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特别節目:十年不屈的歴程(上)

【新唐人2009年7月18日訊】世事關心(106) 7-20特别節目:十年不屈的歴程(上)1999年7月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法國大預言家諾查丹馬斯在《諸世紀》的詩集中,準確地預言了過去數百年來,歷史上發生的重大事件和人物,其中包括二次世界大戰和美國911恐怖襲擊事件,而這首「恐怖大王從天而落」的預言詩,不幸的降臨在了法輪功學員的身上。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獲得了國際社會的支持和讚賞;但是在事後,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國共產黨卻在妒嫉心的驅使之下,一邊公開聲稱允許自由煉功,一邊又在精心佈置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大鎮壓。恐怖大王落 風雲突變1999年7月20日清晨,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們像往常一樣到煉功點去煉功,但是卻發現煉功點上優美的煉功音樂沒有了,平時負責播放煉功音樂的輔導員也遲遲的沒有前來。大家互相打聽才知道就前一天晚上开始,中共當局已经进行了全國統一的秘密行动,大規模對法輪功輔導員進行抓捕和抄家。又一次抓捕事件上演,法輪功學員們都感受到非比尋常的恐怖氣氛。數萬名法輪功學員聞訊後到北京去上訪。但是,這個政權對於這群修煉者的敵意,已經絲毫沒有任何掩飾,不到兩個小時,大量的武警和警察把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全數抓走,分別送往各处關押。当时北京市豐台體育館、石景山區體育館等各大體育館塞满了法轮功学员。在各省市,去當地政府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也被逮捕。為阻止各地學員進京上訪,中共利用鐵路、航運等部門在全国各大車站、港口嚴加防守,發現法輪功學員即進行抓捕。原中科院研究員劉靜航:“其實中共它是有準備的,它集中了很多的軍隊和武警,很多很多的警車已經在馬路上,都蹲了很多的警察。那麽我走到西安門大街的馬路上的時候,立馬就有警察過來,上來就搶我的包,強行打開我的包。當時我就帶著師父講法的錄音帶,他翻出來一看,就說她是法輪功,立馬就揪著我把那些東西都走了。他這完全就像土匪一樣,然後他們幾個警察就一下子把我推向一個警車,就綁架我。然後到了天安門廣場公安局派出所。到那以後我一看已經抓了很多大法弟子,都関在一個鉄柵欄的大籠子裏。之後又把我們強行綁架上一個騰空的大轎車,一大轎車一大轎車的就把我們一直拉到了石景山體育館,就把我們關押在那兒。”吉林白山市學員蘭麗麗:“所有全國的各個火車站啊,還有公共汽車站,所有的交通路口全有警察把守,每個人都得挨個的盤查,‘你是不是法輪功學員?’每個人的所有物品都被搜查。就在這個時候,在我的兜裏查出法輪功書籍,然後我就被抓了,被非法關押,當時是在梅河口被非法抓捕的。”吉林市學員房思邑:“這麽多人都去上訪,我想我也一定要說真話,那書裏教我們做真善忍,我就去了。在我上車的時候,就是爲了抓我,從頭到尾,其實進京的火車在我們那個地區是不應該停開的,爲了抓我強行停開5分鐘。”7月20日的大抓捕,宣告了時任中共总书记江澤民,對法輪功鎮壓的正式開始。從這一天起持續了好幾個星期,中國大陸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年年前的文革時期,法輪功的書籍和音像製品被查收燒毀,中共官方電視台的娛樂、體育節目,幾乎全被反法輪功的仇恨宣傳所代替。鎮壓失敗 迫害升級掌握着強大財力武力的江澤民狂妄自信,他聲稱要在三個月內「打倒法輪功」,但結果卻未能如他所願。三個月後,法輪功學員并没有动搖,他们持续讲真相,连許多中共幹部都不願跟隨江泽民打壓法輪功。原北京建築師李昕:“黨委那邊傳達下來的是更上一級壓下來的命令就是說,所有共產黨員不許煉法輪功。我當時是XX委的團總支副書記。我們公司的同事很多這些老總啊、領導啊也都是在歷次運動中受到過中共各種各樣的迫害,所以他們並不想做這樣的人。所以他們就是簡單的把我的所谓團總支副書記的頭銜拿掉了。我在公司裏該做什麼工作還是做什麼工作,技術上毫不受影響。所以说從這些跡象都可以看到,其實不管是官員啊還是領導啊,他們個人都非常抵制這場迫害。”10月25日,江泽民亲自上阵,对媒体宣布法輪功為「邪教」。新一轮的打压升级了。面对国家机器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輪功學員被剥夺了说话的机会。10月28日,雷小婷、丁岩等30多名學員突破重重封鎖,在北京召開「中國大陸法輪大法新聞發佈會」。這是鎮壓之後,法輪功學員第一次大規模向國際社會揭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黑幕。當時多家國際媒體到場採訪,28日當天,路透社和美聯社的報導傳遍了全世界;29日,《紐約時報》頭版刊登發佈會的照片和消息;在亞洲最有影響的英文報紙《南華早報》也以整版刊登作詳細報導。當時的「新聞發佈會」媒體聯繫人﹑美國法輪功學員程丹博士:“路透社和美聯社,包括紐約時報的記者都陸續到了。他們對學員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採訪,然後就很快的離開了。其中的幾個攝影記者全是女記者,她們對丁岩這麼一個女學員受到的這麼嚴重的迫害非常同情,並照了很多的像。當時對整個北京的記者、所有西方駐北京的記者在這個整個的圈子裏產生了非常大的震動。當時中共就非常的恐慌,首先把這些記者找來,把他們的記者證沒收了,然後就是監視他們。監視到寸步不離,他們生活都受到侵擾的一種程度。後來外國記者駐北京俱樂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聯合發了一封信給中國方面提出抗議。在這樣的壓力下還有很多記者打來電話,說以後有這樣的事情一定通知我們。我們國家的人對法輪功的事情非常有興趣。這場發佈會,被媒體形容是在江澤民臉上打了一記響亮的耳光。江澤民暴怒萬分,參加發佈會的丁延、蔡銘陶先後被迫害至死,而雷小婷、蔣朝暉、劉冬梅等人都被處以三年到五年的刑期。同年12月,江澤民赤膊上陣,在新西蘭的APEC國際會議上,「發送」污蔑法輪功的小冊子給各國元首,媒體曾就此評論說:「江主席把一本具有血腥內容的宣傳資料作為禮物送給克林頓總統,這事實上是一種愚弄自己的做法。」天安门诉真相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群體的打壓變本加厲,封殺了一切上訪請願的渠道。一些法輪功學員決定到天安門廣場表達心聲,他們打出了一條條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還我師父清白」的橫幅。這群修煉者前卜後繼地從各省市趕到北京天安門,只是為了讓更多人們了解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原北京建築師李昕:“因為天安門廣場就在故宮旁邊嘛,那我想很多外地的遊人要到這裏來參觀。故宮裏有一個正大光明匾,所以我就寫了八個字:“法輪大法 正大光明”。我想,如果他們在廣場看到我這個橫幅,那麼他們進到故宮參觀看到哪個匾的時候,他們還會回想起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廣場上打出這麼一個橫幅。然後在長安街邊上,在文化宮旁邊我就把橫幅打開了。當時周圍不停有人要路過,當時我打開以後,我發現所有人都特別高興,他們都很驚訝的,帶著笑容驚喜的看著我。有的人甚至是已經走過去了,走過去以後,他們忽然發現有一個人舉著一個橫幅,因為我很安靜,沒有說什麼話,我就站在那兒,後來他們就全都震住,回過頭來看著我。”紐約法輪功學員程丹博士:“迫害剛剛開始以後,國內大批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去上訪,他們主要是到上訪辦去上訪。當時大家整個的想法是要給政府去講清真相,因爲覺得政府一定是搞錯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大法在大陸洪傳這段時間使那麼多的人變成了好人,而且大法在國內、在民眾和上上下下所有的地區和階層裏頭都廣為人知,這一定是搞錯了。所以大家就去上訪,想跟政府去講真相。但是呢,大家發現只要走到上訪辦的門口就被抓走了,沒有機會去跟他講,沒有辦法去講,他也不聼你的。所以到了後來學員就開始到天安門,相當於作一個公開的宣言一樣,就是講法輪大法好。要世人知道,要全世界知道。”2001年1月25日,美聯社拍下了一張照片,一名女孩在天安門金水橋上,從容鎮定地在警察面前展開一條法輪大法的橫幅。從她的臉上,看不出害怕或是憤怒,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平和。寧死不屈法輪功學員持續一年上訪,向政府和各界善意申訴,法輪功只求和平煉功的環境,沒有任何政治訴求,但他們遭到的只有逮捕,酷刑,甚至虐殺。1999年10月7日,傳出了第一例法輪功學員在獄中死亡的消息。山東招遠市市民趙金華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1999年9月27日被捕後,十天內被迫害致死,屍體傷痕纍纍。海外多家媒體進行了報導。但中共官方謊稱是死於「心臟病」。2000年8月,中國公民王傑和香港永久居民朱柯明率先向中國人民最高法院提出了對鎮壓元兇江澤民、曾慶紅、羅幹三人的訴訟。王傑和朱柯明都遭到逮捕以及酷刑,王傑最終在他38歲那年去世。法輪功學員朱柯明:“共產黨如果要告它的話,可能有生命危險,好多人囑咐我,那你不能告的。這個共產黨它是很不講情面的,它確定的事誰也改不了,只能給你下毒手。我們堅信可能還有一線希望吧,還準備從法庭上真正跟他對質。我沒學過法律,我是找不到律師給我們當律師,我自己學了3天的律師,買了書去看的,寫了這個申訴狀告了它。寫了43000字吧”。2000年9月23日晚間,北京所有區縣的法輪功學員同時張貼題為《江澤民不能逃脫的歷史責任》,公開指出江澤民一意孤行鎮壓法輪功,震動中央。同年的十一假期期間到之後的幾個月,前往天安門講述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更是絡繹不絕。天安門偽自焚 打壓再升級江澤民看到使用拳頭武力,不但壓不倒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和真善忍的信念,反而使他們愈加不屈不撓。於是,他開始了更加陰險的安排。為了煽動中國民眾一同仇恨法輪功,2001年1月23日,一場精心策劃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就此出爐了。這場自焚事件唆使五人扮演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假裝「自焚」,中共喉舌中央電視台並配合大力播放自焚錄像,增強民眾對法輪功的反感。但這場自焚偽案破綻重重,很快被人識破。2001年2月4日,《華盛頓郵報》頭條刊登對於自焚案的調查報導,他們的記者實地探訪發現,沒人看過自焚案裡面的主角煉過法輪功。而「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指出,從錄像分析,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主張真、善、忍理念,禁止殺生和自殺的法輪功,在中國不斷被政府炮製的造假案件妖魔化,也使得中國大陸法輪功修煉者的處境十分艱難。2001年的夏天,一名女法輪功學員當街遭到北京警察的毆打和強姦,居然無人阻止。插播訴冤情在重重的困境面前,不少法輪功學員採用了另一種特殊的方式向外界訴說真相。2002年1月1日,重慶市法輪功學員在當地有線電視台插播法輪功資料片70多分鐘。後來4名有關的法輪功學員被判刑7到16年,其中一名死於拘押期間。同一年的3月5日,在吉林長春,八個有線電視頻道同時被插播了《是自焚還是騙局?》與《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真相片,長達45分鐘,有數十萬的長春民眾在同一時間看到了與政府宣傳截然不同的法輪功。尤其「天安門自焚」在慢鏡頭的分析下,破綻百出,震驚了長春的家家戶戶。但是這一場震撼教育,再度令中共當局大為震怒,2002年3月24日,參與插播電視的法輪功學員劉成軍遭到逮捕後判刑19年,不過在酷刑折磨之下,劉成軍死於2003年12月26日。高蓉蓉的心願中共政府一方面給中國民眾洗腦;另一方面也強迫法輪功學員進入洗腦班,要他們放棄信仰。不接受轉化的學員,則直接送往勞教。在這個過程中,法輪功學員遭受了種種令人難以想像的迫害,有的失去了生命。河北省阜城縣法輪功學員劉印飛:“回想起十年前,我和我的哥哥劉秋生一起到中南海去上訪,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和我的家人遭受中共當局多次的抓捕、勞教、酷刑折磨。我的哥哥是在家裏吃晚飯的時候被中共當局、阜城縣公安局抓走的。20天后,我的哥哥被活活迫害致死。我們家有十幾個人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的母親也因爲修煉而遭到中共當局多次抓捕。還有我和我的嫂子經歷了文革式的掛牌遊街。當時在我們的脖子上掛一個大牌子,寫的是‘邪教分子’,喇叭裏放著誣衊法輪功的錄音。這種精神上的侮辱對我是終生難忘。我的母親也不久離開了人世。我四姐被衡水市公安局抓捕,當時我姐姐絕食抗議,中共當局就給我姐姐強行灌食。在她很痛苦時候,警察就講,灌死她,把她灌死算了。我呢,也因爲到天安門去打橫幅,被中共當局非法勞教一年。在裏邊受盡了酷刑的折磨。”遼寧省瀋陽市學員趙素環:“馬三家剛開始,你進去的時候他就是用軟招兒,就是欺騙謊言,讓你轉化,等你欺騙不轉化的時候,就會把你帶到廁所裏強迫你轉化。廁所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他讓你馬步蹲樁,就是兩腿半蹲成90度,差一點就給你踹爬下。胳膊向前伸平,低一點就用木板打,日夜圍著好幾個打手。我在馬三家半個月沒讓我睡覺。有一天半夜11點多鈡,六個打手把我拽到廁所,他讓我馬步蹲樁,我沒有蹲,說了三遍我也沒有蹲。後來就脫下旅遊鞋,六個打手就是輪流的打我半宿,還拳打腳踢的。等到早晨的時候,我的頭被打的腫的有一倍大,面目全非,都變形了。他們怕別人看見,把我藏到一個小屋裏面,上厠所還得看一看有沒有人。高蓉蓉是遼寧省瀋陽市被迫害致死的第54位法輪功學員。2005年6月16日,她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診室離開了人世。這是她生前記錄下的最後的心願:高蓉蓉:“我的家屬在這件事上,每個人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事實上我們在那裏的學員,每個家庭,每個學員都是在被迫害之中。承受了非人的待遇。包括不准互相說話,包括「包夾」,包括不允許正常接見,包括高強度勞動,包括50多歲的老人每天坐在小板凳上,手在不停地幹活,不管身體狀況如何。這些都是非人的待遇。怎麼對法輪功學員?這些做好人,修真善忍,對這些善良的人卻沒有一點良知。這麼殘酷的折磨、傷害。所以我現在在這裏,我希望我們獲得自由,我希望江澤民一手掀起的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能夠得到全世界善良人們的重視。”高蓉蓉的心願,在她死後的四年仍然沒有達成。2009年7月12日,根據法輪功明慧網站上的記錄,在將近十年的鎮壓之中,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有3292位;關押後遭到毒打的案例有12541個;被性侵害的法輪功女學員有300名;另有3112人受到了摧殘性的慣食,其他還有遭受吊刑、火刑等等酷刑方式的數千個記載詳實的例子。(待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