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正永落馬涉兩大懸案 更大老虎被拋出?

【新唐人亞太台 2019 年 01 月 18 日訊】中共中紀委網站1月15號晚上發布一條簡短消息說,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趙正永被指涉入秦嶺北麓違規建別墅案,和陝西千億礦權案。他的落馬可能揭開陝西官場地震的序幕。

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成為2019年落馬的第一位正部級高官。

根據公開信息,趙正永是安徽人。曾擔任安徽省公安廳廳長、省委政法委書記。2001年6月,趙正永從安徽調任陝西,從此在陝西官場深耕16年之久,一路從常務副省長升到省長、省委書記,直到2016年,趙正永因為年齡限制而卸任,去年3月退休。

官方通報中,沒有提及趙正永落馬的具體原因。但大陸《新京報》報導,趙正永落馬早有前兆。

去年7月,中央牽頭,開始整治秦嶺北麓違規建別墅問題。8月下旬,陝西官場就盛傳:趙正永被紀委辦案人員從家中帶走,失去自由。

秦嶺北麓違規興建別墅已經持續好幾年。據了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4年內曾6次對此進行批示,但違建卻愈演愈烈。一週前,央視播放有關秦嶺違建的專題片,其中不點名的曝光:趙正永在事件中欺上瞞下、陽奉陰違。

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中國經濟週刊》說:「坊間甚至傳言,在那秦嶺北麓也有趙正永的別墅。」

旅美時事評論員 鄭浩昌:「這個秦嶺別墅案是中共官場縣騙市、市騙省、省騙中央的典型案例。其實哪個地方不是這樣呢?只不過這次趙正永正好被抓了個現行,被殺一儆百了。對當權者來講,手下貪點小財那是小事,不與核心步調一致那是大事。何況還是在習近平的老家陝西。」

自由亞洲電臺引述知情人士張先生的消息報導說,趙正永還可能捲入了周永康的兒子周濱插手陝北能源的案件。海外中文媒體引述微信公眾號「陝電俠」的留言說,趙正永和周永康關係不淺,官場人盡皆知。

趙正永還由於積極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的政策,被臺灣大法學會提出涉及「群體滅絕罪」的控告。

旅美中國問題研究人士 張健:「這種省部級的幹部,他們一是為共產黨賣命,另外一個就是在任上,盡快撈取民脂民膏。趙正永不單純本人在裡邊有大量的違法行為,也是受制於黨內的各個派別之中,派別的內鬥非常的複雜,到今天也是咎由自取。」

除了秦嶺違建案,趙正永還被當事人實名舉報,插手「陝西千億礦權案」。《中國經濟週刊》引述舉報人趙發琦的舉報材料說,趙正永「親自赤膊上陣,政府替代了司法直接辦案」。趙發琦指稱,趙正永在出任陝西省省長期間,曾兩次召開省政府黨組專題會,直接認定一項估值高達上千億元的煤礦勘查合同無效,並嚴令公安部門逮捕和審判趙發琦。

「陝西千億礦權案」最近藉由原央視主持人崔永元的爆料,重回公眾視野。崔永元的爆料包括案件卷宗在高院辦公室離奇失蹤,以及最高法院領導,和院長周強干預審判的細節。1月8號,中央政法委聲稱要牽頭調查這起案件卷宗丟失等問題。

旅美時事評論員 鄭浩昌:「礦權案這次是借了秦嶺別墅案的東風,所以崔永元才會高調報料卻沒有被封殺。但是礦權案借勢發力、搞得街知巷聞之後,中共如果不順藤摸出一兩個大點的瓜出來,也不好交代嘛。」

外界認為,趙正永落馬可能還會牽出其他高官。

旅美中國問題研究人士 張健:「現在傳聞最多的也就是周強,因為千億礦權案這個王姓法官披露的事實證據都指向周強。這些事情能講出來,是自保,或者是黨內惡鬥已經進入白熱化?我覺得從2018年到2019年,中共內部的確是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從2014年2月19號,陝西落馬的「首隻老虎」算起,將近5年的時間裡,陝西已經有5名省部級官員落馬,趙正永是第6個。張健認為,這兩起案件只是揭開了陝西省官場地震的序幕。

新唐人記者 常春 尚燕 鐘元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