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器官 前軍醫實習生回憶恐怖過程

【新唐人亞太台 2019 年 06 月 18 日訊】國際持續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加拿大的國會已經全體通過了《S-240法案》,把沒有取得捐贈者同意的器官移植,視為刑事犯罪,目前正在等待參議院批准。本臺記者採訪一位當年親歷活摘器官的軍醫實習生,他說自己仍被當年的血腥殘酷場景折磨著,精神一度幾乎崩潰。

目擊者George 前沈陽陸軍總院實習生:「當時我們坐著一輛改裝的救護車到離大連很近的一個軍隊醫院,去採了一個活人的腎臟。」

被摘除器官的是18歲的軍人囚犯,軍醫稱他為「健康的活體」。為了保護喬治的安全,我們對他的聲音做了處理,並迴避了血腥的細節。

「車開到一個很荒遠的地方,天還不是太亮。周圍都是軍人端著槍,背對著我們。」

「聽到有槍響,不長時間軍人抬了一個人,我一看他穿的是軍褲。」

「我和另外一個軍醫,踩著這個人,讓他不能動。當時我看他的頸部都是血,他的喉部整個都是血。」

喬治看著軍醫取下了兩個腎臟。

「他示意讓我剪斷那個血管,當時一剪,那個血一下就流了出來,而且是熱的。我那時很恐慌也很震驚。但是我看其他的在場的人面無表情。」

軍醫示意喬治摘取眼球。

「我說實在做不了,我那時候已經虛脫了,身上都顫抖。這個之前我無意的看了一眼那個人,看他的眼皮是抖動的。」

軍醫迅速取下兩個眼球。讓喬治把屍體裝進黑色塑料袋,軍人把屍體抬走。

「我說:那個剩的那些屍體怎麼辦?他說有另外一個軍車去銷毀掉或者是燒掉了。」

摘器官的車由軍車開道,以最快速度回到瀋陽後,另一組醫生已經在等待把器官移植到另一個人身上。

「回家了之後我就發燒了幾天,後來就找人說我不再去了,在其他地方可以工作,不做這項工作了」

直到今天,喬治仍然被當年的場景折磨著,精神一度幾乎崩潰。

「我就想,他也有父母啊!」

「他的家人都不知道這麼殘忍的事情。」

後來喬治輾轉逃離了中國,現居住在加拿大。

「但是我知道,中共會對知情的人是暗殺滅口啊!」

「所以我想這件事情,我既然活著,我就要出來作證。」

「因為中國千千萬萬個家庭,不知道他的親人是這麼殘酷的死去。」

新唐人記者 劉海英 多倫多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