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拿口罩逼外國低頭 何清漣:處心積慮策劃結果

美國總統川普於2020年3月17日在華盛頓特區白宮舉行的疫情特別工作組發布會。(Brendan Smialowski/AFP)

【新唐人亞太台 2020 年 03 月 27 日訊】最近,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個個都成了張牙舞爪的「戰狼」,什麼話都敢隨意亂。趙立堅挑起的外交風波將中美關係送進了「重病監護室」,耿爽在3月20日的發言又讓世界再度領教中共的厲害:「中國(共)是防疫和醫療物資生產和出口大國。當前疫情在全球蔓延,很多國家都面臨口罩、防護服、呼吸機等防疫物資缺口,希望得到中共援助或從中共購買。如果有人說『中國(共)製造有毒』,那麼請說這種話的人,不要戴中國(中)製造的口罩,不要穿中國(共)生產的防護服,不要用中國(共)出口的呼吸機,以免染上病毒。」

這幾乎就是向世界公開宣稱「對華不友好者得不到口罩」,完全是中共極權統治下「不服從者不得食」的變種。

中共掌握全世界防護用品是處心積慮策劃的結果
柏林牆倒塌已久,1980年代以後出生的西方人也許根本不知何謂「不服從者不得食」,但經歷過毛澤東統治與後毛時代中共極權統治的人,只要思維正常,就會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就在幾年前,習近平還用「不允許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來表述這一中共的管治原則。

在長達二十多年的全球化進程中,中共成了世界工廠,在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發生以前,中共生產了全世界N95口罩的一半。自那以後,中共的口罩產量增長了近12倍。隨著中共肺炎(武漢肺炎)蔓延全球,口罩成為緊缺的防護用品,中共不僅將本國口罩工廠的產出全部據為己有,過去兩個多月的採購和來自世界各國的捐贈也將世界其它國家大部分口罩及防護品供應帶到中國大陸。

3月3日,香港端傳媒發表了一篇《疫情下的「中國(共)製造」與全球採購:抗疫物資都去哪了?》,該文採寫者經過數週的調查和數據整理,發現目前中國國內醫療前線的物資主要有三個來源:國內工廠生產、出口轉內銷和海外採購,政府在其中都起到絕對的主導作用。在內部生產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中國政府授意外資醫藥企業的中國生產商「出口轉內銷」,同時發起了總額驚人的全球採購,和民間採購、捐贈形成了零和博弈——許多民間團體想捐物資卻買不到,許多國家不約而同地斷貨,因為幾乎都被中共政府買空。

我記得當時看完這篇文章後,心中有種隱隱的不祥之感:世界各國將為自己對疫情的輕忽與不做防疫準備付出代價。武漢封城前就有6萬人出奔世界40多個國家,武漢旅客集中的東南亞國家與歐洲、美國,都在相繼發生疫情,問題只是歐美各國未加檢測,不知道哪些人是病毒攜帶者。一旦疫情嚴重,將會出現口罩難求、防護用品無法滿足醫護人員之局面。

如今,美國、歐洲疫情日趨嚴重,急需防護用品,正是中共利用全球緊缺的防護用品,進行「口罩外交」的大好時機,耿爽的發言無異於惡魔宣言,公開向世界挑明:中共的口罩及防護用品不是白給的,將成為中共趁他國之危的重要外交籌碼。

大外宣聚集各國爭搶防疫用品,彰顯中國「高尚」
啟動「口罩外交」是北京新的對外宣傳工具和手法,目的不僅是消除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早期治理的潰敗與挽救疫情禍及全球的國際形象,還有扮演救世主的意味。有關口罩外交,幾乎是中共大外宣傳媒觀察者網的主要話題。這個網站的特點是:對中共抗疫竭盡全力地吹捧到肉麻程度;對美國與世界各國抗疫不力及各種糗事,更是不遺餘力地報導。

我身處美國,想知道美國抗疫正在進行時,除了看疫情的大數據之外,想看有關各國尤其是美國疫情信息的負面信息,中共大外宣網站「觀察者網」必不可少。該網站的特點是對中共不遺餘力地吹捧;對世界各國的疫情的壞消息幾乎是全面輯錄。我主要看後一部分,以便了解全球各國疫情的壞消息;BBC也很努力地報導各種與美國有關的壞消息,但其它各國的壞消息遠不如「觀察者網」那樣事無巨細,一覽無餘。

有關中共「口罩外交」的信息,「觀察者網」事無巨細予以備載,比如中共援助菲律賓、法國、意大利等國醫療物資。在報導中共通過「口罩外交」展現救世主姿態的同時,該網詳細輯錄了西方國家爭搶防護資源,包括截留友國救命物資的各種糗事,比如德國截留了瑞士兩次醫療物資(第一次截了瑞士24萬隻口罩、第二次截了瑞士從中國購買的一批外科手套),攔截了意大利一批消毒水等等。

德國門興格拉德巴赫(Mönchengladbach)的海關部門更以涉嫌非法出口為由,沒收封存了美國3M集團在德國于興市(Jüchen)歐洲配送中心的一批防護醫用物資,包括醫用、實驗室、化學生產使用的高等級口罩和防護服,以及民用口罩。每篇文章都借受惠國領導人、官員的口,盛讚中共作為世界領導者的慷慨大方,表示要好好學習中共的防疫經驗。留言則清一色地批評西方民主國家在防疫上的弱智,稱讚中共不走西方民主道路的正確。

中共的高尚被受惠國打了折扣
觀察者網在《意大利駐歐盟大使:求助歐盟無一國回應,只有中共幫我們》一文中說,在數個歐洲國家發布口罩等醫療物資出口禁令,並限制意大利人入境的當下,意政府高官在文章批評說,「恐慌」和「自私」是可怕的敵人,會導致「雙輸」和「以鄰為壑」的行為。

中共肺炎危機則是對歐盟凝聚力和可信度的考驗,不應該讓羅馬獨自處理這場危機。該文引中共外交部網站消息,中方克服困難,向意方提供口罩等醫療物資援助,加大力度向意出口急需的物資和設備。意外交部長迪馬約則用「來自中共的救援」形容這些物資,強調中共寒冬送暖。但是,自由亞洲卻報導相反的消息:意大利媒體和政府前部長加斯帕里(Maurizio Gasparri)卻指出,這批運輸包裝上註明「馳援」的物資,是迪馬約與中共外長王毅協調之後敲定,除了口罩、消毒液等用品之外,其餘都是意大利購買的物資,並非贈送。加斯帕里說,迪馬約的一些說法誤導意大利民眾,事實上這只是中意政府間的貿易。「中共沒有送我們任何東西,所有物資都是我們付錢的,中共是地球上最糟糕的一個國家,他們以不正當的競爭手段,讓其它國家陷入經濟危機。」

觀察者網報導說中共政府向

法國提供醫療物資援助的專機也在18日和19日抵達了巴黎。一百萬隻口罩等醫療援助物資的外包裝,彷效日本援助中共物資貼上古詩詞,寫著「千里同好,堅於金石」,另一句是法國大文豪雨果的名言「團結定能勝利」。該網沒有報導另一半故事:收到了中共一百萬隻口罩等醫療援助物資的法國和歐盟,在感謝中共的回饋時,都強調這是禮尚往來,因為今年2月中共疫情肆虐時,法囯和歐盟也提供了相當的物資。

中共的「口罩外交」當然不止上述幾國,按照中共的宣傳,受援國尤其是伊朗等幾乎都感激涕零地表達了謝意。在疫情危急時期,受援國基本不會質疑中共的動機,當然也很少像意大利前部長那樣斥責中共。但以往世界各國接受美國援助大都心安理得,美國也不以施恩者處處拿大,這種比較帶來的不舒服感應該存在,只是目前疫情如火,各國都得表示服從之態,否則就成了耿爽們要懲罰的「不友好國家」。

反思雖然遲到,但終究會來
幾天前前,香港《蘋果日報》記者通過電話採訪我時問了一個問題,說中共目前大外宣將自己從病毒輸出國變成救世主,世界各國會接受麼?難道不會因此心生反感?

我回答說,疫情如救火,各國當初低估了疫情流行的危害與嚴重性,再加上當時援助中共醫療物資、放開市場讓中共採購時沒想到醫療用品會短缺,如今只能求中共幫忙,根本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至於疫情結束以後,還有能力站起來的大國會反思,比如美國。

毫無疑問,在中共肺炎(武漢肺炎)蔓延全球之時,美國不僅失去了全球抗疫的領導者地位,甚至應付本國的疫情都捉襟見肘。其間原因除政府輕視疫情之外,還有一點則是美國缺乏相應的防疫物資與檢測技術設備。

美國一直是醫學與新藥開發的領頭羊,但在全球化進程中,其藥物原料生產及醫療設備生產都已經轉移至中國大陸,中共是美國第二大藥物及生物製劑原料生產國、第一大醫療設備出口國。美國製藥的大約80%的基本原料依賴從中共和印度進口,而90%的仿製藥是從兩國進口。即使到3月中旬開始抗疫,美國也未能準備好應付大規模檢測的技術條件,這些終於導致美國的疫情嚴重化。等到3月中旬以後有能力做大規模檢測之時,美國染疫人數其實已經相當驚人,據3月23日的數據,已經確診42,843例。紐約成了美國的「武漢」,被視為紐約郊區的新澤西則淪為武漢周邊的湖北疫區。

通過此疫,美國最應該反思的就是一點:不能讓流氓政權掌握某種關鍵資源的配置權,比如醫療物資的生產,美國應該具備一條龍的生產線,否則就會被掐住脖子。世界則應該反思:自從柏林牆倒塌之後,那些認為各國之間可以忽視政權性質成為共同體的和平主義簡直是幼稚之極。

英國「脫歐」的倡導者、右翼保守派代表人物法拉奇(Nigel Farage)3月18日在美國《新聞週刊》撰文,認為西方的產業供應鏈過分依賴中共,讓中共能夠利用這次危機擴大世界影響,甚至把影響力擴大到了歐洲。西方不僅要警惕病毒威脅,更要警惕中共的專制主義以及他們試圖壓制世界批評聲音的企圖。他警告西方世界:中共是個有自己長期目標的意識形態國家,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並不是西方的朋友。

我堅信,當疫情結束之後,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國的反思必定到來,習近平做為毛澤東的傳人,不應該忘記毛澤東時常引用的古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定要報」。

(轉自大紀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