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戰略博奕 超越匯率之爭?

【新唐人2010年5月30日訊】新聞週刊(219)

爲期兩天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上週在北京落幕。雙方未達成任何實質性的協議。這次對話,是在韓國公韓佈朝鮮擊沉天安艦的證據幾天之後。所以外界對中共在天安艦問題上的態度的關注,超出了人民幣匯率問題。那麽,天安艦事件後所形成的國際局勢,存在深層的大國戰略佈局與博奕。這當中,美中兩國戰略較勁,尤其受到關注,而在此次對話中,雙方在人民幣匯率的角力,究竟多大程度的凸顯美中之間的差異?下面是本臺亞太電視臺焦點縱橫節目對中華經濟研究員吳惠林教授的專訪,為您做深度解析。

記者:「吳教授您好,針對這次的美中戰略經濟會議,雙方在關鍵議題,人民幣匯率升值上的角力,您怎麼看?」

吳惠林教授:「人民幣的角力,其實幾年來一直持續,那實際到現在,很多人其實已經很疲了。因為很多問題其實早就已經發生了。而且到現在呢,可能達到了又一個新的均衡。新的均衡來說,從現在開始,又自訂了一番局面。因為過去人民幣低估,纍積了非常多的游資,現在那些游資正在做怪當中,而且現在又有很多國際上貨幣的問題,所以把很多的這樣問題結合在一起,對於人民幣到底該不該升值,就有很多不同的看法。現在主張人民幣升值的力量、聲音,似乎比以前還弱。到底會不會升值,即使升值,可能幅度不會那麼樣的大。」

記者:「那麼針對歐洲經濟危機造成歐元兌人民幣貶值,是不是會讓中共將預期的人民幣兌美元升值,又推遲到今年晚些時候?」

吳惠林教授:「也有可能。因為全球化,各國的貨幣就互相影響,又有一些投機炒作,這些因素就存在,所以現在也並不光光是出口、進口這樣的問題了。歐洲危機讓歐元貶值,讓其他的貨幣相對的升值,美元似乎現在也有升值的情況。或是說大家以前對美國反而看衰,經過了這些風暴以後,竟然美元現在是不會貶值,反而還會升值,這個是給人民幣一個很好的藉口。現在不需要那麼樣的,它對美元是一種低估,然後要把它升值,我想這也是原因之一。」

記者:「那麼中共在匯率問題上的不妥協,媒體也聚焦歐巴馬政府會轉而關注另一個問題:就是在中國的美國企業,正面臨越來越多的限制。您怎麼解讀這個部分?」

吳惠林教授:「對,如果是在不管用甚麼談判,現在你既然人民幣不升值。對於美商,如果美國的商人,他是基於自己的這樣一個利益的話,當然他還是會降低成本,那你降低成本就會去做甚麼樣的爭取,原來優惠措施說不定要取消掉了,現在說不要取消。或是說,我們也知道,中共那邊的基本工資,也一直在調升,一些勞工法令,都在實施。那對於有一些是不是有一些例外?有一些補貼?做一些的免除,不然現在看到,包括美商、歐商他們好像都在撤退,因為中國的投資環境是有一些惡化的跡象。如果中共又用一些政策,來做補貼的話,說不定美商就比較會留住了。」

記者:「好的,謝謝吳教授。」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