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誰造成人民幣的升值壓力?

【新唐人2010年3月22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隨著中美之間針對人民幣匯率問題的矛盾日趨激化,上週美國130多位眾議員聯名要求奧巴馬政府在4月15日之前,決定是否將中國劃歸為匯率操縱國。一時之間,人民幣升值的壓力驟然大增,而與此同時,大陸的媒體卻在高調的反美,認為美國是把國內問題國際化。那麼人民幣會在高壓之下升值嗎?如果升值會造成多大的影響?人民幣匯率的升值壓力又是如何形成的呢?我們今天請杰森博士跟我們一起來關注這一熱點話題。杰森您好。這一次中美之間關於人民幣匯率升值與否的問題越來越激化,它是在一個怎麼樣的背景下造成的呢?杰森:短期背景就是你說的這個背景。就是給了期限,因為4月15日財政部要發一個對各國匯率情況的一個分析。主持人:每年都發的。杰森:其中就標出哪一個國家是匯率操縱國,一旦定出結果的話,那麼美國進口這些國家的貨品都要增加關稅。主持人:懲罰性的關稅。杰森:所以這是連鎖的反應,國會逼奧巴馬政府做出決定,奧巴馬政府一旦做出決定,那麼直接對外貿就產生影響,這是一個短期效應。當然長期效應,我們知道自從人民幣匯率從94年開始跟美元強力掛勾以後,04年大概是8.2、8.3,現在是8.5人民幣對1美元。在這個過程中,很快,大概在2001年左右就已經開始針對人民幣,認為低估了人民幣,所以過去這10年,人民幣匯率的問題幾乎就沒有斷過。2005年,在美國布什政府的強烈要求下、壓迫下,中國當時也根據自己的經濟形勢,稍微鬆動了一點,從八點幾變成了六點幾。自從2008年經濟危機到現在,兩年多的時間裡頭,再次死死的跟美元6.82掛上以後,再也沒有變動過。國際看到中國經濟去年GDP是8.7%,世界第一,美國現在又面臨持續很長時間的10%左右的失業率,一直沒有變化。其實國際上看到中國經濟的現實就是中共自己報出來的經濟現實、經濟數據,而美國又面臨巨大的失業壓力,失業壓力累積到目前成了政治壓力,那麼一直對美國政府持續關注的話題,在此時此刻就變成了一個熱點話題。主持人:一下子激化了。那麼在人民幣是不是升值這個問題上,我們知道剛剛結束的兩會上面,溫家寶在結束的時候就說要保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但是美國一旦給出4月15日這個界限,這種強力施壓之後,好像從媒體上報導,各個部委就開始大面積的在做升值的測試,那就是說它是有準備要升值才會去「摸底」。杰森:目前來看的話,中共給出的信息是比較混亂的。主持人:那到底是什麼態度?杰森:我們知道兩會剛剛結束的時候,溫家寶很強硬的說,我們絕對不會遵從美國的壓力去升值,因為溫家寶看到的是90%的外貿企業,利潤只有3%或5%,極薄的利潤,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人民幣一旦升值,哪怕只升值5%......主持人:企業就沒有生存空間了。杰森:就沒有生存空間了。但是另外一方面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他也談到目前的經濟情勢不能老保持這個樣子,所以可能會有升值的信息在裡頭。主持人:又給出了一個活話。杰森:然後另外有人傳聞說,商務部在做一些升值的測試,給一些企業老闆做了一些調查,當然商務部自己也否認有這樣的事情。中共媒體在這個時候又大量的發出反美的言論,給人信息很混亂的感覺。其實這個混亂的感覺也是這個事情複雜的表現。從某種意義上講,第一、我們非常清楚的知道,中共是在操縱匯率,你從匯率的對換表來看,各國匯率它有一個曲線,你可以看到自由對換的匯率,歐元和美元之間每天是變化的,而且高高低低差別很大,只有中國幾年如一日的呈一條直線,不可能沒有操縱,這是一定有操縱的。這個操縱確實也是扭曲世界經濟的一個根本原因,甚至對中國經濟有損失。歷史上談判的時候,中國自己的官員就說,匯率造成中美貿易的不平衡,雖然中國是賺了錢,但實際利益是在美國這邊。這也變相承認了中國的匯率事實上是扭曲的。與此同時,我們也知道升值直接造成對中國出口企業的巨大衝擊,對中國就業的衝擊,同時對中國整個產業結構的衝擊,對中國未來的GTP數的衝擊;而不升值馬上又要面臨即將到來的美國對中國產品的……主持人:中美貿易可能就變得非常緊張。杰森:所以中共在這個事情上態度的混亂,事實上也跟這個問題的複雜有關。主持人:如果真的是在這種壓力下升值的話,現在有人預測說,4月15日之前,中國可能會作小幅度的調整,主要是避免打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種升值對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會有多大的影響?杰森:其實對一般老百姓的影響可能不是那麼大,但是現在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是說,它可能象徵性的升個3%或5%,把最鋒芒的、針對性的避開掉,化解一下,3%-5%的話,很多企業有可能還承受得住,但是3%-5%遠遠不能達到真正的轉變。主持人:一般認為是要40%吧!杰森:對,就是30%-40%的概念。3%-5%遠遠不能真正化解這個問題,這樣緩慢的短期升值,甚至會引來更多的熱錢流入中國,可能更多的衝擊中國的房地產,以致進一步把泡沫吹大了。與此同時,也有人預測可能會一下子升10%,但是這個概念可能性往往不大,因為90%的中國企業可能立刻就垮掉了。主持人:中國經濟也可能會崩潰的。杰森:如果升10%的話,可能很多中國人會因此失業;如果升3%-5%的話,對大部分中國人感覺不大,但是與此同時引來的熱錢可能更多,比如說房地產會接著上漲,股票可能也會高低起伏得很厲害,物價可能也會相應的開始上漲,通貨膨脹的因素可能會更大一些。主持人:通過您分析人民幣升與不升,它升是必然的,只不過是幅度大小的問題,不管怎麼樣,這對中國的經濟都是一種很矛盾、很兩難的境地。中國畢竟經過這二、三十年所謂的高速發展,GTP都是8%以上的,那為什麼在這麼長的時間裡,沒有讓人民幣處於很健康的狀態,而形成今天這種升值的壓力,好像被人逼著要怎麼樣的?杰森:對對,事實上這個問題就是關鍵所在,好像此時此刻大家面對了一個無解的問題,就像一部車開到懸崖邊了,只有一條死路,這時候大家覺得很難解。事實上這個問題應該問:為什麼你要把車開到懸崖邊上?就是我們剛才談到的,中國經濟飛速發展也有二、三十年了,在這個過程中,為什麼你就不能提早轉換產業結構,更好的使得分配均勻一些,使得內需上來,不那麼依靠外需。主持人:為什麼持續這麼長時間的外向型經濟導向?杰森:對,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因為這種方式是中共最輕車熟路的,這能讓中共官員和各方面階層最快的拿到錢,這是一個最便利的方式。我們知道你要是要求你的產業升級,它要有其它很多外在因素,比如說法律保證知識產權,或者是社會其它方方面面整體的要求,整體的政治結構和社會大的法律體系都要比較完善。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達不到,因為它的體制改革一直滯後的,法律一直不能獨立起來。它發現最快、最方便的方法還是不斷的壓榨勞動,用中國便利的、低廉的勞工這樣一個概念來吸引。主持人:就是我們以前學過的「剝削剩餘價值」。杰森:勞工是它最方便最輕車熟路的一種使用方法,這麼多年長期以來,它一直把分配越來越向少數人集中,所以內需一直不能真正地建立起來。與此同時,我們知道很多外銷型產業還集中在相對來說比較低附加價值的勞動力密集型的產業裡頭,這個情況下,外貿企業經過二、三十年的發展,中國沒有像日本、韓國、德國這樣,經過發展階段就建立起國際品牌,「中國製造」反倒成為中國的負產品、負資產,反倒帶來很壞的名聲。方方面面都卡到了中國沒有其它的強項,只有勞動力,只有低廉的勞動力,所以這個時候它就變成用一種畸形的方式,比如用這種低估人民幣的方式讓它的外貿有這樣一個優勢,而這個優勢又變成它的一個拐杖,這個拐杖經過了二、三十年,已經長在中國經濟機體裡頭了。主持人:你這個形容還滿形象的。杰森:已經根本拿不出來了。所以討論此時中國經濟面臨人民幣漲與不漲的這個難題的時候,歸根結柢是要看這20年發展的不可持續性,大家一直討論的不可持續性和中共對於中國社會扭曲的領導和過度的盤剝,最後造成目前這個經濟現象與問題。主持人:那就更別提建立一個社會保障體系,根本就沒有精力去做這件事情了。杰森:實際上這個時間差也已經錯過了。主持人:這件事情發生以來,大陸媒體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高調的反美,認為美國面臨了它自身的經濟問題,還有美國國會中期大選的問題,所以它把這個問題轉嫁到國際上來,要跟中國打一場貨幣戰爭。您怎麼來看它這種宣傳和評論呢?杰森:事實上,它對於中國老百姓有很強的欺騙性,從表面上看它有一定的政治因素。為什麼這時候很多國會議員針對這個事來說?為什麼奧巴馬這時候也強硬起來?直接原因是美國10%的失業率沒有跡象會緩解下來。但是你問一問為什麼美國人10%的人找不到工作?主要是因為整個製造業被中國拿走了。不光是美國在這個時候遭殃,實際上最近報導,歐洲也一樣,它的製造業消失了,甚至新西蘭這樣的國家製造業都消失了,整個世界都處於一個不平衡狀態。為什麼?很多經濟學家,越來越多經濟學家關注因為中國貨幣被過度低估,造成了整個世界經濟完全不平衡;中國向全世界貿易順差,造成了全世界的貨幣不平衡。這個時候你只講了表面因素,挑起幾個陰謀論,實際上並不能解決真正世界經濟的問題,最關鍵的問題看你能不能在這個世界經濟的大家庭裡頭,承擔一個真正的角色,而不是始終用一個不合理的方式跟別人競爭。主持人:換句話說,中國政府始終讓人民保持一種低水平,讓全世界來剝削中國的低價勞工。杰森:是這樣。同時又把全世界人們的工作給拿走了,用勞工來替代其它國家的工人。主持人:好的,我們今天的討論時間到了,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