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衝擊嚴重 伊朗與中共關係一覽

【新唐人亞太台 2020 年 03 月 26 日訊】中共肺炎疫情在伊朗形勢嚴峻,但仍被質疑嚴重低報。除了義大利、西班牙,瘟疫也循著中共的「一帶一路」悄然進入伊朗,並在中東開枝散葉。我們繼續來關注,伊朗與中共的密切關係。

目前在全球確診中共肺炎的國家中,伊朗排名第六。

伊朗衛生部近期估計,該國每小時就有50人染疫,每十分鐘死一人。

最先爆發疫情的科姆省(Qom),據說屍體成堆。

科姆省有眾多受中共支持的基建項目,由許多中國工人負責建造。

《華爾街日報》指出,以科姆省為中心的與中共的重要聯繫,一直是伊朗面對美國制裁而不至於經濟崩潰的原因之一。不過這種關係正受到考驗。病毒的確切傳播路線還不清晰,但伊中的戰略夥伴關係,催生了眾多潛在接觸者,助長了病毒傳播。

有專家形容,這種關係現在變成危害極大的炸彈。

旅美時事評論員 唐靖遠:「中共病毒和中共的關係特別密切。這個瘟疫不僅是最先在中共最高級別的生化武器研究中心所在的城市武漢爆發,它蔓延到國際社會之後,也明顯表現出來誰親共誰就容易被感染,誰的疫情就嚴重。無論國家還是個人都會是如此。」

中國爆發疫情後,伊朗政府率先聲援,還稱要與中方併肩作戰。

伊朗用的大部分檢測試劑盒目前由中共提供。

而伊朗政府除了被披露出學習中共隱瞞疫情、封鎖維穩,還拒絕美國援助。

唐靖遠:「伊朗不但接受中共的援助,它也全面複製了中共式的封鎖疫情,包辦防疫的模式。它最終帶來的結果必然就是隱瞞疫情真相,草菅人命。」

在疫情爆發前,伊朗長期與中共關係密切。

1979年伊斯蘭革命爆發後,伊朗與美國等關係緊張,中共則稱為伊朗後臺。

美中貿易戰,伊朗力挺中共,指責美國。

香港反送中運動,伊朗發聲明支持北京處理香港,並譴責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2018年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後,重新制裁德黑蘭。中共明確反對。

除了直接向伊朗出口導彈、戰鬥機和潛艇等高端武器,中共還一直暗中支持伊朗的核武研發。

近年來中興和華為公司違反國際禁令,向伊朗提供敏感的軍事或民用技術,屢遭美國政府制裁。

而石油則是雙方關係的關鍵環節。中國是伊朗原油的最大進口國。

即便聯合國和美國為遏制伊朗的核武威脅,多次對其實施經濟制裁。但中共仍違反貿易禁令,大量進口伊朗石油,從經濟上支撐伊朗政權。

中共還在伊朗擁有規模巨大的投資。

2016年,中共國家開發銀行與伊朗簽協議,中方將提供多達150億歐元融資。

2017年,中信集團向伊朗5家銀行提供100億美元貸款用於基建。

去年有報導指,中共將在伊朗投資約4000億美元。

中共國企在伊朗各地也很活躍。

德黑蘭地鐵一、二號線工程由中信集團承建。

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正投資27億美元,修建一條穿越庫姆的高速鐵路。

另外,國際盟友不多的伊朗,於2018年加入中共「一帶一路」。

去年開始伊朗允許中國人免簽。去年中方派出超過2千人到當地承包工作。

不過,「一帶一路」熱錢未到,中共瘟疫已悄然進入。

香港媒體引述分析指,這次病毒循「一帶一路」引入的可能性極高。因為一帶一路引進大量中國工人做基礎建設,商人往返兩國做貿易,使病毒傳遞快速。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指出,伊朗的親共,不僅是商貿往來密切,而是在意識形態上親共。

唐靖遠:「伊朗差不多已經成為中東版本的朝鮮,甚至可以說在國家戰略上比朝鮮還更親近中共。我們看到像台灣和香港,它們和大陸的商貿聯繫要比伊朗還要密切很多的,但是為什麼台灣、香港的感染數量非常低呢?一個最主要原因就是在意識形態上,這個地區的民眾普遍都反共。它恰恰說明,中共病毒它出現針對性,就是針對中共而來的。」

而這次的中共病毒也似乎更針對於伊朗高官。過去幾週,至少有兩名副總統、數十名議員和高官確診感染,多人死亡。

唐靖遠認為,這說明伊朗政府的親共表現特別嚴重。如果不能及時認識到中共病毒的特點,恐怕疫情還會繼續惡化。

新唐人記者 陳漢 王子琦 葛雷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