至今,中美之間的地緣政治已發生顯著變化。朝鮮核問題作為影響中美貿易爭端的一個因素,已暫時被擱置。

一名美國官員向路透社表示,由於美國已經與朝鮮建立了直接對話渠道,總統川普不再將中共對朝鮮的影響作為中美關稅之爭的考慮因素。「我們現在擁有獨立於朝鮮的渠道了,」這名要求匿名的官員說。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認為,中共一直是想把貿易問題和朝鮮核問題扯到一起,而美國是想把這兩個問題分開。

川金會是「美國制約中共非常好的一招,意味著它不能再把朝核問題當牌打,」橫河說。這可以讓美國放開手去解決中美貿易問題。

而在川金會(12日)結束後的記者會上,川普也再次公開表示,必須解決美中巨額貿易赤字問題。「我別無選擇,為了我們國家,我必須這樣做。」

二變:中興問題暫解 中企領教美國厲害不敢妄動

從中興4月被美商務部激活出口限制令以來,目前中興已為其欺瞞美國政府的行為、付出大代價——除再次交納巨額罰金,還有停產損失以及難以彌補的聲譽。

隨著美合規官員入駐,中興更成為中國首個國企體制、但被美國政府監督的全球科技公司。

外界認為,中興一案已樹立典型,無人敢把法律和美國政府當成「空氣」,這給外國企業,尤其中國高科技企業一個深刻教訓——「守規矩」。

《香港經濟日報》8日報導說,美方迫使疑似有中共官方背景的企業瀕臨破產邊緣,數萬人險失業,已令中共感到威脅。報導引述分析人士的話說,未來美中爭議再起時,白宮已經知道該往哪裡瞄準。

美國科技智庫信息科技與創新基金(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主席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也表示,美國政府對中興的嚴格懲罰條款,是向中共政府證明了其「脆弱性以及對美國技術的依賴程度」。

不變:三次貿易談判 在結構性問題上未有實質進展

回顧過去可看出未來,5月以來,中美之間已進行三次貿易談判。

第一次中美貿易談判雙方各提清單,因分歧太大而無聯合聲明;第二次談判,雙方達成六大共識,但在核心的知識產權和經濟結構調整方面只有空洞表述;第三次談判,中方提出700億購買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條件是美方停止301關稅的進程。

在三次談判過程中,川普唯一表示過滿意的就是中方承諾大量進口美農產品,但對整個貿易談判的框架以及結果他從來都說「不滿意」。

而且就連他略表滿意的中方允諾增加進口美農產品,他發的推文內容是:「(美國)農民15年來一直處境不佳。到我完成貿易談判時,這種情況將會改變。」

不變:川普糾正巨額貿易赤字的想法未變

在媒體看不懂川普政府為何在休戰十天就重啟貿易進程,是因為忽略了美國的政治格局。

美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在6月初訪華參加第三輪貿易談判前表示,中美談判只有「符合總統的要求」,才能繼續下去。

川普內閣在對華貿易政策上有兩個主導方向: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與白宮貿易和工業政策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以及商務部長羅斯主張解決中共的知識產權和結構性調整,而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和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更關注製造業流失和減少關稅威脅。

《金融時報》15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川普一直在推動關稅,之前有受內閣成員意見不統一的限制,現在川普決定擱置內閣意見,按照自己的想法做。

英國《電訊報》曾形容說,「美國政府的複雜決策機制像一個超級大油輪」,雖然只能慢慢轉向、但目標明確。

若中共領導人真想解決中美貿易戰,同時為百姓著想,就要把資源讓利於民,實實在在讓百姓富起來。(大紀元)
若中共領導人真想解決中美貿易戰,同時為百姓著想,就要把資源讓利於民,實實在在讓百姓富起來。(大紀元)

不變:回擊中共2025計畫 保護美國就業導向未變

ITIF智庫主席阿特金森認為,現在最重要的事宜就是回擊中共「中國製造2025年」戰略,因為其背後代表了不公平的重商主義政策。

白宮週五發表的總統聲明也再次提及「中國製造2025年」戰略計劃會傷害美國和許多其它國家的經濟增長。

同時,聲明強調,301關稅對於防止美國技術和知識產權向中國的不公平轉讓至關重要,並將保護美國的就業。同時,也是帶回美中貿易平衡的第一步。

那麼在分清這些變與不變之後,中美貿易戰的未來走勢是什麼?中共現在的報復性關稅會引致什麼結果?

形勢逼人 重回談判、中方讓步的可能性大

誠然,徵收關稅並非結果,更似談判的前奏。在週五公布第一波301關稅的500億美元中國商品清單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接受福克斯商業網採訪時表示:「我們希望這會引致進一步的談判,我們希望它引領中國(共)改變其政策。」

財經通訊社「彭博社」總結了中美貿易戰的未來四種結局。第一,雙方各退一步;第二,中方退讓;第三,美方退讓,第四,貿易戰全面開打。

一個月前,雙方在第二輪貿易談判時有各退一步,當時美財政部長姆欽表示「暫停301關稅稅、鋼鋁稅不變」,但十天後美方就宣布繼續推動關稅進程。

美國官員週五表示,美國聚焦於結構性改變中國的科技產品交易方式,要求北京停止強迫美國企業轉移技術。

而外界認為,中共雖聲稱不同意對「中國製造2025」計畫做重大改變,但形勢逼人,它已到不退不行的地步。

首先,若中方採取爭鋒相對的報復行為、導致雙方全面開戰,是很不明智的;其次,兩國的經濟形勢差異已讓中共無力對打貿易戰。

專家:中共採取爭鋒相對的報復行為不明智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則認為,川普決定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對美國或是中國經濟並沒有多大影響,因為340億或是500億美元對於這兩大經濟體來說並不是很大的一個數字。

「問題在於這個舉動是否會導致更多的關稅。」史劍道表示,中國(共)若採取爭鋒相對的關稅報復措施是不明智的。

「中共若採取任何可能導致美中貿易逆差增加的事都將是一個錯誤,因為它會迫使川普總統採取進一步的報復。」他說。

白宮週五的聲明中也強調說:「如果中國(中共)採取報復措施,例如對美國的商品、服務或農產品施加新的關稅,提高非關稅壁壘,或對美國出口商或在華美國公司採取懲罰性措施,那麼美國將追加額外關稅。」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美國已接近完成第二波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清單,商品價值約合1,000億美元,以備必要時應對中共的報復關稅。

「美國與中國貿易逆差之大顯然表明,美國的關稅措施將對中國帶來更大的傷害。」美中貿易問題專家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認為。

「而且,中國(共)的報復將給美國提供一個機會,減少它對向華出口促增長的依賴——這是一個本來就應該採取的政策。」

中美經濟形勢逆轉 逼中共務實談判

根據中共官方近期公布的數據,5月出口貿易以及經濟指標都出現放緩。從數據上看,中國出口額增速已從4月份的3.7%小幅下降至5月的3.2%。

全球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報告指,在全球經濟增長速度達到頂峰時,中國出口增長卻已出現下降態勢。未來即使避免中美貿易戰,隨著全球經濟放緩的勢頭,中國也不太可能保持5月的進口值增長速度。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美國6月初發布的就業報告和經濟數據喜人,遠超經濟學家預測。

根據亞特蘭大聯儲最新預測,美國今年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率達4.6%,同時5月失業率再從4月份的3.9%下降0.1個百分點,創下18年來新低點。通貨膨脹率徘徊在2%以下,商業和消費者信心強勁。

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的報告說,美國是現在全球經濟增長最快速的工業化國家。

外界認為,當中、美兩大經濟體開始出現一上一下,貿易緊張關係就會處於微妙的關頭。在川普政府推動美國經濟新一輪走熱,中國國內的財政支出和信貸調控卻進一步惡化,加上出口受阻,這多重因素都在迫使中共更加「務實」地參與談判。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