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網軍操盤介入臺灣選舉 美媒提證據

【新唐人亞太台 2019 年 07 月 02 日訊】2018年「韓流效應」席捲全臺灣,短短不到半年間,當時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從一名沒沒無聞的參選人,一躍成為全臺灣受關注量最高的政治人物,並當選地方首長。「韓流」引起了國際媒體的關注。最近,有研究報告提出證據,證明去年臺灣選舉,中共網軍操縱媒體輿論的事實。

去年11月臺灣的地方市長選舉,現任高雄市市長的韓國瑜,當時突然以高分貝的網路人氣,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同時也引起全球媒體的關注,這股旋風從何而來?又是如何形成?

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6月26號刊登一篇文章,分析韓國瑜崛起背後「推波助瀾」的,正是中共網軍。

文章說,去年4月9號,韓國瑜宣布參選高雄市長,10號,就有網軍在網路社群媒體臉書上,成立粉絲專頁「韓國瑜粉絲後援團 必勝!撐起一片藍天」,並開始傳播大量假新聞。

調查發現,成立韓國瑜粉絲專頁的6名管理員中,有3名自稱是「中國騰訊」員工,畢業於北京大學,其中兩人更自稱曾為許多處理公關的外國公司效力。

《外交政策》文章作者透過類似的背景搜尋,發現社群網站領英(LinkedIn)上面,也有249筆類似的登錄信息,其中不乏使用相同照片、但名字根本不同的記錄,而且這些人使用的是簡體中文,並非臺灣慣用的繁體中文。更巧的是,這三個帳號在去年臺灣選舉後,幾乎沒有在臉書上有任何活動。

事件被曝光後,有網友發現,目前這3名網軍的帳號已經被換掉了。

臺灣社團組織「臺灣經濟民主連合」的召集人賴中強認為,《外交政策》雜誌發表的證據,可以明確證明中共確實是透過信息戰、透過網路攻擊,介入臺灣大選。

臺灣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 賴中強:「中國(共)它會透過很多網站的設立,然後註冊很多假帳號,透過機器人在這些帳號做大量的點擊,來創造網路的聲量,這個聲量可能是它特定要支持的政治人物,或者是打擊中國(共)政府所要打擊的政治人物,讓臺灣的一般民眾覺得某一個主張或有民意的大量支持,但是這個大量支持是被製造出來的。」

學者認為,網軍操作,已經發展成為一種商業模式,可以由國家委託特定的商業公司來經營。

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 曾建元:「臺灣慣用的是美國或者韓國、日本發展出來的商業網站,所以基本上,中共是不容易去直接操縱這些網站的經營者,但是它可以利用商業的模式,進入到這些網站,去操作它所希望達到的一定政治效果的這些議題。」

曾建元認為,《外交政策》雜誌這篇文章,就是以韓國瑜個案來舉例說明。

曾建元:「當中就顯示,它其實是一個商業機制來經營,背後出資者是不是來自於中共官方,目前無法去查證,但是我們至少可以知道,它最後是透過一種商業經營的方式,在短時間之內,把韓國瑜的聲量突然暴增。」

《外交政策》的調查報告,引述專家的分析指出:這種網路間諜活動,可以追溯到中共軍隊戰略支援部隊。戰略支援部隊是中共進行網路、太空、電子戰的單位。

臺灣資訊戰研究學者沈伯洋表示,這個證據強度還不夠,因為沒有指名中共統戰部和軍隊之間的關係。

臺灣資訊戰研究學者 沈伯洋:「如果要從這個層面追查的話,現在大概有兩個說法。第一個說法,就是統戰部有在解放軍這邊設基地。另外一個說法,這個是由解放軍自己發動的。那我們覺得可能由統戰部指揮的可能性是來的更高的。」

沈伯洋認為,中共網軍的組織架構,會不斷的更改名稱,很難從中了解它的背景。《外交政策》雜誌這篇文章,大概只是中共網軍整體結構的千分之一。

沈伯洋:「我覺得比較重要的是他們的行為方式,從空中的網站攻擊,還有一些網紅式的攻擊,一直到後來針對這些海外地面滲透的能力,宗教、宗親會,甚至是學校老師,從這個部分來發動資訊戰,是現在目前看到最可怕也是最嚴重的一種模式。」

去年臺灣選舉過後,美國6名聯邦參議員,聯名致信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和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要求他們調查中共干預臺灣選舉的舉動,並且提出應對方案。

新唐人記者 常春 黃億美 周天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