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坎村抗暴政 官員被逐民自治

【新唐人2011年12月18日訊】新闻周刊(300)中國廣東省陸豐烏坎村最近頻現海外報章,村民由於不滿當地官員私賣土地而引發的抗議不斷升級,在憤怒地將中共官員全部趕出村莊後,烏坎村創下了一個歷史記錄,成為了中共建政以來第一個¬ 完全脫離中央掌控的村莊。

從今年9月起,陸豐烏坎村村民就因為不滿當地政府私自向開發商出售土地、侵吞賣地所得,多次維權抗議,抗議中與當地武裝警察發生衝突。2011年11月21日,烏坎村數千村民走上街頭示威遊行,到陸豐市政府門前靜坐,公開表達自己的訴求。和以往不同的是,示威遊行的標語中不僅有「反對官商勾結」、「還我耕田」等訴求,更有「反對獨裁」、「還我人權」、「懲治腐敗」等針對現行體制的口號。

當局要 求村民選出13名談判代表,試圖平息民憤。談判破裂後,當地時間12月9號上午,四輛無牌麵包車開進烏坎村,一些便衣抓走五名村代表,並隔離了村莊。

村 民代表薛錦波在被抓後第三天(11日)猝死,官方稱他是心源性猝死,家屬和村民對此表示質疑。

烏坎村民:「你是說不是打死的,如果身上真的是沒有傷,那你乾嘛不把屍體還給我們呢?不給媒體進來拍照,不給我們自己村民拍照。」

家屬稱死者無心臟病病史,屍體呈現被虐待痕跡,懷疑是被毆打致死,要求公安交還遺體,遭到拒絕,薛錦波的死引發了當地村民的新一輪抗議活動。有消息說其他4名被抓的村民代表也被刑訊逼供,被迫承認串通境外敵對勢力煽動村民。

英國《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記者摩爾設法進入當地,據他的報導,烏坎村幾千村民與武裝警察對峙,抵擋催淚彈和高壓水槍攻擊,阻止警察進村,警 方退守到了村莊5公里外,嚴控食物和水進入,也禁止村民離開,學生全部停課,村中網絡被掐斷,電話、手機均遭監控。

烏坎村民莊先生:「一萬三千多個人,一個村莊,一個農村沒有土地能過生活嗎?我們是要求土地給我們耕田,他幾千畝的土地 全部 賣光。我們一再要求中央下來處理,他到現在不知道在那 裡。誰都解決不了的了,因為省、汕尾市、陸豐市都同一個鼻孔喘氣(出氣)。」

憤怒的村民在當地時間12月12日趕走了村裡所有黨政官員,包括控制該村近30年的村黨委書記,成為了中共治下第一個不受共產黨控制的村莊。《每日電訊報》報導說村裡的警察局空空蕩蕩,大門上鎖,門上貼著死去村民的照片。

村民表示,平時除了吃飯的時間之外,大家都集中在一起,時刻 準備應付突發事件。每天下午村民便聚集在村中心,哀悼死去的村民代表薛錦波,大家都有隨時赴死的心理準備。村民:「哪個人都怕 死,但是面對死亡的時候你沒得選擇。但是死就死了,無所謂嘛,大家有這樣的心理準備我相信。」

烏坎村受到警方圍困,面臨食品和生活物資短缺。12月16號,一萬多村民參加了烏坎村為薛錦波召開的追悼會。當局表示拒交遺體,只願向家屬賠錢。

英國《每日電訊報》文章說,中共政府並沒有打算傾聽民眾呼聲解決問題,而是聲言要追捕和嚴懲烏坎抗暴組織者。同時,政府開始嚐試他們的慣用伎倆,拉攏一些人,懲罰一些人,企圖分化村民。

各人權組織都要求對政府烏坎村事件進行獨立徹查,人權組織"國際特赦"呼籲調查薛錦波的死因,民間也發起了對烏坎村的支援,部分廣州網 友在「推特」上發佈消息,號召各網民到廣州天河廣場聲援「烏坎」村。

據阿波羅新聞網報導,廣州天河區的自發聲援活動僅持續了二十分鐘就遭到警察阻撓。

廣州網友:「昨天我們在那裏舉牌子,牌子上寫著聲援烏坎人民維權,懲治腐敗,追求民主。我們剛一舉起來,保安和警察就圍上來了。他們有十幾二十號人,圍上來就把標語搶走了。」

參與者網友表示對於官方的不法現象,民眾需要堅持正義的立場。

廣州網友:「烏坎人民的遭遇在中國比較有代表性吧,涉及到土地、官商勾結的腐敗,民眾的權益得不到合理的保障,在其他地方其實都有很多類似的事。但是我覺得 這個權利只有去爭取才能有保障,我是支持他們的行為的。」

上海維權人士杜先生表示,烏坎的維權是全國人民應該效仿的:烏坎村人民是在維權抗暴,他們的行為是正義的,是全國人民現在和將來都必 須要做的。共產黨在歷次運動中的所作所為,尤其是最近,針對64、法輪功、拆遷,它把自己臉譜上的化妝全部拿掉了,赤裸裸的 暴露出它是一個法西斯政權。中國的革命全民團結,共同行動,一下子起來了,它就壓不下去了。」

英國《每日電訊報》稱烏坎村的抗暴「極不尋常」,兩萬人公開反抗,中共完全失控,這是首次。 報導說,儘管中國每年估計發生18萬起「群體性事件」,共產黨做出撤退卻前所 未聞。

烏坎村民和支持者呼籲全國民眾12月21日相聚北京,參與烏坎的正義行動!參與到援烏坎人的洪流中!

新唐人記者姜禹、吳劍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