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首席生化武器專家赴武漢 P4實驗室病毒變種研究引關注

中共派出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到武漢坐鎮,巧的是,武漢P4病毒實驗室曝,曾研發變種冠狀病毒。圖為武漢等地不斷有人於街頭突然倒下去世。(網絡圖片)

【新唐人亞太台 2020 年 02 月 04 日訊】武漢肺炎疫情不斷蔓延,中共派出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到武漢坐鎮,她也表明「要做最壞打算」,引發網民恐慌:「我們遭到生化攻擊了嗎?」巧的是,武漢P4病毒實驗室被曝,曾研發變種冠狀病毒。

共軍少將陳薇 坐鎮武漢

1月26日大年初二,具有中共少將軍銜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坐鎮武漢,她也被稱作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曾於2003年SARS期間「做出醫療貢獻」。

陸媒報導說,陳薇對於伊波拉病毒、炭疽病毒、鼠疫也多有研究,此次前往武漢,陳薇不樂觀地表示「要做最壞打算」。

對此,微博網民議論紛紛:「為什麼生化專家開始進駐武漢?難道真的是shenghua weapon(生化武器)泄露了?」

「這種級別的人物不給絕密保護?」「生化專家?……信息量有點大。」「所以證實了是生化武器了???」「這種消息還是少轉載為妙。」「太可怕了。」

「我也覺得爆發的時間太巧了,我越來越相信陰謀論了。」

「p4實驗室為什麼不發聲?」「太硬核了!」「徹查病毒研究所所長!!!」

石正麗5年前論文:「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武漢「P4病毒實驗室」成為關注焦點,坊間傳出質疑病毒可能是從該處洩漏。

研究高風險病毒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距離被中共稱為病毒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20英哩。中共實驗室曾外洩SARS病毒的歷史、進行猴子動物實驗,高風險引人關切。(報導截圖/英國每日郵報網站)
研究高風險病毒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距離被中共稱為病毒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20英哩。中共實驗室曾外洩SARS病毒的歷史、進行猴子動物實驗,高風險引人關切。(報導截圖/英國每日郵報網站)

2月2日下午3時左右,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在自己微信朋友圈發文,「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

該帖文發出還不到24個小時,石正麗5年前的一篇與人合寫的《一簇源於蝙蝠的類似SARS冠狀病毒,顯示出了傳給人類的潛能》的論文被網民曝光。「嵌合病毒」、「雜交病毒」、「合成病毒」與「不依賴於其自然主幹上其它必要的適應性突變」等詞彙多次在她的論文中出現。

微信公號「工農之聲」表示,原文為英語,本文所引用的關於石正麗論文的漢語資料,全部來自於百度翻譯,英語論文刊登在國際著名期刊《Nature Medicine》(自然醫學)的電子刊物上。原文鏈接為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fbcldi=lwAROiTTfDIT-uxNFPtvQH-xFrF6QaF1hKE1Ey2TPrEi17XfFUIbpUIAosDc ;發布時間:2015年11月9日,更正於2016年4月6日。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在論文中,赫然寫著:「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並說「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還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複製能力」。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另據《自由時報》報導,石正麗研究團隊透過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中國馬蹄蝠身上的病毒、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產生的新病毒得以與人體的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有效感染人類呼吸道細胞,毒性相當巨大。

該份研究在當時就引發學界不安,《自然》期刊說,其他病毒學家質疑這項研究的必要性,認為這種實驗很難證明什麼,且還蘊含極大風險,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西蒙·韋恩-霍布森(Simon Wain-Hobson)表示,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新型病毒,「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

在武漢新冠肺炎肆虐期間,石正麗研究團隊的這項研究被曝光,引發網民炮轟,「中國科研界的底線到底在哪裡,遮羞布都沒有,這麼明目張膽?」「我有點搞不懂做這種研究是為了幹嘛?毀滅人類嗎?」「研究這種有什麼意義?她腦子有泡嗎?」

(轉自大紀元記者李心茹綜合報導)

延伸閱讀:【病毒探源】科學家解析武漢新冠病毒的科學難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