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十一」大秀 海外看

【新唐人2009年10月3日訊】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很高興和大家見面。中共在10月1日舉行所謂的「盛大空前」閱兵及遊行己經在北京落幕了,動用了數十萬維護安全的保安及官員,很多人說在這個慶典結束以後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刻,因為沒有出任何的偏差。許多北京市民在結束了之後也非常的高興。因為他們可以恢復正常的生活。這樣的說法會不會太偏激呢?很多國外的媒體都有這樣的說法。不管您在國內或海外,對這樣的事情有什麼樣的看法?我們今天想利用一個小時的節目來探討一下,中共「十一」大秀海外看。首先為大家介紹一下本台兩位資深的評論員,第一位是杰森評論員。杰森您好。杰森:您好,觀眾好。主持人:第二位橫河先生。橫河:元慶好。主持人:杰森博士和橫河先生他們兩位都是資深的中國專家,除了在電視台,在其它平面媒體也有多方面的評論,我們一開始先放一下影片,看看所謂中共「十一」大秀的一些片段以及外界對這的簡短說法。(播放影片)這次閱兵遊行有10萬人參加,軍方共有56個方隊和梯隊出場。外界觀察人士指出女民兵方隊涉嫌造假,有些參加檢閱的女民兵根本沒有放過一槍,其中有人是奧運期間的模特和禮儀小姐。中央電視台稱她們成功地完成了「從貓步到正步的轉換」。當天閱兵遊行中,天安門廣場打出了「聽從黨指揮」等標語。中國社科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徐友漁表示:這次閱兵中最鮮明的就是突出中共對軍隊的領導地位。遊行隊伍推出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的巨幅畫像,美國媒體注意到這次遊行首次出現胡錦濤的巨幅畫像。《紐約時報》報道說:「這次慶祝活動最重要的主題是呼應毛澤東60年前在北京的話。報道引述北京人民大學教授張明(音)的話說:中國已經沒有意識形態了,政府沒有任何思想,人民也有沒有思想。」遊行隊伍中有一個「毛澤東思想」標語方陣,參加這個方陣的是清華大學2,455名大一新生和武警總部的935名武警,伴隨著文革的紅色樂曲「東方紅」遊行。(影片播放結束)主持人:歡迎各位觀眾朋友回到我們直播現場,我們首先來談一下10月1日的中共慶典看起來好像很熱鬧,但是很多人看覺得這個「秀」滿有意思的,總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有一些地方看起來好像和西方社會不太一樣,第一個很多人就覺得很奇怪,太整齊了!我不曉得兩位對這個有什麼樣的看法。杰森:對,整個體現出來的是整齊劃一,中共想利用這個展現它一聲令下,你幾十萬人都是一模一樣按我這個指揮棒走,腿一樣高,連計算機技術都運用來計算新兵,很多人過程中都像煉獄式的訓練方法,歷次都是這麼搞的。但是說當時代走到今天,特別全球只有剩下北朝鮮和中國還在搞這樣的事情,當全球都在通行人性化這種因素的時候,中共就越來越體現這種落伍、過時,和某種意義上的可笑。我們知道現在計算機技術,比如說我們看電影《星際大戰》,就整個的效果來說,用計算機模擬出來的機器人走的比這齊多了。而且中共播放這場「秀」的時候,全國人是延遲了30分鐘才收看到,其實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幹麼花那麼多錢呢?你用計算機做出一些人走的齊刷刷的,老百姓也不知道,反正整個閱兵過程,延街都不讓人看的。我覺得中共這個過程當中,在此時此刻,在這樣子一個電子信息已經進入了個性化時代,網絡也進入網絡二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網絡空間的,每個人都在展現自己個性的時候,卻強調整齊劃一,只能覺得像是個偏執狂的這種狀態。主持人:我看到海外,比如在美國過7月4日獨立遊行節的時候,很大的特色就是讓老百姓一起來參與,旁邊圍了很多人來看熱鬧,跟紐約的感恩節梅西大遊行沒有什麼特別的差別,完全沒有軍事化的感覺在裡面。橫河先生您在美國待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橫河:在美國7月4日實際上是全民共樂,大家都高興,每個城市每個地方都在放煙火,因為整個慶祝活動最熱鬧的並不是遊行,而是晚上大家去看煙火,白天有些地方會有烤肉或者Party。沒有一個以某一種東西為中心的慶祝活動,真的是大家慶祝。其它發達國家或是民主自由比較發達的這些國家,國慶基本上都是這種模式,就是一個假期大家去渡假,政府出點錢讓大家高興高興,有這個意思。但是我們也可以看到在歷史上曾經閱過兵的,而且特別整齊劃一的,都是一些很集權的,從希特勒的閱兵到斯大林的閱兵,後來到北韓的閱兵。所以從整齊劃一到想法來說的話,這次中共「十一」的閱兵並不是很新鮮。這就是為什麼有人說這次中共「十一」並沒有新的主意,只是照著別人做,連閱兵的形式格式,讓人看上去更像北朝鮮。是因為這些國家需要整齊劃一來體現黨的意志,而不是大家的意志。剛才杰森博士講的我很同意,在一個多元化的世界,其實現在中國在思想上還是強調一致,但在生活上其實已經是多元化了,在這種相當多元化上面再去要求整齊劃一的東西,我覺得是落後整個世界潮流。主持人:我不曉得這樣的方式,對於目前在中國的老百姓來說是怎麼樣?比如年輕人是怎麼看法?我是從台灣來的,我記得我們台灣以前也有很多閱兵,我十幾年前到美國來的時候,我第一個感覺,台灣的閱兵軍人走路已經很整齊了,我到美國來第一個覺得很訝異的是美國軍人走路還不如台灣的整齊,有時走的還散散的樣子,這是我覺得很訝異的部分。久了以後就習慣了,好像西方社會共同都是這樣子,不是重在這方面。我不知道目前中國大陸年輕一輩的人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如何?是不是覺得這事很興奮?他們對所謂「閱兵大典」的參與度是怎麼樣?杰森:要從實際參與度來說,這次「十一」確實動用了很多學生。中學生凌晨2、3點就去集合,一直折騰到隔天中午,大學生也是,甚至很多大學生搞煩了,把遊行衣服給燒了,這些都有報道,後來就當成政治事件抓了一些學生。但是這些學生真的明白他自己在做什麼?其實不一定。你說他實際過程有參與,我說這些學生其實沒有,甚至不如25年前84年那次的遊行。我們知道84年那次遊行,北大的學生連夜湊在一塊宿舍裡頭用塑料布寫一個「小平你好」,走到天安門廣場忽然展出來,鄧小平在上面看見了笑一笑。後來「小平你好」就變成中共官方「人性化」典範的一個事例了。從這個來看,當時的學生參與度遠遠比現在25年以後的學生參與度大的多了,當時可以隨便拿個標語展出來了,這次你想都不敢想,每個人都是一檢再檢。在北京城外幾百公里的地方都要查身份證,當時北京城周邊都是空的,連商店的居民都得關著門在家看電視,糧食都得屯積起來。25年來你說中國是進步了嗎?我倒看退步的因素很大。你說年輕人參與度大了嗎?我說年輕人已經徹底喪失了對這活動的實質參與。主持人:杰森博士剛剛提出的這點,好像也是我們從遊行裡看到的怪現象。北京的市民一般來說,如果是個熱鬧或是高興的事情,應該是個萬頭鑽動,大家引領而望,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或是從家裡的陽台高樓去看,好像在這個遊行滿缺乏這樣的景象的。橫河:不是滿缺乏,是根本就沒有。從北京閱兵的長安街和周圍地區是完全「萬人空巷」。這萬人空巷不是大家都去看遊行了,前一天警察還拿著喇叭到處叫民眾回去看電視,讓大家都回去看電視,根本就不能出來。在網上已經有人拍下在外面看飛機表演,因為他們看不到其它任何表演,但飛機路過時你可以看見,所以有人把飛機拍下來了,拍下來在放到網上,我一看他們在什麼地方呢?這也許是離的最近的真正的普通民眾,拍到的是飛機隊形已經開始解散了。飛機飛的多快,要飛到多遠的地方才能散開來?它是飛機隊形準備散開的時候那個位子上,有人可以在那個位子拍。也就是說在整個北京城我想不止十個街區以外,根本就沒有人。所以說參與度的話,老百姓是沒有參與度的,全國的老百姓現在要進北京是非常困難,而且政府把周圍的高大旅館全部靠窗的這面的方間都訂走了,所以別人就不能訂了。以前旅館曾經偶爾把房間給外國人或其他人的,但是「十一」這一天必須要確保不能訂出去,而且旅館裡面講過了,如果是你開了窗子把窗簾打開了,因而武警把你抓走,這我們不負責任。這就是民眾的參與程度。剛才杰森博士講到84年,學生在這之前沒有什麼訓練的,他們是臨出發前的一個晚上才在宿舍裡寫這個標語,而現在是幾個月前就開始封閉著訓練,所以這次實際上是沒有群眾的。杰森:從某種程度講,這次我倒覺得這些當官的,事實上就跟群眾一樣都是演員。總體來說就是一個「秀」,全體百姓其實是長安街天安門廣場做為大背景,中共官員站在那裡頭面對幾十萬群眾演員,共同做了一個「秀」,所有中國包括北京各地的老百姓,在家裡用電視來收看這個「秀」,其實跟過年時的聯歡晚會都沒有區別,它不是一個慶典的概念,它只是一個「秀」。主持人:我們來談一下,中共「十一」大秀完以後除了在國內的或海外一般的是怎麼來看的?比如西方媒體怎麼來評論的?杰森:我覺得比較親共的,比如New York Times這樣的媒體確實是從正面描述,說很整齊,調動的很有效等等話,當然它也引用一些人的話,談到整個沒有任何精神主題,只剩突顯強權,不能體現任何國家精神及民族精神、人民精神。有一些就談的更加深刻一些,比如英國泰晤士報談到整個北京城如臨戰爭,就是談整個「清城」的過程,我覺得是國際媒體不把這個登的特別大,而且普遍感覺上是有調侃的意思在裡面。西方對中國印象只是這兩年才強起來,之前只是對蘇聯有印象。很多人回憶說武器像蘇聯的,隊伍像蘇聯的,一切都像蘇聯。橫河:海外的報道即使是很親共的報紙,除了有一些華人報紙是在中共的訓練下成長起來或是組建起來的以外,其它的西方媒體再和中共靠近,但它的文章裡的描述方法,由於文化的背景,實際上是不認同的,即使是按照遊行當時的場景報道出來。其實按西方的標準,西方民眾看到你這樣完整的報道,別人已經覺得這樣的遊行很可笑了,並不會覺得這是一個人民慶典的活動,不會的。它這個本身就帶有調侃的意思,因為文化差異太大了,這個文化差異不是一般的大。所以有一篇報紙這樣說,有8千個像名信片一樣的士兵,就是那樣子士兵都是印出來的,這印出來的8千個筆直筆直的像名信片一樣的。這種西方社會本來就不能接受的東西,你即使這樣報道出來了,別人不會說這是種褒義,其實是種貶義,這種概念是不一樣的。所以我也看了一下,大陸有些媒體已經引述了國外媒體報道,但是這些報道被報回去以後,稍微修飾一下,讓中國人以為是褒義的,但實際上原文在那個國家的文化裡面其實是貶義的。主持人:我們談到這個東西就很多人有這種看法,就是說在海外的這些媒體,就是很多的主流媒體好像就認為說,以中國目前的情況來講看起來好像是相當強大的。不管在經濟利益各方面,我想外國包括美國來講,對中國也是有所需求的。所以有些中國人認為說,在很多時候這些媒體對於在中國發生的任何事情的報道,好像都帶有那麼一些些有色眼鏡在上頭,對它們也要挑剔說這個怎麼樣不好,那個怎麼樣,會要找些毛病出來,實際是不是有這樣的情況?杰森:這麼說吧!其實整個美國的媒體,在我看來。因為確實是第一中國現在是相當值得關注的地方,各個媒體都希望不要跟中國關係搞的那麼僵,以致於不能進入中國採訪。所以說我覺得其實各個媒體從本質上來看,它是不想得罪中國。那麼當然就是說:很多中國人覺得看了西方媒體還是覺得心裡不舒服,說CNN怎麼看不起我們,New York Times怎麼樣看不起我們,BBC也看不起我們。其實不是看不起。就是說這是一個文化差異,你要是說它對於美國政府怎麼看,你看CNN,你看New York Times對政治都沒幾句好話的。西方媒體文化就是體現一個問題兩邊說,不只說一邊的話題。不這樣報道的話他覺得他不是媒體人。事實上它不是只針對中國怎樣,因為中國人看慣了中共媒體,中共媒體其實不是媒體,是宣傳,是也屬於宣傳部管理的,那麼就只能是單方面的去說。說這個軍人多麼的英武、然後武器多麼的先進、精神多麼抖擻、大家多麼高興,就是完全是「純正面」的。那麼在這個時候西方媒體,稍微有一點點談論,比如說中國這個為啥要搞這個?引用一下第三方的話,那中國人就覺得好像在攻擊中國老百姓,憤青就抗議。其實完全不是,實際上是中國憤青完全生活在中共創造的媒體環境下,而不習慣於西方這種媒體運作方式的一種滿可笑的看法。主持人:所以我換一個話來問的話,如果說今天的白宮發言人,今天有這麼樣一個慶祝活動,白宮發言人出來講話,而他用中共的這一套官方媒體像新華社這種來報道方式來說如何如何的話,是不是美國的媒體也對大家抨擊?橫河:肯定大家砰擊,因為媒體在美國被稱為是三權分立之外的第四權,所以它對政府的監督是完全沒有拘謹的,完全沒有任何約束的。相比較而言他們對中國的報道,倒是有一些拘謹。比起他們對美國政府的監督來說的話,那實際上就是拘謹的多了。這有兩種因素,第一個因素是它不想得罪中共。第二是大部分媒體並不能夠真正的深入進去中國,所以他們看到的他們報道的表面的東西,實際上是中共想讓外面的人報道的東西。所以是展示給外面人看的,而不是真正的中國現狀。那麼這一點日本人因為同樣是東方文化,所以就稍微看清一點,所以日本電視台NHK做的那個《激流中國》連續三次得獎,從奧運開始到現在,連續十二個報道一個月一次,報道在這60年間中國社會間的矛盾,反應的就比較深刻一些。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的是中共的「十一大秀海外看」,希望您打電話進來和我們一起做互動,我們的直撥電話號碼是:6465192879,或者是使用Skype:RDHD2008,中國大陸的免費電話是4007087995撥通以後再撥8991160297,希望您打電話進來告訴我們您對這個事情的看法,不管是正面、反面。您覺得好,好在哪裡?您覺得不好,不好在哪裡?我們在接聽觀眾朋友電話之前,有一個問題我先講一下,這次十一之前,美國出現一個很特別的事情,就是在白宮外面的草皮上面升了中共的五星旗。中共申請了很多次都沒有成功,那麼這一次在奧巴馬政府之下成功了,對於這個事情,各方面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我們是不是可以稍微先談一下?杰森博士。杰森:是的。奧巴馬確實是首次批准了這樣一個事情,其實,你要說奧巴馬真的把它看得很重嗎?倒不是的,我覺得這其實是一種姿態,只是跟中國友好相處的姿態,並不是就要怎麼樣,但是國內(中共)卻藉此大肆宣傳。因為中共一直說,在它的領導下,中國成為一個大國,崛起了,那麼崛起到什麼份上呢?在美國首都,在白宮外頭都把我的旗升上了。因為升旗在某種意義上講,有占領主權的一種感覺,事實上一方面是滿足中共自己這種好大喜功的願望,同時也拿回國內欺騙百姓。當然它沒想到這事搞砸了,後期宣傳就很難跟上。主持人:在美國的這個事情,我們在影片上看,除了杰森博士剛剛講的搞砸了,升了好幾次都沒上去之外,還有,那是在外面,並不像中共想像的好像是國際上很隆重的一個升旗典禮,就是一些華人在旁邊看而已。這個情況是否可以請您描述一下?橫河:它這個就是你自己申請,申請以後它就給你升。嚴格來說,不是美國方面去組織的,你可以在升旗的過程當中看到,具體的觀眾,幾乎很少有美國人,大部分是華人,或者即使是美國人,他還是中國人入籍的比較多一些。它是一個儀式,但是,比較起來和正規的美國升旗是不能比的。美國升旗是非常嚴格的,在任何地方你只要一升旗,馬上就站住。我曾經到一個軍事基地去參觀,晚上5點鐘降旗的時候,他說降旗,我還在走,馬上就有一個大兵說:站住!就站著,你不能動的。所以那是非常非常嚴格的,相比較而言,這個升旗儀式就沒有那麼嚴格,更何況還搞砸了。所謂的搞砸就是,他升四次,第一次是升倒(旗倒掛)了,第二次是升到一半纏住了,第三次拉不到頂,最後一次升上去了,但是比美國國旗還低了一截,所以這個事情也是一個很大的事故。杰森:事實上美國的文化,中國人是有不能理解的地方,美國文化是非常開放的、包容的。很多中國人來美國DC以後,他覺得很奇怪,怎麼國會在裡頭討論,我能在外頭亂看,然後怎麼我都能夠在白宮外頭轉悠?它跟中國這種什麼都把老百姓拒之門外,不透明的方式,完全是兩回事。其實很多國家在白宮外頭申請友好國家,或者別的國家有什麼事,它經常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各個國家的人都在美國舉辦遊行,舉行抗議,舉行慶祝,這在美國的多元文化就是那樣的一種現實。所以它沒有任何國內宣傳的那種概念,說中國崛起了,它只是說,以前的總統是這樣想法,這任的總統又是那樣的想法,或者以前的政府有這樣的想法,它跟你中國是不是崛起了,關係不大。主持人:當然我們不是在批評,而是說它表現出來就是這樣的。就好像球賽,比如你去看洋基隊打球,他們也要唱國歌,他們打球也要唱國歌,而且好像更隆重一些,倒沒有什麼其它的意思。好,我們現在有一位紐約的陳女士在線上,我們聽聽看陳女士怎麼講?陳女士您好。陳女士:你好。我接觸過的國內的親朋好友,普遍看了這個閱兵式,都覺得很振奮,大家也都知道那是一種形象秀,可是我還是覺得很有必要的,畢竟展現了中國的實力,然後提升中國老百姓的士氣。另外,他們也聽說國外有一些比較負面的報導,很多人就覺得好像是因為中國強大了,所以西方社會眼紅,所以才會有這些負面的說法,不知道您們有什麼看法?主持人:好,非常謝謝陳女士。我想這是一個很典型的問題,我們來談看看,哪一位?橫河先生?橫河:首先這個「秀」不是做給國外看,它主要是做給國內看的,這一點大家都知道,因為國內都不讓大家參加。《瞭望週刊》有一篇文章提到這個問題,其中講到閱兵有三個功能,第一個功能是教育,第二個是激勵,第三個是威懾。所謂教育嘛,就是這裡所謂「60年」的主題,這就是教育,實際上是給全民再一次洗腦。那麼第二個就是激勵,激勵就是沒有其它東西可激勵了,必須要用這個來激勵。所以有這麼一種說法,這也是海外的報導,但國內也有人這麼說,我覺得這是很有道理的。就是我們看北韓的閱兵,北韓人民也覺得很興奮,但中國大陸看北韓閱兵都覺得有一點可笑了。那麼國際社會不搞這些閱兵,它搞別的東西,因為它的軍事力量或者它的人民的生活,或者它整個民族的自信達到這樣的程度了,它不需要用這些東西來激勵。也就是說當你還需要這些東西來激勵的時候,特別是當你矛盾重重的時候,你用這種東西來激勵的時候,這個東西是維持不了多久的。我們記得開奧運會的時候,曾經全國人也被激勵起來了,但兩個月以後,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一上來,嘩一下,把奧運當時激勵起來的氣氛全部都給抵消掉了。所以說這種「激勵」是一時性的,它並不能夠表示你的強大,甚至不能表示你受人尊重。要想受人尊重你要從另外一方面,可是那往往是中共現在做得最不好的地方,而這些地方才是能夠受人尊重的地方。杰森:整個來說,人他有一個人性的弱點,在一種宏大的氣勢下,在一種被渲染的音樂、掌聲等等,這樣宏大的場面下,人心會被帶動起來,中共就一直在用這種方式,把整個中國裹脅到它的運動中去。實際上你回憶起當年的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轟轟烈烈的把整個一代人都捲進去,當時的年輕人是非常投入的,它就是靠這種宏大的氣勢,就是讓你懵懵懂懂的進入一種狀態,它運用這種輝煌,讓每個人都在搞這事,讓你覺得我也參與其中。其實幾十年以後,很多這一代人在反思當年那個「宏大」的所謂運動的時候,其實留下來的是一種苦澀和遺憾,或者是一種無奈的回憶。中國很多事情都是這樣,這種輝煌的場景,在其中的話,好像給很多人一種振奮的感覺,但是它是空的,它沒有任何實在的精神因素在裡頭。很多年以後,或者你站在那個環境之外,比如在海外你看它,就已經有很可笑的因素在了,已經有很多讓人心酸的因素在了。主持人:我們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剛才她也提到了海外媒體好像對於中共有些貶意的說法。我們先接聽一下新澤西高先生的電話,之後我們再一起談。高先生您好。高先生:妳好,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第一個,我覺得其實中國人都不太理解海外的評論,比如日本的高調評論,但是鳩山由紀夫談到建立一個大東亞的新經濟,其實他們都不知道鳩山由紀夫背後就是小澤一郎,他是絕對的反右,就是反中共、反美國這麼樣的一個人。說真的,看日本的評論,看它評論中國的軍隊很重要,但那對中國並不好,其實日本軍隊比中國軍隊強大多了,一百多年前它就可以生產航空母艦,從甲午戰爭打到二戰,打到現在也沒怕過。第二個,我看中國的軍隊很奇怪,南沙群島跟越南跟菲律賓爭端也沒看那軍艦能幹什麼,去個郵船就完了。再看看釣魚島,日本的軍艦、直昇機全部在釣魚島,香港、台灣、中國都進不去,中共也沒有敢派一個軍艦去。第三個緬甸,緬甸邊境上的軍隊,一個小小的軍政府,中國人也沒去管它。所以我覺得中國軍隊挺可笑的,軍隊是用來鎮壓人民呢,還是用來保護自己的疆土?其實有武警就夠了。第四個,想到四個頭像我就覺得挺可笑,那時是用馬恩列斯毛,現在整出來一個胡,胡何許人也,不知道,還沒死呢,死了整上去比較好,江澤民也還沒死,整個來說中國這是一種倒退。還有個鏡頭,你有沒有注意看,我是特地看了,就是那個吳邦國從後面跟江澤民交一點小小的什麼東西,這時胡錦濤的表情馬上一詫,好像深怕有人要開槍打死他的感覺。因為我觀察很細緻,我當時看見這一表情,這個表情你去找來看一下,就證明他表面上泰然,但他已經很緊張了。我看胡錦濤站在上面很緊張,不像美國奧巴馬在任何時候一上去,民主黨的大會也好,當選總統也好,他是這麼high的跟美國人一塊兒交流,這證明錯誤的領導人……主持人:非常謝謝高先生您這些資訊。我不曉得兩位對高先生有什麼要回應的?橫河:我想先回應一下所謂的中國軍隊,中國軍隊讓大家看著覺得很強大,但就像杰森說的如果你用電腦合成的話,還要更整齊一些。主持人:但一般來講,如果能夠這麼樣的整齊劃一,在我們一般人來看,它一定要有很好的訓練,訓練有素。橫河:不需要,你挑100個人訓練3個月,肯定能走到這個樣子,你要在人群當中挑出一樣高,然後訓練三個月,最多淘汰兩、三個。有兩、三個人是絕對訓不出來的,我當過兵,我確實訓練過,只要口令一響,同手同腳開始走,怎麼都改不過來,這些是要淘汰的,其他人一定能做到這一點。所以它這個軍隊屬於什麼呢?屬於表演性質的,儀仗隊性質的,它只是把儀仗隊擴大了。我可以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就說女民兵方隊,女民兵方隊的軍服是假的,因為中國沒有女民兵這個建制,所以是臨時招募的,招來以後,臨時給她們趕製服裝,然後讓她們去遊行,這些是普通老百姓,三個月照樣可以走出方步來。而且這只是現在知道的女民方隊,其他方隊裡面有沒有這樣的情況?也有的。所以這不是一支作戰的方隊,是一支表演的部隊。就像剛才新澤西高先生所說的,現在大家知道緬甸戰情很緊,四個戰區都面臨著政府軍,有一個戰區基本上已經沒有了,另外三個特區也面臨著被進攻,現在中國已經有八千、九千個支援人員到達佤區,準備去和支援緬甸佤區的民眾去抗擊緬甸軍方了。在今天所謂如此強大軍隊的情況下,竟然讓老百姓組織自願人員去支援那邊的同胞,那麼這支軍隊究竟是幹什麼的,如果僅僅是表演的話,那麼激勵一下人心也就激勵一下了。主持人:好,那麼我們先請後台準備一下平可夫先生對於軍事的看法,杰森先生。杰森:對,我覺得中共自己也把這次所謂遊行當作一個秀,明明沒有女民兵,它一定要搞個紅衣服、短裙的女民兵,因為它知道在整個中國道德狀態下,只有穿短裙的女士,能吸引人了。事實上,我們知道當年張藝謀去申請奧運會的時候,中國五千年文化扔一邊,搞幾個穿超短裙的女的,還是紅旗袍的,抱著琵琶在舞台上蹦來蹦去,整個給人的感覺是,中國人腦子裡好像沒有別的了,它一定要虛造,哪怕是虛造一個隊伍,也要用女性來吸引人,這是蠻可笑的。其實你要展現國家的武力,你就真的在一些事情上實實在在的展現,你比如剛才談到釣魚島的事情,談到周邊島嶼的事情,包括緬甸的事情,你在任何一個事情上展現大國的威風來,都比你去正步走讓人更豎大拇指。為什麼呢?正步走誰都能走,北朝鮮走的都比你好。那麼你把實際的軍力,在這些事情上你展現出來,你把船駛到釣魚島,讓你的威風把日本人嚇走,如果這時候你把日本人嚇走,你靠你訓練有素的海軍把日本人嚇走,那個時候我覺得你不用走正步,國際都知道你軍事實力到哪了。主持人:好,那麼我們談到軍事問題,我們來看看加拿大《漢和防務雜誌》平可夫先生,他是對軍事蠻有研究的一位先生,我們看看對於中共這次在閱兵當中所展示的國防武器,他有什麼樣看法?(新聞播報)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月刊創辦人平可夫指出,中國閱兵式展示的陸空武器相當數量屬於仿製俄羅斯產品,顯示中國先進武器的獨立研製能力距離發達國家還有相當距離。平可夫表示,中國閱兵式展示的重要武器05型12管多功能300毫米火箭炮、120毫米輪式迫榴炮、二代步兵戰車炮塔、99G坦克的底盤、HQ9地對空導彈發射器、155 毫米履帶式自走榴彈炮、122毫米自走式榴彈炮、海軍的HQ16艦對空導彈,幾乎都是俄羅斯同類武器的仿製品,連同飛越上空的各式戰機,這場閱兵儀式儼然70至90年代,莫斯科紅場閱兵式的北京版。他同時指出,有些展示的軍備中看卻未必中用。譬如第一代的KJ2000預警機,這種預警機存在很嚴重的電磁干擾問題,因此部分功能不能同時使用,漢和指出,中共以生產民用直升機的名義,進口了加拿大普惠的直升機發動機,但是卻用來製造新型的直10武裝直升機。美國國務院也就此事展開調查,中國J8F、J7GB戰鬥機從戰術價值來看,只能承擔閱兵義務,與第四代、第三代美歐戰鬥機相比,並沒有多大實戰意義。中共仿製俄羅斯戰機的J10和J11的發動機是否能夠國產,一直是北京當局不說的秘密,但是根據俄羅斯獨立報報導,2009年初,繼續向俄羅斯購買100台戰鬥機發動機。(新唐人記者洛溪、蘇展綜合報導)(播報完畢)主持人:好,謝謝各位觀眾朋友回到我們直播現場,那我們接聽一下德國易先生的電話,易先生您好。易先生:主持人你好,兩位嘉賓好,中國大陸這60年的歷史充滿了血腥的記憶,中國共產黨統治了60年,是我們民族數千年歷史中最黑暗的一段記憶,比如幾千萬的中國人被活活的餓死,還有影響至今的10年文革災難,還有六四屠殺,還有對法輪功信仰團體持續了10年殘酷的迫害,可以說60年來沒有留下過任何開創或者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事件。這次中共又勞民傷財,通過炫耀殺人武器,證明獨裁統治的合法性,用所謂60年的輝煌掩蓋專制暴政的罪惡。我因為反感沒興趣看中共的慶典儀式,但也可以想像在天安門廣場上,供奉著獨裁者的屍體,空氣裡依舊凝固著專制血腥的惡臭,伴隨著成千上萬的人同歡呼、齊揮舞的那種場面。暴政機器的履帶從長安街上輾過,那一刻中國人還誤認為找回了自尊,實際上忘記了自己同胞20年前在同一個地點被槍殺的場面,這種刻意裝點出的喜慶和罪惡交織在一起的回憶,相信對許多中國人的內心是個不小的衝擊。主持人:好,謝謝德國易先生,非常感謝您提醒我們這個歷史上的一些悲痛的事件。那麼下一位是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王先生:我想講一下關於剛才紐約那位女士講的,說國外看紅了眼,然後瞎批評、瞎報導。那麼我們在國內的時候,我們的大小報,每天的報紙不都是在批評或批判誰要當他們的掘墓人?那我們有沒有見到美國人天天為了中國的批評要上街遊行,揮舞著美國國旗流淚,有沒有?沒有!你隨便批評吧,而且每天你都可以看到美國的報紙在批評美國政府,很正常嘛!主持人:是,非常謝謝您,那麼下一位是新澤西的高先生,高先生您好,高先生掉線啦?那我們聽一下舊金山的余先生。余先生:喂,你好。我個人覺得中共這次的60年慶典看似表面很強大,但實際上我覺得它內心的虛弱是很明顯的,我們可以從之前的一個小事看出來,它不許老百姓買菜刀。我們可以對比美國,美國政府可以讓老百姓持槍,它知道老百姓持槍他不會去攻擊政府,而中共就算允許老百姓拿一把刀,他都有可能會去破壞他的政府,因為老百姓對這個政府已經有很深刻的認識了,所以我覺得中共表面看似強大,實際上它的內心實在是很虛弱的,因為中共的社會問題是很多的。主持人:謝謝余先生,那麼我們再接聽一下佛羅里達的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好。劉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有兩個小的看法。我有一個親戚在國內當兵,他最近轉業了,我就問他,我說你在部隊裡幹得好好的怎麼不繼續幹呢?他手指跟我一捏,說,沒這個。我說什麼東西?錢!我說你拿錢幹嘛?沒有錢你提不上去,你要當排長你要3萬,當連長要5萬,你有錢你能在部隊裡看門、打電話,可以提上去,沒錢呢只有回去種田,這是一個,就是說中國社會的腐敗已經到軍隊裡了。第二個,中國很多人覺得21世紀是中國人的,我們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聽到這話很高興,但是我就想,21世紀,中國人能給世界文明帶來什麼東西?好,謝謝。主持人:非常謝謝您,那麼我們再接聽一位江蘇的趙先生,趙先生您好。趙先生:你好,中共對外賣國、屈膝投降,對內殘酷鎮壓,它這個閱兵有什麼意義呢?我們在街上、在市場上聽到了許多普通老百姓說,中共的閱兵是嚇唬老百姓,它對外沒有實戰的能力,像釣魚島和周邊島嶼的問題,江澤民出賣中國北方領土等等問題。那麼它不僅僅是嚇唬老百姓,而且更殘酷的迫害人民,歷史上它對中國人民的種種迫害不說,這大家都知道,就是那種閱兵大慶的本身也都是對人民的嚴重迫害,人民的通訊、交通這些權利,通過互聯網、廣電等了解世界的知情權都被剝奪了。而且它在這種高壓而又勞民傷財的情況下,普通的老百姓稍微有一些不注意的言行就會受到迫害,這種文革式的、極端的紅色恐怖,在中國這樣一個年代居然又氾濫起來,真是不可思議。那麼江澤民這個老鬼呢也站在觀禮台上,居然站在溫家寶和胡錦濤的中間,這個不倫不類的事情真是天大的笑話,中共這個戲、這個鬧劇已經到了極點了。主持人:好的,非常謝謝趙先生。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的是「十一大秀海外看」。剛剛有很多觀眾朋友打電話進來,我們現在就請兩位評論員回應一下。杰森:我想剛剛劉先生談得非常好,事實上中國軍隊腐敗的程度是外界難以理解的,當然劉先生談的只是一點,還有很多很多,具體的我就不說了。事實上中共政府幹這個事,它知道國際會怎麼評它,所以它剛剛一搞這事它就會說:「很快,國慶之後,國際媒體輿論陣線的戰爭又會開始」,也就是說它知道國際會這麼評論它,它自己趕快在那兒「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說一說。它明知道搞這個事,國際上會覺得很可笑,所以它給自己找了3個理由--教育,就是可以起教育作用,可以起激勵人民的作用,可以起震懾作用。剛才橫河先生也談了前面兩個。而這個震懾作用,我覺得非常可笑,我們知道世界發展到今天,其實兩軍還看不見,戰爭都結束了。我們知道美軍進攻伊拉克的時候,伊拉克的士兵還沒看見美軍,整個武器都已經消失掉了。事實上,軍隊裡頭士兵排著隊往前走,這是一戰時候的戰爭方式,太落伍了,極端落伍了。所以,它不是真正要向國際上展示什麼、震懾什麼,它只是要對老百姓做一個武力震懾,因為它還有武警部隊,這次武警部隊突出的很厲害,所以它事實上是對國內民眾的一個震懾。那麼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可以看到中共高層的「弱」,胡溫弱到什麼程度?中共每10年要搞一次這樣的秀,那麼它明明知道,從《瞭望雜誌》那兒早就知道國外怎麼評它,它不是傻到了完全跟世界隔離,不知道世界怎麼看它,它知道世界會把它當傻瓜一樣看,但是它還得搞這個秀。為什麼?因為它根本一點點也不敢脫離中共歷史上的軌跡,哪怕脫離一點,說我們今天不搞這個事,遊行了50年、60年,我們不搞了,它不敢這樣做。而且我們看它整個遊行的標語,連這個也不敢出中共一點點的軌,它把毛澤東的話,把江澤民的話,一句一句的展現出來,沒有敢做任何一點點出軌的事情。我們剛才舉的是84年,25年前,老百姓遊行的時候的自由度和現在的自由度,你可以比,從這次方方面面這種嚴格的控制,你可以看到,確確實實最近這一代的中國領導人是極端弱的,弱到了他只能依著歷史上的方式一步步走下來,越軌一步,他都擔心它的整個形勢會垮掉。主持人:是,橫河先生。橫河:剛才德國的易先生和佛羅里達的劉先生都提到一個問題,就是說過去60年來,在中共統治下,中國對世界做出什麼貢獻沒有?不管是在思想界、文化界,在所有的領域裡面,沒有做出任何貢獻。在中共統治之前,中國還出過一些思想家,還出過一些文學家,都是被世界公認的,但中共統治的60年裡頭,沒有。所以剛才佛羅里達劉先生才會問說,21世紀如果說是中國的世紀的話,它會給人類帶來什麼?西方媒體的報導當中,有一個大家都注意到的,就是中國現在既沒有意識形態,也沒有核心價值。因為他們採訪了一個學生,那學生就說,很高興很強大,結果人家就問,那你認為現在中國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呢?他楞了幾分鐘沒有回答,因為他不知道。他們另外又採訪了一個學生,那個學生最後就說了,他說他認為中國不等於中共,我愛國但不等於愛中共,最後又跟記者說,你別把我說不愛中共給報道出去。主持人:那我們現在接聽一位遠到的觀眾朋友,悉尼的羅先生,羅先生您好,對不起,是劉先生。劉先生:你好,我剛才就聽到杰森博士的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就想談談我自己的感受。主持人:好,您有1分鐘。劉先生:杰森先生剛才說人性的一個弱點,這個弱點就是說,一般大家在一塊兒很熱烈的時候,就會被這個強大的場景激動了,就忘乎所以了。我以前通過文革我就認識到,文革怎麼大家都參與?文革是一個10年浩劫啊!所以文革後,對於共產黨的所言所行,我就採取一個相反的,它說白的那就是黑的,說誰壞那肯定就是好的。當時我是出於自己那種對文革的反省吧。但是六四以後,全國各地都舉行各種各樣的合唱比賽,就是歌唱中共。我參與了以後,有一個合唱曲就是歌頌王成那個電影的,當時我是伴奏,大家唱著那首歌,電影放出來時還合唱。就在那種情況下,我把我所有反省中共的種種暴行,對中共所作所為的不滿全部都忘掉了,我的腦袋又是一片--哎呀!共產黨好。所以我認為他這個說法非常好,因為用這個閱兵,用這種場景讓中國人忘記中共所有的罪行,它的所言所行,還是只想到中國強大,還是它的偉光正。這就是我對杰森博士最深的印象。主持人:非常謝謝劉先生。那麼我們再談一下,在遊行、閱兵時,我們看到了「為民服務」,這是每次都要拿出來的。剛剛有位觀眾朋友提到中共不管是慶典或是什麼,好像它都極端的恐懼,防這個防那個。那我們從「為民服務」這個角度來談中國的人權問題,現在好像很多中國人很反感,覺得西方這些人權組織或是一些西方國家都在抨擊中國的人權問題,那我想提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如果這些國家都不管中國的人權問題了,對中國的人民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橫河:其實主要還不是國家,主要是民間。我覺得其他國家提出中國的人權問題,是因為他認為人權應該是一個普世的價值,如果大家都不提,那麼中國人的人權……我倒不認為中國的人權要靠外國人去爭取,中國的人權得靠中國人自己去爭取,就像這次中共60年建政所謂的慶典活動當中,侵犯了這麼多人的權利,包括北京居民的居住權、出行權都被侵犯了,那這個權利要靠自己去爭取,當然如果有國際輿論的關注,有世界各國關注的話,無論如何還是一件好事情。杰森:其實在國外我遇見很多善良的美國人、歐洲人,他們覺得如果我忽視中國的人權,那麼我於心有愧。因為西方這個文化和我們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中國古代也有,那就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另外西方還有一個非常有名的名言:「邪惡什麼時候能昌盛?只有在所有的好人都不說話的時候」。這是一個歷史名言,在這種精神和道德標準下,他們會要求自己的官員每次見中國領導人一定要談人權,要談政治犯的問題。當然西方的政府,特別是最近這一屆政府官員,比如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她本人是不想談任何人權的,但是被人民壓著去談人權。談人權對中國有沒有好處呢?實際上是有好處的。你知道嗎?中國那些工廠,壓迫老百姓的那些血汗工廠,它們最顧忌的是什麼?是美國這邊來查它的廠子。比如說這邊的沃爾瑪(Wal-Mart),它時不時的查它的供貨廠,如果供貨廠有逼工人幹活的事,那麼相對來說它就取消它的供貨資格。所以在中國有很個很古怪的現象,美國沃爾瑪的經理來查的時候,就是他們(工人)受壓迫最少的時候,我覺得這真是中國的悲哀。可是我很不幸的看到很多海外的憤青,他們居然跳出來說,為什麼你老說中國人權不好。我說,有機會你去看看那些血汗工廠的年輕的姑娘們,她一天的工作情況是怎麼樣的?她巴不得美國沃爾瑪的經理多來幾次。主持人:那麼我們再回到這次的十一,我們談到中共的恐懼,我們講說,它一開始的時候背離對老百姓的承諾……現在不管中國如何的進步或者生活怎麼好,實際上應該歸功於30年前的經濟改革,要從這個時候開始,而不是從60年前的政治改革。但是中共利用60年前政治改革的一些口號去欺騙、吸引那些人,那現在人家發現它是在說謊、造假,所以造成了它後來處處都要防。那麼橫河先生是否可以從這方面跟中國的老百姓談一下,您對他們有沒有些什麼樣的建議?橫河:我是這樣想,我們現在講國外媒體對中國的報導,其實如果共產黨不是把中國的媒體控制得這麼嚴的話,不要動不動就把人家抓起來,然後把人家關掉的話,那麼中國自己媒體的報導會比國外的報導要深刻的多,揭露現實也要多的多,所以這不是國內國外的問題,而是讓不讓人說話的問題。如果你讓國內說話的話,我相信國內有相當多的媒體人會把很多中共不想讓人知道的真相說出來,而且比西方人報導的不知道要深刻多少。主持人:那您提到的也就是說,如果中共在它這個體制上能夠改進這麼一步的話,中國的人權問題或是民主問題都會解決了?杰森:對,其實就像剛才橫河先生說的,不是說海外總在說國內人權問題,如果你給中國媒體人一定的自由,中國媒體人也會說中國人權問題,只是你不讓中國人說。而國外其實很有顧忌的稍微說一點點,中國的憤青就已經受不了了,他總覺得好像影響了我的面子,其實方方面面我們可以看到,這就是中共整個統治下的一個畸形的社會現實。而整個中國這一代的年輕人,他是在這個畸形的輿論環境下成長的,甚至很多人身在美國,他事實上也是活在中國那個氛圍之下。主持人:中國共產黨有可能改變這一點嗎?它有可能放掉這一點嗎?橫河:不可能,因為它知道一放掉這一點,它的統治就完了,這就是為什麼所謂的慶典,它防得就像一場大災難,就像一場大戰爭那樣的在防。而且它做出來的都是假的,老百姓為什麼說中國老百姓都吃虧呢?網上已經有人在說了,城管強迫他們每人要拿一面旗,說是你們自己自願的,回頭就收你20塊錢、10塊錢,所以到處都是紅旗,都是讓人家自己出錢,而且他說我們還不敢不出,要不出明天他就來找你麻煩。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今天兩位精采的評論,也非常謝謝各位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希望觀眾朋友們除了看中共十一這場大秀以外,更能夠擦亮眼睛,看清楚中共整個秀。那麼我們希望您在禮拜二、禮拜五都能夠收看我們的直播節目,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