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陳光誠-可能擊穿中共鐵幕的光芒

【新唐人2011年11月7日訊】【世事關心】(191)陳光誠-可能擊穿中共鐵幕的光芒:道義失盡,騎虎難下,國內外持續壓力可能造成中共內部分裂。

出生在山東臨沂的小城鎮,從小雙目失明,但從來沒有因為環境或身體的缺陷,而打擊了他的學習熱忱;天生善良的性格,讓他無法坐視別人的遭遇不管,自學法律,他成了「赤腳律師」,為弱勢群體仗義直言。

您或許聽過他,他的善良和真誠,感動了這個世界。他的名字是陳光誠,沒有過多的華麗點綴,沒有傲人的家境背景,但他無懼強權的勇氣,讓山東臨沂東師古村這個小小的地方,備受世界的矚目。

今天的「世事關心」,我們走進陳光誠的故事。歴經四年的囚禁日子,即便出獄後還是面對漫無止境的監禁生活,卻從來沒有動搖他想要做的事。陳光誠,這個讓我們聽說過後,難以忘記的名字。

1971年,陳光誠誕生在山東臨沂沂南縣的東師古村,不到一歲的他,因為一次高燒而雙目失明,不過這似乎沒有影響他學習的熱忱。從小他聽了許多父親讀的世界名著,對自由、民主與獨立有著很深的嚮往。

1996年開始,陳光誠就開始投入維權事業,2000年他在英國聯邦資金的幫助下,成立了「殘疾人維權項目」。2003年他受到邀請前往美國,參觀當地的殘疾人機構。這些,都為他日後的維權信念,奠下了一定的基礎。

陳光誠的家鄉臨沂徹底執行計劃生育,是陳光誠在維權路上最艱辛,也最具代表性的。

2005年開始,臨沂市九個縣展開大規模「計生運動」,對育齡婦女進行絕育手術、對生第二胎的孕婦暴力墮胎、引產、強制結紮,包括抓人、打人,逼迫村民繳納巨額罰金。

陳光誠看不過去,著手調查此事,並通過法律和媒體的渠道,曝光臨沂暴力計生的黑幕。

2005年9月,美國時代周刊記者來到陳光誠的家鄉調查計生問題,從這時候起,陳光誠的磨難隨之而來。

時光飛朔回六年前,當時代周刊登門拜訪陳光誠時,早已經受到臨沂政府的監視,往後的半年,陳光誠基本處於被軟禁的狀態,但也是這個時候,陳光誠的名聲在國際大放異彩。

2006年3月11號,幾乎長期被軟禁在家的陳光誠,突然「接獲」了一項罪名,指控他涉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同年8月24號,陳光誠被判囚四年零三個月。

在陳光誠遭到軟禁、關押的期間裡,他獲選為香港《亞洲周刊》「2005年風雲人物」,美國時代周刊在2006年,更是把陳光誠與溫家寶,同時並列為影響世界的百大人物之一,讓北京當局一度「很尷尬」。

英國人權組織和相關研究機構也陸續頒發給陳光誠特別的殊榮。2007年素有「亞洲諾貝爾獎」的「麥格塞塞獎」,其中把「突出表現領袖」這一獎項授予了陳光誠。

同一個世界,卻是冰火兩重天。在中國大陸之內,極盡所能要封殺陳光誠,在中國大陸之外,極盡所能要解救陳光誠。

去年重陽節(9月9日),陳光誠從獄中獲釋,馬上又投入了另一個大監獄。臨沂當局說,陳光誠的問題是「敵我矛盾」,需要繼續「被監視」。陳光誠家中,被迫安裝了攝像頭、手機屏蔽器、強光燈。他和他的太太袁偉靜都不得外出,六歲的女兒也不能上學。日常生活用品只能由陳光誠的母親帶給他們。

整整一年多的時間,陳光誠一家「與世隔絕」。外國媒體、人權組織,包括大陸數以百計的網民,一波又一波組成隊伍要探望陳光誠,但沒有人成功。

2010年9月9號,關押了四年零三個月的陳光誠出獄了,不過,沒有人知道他的處境為何,一直到隔年的2月份,人權組織「美國對華援助協會」曝光了一段長達一小時多的視頻,外界才了解,陳光誠受到地方當局的「嚴密保護」。

陳光誠:「轉眼之間,從小監獄轉到大監獄已經十來周了,我特別感謝世界各界的朋友們,在這幾年裡對我的關注,還有對我家人提供的各方面幫助,特別是我的律師朋友為我往返數十次...。」

陳光誠一家可以說是插翅難飛,這個視頻,又有誰能拍攝的了呢?美國對華援助協會說,這些視頻來自「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中國政府朋友」。

陳光誠:「回到家以後,我家村口就有很多人在等我,這些人竟然是和05年06年一樣,都是鄉鎮派來的,後來了解他每個組有22個人,總共有3個組,平常就有6、7輛車,加上他們(領導)幾個人的專車,還有縣國保部門的2、3個人每天在這,所以說有10幾輛車,每個村口、村外一直到公路,然後我家周圍一個組,外面一個組,對內就是防止我走出家門,對外就是防止外人來看望我,家中都安裝了強光燈。」「周圍都安了攝像頭,我想這個主要是恐嚇村民的,所以我家基本上就是被這種24小時不間斷的圍困著。」

看著陳光誠和六歲女兒陳克斯在院子裡嬉玩的身影,似乎感覺不到他們生活在高壓的恐懼之下。但是實際上,當局對陳光誠一家的監控手段,是變本加厲。

陳光誠妻子袁偉靜:「05年開始的時候,就是我們被限制在家不准出去的時候,他們還會幫我們買菜呀,後來就不給我們買,我坐著他們的車可以去買菜,再後來我騎車他們有7、8個人跟著我,我可以去買菜。但是到現在他們既不給我買菜,也不讓我們出門,我任何的生活用品,我們都沒有辦法用到。」

這段視頻曝光後,據說陳光誠夫婦被暴力毆打。美國有線電視CNN記者為了一探究竟,今年2月深入東師古村試圖探訪陳光誠,結果不出所料,被幾個不名身份的流氓推搡、扔石頭。

CNN記者:「我們沒有違法……」「這個人沒有任何權利趕走我們,他不是警察,他沒有任何證件,也沒有穿什麼制服。」

除了CNN,美國《紐約時報》、法國《世界報》等多個媒體,都是探訪碰壁。

在北京,包括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等十幾位律師,因為聚會討論如何幫助陳光誠,也受到警方的騷擾,先後有律師「被軟禁」、「被失蹤」長達數十天。

於是,有網民嘲諷,東師古村,已經變成「屍骨村」。「佔領華爾街容易,佔領屍骨村難。」

一石激起千層浪,陳光誠的故事,在民間引起極大的迴響,「自由光誠運動」隨之而起,一披又一披的網民組成了「訪問團」,數以百計前往東師古村,儘管每一次前往都是無功而返,甚至被打得頭破血流,但反而激起更多人的同仇敵愾,這已經不是一個單單為了陳光誠的運動,而是民間和官方的較量。

這一波的「自由光誠」行動,參與人數從海內到海外,其中陳光誠的老鄉,「中國公民力量運動」發起人、哈佛大學研究員楊建利博士,更是陳光誠堅定的支持者。

1.您覺得「自由光誠」行動能造成如此大的影響,有這麼多的人參與,是什麼原因?

2.按理說陳光誠就是一個在內陸小鎮的一名維權人士,他還不是在北京、上海維權,為什麼能造成這麼大的一個效應?

3.現在這個探望光誠的運動雖然表面上還沒有成功,就是到現在為止沒有人成功的探望到了他,而且試圖探望光誠的很多人都遭到了毒打。但是,這個運動的本身也給了中共當局很大的壓力,尤其是美國國會議員現在也提出要去探望陳光誠。所以,以您的觀察,探望光誠運動會堅持下去嗎,他們的動力是什麼?

4. 您認為陳光誠事件會成為撕開中共鐵幕,改變中國政局的一個契機嗎?為什麼?

陳光誠效應蔓延全球,美國國會11月初舉行有關陳光誠的聽證會,資深眾議員史密斯更是當眾批評,陳光誠事件是中國政府的恥辱。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11月1號舉行聽證會,敦促北京當局有所作為,結束對陳光誠一家的迫害。

美國會議員史密斯 Chris Smith:「這令人忍無可忍﹗對於陳光誠和他家人的殘酷和極端暴力給中共政府帶來恥辱,並必須結束。陳光誠和他的家人必須獲得自由。」

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史密斯表示,他正計劃去中國探訪陳光誠,以行動支持在中國的受害者。

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 Chris Smith:「我們還沒有拿到中國的簽證。希望我們能拿到。因為這對陳光誠和他妻子及小孩來說是如此的緊急。我們期望下週三能夠啟程,並拜訪他的家。」

史密斯指出,用行動直接表達對中國民眾的關注,這也是美國的價值觀所在。

那麼,如果入境遭到拒絕呢?

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 Chris Smith:「那就抗議!我們正要對迫害人權者禁止給予入境簽證。如果中共不給予美國國會議員入境簽證,僅僅因為他對強權講真話,這將讓中共政府自取其辱。」

11月12號是陳光誠40歲的生日,已經有網民在互聯網上呼籲人們戴墨鏡,表達對陳光誠的關注和關懷。

從這裡我們不難看出,中共當局特別害怕外人接觸陳光誠。其實以常理來說,陳光誠就是一位在鄉村地區的盲人維權人士,中共何以大費周張砸下鉅額「安保」?尤其這起事件的影響力如此之大,讓我們不得不懷疑,除了臨沂地方政府操作之外,背後還有「高層黑手」。

中共方面是抱持什麼心態處理陳光誠呢?它愈「圍困」陳光誠,國際的「反彈」就愈大,陳光誠的名聲也因此愈來愈響亮。中共自以為是的封殺手段,真的起到作用了嗎?

無論是陳光誠個人,或者是設法營救陳光誠的人,他們都有一個特點,就是無法對不公義、不道德的事,視若無睹,也就是他們沒辦法違背良心。

東德時期的詩人庫納爾特曾經寫著:『對時代的聲音充耳不聞/對身邊的事件視而不見/心知肚明卻不言不語/這樣的人才能活下來終老/當然,但是,得有個條件/要想這麼活,他得是石頭刻成的。』

今年十月,當小悅悅的事件震撼了整個中國,我們痛心的是,有多少人的真心,已經變成了石頭? 在這個「眼不盲,心盲」的社會,我們只求自保,不求安心。

陳光誠雖然「眼盲,心不盲」,他在經受了無數次的打壓,還是選擇出來說句良心話。他的真心話,救了無數個可能在暴力計生政策下,被犧牲的婦女;他的真心話,讓他身陷囹圄,家人也一同遭殃;他的真心話,為這個已經「心盲」的世道,注入了一股暖流。如果您聽說陳光誠的故事,請把他這份心意,也帶給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