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去天安門打橫幅 音樂系大學生的故事

【新唐人亞太台 2019 年 07 月 19 日訊】中共從1999年開始對法輪功的迫害,造成了一代人伴隨著迫害,在顛沛流離中長大。多倫多有一位大學生,從3歲起就隨著父母上訪,我們來聽聽他和媽媽一起去天安門打橫幅的故事。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專修雙簧管的劉明洲,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要乖,爸爸媽媽在做很對的事情。

法輪功學員 劉明洲:「我記得我3歲的時候,我媽媽帶著我去天安門廣場,去打橫幅,到了天安門後,媽媽就把我放在那,她就把橫幅從包裡拿出來,拉著橫幅,上面是法輪大法是正法,然後就圍著我跑,媽媽跟我說,怕跟丟我,怕看不到我,就圍著我跑,在天安門廣場上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

明洲的父母是工作剛剛幾年的大學生,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明洲的父母去了信訪辦上訪,2000年12月,母親帶著小明洲去天安門為法輪功發聲。

法輪功學員 劉明洲:「我媽媽剛拿出橫幅來,沒過幾秒鐘,馬上便衣的警察就上去,要抓我媽媽,我媽媽原來在學校也是運動隊的,跑得特別快,他們也追不上,就一直圍著我跑,後來警察來得越來越多,來了好幾輛那種麵包車,開過來,下來很多人,然後把我媽媽跑的範圍就圍起來了,人越來越多,有前面來的,有後面追的,就把我媽媽抓住後,拖著,拖上車了,有一個警察過來,看見我身上衣服上寫的字嘛,知道我也是煉法輪功的,就把我一抱,就給抱上車了」。

明洲的媽媽在車上不停地打開車窗,向民眾高喊「法輪大法好」。

法輪功學員 劉明洲:「一個警察過來,摁住媽媽的喉嚨,把媽媽摁在椅子上,不讓她繼續發聲,後來這個人就開始打我媽媽,拳頭揮來揮去的時候就揮到我臉上來了,把我鼻子從下往上打了一下,我就開始流鼻血,因為小嘛,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拿手抹啊抹,抹得滿臉都是。」

當被問到,小小年紀經歷這些,有沒有害怕,明洲這樣說:

法輪功學員 劉明洲:「我那個時候小,我也不太會跑,但是我知道我不能亂跑,我要亂跑的話,我媽媽圍著我跑,肯定是怕我走丟嘛,我只是默默的站在那,支持我媽媽,我知道我媽媽做的事情是對的,我也知道我做的事情是對的,所以我不覺得害怕,也不覺得委屈,也不覺得會怎麼樣,我就是站在那,去支持我媽媽。」

明洲和媽媽在天安門兩次被關進看守所,返回家鄉後,爸爸和奶奶都被警察抓走了,警察經常到家中騷擾,媽媽帶著明洲到處躲藏。

從小跟父母修煉,言傳身教中,明洲知道爸爸、媽媽沒有錯。

法輪功學員 劉明洲:「從小就學法,我知道我學的東西裡面沒有不好的東西,整個轉法輪這本書都是在教我們怎麼去做一個好人,我們只是在遵循著師父告訴我們的道理,修真、修善、修忍。做一個好人,所以我知道我們做的是正確的事情,我們是正義的那一方,而那一邊,他們做的事情才是不對的,所以我並沒有感覺到害怕,我只是在做正確的事情,我並不害怕。」

明洲16歲時,爸爸又被威脅,面臨被抓走的危險,於是送明洲到加拿大留學。幾年後全家人在加拿大團聚。

法輪功學員 劉明洲:「修煉了大法,讓我這個人吧,比較會成熟一點,能夠替父母去考慮啊,能為父母去分擔一些事情,也是在這邊,找房子啊,考駕照啊,都弄好了。」

之後明洲考取了西安大略大學的音樂系,主修雙簧管,今年9月將去美國繼續深造。

法輪功學員 劉明洲:「希望能學出來,去神韻,考神韻」

新唐人記者 劉海英 多倫多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