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訪呂秀蓮談ECFA後中美台關係

【新唐人2010年7月11日訊】新聞週刊225期

一. 焦點話題

1. 專訪:呂秀蓮談ECFA後中美台關係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日前在出席美國中西部臺灣人夏令會期間,針對兩岸簽署ECFA後的中美台三邊關係,7月9日接受了本台的專訪。美國伊利諾伊州可以説是呂秀蓮的第二個故鄉,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她首次赴美留學,就是在距芝加哥三個小時車程的伊州大學。此次訪芝,她還特別回到當年求學的地方,祭奠已故的好友。在談到ECFA之後的中美台三邊關係,她表示,目前應該是ECFA時代的來臨,而不是後ECFA,因爲ECFA實施後,還有很長的路,還有很多變局,今天節目一開始我們首先一起來看一下這段專訪。

記者:我們今天主要是請您談一下ECFA之後的中美台三邊關係。那麽,外界普遍認爲ECFA是兩岸先經濟後政治的的一個分水嶺。7月9日我們也看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在廣州接見國民黨名譽主席吳伯雄的時候說呢,要進一步增進雙方的政治互信,解決兩岸交往中的疑難問題。那您認爲兩岸所謂的政治互信都包括那些方面的內容呢?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賈慶林先生總算很坦誠的指出問題的重心點,也就是說ECFA雖然表面上好像是兩岸的物品、還有兩岸的人員服務業的交流,真正的就是說,透過這個,經濟上會慢慢形成台灣的經濟完全會被中國的整個的包圍起來,那當然會造成嚴重的政治問題。首先在這次簽署ECFA的過程,已經落入“一中”的圈套了。因爲台灣跟中國都是WTO世界貿易組織的會員,我們要簽的是國對國的FTA自由貿易協定,那這是由兩國的元首要簽的,而且他的版本裏面一定要有外文,至少要有中文還有英文,那我們這次很清楚ECFA法從頭到尾是兩個財團法人做代表,就是簽的東西怎麽能跟FTA來比呢?那很遺憾的馬英九總統,實在,我公開講他有愧職首,他沒有爭取到以總統對總統的身份來簽署這個協定,那不是國際條約,那是很奇怪的一個協定。”

記者:馬總統也強調兩岸在政治層面上的議題呢時機還不成熟。那麽我想中共在ECFA之後可能會進一步在政治層面上對台灣施壓。馬政府可能會面臨更多挑戰。

呂秀蓮:“當然,ECFA簽了以後,幾家歡樂幾家愁。可能他當初也是說獲利的這些廠商會很感激他,可是他沒有忘掉,絕大多數産業並沒有獲利,所以,以後會産生的反彈,對他的連任未必是有利的。所以他現在必須自己要做的是趕快與其他的國家,看能不能真的爭取到FTA的簽訂。我相信他會踢到鐵板,因爲更困難。北京呢並沒有事先同意。原來我是建議馬總統,你在正式簽ECFA之前,你要事先取得北京當局的承諾,說我不會阻隔你台灣跟其他國家簽FTA,他沒有做到這點,沒有得到北京的承諾以前就積極的去簽訂ECFA,我相信要簽FTA絕對沒有那麽簡單。”

記者:北京不光是說沒有承諾,北京官方也明確地表示,反對台灣與其他國家的任何官方的協議。

呂秀蓮:“我們倒很希望說馬總統真的有本事突破,但是基本上不那麽樂觀。對,你剛才也提到北京的官方也很明確的表示,絕對禁止台灣跟任何其他國家有官方的交往,所以我想馬總統會開始面臨很多的難題。那我也不認爲這個叫後ECFA時代,因爲所謂“POST”,一定是事先已經了結了才叫。但ECFA簽訂,立法院打打架勉強要實施,那實施以後,還有很長時間,很多的變局,所以這個應該是ECFA時代的開始,而不是結束,要面臨的難題還多得很。”

記者:是,下一步可能會面臨很多政治層面的難題。那我想在政治層面上臺灣無論是在治國理念,還是在民主制度方面,都與美國有很多的共同之處,那麽您認爲這個ECFA時代,台美關係應該如何發展呢?

呂秀蓮:“過去長期以來,台灣跟美國的關係遠遠比跟中國的關係還好多了,那麽這個ECFA時代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就表示說,在馬總統的這個指揮之下,台灣會漸漸的從美國轉向中國,也就是會親中疏美,所以這個時候呢我想我們在旅居美國的同鄉能夠加緊來做美國的外交關係,讓美國的政治人物能夠充分看到台灣跟中國的關係如果更緊密的話,對美國絕對是違反國家利益的。”

記者:爲什麽台美關係這麽重要呢?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因爲長期以來,台灣跟中國的關係,跟美國的關係是形成一個三角關係。那三角關係當中有任何距離上的挪動的話,必然牽扯到第三者。美國希望維持在亞洲的國家利益的話,台灣是非常重要的。過去因爲台灣能夠獨立自由、能夠充分的讓民主發揚,還有科技也不斷的發展,對亞太和平我們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就是中美洲很多的國家他是跟台灣有長久的邦交關係,因此也可以阻止中國的共産主義在美國後院的蔓延。所以事實上臺灣對美國的貢獻,也是讓美國必須要等量來看待的。”

記者:對台軍售案可能是兩岸關係交往中比較大的一個障礙。那麽兩岸簽署ECFA之後,你認爲對台軍售案會不會有一些變化、有一些變動?

呂秀蓮:“北京很快的會從ECFA經濟統合慢慢把議題引導到軍事的問題,他們大概會弄個策略是說,我不佈彈了,我不會再來針對台灣,所以他可能把一些老舊的飛彈會撤除掉,這樣一個煙幕之下,他要換取的是馬英九總統你不可以再增加任何的軍售。當我們沒有軍售,而中國呢不斷地增強他的武力的時候,我們的國防防衛能力就完全掏空掉了,這時侯他要對台灣一取會更加地便利。很不幸的是,好象馬政府了一直認爲中共是對他是有善意的,所以在國防上非常的脆弱。那麽對要跟美國來爭取軍售,我覺得他的努力不但不夠,而且是相當的消極,如果用撤除飛彈這樣一個表像,然後他承諾說我不再增加軍售,那時台灣的國防就完全地被掏空了,我們也希望美國相關的單位能夠看清事實的真相。”

記者:好的,謝謝副總統!

2. 加情報局長國會聽證重申"間諜論"

加拿大情報報局長法登週一(7月5日)出席在渥太華召開的加拿大國會聽證會,就上個月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的採訪時指出有加國省市級官員受到外國政府操控一說做出解釋,面對一些要求他收回言論辭職道歉的指責,法登明確表示“不道歉、不辭職、不撤回言論”。

法登在6月22日晚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採訪時,指出至少有兩個省的內閣部長及卑詩省的市府官員被外國政府操控影響,而且暗指中國是這些國家中最活躍的一個。當時正值G8G20峰會,中國國家領導人胡錦濤訪問加拿大。法登的此言一出立刻在加拿大引起很大反響,招來不少人的指責和批評,7月5日,正在休會中的國會為此特地召開了一個公共安全委員會的特別會議,讓法登出席作證及回答提問。

在近兩個小時的聽證中,法登堅稱自己沒有洩露任何國家機密,沒有違反情報局的任何條例,沒有對國家安全造成負面影響,只是“讓國民更好地瞭解國家正因外國勢力滲透而遭受威脅”,所以不會收回言論,更不會“引咎”辭職。

法登:“我提供的資訊不是國家機密,我想重申,我對我公佈了細節而引起爭議表示“遺憾”,以後不會再這麼公開類似的細節。”

國會安全委員會主席、新民主黨溫哥華京士威選區國會議員戴偉思(Don Davis)詢問法登,是否會因言論影射中國,而向加國華人社區道歉,法登表示拒絕。

法登:“他們都是受害者,我不認為是他們的問題,是外國勢力的問題;我們這麼做的原因只是想保護本國人免受外國勢力影響,我不認為我應為此道歉。”

法登又說,本國及其他地方受到外國政治勢力入侵,情況比想像中普遍,因此有必要讓本國人知道事件及作出討論。法登承認,情報局已對“相關人士”跟蹤調查了數年,法登表示不會透露這些人的名字,但會將最後調查結果包括涉及人員的名字提交相關部門:“我們會繼續我們的調查分析,我們的報告會很快遞交給聯邦政府。

反對黨的議員們指責法登的做法侮辱了所有政客,法登認為他們言過其實:”我最近給出兩個例子是想顯示我們所面臨問題的性質,如果我只是簡單的說外國勢力滲透加拿大,你們在做的各位現在恐怕都在休假了。”

前加拿大情報局戰略計畫主任反恐顧問哈里斯對一些政客認為法登公佈的情況對他們是一種誣衊感到不解:“我們知道外國政府在加拿大的滲透活動不是一個新話題,算來在加拿大已經有10年了,而且中國一直是這些滲透國家種最具威脅的一個,面對如此之多的加拿大政客不同程度的被影響改變的事實,很難想像他們怎麼會真的難過。”

哈里斯提醒加拿大政客們要小心中共的一些滲透手法:“任何有政府背景的加拿大人,去中國時一定要小心,很有可能會成為中國政府統戰的目標。”哈里斯進一步透露了中共在加拿大的其他一些滲透手法:“還會採取各種手段通過中領館威逼利誘加拿大企業和大學的一些華人,讓他們執行北京的政策和任務。”

哈里斯認為加拿大政府應該把這些威脅坦誠的告訴加拿大人:“法登先生恰恰是做了這樣的事,這很重要,所以當再提到中國的間諜代表中國政府從事一些間諜活動時加拿大人就不會感到奇怪了。”

聽證會的當天加拿大幾個主要城市的一些社團也分別舉行新聞發佈會要求加拿大政府能重視法登披露的事實,

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民主中國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等代表當日在渥太華國會召開新聞發佈會曝光中共海外滲透的種種手段。

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周立敏女士:“今年五月,渥太華市市長羅利‧奧布萊恩(Larry O‘Brien),從中國商務旅行回來後,拒絕像往年一樣簽發法輪大法日的褒獎令,他說是因為他“作了一個承諾”。顯而易見是他在中國旅行時對中共官員作了承諾。”

周立敏等人肯定了法登的做法並呼籲加拿大政府能調查阻止這些滲透:“我們呼籲我們的政府能進一步調查這些滲透,停止中共政權通過各種手段的在加拿大的滲透,維護加拿大的價值。”

在當日多倫多中領館前的新聞發佈會上,加拿大臺灣人權協會代表史邁克披露了中共對加拿大台灣社區的滲透干預,並指明法登的言論並沒針對華人:“其實法登所提的這些問題大家心裏都有數,而且根本不是反華的問題,唯一的反華問題在加拿大是中共,希望加拿大的政治領導包括我們的華人團體,要從長重視這個問題,中國會利用加拿大政客的短暫的政治利益的眼光來爭取他們的長期的計畫目的。”

中國人權網路主席柯雷克(Michael Craig)指出中國政府一直以來都在給加拿大政客施加壓力,讓他們在對待法輪功學員、西藏人、維吾爾人、臺灣人等民主異議人士時,採用北京政府的態度:“中共一直在威脅我們的各級政府,如果不按照他們說的做,他們就會通過經濟手段來施壓。加拿大的政治家們都太單純,不願瞭解中共所使用的種種滲透手段,法登做了他該做的事,為加拿大人敲響了警鐘,法登先生做的好,我們支持他。”

新唐人記者蕭然加拿大多倫多報導。

二. 中國聚焦

大陸紀錄片《喉舌》揭中共媒體“家醜”

在民主國家,自由新聞媒體的功能包括為民眾發聲,但在大陸中共政權的控制下,媒體成為“黨的喉舌”,必須符合所謂政治正確的標準,必須知道哪些限制是不可觸碰的高壓線,否則就很難生存。最近在香港2010年華語紀錄片節中獲獎的大陸紀錄片《喉舌》,就披露了中共官方媒體的日常運作,用導演的話說,把“家醜”揭露出來了。大家來看看。

喉舌影片畫面:“汪洋靠誰活,汪洋你今天活到這個程度,你不是靠共產黨嗎?你不是靠共產黨嗎?你不為共產黨說話,你為誰說話?觀點搞清楚,我們是黨的喉舌。”

《喉舌》導演郭熙志被影評人稱為深圳電視台臥底,該片描述在深圳電視台內記者作為當權者喉舌的處境,他們被要求一切以共產黨的利益為依歸。郭熙志指出,中共當局把媒體當作政治宣傳工具,目的就是對百姓洗腦。

《喉舌》導演郭熙志:“它一直在新聞機構在一個宣傳當中,一直有一個典型的塑造,比如我們六十年代的雷鋒、然後七、八十年代有賴寧..,這些東西它實際上是通過塑造一個人,完全把他掏空。它希望塑造一些更多的奴才,跟它一樣的被洗腦的。就像汶川捐款我們給汶川捐款也不是假的,但是它的目的不是為了引發社會良知,它目的實際上是通過這樣一個汶川地震,它把地震這個災難變成一個凝聚民族的所謂向心力,民族主義的一種。”

許多有關民生的報導,也同樣為當權者服務。

《喉舌》導演郭熙志:“譬如我們會組織大量的資源,一個班到北京拍兩會,但是其核心是要讓我們的市長、書記多在媒體曝光,增加曝光度,這樣我們的市長和書記就有知名度,有了知名度以後就可以繼續往前升官。這樣一個庸俗的一個做法,這樣的事是越來越多,很多資源結合在一塊,它是可以做一些事,但是這些資源是控制在很少的一部份手上,可以說是控制在一些權力手上,這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情。”

此外,官方媒體也是中央政權用來監視地方黨政機構的工具。

《喉舌》導演郭熙志:“如新聞調查、焦點訪談這樣,中央喜歡用新聞這樣一個機器來監督諸侯的這樣的一個利益,這樣有制衡的作用。”

影片中講述一個所謂揭露社會矛盾的節目,很多記者希望反映真相的報導都被掩埋。

《喉舌》導演郭熙志:“絕大部份的記者想要做點事,總是要做點有價值的事嘛,……新聞能發出去,而且能夠反映真相,能夠跟自己的良知是統一的。”

中共對媒體控制的現狀是這樣。郭熙志指出,對其他社會機構,譬如高專院校,中共的控制都很嚴密。

《喉舌》導演郭熙志:“你上面的第一把手是由它來決定的,我們經常會有一些空降,就是我們的總裁是從報社或宣傳部來一個副部長,這樣的一個狀態是越來越多了,包括復旦大學它們的新聞學院的書記是市委宣傳部派來的,這個已經深入到學校裏去了,就很糟糕了。”

物極必反。郭熙志透露,現在大陸的老百姓對中共的官腔厭惡透了,放棄看電視,放棄看報紙,然後都是反向的思維。他認為,要改變現狀,中國的體制改革是必由之路。

《喉舌》導演郭熙志:“這時候我覺得中國知識份子應該站出來,思考這個問題,給大家知道,然後都面對這個問題,明白了推進這個問題,穩妥的發展。”

來到香港,郭熙志也看到了香港媒體近年來自我審查的寒蟬效應,令他擔憂。

《喉舌》導演郭熙志:“香港很多媒體是通過收購不斷的在轉型,我擔心香港過去的完全客觀公正的一個新聞的時代,對大問題關心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倒反過來擔心這邊。”

郭熙志坦言,《喉舌》是一部揭露“家醜”的片子,目前在大陸被官方禁演,但在學校、酒吧等地方繼續流傳,他相信將來盜版會很盛行。新唐人記者林秀宜在香港報導。

三. 環球焦點

印尼呼籲星國勿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

新加坡最近發生了一系列法輪功學員被控上法庭,以及法輪功學員申請工作准證與入境准證無理被拒事件,印尼法輪功學員在六月二十九日,到新加坡領事館遞交信件,呼籲星政府不要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

二十九日上午,雅加達時間十點三十分,印尼法輪功學員來到新加坡駐印尼大使館前和平請願。橫幅上用中、英、印三種語言寫著:「新加坡莫幫中共迫害法輪功」。印尼法輪大法佛學會的會長卡多•馬查理(Gatot Machali)與法輪大法發言人葉雄增(Yap Sungkono)代表印尼法輪大法學員把請願信,遞交給新加坡駐印尼大使館工作人員。在保安人員詢問過使館裡面的工作人員後,對遞交信件的兩人說,大使館的工作人員不會出來接受請願信。使館保安讓他們把信件放在門口,印尼法輪大法佛學會的會長卡多•馬查理把信件放在了新加坡使館門衛處的窗前,希望新加坡使館的工作人員可以接收信件,並轉達給新加坡政府。

在法輪功學員和平抗議的過程當中,新加坡使館的工作人員在拍了法輪功學員的照片後,就進入使館內再也沒有出來。

法輪大法發言人葉雄增:“新加坡政府聽從中共政權,在新加坡限制法輪功學員的行動,違背人權。我們舉行這個活動,就是希望把我們的意願用信件,讓新加坡大使館轉交給新加坡政府。”

在今年四月份由於修煉法輪功被新加坡政府拒簽准證後,被迫來到印尼雅加達的陪讀媽媽趙穎受訪時表示:“今天來到這邊,我們是代表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代表所有的全世界的善良的人民,來到這邊,和平的、善良的呼籲新加坡政府:不要跟著邪惡共產主義,不要為了經濟利益,為了目前的利益,出賣自己的良知,出賣自己的人權。

趙穎遞交探望女兒的申請至今沒批,現在母女天各一方。

記者:“多久沒見到媽媽了?”

雪兒:“好幾個月了。”

記者:“知道媽媽為何不能進來嗎?”

雪兒:“新加坡移民廳不給她簽證,不讓她呆在新加坡。”

記者:“想對媽媽說些什麼嗎?”

雪兒:“媽媽我想你,快點回來!”

這個不到十二歲的小女孩,為了不讓媽媽牽掛,堅強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每次樂團煉習的時候,雪兒總喜歡望一會兒河的對岸,因為印尼和新加坡一海之隔,媽媽就在海的那一邊。

受訪的法輪功學員表示,希望星政府不要屈服中共的壓力,讓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不公證的待遇。

新唐人記者Keyar、黃福清印尼雅加達報導。

四. 休閒一刻

21世紀千面女諜鎖定俄羅斯美少婦

漂亮的俄羅斯女郎安娜•查普曼(Anna Chapman),是紐約一家網上房地產公司的老闆。不過,這位28歲的紅發美少婦,被起訴是潛身在美國的俄羅斯間諜。她7月8號在紐約庭審時,簽署了遞解出境協定,並在7月9號,作為被交換的間諜,搭乘班機返回莫斯科。

混跡在高檔的社交場所,利用自己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去贏取對方的信任,之後冷血無情的實現自己的目的。

這種冷戰時期電影的經典畫面,在21世紀的現在仍在上演,而28歲的俄羅斯美少婦安娜•查普曼(Anna Chapman),就是2010版《千面女諜》的女主角。6月28號,美國司法部公佈了一份仿佛是冷戰時期,間諜小說的法庭檔,裏面披露了11名俄羅斯間諜嫌疑犯,其中包括查普曼。檔說,他們在俄羅斯受訓多年,受到過高等教育,之後潛入美國生活多年,在看似普通的身份後面,為俄羅斯政府執行收集和傳遞情報、洗錢等特殊任務。

在這11個人中,查普曼是最令人矚目的一位。這不僅是因為她身份最搶眼,更因為她是一位風姿卓越的俏佳人。檔中說,查普曼居住在紐約曼哈頓金融區的高檔公寓,擁有碩士學位,在網上開設了一家房地產公司,經常出入名流派對。

而美國聯邦調查局通報,查普曼經常在星期三到星巴克咖啡店,先後10次用筆記本電腦,通過私人無線系統,把情報傳遞給附近藏匿在一部小貨車裏的俄羅斯官員,而她的這位同夥,正是被當局監控的物件。

美國檢察官表示,6月26號,一名假扮成俄羅斯間諜的聯邦密探,在紐約的一家餐廳約見查普曼,要求她傳遞一本假護照,她技術純熟的接受了這個任務。然而,她父親隨後在與她的通話中,告訴她,帶著這本假護照向警方報警,編故事說自己受到脅迫,然後逃離美國。於是,紐約警方在她報案的時候,當場拘捕了她。

隨後,一場驚動全球媒體的人肉大搜索開始了。媒體也想知道,查普曼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是什麼讓她走上做間諜的路。

據俄羅斯網站LifeNews.ru介紹,安娜•查普曼本名叫安雅•庫申科(Anya Kuschenko),父親是前俄羅斯駐肯雅大使,曾在俄羅斯的情報機構任高官。網站還說,俄羅斯情報高官的子女通常也會被發展為間諜。

而查普曼現年30歲的見習醫生前夫阿歷克斯(Alex Chapman)回憶,2001年9月,在倫敦的一個狂野派對上,他第一次見到單純但活力四射的查普曼,立刻就被當年19歲的美少女所吸引。當時查普曼在莫斯科學習經濟,對阿歷克斯也是一見鍾情。於是兩人在5個月後閃電結婚。婚後的阿歷克斯,並沒有馬上見到岳父,但2002年夏天,在肯雅首次拜會時任俄羅斯大使的岳父瓦西里•庫申科(Vasily Kushchenko),就讓阿歷克斯膽戰心驚。他說,岳父問了他許多關於生活的目標是什麼、打算怎麼去賺錢等問題,但是從來不把他介紹給家裏的客人,而且他的保安比其他的外交官都嚴密。婚後,小夫妻搬到了莫斯科,阿歷克斯做私人英語老師,查普曼繼續讀書。

不過美好的日子,隨著2004年小倆口搬回英國就變味了。阿歷克斯說,到2006年離婚前,查普曼倫敦、莫斯科兩地奔波,完成了經濟學碩士學位,可是跟倫敦的俄羅斯朋友打得火熱。

特別從2005年起,查普曼變得越來越傲慢,沉醉於金錢,愛結識權貴,對阿歷克斯來說,查普曼變得越來越神秘。

終於,兩個人的婚姻在2006年走到了終點。不過,兩人四年的婚姻,卻讓查普曼搖身擁有了英國的公民身份,以及一個英國人的名字。

查普曼的朋友介紹,從2005年開始,查普曼常常出入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喜歡的倫敦著名夜店“吉布斯”等地,希望能跟兩位王子建立聯繫。

查普曼的這種生活一直延續到2007年。這一年,在前夫嘴裏向來討厭美國的查普曼,卻搬去了紐約。

美國聯邦調查局懷疑,查普曼在紐約,有一個任務是接觸有錢人。在一個已經公開的錄影帶中,她說在紐約很容易認識有財有勢的人。“美國是一個非常自由的國家,對我來說,這裏很容易碰到成功人士。

就是這樣的一個摩登女郎,卻被美國聯邦調查局以間諜嫌疑人逮捕。不過,阿歷克斯對此並不感到意外。在他眼中,查普曼早已經從純潔的學生,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7月8號,查普曼的律師羅伯特•鮑姆(ROBERT BAUM)對媒體說,查普曼已經簽署了認罪書,以及其他的協議檔。“根據她簽署的檔,她只能在美國政府授權的情況下,回到美國。很大的可能性是,美國政府不會給這種授權。”

7月9號,查普曼和其他9名俄羅斯間諜一起,搭乘航班,從紐約飛抵奧地利維也納,並在那裏換乘俄羅斯航班回家。

一個天賦智慧與美貌的女子,一個已經紮根美國,正處在事業上升階段的經理人,如果不涉入間諜這種生活在陰暗處的職業,查普曼應該說是前程似錦。然而現在的她卻是階下囚,被驅逐出了她喜愛的國家。

新唐人記者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