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敗了還有兩岸一家親 林飛帆憂中共滲透

林飛帆

【新唐人亞太台 2019 年 03 月 18 日訊】318學運,就要滿五周年,當年學運學生代表林飛帆 17 日下午參與由經濟民主連合等公民團體所舉辦的「318 ,五年了」座談會,分析五年來中共統戰手法的轉變。儘管從立委補選結果來看,抵制了韓流,但還有軟性的「兩岸一家親」論述,也是另一種柔性的促統主張。

林飛帆發言全文:

我相信很多人都是同樣的焦慮跟擔心,就是過了五年之後,我們怎麼面對,中國現在對台灣,新的各式各樣的統戰策略跟併吞台灣的方式。

我大概主要有三點,第一個就是說,回到五年前的那個情景。我完全同意中強講的,就是我們確實在,服貿協議上,確實是把它擋下來。很多人可能會好奇,那先立法後審查,是不是只是一個策略。實際上就從剛剛整個脈絡來看,立法的訴求,監督條例的訴求,並不是在 318那個運動當下才提出來的,而是在先前,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的累積,所以對我而言,其實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或相關的一些監督機制、民主防衛機制的建立,都是實質的議程。這些實質議程,可惜的是在過去這五年當中,即便民進黨執政,我們確實面臨到很多。在國會裡面,在實踐法案的推動,跟實踐上面,還是遇到很大的掣肘跟瓶頸,不管是因為各式各樣因素,因為覺得當下有更重要的其他議程,或是其他各式各樣的原因或理由。確實這整套的監督機制,確實是不斷的被推遲。

去年底民進黨敗選,乃至於昨天補選的結果,我認為這是一個的危機,也是一個轉機。這個轉機是我們接下來,確實在未來的一年多,我們要怎麼去面對,監督條例的立法、防衛機制的建立,對中國的民主防衛機制的建立,這些事情是我們必須要去思考,在未來這一年的時間裡面。

我想先分享幾點,這段時間以來的觀察,一個是說整個兩岸的形勢,確實有一個滿劇烈的轉變,北京對台灣的統戰策略,或者是對台灣的這個推動,所謂的促統的這個軸線,確實有些演進跟變化,那我把這樣的演進跟變化,看得比較重。包括說,習近平在一月初的談話,把民主協商機制,然後把這個九二共識、一國兩制清楚的定義。確實顯現了,北京對台灣確實有一種不一樣的看法,從去年底選舉結束之後,大概認為有一些信心,可以再透過同樣方式或類似的方式,更進一步掌握台灣的多數民意,透過這樣方式,去達到實質統一的結果,或簽署和平協議。在這個情況底下,韓國瑜的現象,或者是部分候選人像柯文哲所倡議的兩岸一家親,等等的口號,其實我們應該放在這樣的脈絡底下去看待。我認為在這樣的脈絡底下。國民黨諸多候選人開始倡議和平協議,跟部分候選人開始倡議,這個兩岸一家親,或其他類似或相關,或實質等同於,支持一個中國這樣概念的語彙或詞彙,我認為這是,中國對台灣促統的另外一種手段的轉變,在台灣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支流、不同的支系。

昨天的補選結果,可能可以顯示出大家對於,這個主權的議題,或安全的議題有一個探討或是一個焦慮,展現出某種程度上的團結力道,把這個韓流抵制住,但是不要忘記,還有另外一股力量。他用一種看似比較軟性的,看似好像比較中性一點的詞彙,叫兩岸一家親,或是類似的其他相關的口號。他的目的同樣也是,在削弱台灣內部的民主防衛機制,或台灣內部自信心。同樣去達到一個,把台灣往這個一個中國或一國兩制方向去推,這樣一個情境,是在這樣的情境底下在未來這一年,我們確實很有可能面對到情況是,本土勢力在國會裡面,在明年可能不見得,會掌握多數,這樣的情況,是很有可能發生。接下來這一年裡面,兩岸協議監督機制完成立法或法制化,確實是一個關鍵的議題。但是這個關鍵議題的推動,過去確實民進黨政府已經拖延了非常久,就在最後這一年,最後這一年的時間,已經沒有理由再把這個議題往後延。也沒有任何的理由或藉口,可以再把這個議題往後延,推動這件事情上面,我自己會有一個倡議,在民間、在執政黨跟在野黨這三方之間,有沒有可能在這個過程中體認到,這一套法制化在今年完成的迫切性,共同來推動這部法案的前進。民間、執政黨跟在野黨,有沒有可能搭建起一個平台,大家共同去推動這部法案,這是我會倡議的一個重點。

我相信過去一段時間,大家其實也看到在國會裡面朝野的不信任,或是民間對執政黨的各式各樣的不滿。這之間的信任基礎,在很多議題上面都發生,不管是婚姻平權,不管是轉型正義,不管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或者是說能源轉型等等,各式各樣的議程當中,都面對到類似的問題,但執政黨、在野黨跟民間團體這三方之間,有沒有可能在,這些進步議程上面,達成一個共識,在最後這一年,把關鍵的進步議程往前推,我覺得這是我們能夠,建立起防衛機制最關鍵的要素,所以我會倡議在接下來這段時間,民間朝野政黨,應該要迅速的恢復某一種程度的溝通跟協調機制。盡可能的把這些議程,在未來這一年順利推動。

我們在看過去一段時間的這個韓國瑜現象的崛起,裡面包裹著支持一個中國、一國兩制,簽署和平協議的這種一中框架,彷彿整個國共體制的,重新準備捲土重來。雖然補選的結果好像有這個一絲機會,還有一口氣在,但接下來在總統大選也好,或是在國會選舉上面,其實還是不容樂觀。這個情境底下,我認為面對韓國瑜現象,或面對柯文哲所代表的兩岸一家親的,另外一種柔性的促統的主張。其實是民間社會,跟朝野政黨必 須要同時去面對的問題。這個問題可能不單只是執政黨要面對,這問題是整體台灣社會如何去面對,民粹保守的崛起,加上中國因素的混合。我想這個框架,是我們現在所面對到的,最具體的威脅跟危機。這個情境是,必須說,它不是只是民進黨政府要面對,而是包括在野黨、包括民間團體也要共同去面對,所以我還是回到剛剛那個倡議的點,就是三方如何在這段時間之內,能夠迅速的搭建起一個平台,把我們認為,重要法案跟議程,整個防衛機制,在未來這一年的時間盡速通過,我想這是三一八,五年的這個時間,我們仍然可以一起去做的事情。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