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速遞 2009年10月10日(30分鐘)

焦點速遞 主播﹕中共慶祝建政六十年,舉行了大型閱兵儀式,引起了世界的關注。上一集我們主要講了海外的聲音 ,今集我們聽聽華人的見解。前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認為,這項活動是勞民傷財,只是中共自娛自樂。---孫文廣:「中共當局用民脂民膏來打扮自已,來歌頌自已;在馬路的旁邊這個住戶都不能打開窗戶來看,不能到涼臺去看,你這個東西搞的是完全脫離民眾的一種慶祝活動,這簡直把老百姓當作敵對勢力。」---主播﹕中共企圖將老百姓拒於門外,但另一方面,原來很多老百姓並不是中共想像的對閱兵那麼感興趣,很多都認為十一活動很無聊---北京居民李先生:『就是一群統治者也好,皇家自己娛樂項目也好,跟老百姓一點關係都沒有。花著老百姓的錢,幹著他們自己的事,拿老百姓開心,這不就是一個很無聊的事兒嘛。』李先生聽說禁止賣刀了,覺得不可思議還去求證。北京居民李先生:『我都不相信,然後我去看了一眼,然後人家給我講了,你看看那邊賣肉的那些刀都是用繩兒栓著哪,怕人家搶跑拿出去用,我說那這不是太無聊了嘛。』---主播﹕根據記者的採訪,發現很多北京老百姓不止不覺得是慶祝,反而是怨聲載道,甚至覺得是對民眾的恥辱。---吳女士:「老百姓怨聲載道,連員警都罵,都不能回家啊,老百姓都罵,員警都罵,參加遊行的大學生也生氣了」對於裝甲車上街巡邏,街道邊、路口處都有特警持槍警戒,吳女士看了覺得心裡相當不舒服。吳女士:「現在大街上員警都穿著防彈衣,拿著槍上刺刀, 還有裝甲車,特警戴著墨鏡長槍短槍,各路口全是,你對付誰啊? 全是老百姓,嚴厲的安檢措施跟你這個和諧妳覺得相符嗎。」為了這場閱兵活動,當局表現得如臨大敵,民眾猜測,上邊可能正在進行一場權力鬥爭。 梁先生:「我覺得這大慶不是對著老百姓,上邊為這權力問題在爭鬥,對老百姓的生活影響也挺大。」民眾說,這種慶典活動充分顯現當局對老百姓的不信任,對百姓來說根本就是恥辱。----主播﹕中共刻意宣傳社會和諧,但有評論說中共指的和諧,可能並不是老百姓的和諧,是和諧的統治階級。原北京大學歷史系蘇明教授說:在加強黨的領導和穩定和諧的聲音中,40%的中國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33%以上的國人是失業無業。平均每3分鐘民間便爆發一宗對抗共黨暴政、維護人民基本權利的事件。從數據顯示,似乎中共再大的造勢也無法掩蓋事實。我們聽聽其他民眾的見解。---浙江的范子良先生認為,北京搞這些慶典活動沒有一樣是為老百姓的。 範子良:「這個巨大的耗資,老百姓,農民苦的要命,那個錢花在這上面實在是不應該,對吧?它花了大量的錢去炫耀,嚇唬老百姓。」 四川的鄧永亮先生表示這其實就是在利用假像來掩蓋社會的不公平。 鄧永亮:「就是搞造勢,對國內老百姓造成假像,掩蓋中國這些不公平、不公義、不正義。靠暴力靠刺刀,壓制下的和諧,哪有和諧呀?」對中共刻意宣傳的社會和諧,范先生表示:「和諧什麼呢,我們那個北京的,上海的,杭州的朋友都家裏、門口都是有人看著的呢!」「這個實在沒有和諧,這個國家沒有和諧,沒有人權。這個共產黨的黨慶不是我們中國人的國慶。」北京市民鄧女士說:「我們家人根本不看那個東西,不感興趣。說實話我們對共產黨根本就沒有任何信心,他根本就是沒有臉的黨組織,我們根本不承認它,我就是這樣看法。」----主播﹕浙江民主黨人士朱虞夫表示,整個閱兵儀式,使人感到窮兵黷武,目的是用來鎮懾老百姓,因為中共60年來一個接一個的運動,使數千萬無辜的人失去生命,數千年的文化被摧毀,做了太多壞事而惶惶不可終日。----朱虞夫:「我引用鄧小平的一句話:垮掉只是一夜之間的事情。沒有一個國家說,我們垮掉只是一夜之間的事情,只有共產黨是惶惶不可終日的,朝不慮夕的。」他分析表示,中共一直用各種方式混淆中國與中共的概念,目的是掩蓋自己的罪行,中國有幾千年的文明傳統,都與中共沒有關係,中共建立的政權也沒有民意基礎。朱虞夫:「中共它是建政而不是建國,它只不過是建立了一個政權,是一個血腥的政權。而且這個政權還沒有民意,老百姓的基本權利根本就享受不到。比如說現代社會起碼應該享有的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主播﹕對於朱虞夫提到中共一直用各種方式混淆中國與中共的概念,著名政論家曹長青的評論就更直接,他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七個字本身就是騙人。---著名政論家曹長青在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訪談中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幾個字相對於事實,全都是謊言:哪來的中華?它毀滅了中華文化;哪來的人民?從來沒經過人民選舉;哪來的共和?根本就沒有民主制度;哪來的國?完全是個專制政權,一個流氓土匪集團,一批中共拉登挾持了13億中國人民。」 ---主播﹕很多專家和學者,都在總結中共建政六十年對中國的影響。中國民主黨洛杉磯負責人鄭存柱就表示,中共歷來只宣傳自己的成就,但不敢說中共對中國的禍害。---中國民主黨洛杉磯負責人鄭存柱:共產黨只是告訴老百姓它們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但從來不敢告訴人民在這60年一黨專政中有七千多萬人非正常死亡,像文革在國內根本不讓說﹐六四這兩個字已成為敏感詞﹐根本不能在中國出現今天到這裡主要是想告訴人們,在這60年來中國共產黨對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它應該對中國人民說道歉。----主播﹕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指出,共產主義失敗的原因在於其非人性的制度,他呼籲民眾不要遺忘,以史為鑒,不能縱容邪惡犯罪。-----程翔指出,20世紀見證了共產主義的興亡史。他引用法國作家所著《共產主義黑皮書》稱,人類為共產主義試驗付出了慘重的生命代價。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上一世紀共產主義試驗的生命代價,9千4百萬,而我們中國提供了其中的三分之二的生命。他認為,共產主義崩潰的最主要原因,就在於其非人性。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由於這種制度默許恐怖主義,所以人類為這場試驗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價。在中共建政60周年之際,面對當權者極力抹殺歷史,程翔呼籲人民反思中共帶給人類的邪惡,拒絕遺忘,以史為鑒。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人類與強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如果我們選擇遺忘了這件事情,我們就要對民族的災難負上縱容之罪。-----主播﹕時事評論家陳破空指出:中共在十一閱兵儀式向世界炫耀軍力的同時,恰恰展示了中共60年暴政專制,像其他獨裁政權的閱兵儀式一樣。----他對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說:【錄音】「我們知道軍事最強的美國或者歐洲一些國家,都是在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有軍事上實力,但並不舉行閱兵儀式。但是獨裁政權、專制國家往往會舉行閱兵儀式,比如希特勒政權舉行閱兵儀式相當的多,以前前蘇聯時代每年的國慶都會閱兵,還有今天的北朝鮮政權。」 陳破空指出,中共閱兵反映了它的獨裁專制本性,它是在靠虛張聲勢來給自己壯膽:【錄音】「中共政權它最懼怕的不是外來的所謂威脅或者侵略,它最懼怕的是中國民眾,因此,歷來它都建立最龐大的軍力和警力,以及龐大的特務和線民系統來控制中國人民,那麼它通過這種閱兵對外展示和對內展示。」 ----主播﹕很多中外評論都認為,十一閱兵並沒有讓人感到中國的強大,反而是感到中共的心虛,只是一種外強中乾的假像。中國民運人士王丹更進一步指出,連一向被認為是強大的中共經濟,其實也一樣,中共靠非正常的手法來取得高度經濟發展,其實是先使未來錢。---中國民運人士 王丹:「他是靠擴大國家投資來拉住的經濟增長,這並不是一個正常的經濟體系,一個健康的經濟體系應該有的一種發展模式。這種經濟發展模式,雖然是在短期之內拉高了經濟增長速度,但其實真的是債留子孫,所以會使後面遺患無窮。」---主播﹕有人可能會認為中國現在有多少萬億儲備,中國經濟不強大是說笑。這個問題可以從二方面看分析,第一個是錢是中共手上而不是中國擁有。中國現在大部分財富,只集中在幾千萬與共產黨有關的人手上,大部分老百姓依然貧困,中共將中國老百姓的辛勤回報據為己有。第二個是從數據分析,中共非但沒有推動中國的經濟發展,其實一直是起負作用,從二戰後一齊起步,中國現在的人均GDP,只是其他亞洲國家1980代的水準。----簡天倫博士進一步分析說,對比中、日、韓、台四個文化相近的國家和地區的人均GDP,日、韓、台在十多年前就達到上萬美元了。簡天倫:「日本在30多年前就達了到上萬美元。其實呢,大陸現在的人均GDP水準在2008年的數字是$2770,這個水準相當於台灣1983年的水準,1983年台灣已經達到了$2880的人均GDP。韓國呢是在1985年的水準,相當於現在大陸的人均GDP水準。」簡天倫表示,台灣和大陸經濟水準在49年的時候差別不大,兩地的文化和語言也相近。它們的差別就是政府的執政,一個要搞資本主義,一個要搞社會主義。目前,大陸人均GDP只相當於台灣的八分之一,這就是制度不同造成的。---主播﹕中國經濟比其他亞洲國家差,可能是受到中共六十年來的政策失誤影響。在中共慶祝建政60年的文章中,論證中共偉大成就的論調充斥著大陸各種媒體。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卻指出,內在邏輯是自相矛盾的。----何清漣說,中共執政60年分為兩個階段:1949-1978年,各種政治運動消滅了中國的有產階級,並強制推行各種社會改造,建立以公有制為基礎的計劃經濟體制,致使數千萬人失去生命與財產。76年毛澤東死後,中國的‘國民經濟瀕臨崩潰邊緣’,鄧小平推行了經濟改革。但是,中共掌握了國家資源的分配權力,並且行使權力的過程又不受任何社會監督,這場‘改革’最後演變成一場以權力市場化為手段,官僚集團大肆掠奪各種公共財產(包括民財)的過程。波士頓諮詢公司(TheBostonConsultingGroup)發佈的‘2006全球財富報告’說,中國的150萬個家庭(約占全國家庭總數的0.4%)佔有中國財富總量的70%。中共執政60年完成了一個歷史輪迴:以暴力消滅有產階級始,以權力製造暴富階級終。何清漣指出,中國境內為60年大慶發表的各種宏文,本身就是一種荒誕的認知:前30年用暴力革命消滅有產階級是‘革命成果’,後30年改革中重現的階級差別也是‘改革成果’。類似的矛盾也表現在外資進入中國的論調上。何清漣說,以1949年為界,清朝及民國時期讓外資在中國紮根,是喪權辱國;毛澤東趕跑外國資本,成為偉大的民族英雄。1979年,鄧小平將外資重新引回中國,則成了對外開放的偉大創舉。總之,無論是當年的閉關鎖國,還是現在的對外開放,顛來倒去,反正都是中國共產黨的‘偉大成就’兼‘創舉’。---主播﹕相信大家從剛才何清漣的分析中,都可以領會到中共在建政六十年中,提倡的我黨一貫正確的精神。今集時間又到了,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