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手記:床位仍缺 武漢患者聲聲呼救

【新唐人亞太台 2020 年 02 月 14 日訊】武漢已經趕建了火神山、雷神山,和10幾家方艙醫院,但仍然無法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而猛增的病人。許多已經確診患者的患者不斷求助,呼籲讓他們或親人入院治療。

2月12號,確診患者張先生表示仍無法入院治療。

武漢患者張先生(化名):「我們現在就是想住醫院住不進去。對,我也感染了,而且很嚴重,是感染了那個冠狀病毒。已經感染十來天了。我現在說話都說不了。」

55歲的馮明琴在2月5號確診為新型冠狀肺炎,她隻身在武漢打工,無人照料,躺在醫院的椅子上艱難求救。

原武漢銷品茂沃爾瑪超市員工 馮明琴:「我想住院啊。確診了,雙肺感染了。我在醫院的隔離室,武昌楊園醫院。它這沒有床位,找不到人,都得等。我已經在這醫院裡打了9天針了,沒有好轉,全部是自費。我現在拿了一床被窩,睡在醫院這個椅子上面。可以向你們求救一下?給我求救一個床位。」

只靠打針無法緩解這些患者的症狀,周斌的父親就是因此去世。

武漢市武昌區居民 周斌:「我父親是1月30號發熱,然後31號就開始打針,然後就在2月7號就已經去世了。打針,只能天天打針,他沒有其他的方法,也沒辦法住院哪。到了最後到已經不行了,在旁邊搶救室裡頭,別人說趕緊送到住院部去。在院部就是最後救治,結果沒救過來,人就走了。」

周斌的母親2月5號也在武昌醫院確診感染了新冠肺炎,醫生說已符合「重症」可收入定點醫院,但是沒有一家醫院有床位,直到12號老人仍在家「自我隔離」。

武漢市武昌區居民 周斌:「我爸爸走了,我不想我媽媽走了吧?現在就我跟我媽了,怎麼搞。我媽媽是現在就是想住院,我現在想求助的就是想住院,現在沒病床。」

在武漢呼吸科醫療資源滿負荷的情況下,其他醫療設施也被當作呼吸科使用。62歲的肖桂芳5號確診為新型冠狀肺炎。她在網絡求助後,上週末被送往「肛腸醫院」。

武漢市武昌區居民 肖桂芳:「我求助找醫院,今天他們把我送到那個馬應龍肛腸醫院這個位置,我還在外面等著呢。」

記者:「肛腸醫院?」

武漢市武昌區居民 肖桂芳:「對,湖北省中醫藥學會肛腸專科醫院,馬應龍的。我一直都沒有醫院,今天通知了來醫院,我還要醫院,不曉得合不合格,幫我那個(檢查)。」

即便是被收入方艙醫院的所謂「輕症」患者,也有情況危急極需治療的。張華雪的父母在1月26號就已經出現症狀,上週末終於被送往武漢展覽館的方艙醫院。父親張魯毅當晚在方艙醫院休克,第二天被緊急轉往金銀潭醫院救治,目前母親仍在方艙醫院隔離。

武漢市江岸區居民 張華雪:「因為這個武展隔離點它只是一個觀察點,它不具有治療的能力。她現在還在那裡,我現在還在想別的辦法,希望她能夠升院。因為她年紀比較大,67歲了,而且還有多發性疾病。她已經病程10多天時間了,每天都在熬,呼吸比較困難,也吃不進東西。她也是個比較危急的。」

1月底湖北省副省長楊雲彥曾表示,武漢要開放近10萬張床位。2月12號推特流傳一份「武漢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應急保障組」的檔顯示,當局計劃分三階段,在2月20號完成總量10萬的床位。

龐大的患者數量使武漢醫療體系不堪重負,多家醫院最近再次向外界求助防護物資。此外,美國醫學會網站發布的最新報告表示,在武漢早期確診的138名感染者中,有30%是醫護人員,顯示第一線的醫護人員面臨巨大風險。

新唐人電視 常春 尚燕 李沛靈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