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林書豪憑藉什麼打動了世界

【新唐人2012年2月26日訊】熱點互動直播(703)林書豪憑藉什麼打動了世界:林書豪的堅韌與謙虛令球迷感動。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

林書豪作為這兩個星期以來網路點擊率超過4億的NBA新秀,現在已經傾倒了各地的球迷以及大眾。有人說他是一個籃球天才,也有人說他是實現了美國的夢想。不管怎麼說,他的虔誠與他的謙遜以及他的個人魅力都風靡全球。

《紐約時報》報導說,林書豪的故事就像一股純淨的暖流,林書豪的故事能夠跨越運動的層級打進一般文化,是因為他的故事實在是太具有啟發性,已經和籃球與種族無關。那麼林書豪到底憑藉什麼打動了世界?他的故事有怎樣的啟發性?

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打熱線號碼與我們一起討論,熱線電話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過Skype與我們互動,Skype地址是:RDHD2008,中國大陸觀眾可以通過愛博電視即時收看無須翻牆軟件,愛博電視下載的網址是www.starp2p.com。首先我們看一段背景短片。

(影片播放)

林書豪以耀眼的球技,征服美國職籃(NBA)紐約尼克斯隊(Knicks)主場的所有球迷。不管是助攻或抄截,切入或長射,都讓人驚喜,他所表現的已經不單單是球技,而是讓籃球活了起來。

作為近半個世紀以來NBA的第一個「哈佛」畢業生,林書豪所創造出來的傳奇故事,讓不少籃球迷對他的成功故事倒背如流。出生在美國加州的林書豪,父親林繼明和母親吳信信來自台灣。

每次比賽結束,林書豪總是伸手一指,榮耀歸於神。

林書豪:「每次比賽後當我坐下來時,我就禱告求問神,祂的目的是什麼?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所以我一直和神在一起,祂一直教導我要謙虛。過去這一年對我來說是很艱難的一年,但也是我在神面前最多的一年。我可以見證說越是困難的時候,神真的是每一步都與我同行。祂帶領我走過想放棄的每一刻。」

林書豪:「我必須真正瞭解,我不是為球迷打球,不是為家人打球,甚至不是為我自己打球,我必須要為神的榮耀打球。當別人看到我打球,看到我打球的方式,看到我怎樣對待我的隊友,怎樣對待我的對手,怎樣對待其他人,這些都反映了神的形象,也反映了神的愛。這些都是我需要專注的,比贏球更重要的方面。」

他和隊友自創的基督徒書呆子擊掌法,也真誠流露出他對上帝的愛,因為他跟隊友菲爾茲兩人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林書豪是「哈佛小子」眾所周知,而菲爾茲也是史丹佛大學的高材生。兩人在開場前一定會來一次這個特有的擊掌方式。

面對巨大的成功,他依然保持東方人的平和心態,當然還有西方的團隊精神。

林書豪:「我認為到頭來你記住的就是的你的團隊,當你回頭看看,你記住的就是你的隊友和你們一起打球的時刻。你真的記不住太多,除了你在球隊建立的友誼和你們一起打過的比賽,你得到勝利過程中的艱難,此刻也是這樣,我們整個團隊一起歡笑,我們在往前走。」

林書豪一夜竄紅,確實讓每個人大跌眼鏡,包括尼克斯隊(Knicks)的首席教練麥克.德安東尼(Mike D'Antoni)。

麥克.德安東尼:「在過去20年裡似乎每個人都忽視了他,從中學開始,這全歸功於他的堅持不放棄,他終於得到了機會,而且最好的利用了這個機會。」

(球迷)張波:「沒有預料到,他打得非常好,完全沒有預料到,在第一個賽季他打得一般,很一般,這個賽季突然就爆發了,很讓我很吃驚。」

林書豪:「我只想做我自己,不論以前或現在,這就是我想做的,我不想讓任何事影響我或整個球隊。」

林書豪說,雖然一夜之間世界知名,但他仍要集中力量打好每一場球,球迷們也期待著他更多的精彩表現。

林書豪很謙虛。林書豪:「身為控球後衛,我出手次數太多。我覺得這不見得是好事。我認為我的職責應該是配球,讓隊友融入比賽節奏,特別是當「甜瓜(安東尼)」歸隊的時候。他是個有殺傷力的得分好手。我的進球數會下降,助攻會增加。」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在他身上看到了他個人的魅力,那麼他是憑藉什麼打動了世界?他的故事有什麼樣的啟發性?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和我們一起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那今天我們有三位嘉賓,現場兩位,一位是紐約城市大學的教授陳志飛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志飛: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那另外我們在線還有一位前中國國家籃球隊的隊員陳凱先生,陳凱先生您好。那我們首先請李天笑博士跟我們的觀眾朋友再介紹一下,林書豪他個人的履歷和他的背景。

李天笑:其實剛才那個短片裡基本上已經簡要的把他的履歷介紹過了,我想有幾點可以突出的再拎一下子。一個就是林書豪在這次出名竄紅之前,他一直是在坐冷板凳,曾經被兩個NBA的球隊錄取,後來又被裁除。到了尼克斯隊以後,實際上他也打了一些球,但是始終沒有讓他打過很長時間,出場機率非常小。他主要後來竄出的原因,讓他能夠一下子一炮打紅的原因,是因為尼克斯隊的後場主控隊員一個是有病,還有就是……兩個主控隊員都是不能夠出場,最後讓他上去。結果沒想到他一上來以後,把他的潛力全部展現在所有觀眾和教練面前了。這是一個。

再有一個,我想講他的特點。我們知道這次前所未有的就是美國一本非常當紅的體育運動雜誌叫作《運動畫刊》(Sports Illustrated)上面兩次把他登出來,這是前所未有的。那它登出來是什麼意思呢?它裡面有三句話,我覺得正好概括了他的特質,第一句話它說Big Surprise,第二句話是Big Money,第三句話是Big Heart。什麼意思呢?Big Surprise,誰也沒想到一個哈佛大學的籃球隊出身的成員,但是哈佛大學實際上在NBA這個範圍,在專業的範圍內認為那個是沒有什麼可提的,但surprise以後,他一直不出色,前一季也打得很出色啊!

因為今年NBA是62場,比原來的縮水了,而且到後來他才出來,這是人家沒有預料到的Big Surprise。前七場七連勝,從76年開始所有的首場,首場裡邊從來沒有人超過他,這是一個。再有一個就是Big Money,雖然他簽約是76萬美元,但是現在估計身價是1,400萬元。Big Heart是什麼意思?就是他有一個非常好的控球能力,他是這個團隊的核心,所以說他是一個Big Heart,是這個意思。還有就是信神,我想這個信神是關係他整個的主線,也是他一直在強調的,我想這個就是他的特點了。

主持人:我們看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兩、三個星期的時間,那麼他的名字和他的相關的這些內容,在網路點擊率超過了4億,前所未有的,您認為他的什麼真正迷倒了這個世界大眾?

陳志飛:李博士剛剛講到哈佛學生,亞裔在NBA當控衛的現在很少,他是唯一個,然後他之前如此的沒沒無聞,讓我想起了我們小時候都看過的童話故事叫《灰姑娘》(Cinderella)。其實在體育界一直有Cinderella Team這種說法,尤其是在美國這種西方環境裡頭,特別喜歡那種原來不被看好的但竄紅的。我比較喜歡提92年的那個歐洲盃,丹麥隊在最後得到歐洲盃冠軍。尼克斯隊在94年的時候也當過一次Cinderella Team,他在東部是最後一個種子,最後打進了總決賽,對這種大家都是非常的喜歡。那麼這都是表面的事情。

我覺得讓大家感到傾倒的就是說,他這種自若,這種平常心,比如說他在尼克斯這次參加比賽之前,他實際上默默無聞,那麼他到紐約來的時候拿個包裹,也沒人去接他,他根本就不是個明星。他住在他哥哥的曼哈頓的房間沙發上,一點明星架子都沒有,他覺得無所謂,因為他知道時刻準備著尼克斯可能會把他裁掉,他根本就不把這當回事,而且他說他是為神的榮耀在打。那麼他帶著一種平常心,帶著對神的這種信念,讓他完全發揮自己的努力,使他從一個灰姑娘變成一個王子,這是我覺得最震撼人的地方。

李天笑:我補充一點,他最震撼、最感動人心的,就是他在困難面前堅韌不拔的這種精神,特別在失敗的時候不氣餒。比方說昨天,這場球實際上到現在為止,他「林旋風」起來以後,昨天是受到一個重大挫折,所以《紐約時報》和其它的紐約報刊都講這是一個叫「震撼教育」,就是說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大的挫折。但是他開記者招待會的時候,他說我要學習他們,學習他們的素質,他們的速度,回去研究他們的錄像,下次就會打得更好。還有一個他說我絕不灰心喪氣,絕不喪氣,他教練也表示說勝負乃兵家常事,以後還要看林書豪,他還會繼續的表現出色。所以我覺得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好,那我們現在接一下在線上的陳凱先生,您曾經是一位職業的籃球運動員,從一個職業的角度來看,您認為林書豪他是不是一個籃球天才?另外您如何評價他在這一系列的比賽中的表現?

陳凱:我對這個人觀察相當的時間,從他的歷史來講的話,以前有幾個特點,剛才你們沒有提到的東西。就是說你要懂一點籃球的話,當時他簽約的時候是在舊金山(San Francisco)在金州勇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那個地方的話不太適合他,我們打球的角度來說的話,那邊有兩個老隊員,史蒂芬‧柯瑞(Stephen Curry)和蒙塔‧艾利斯(Monta Ellis),兩個隊員都是打後衛,打他這個位置的。這兩個隊員都是身經百戰,經過考驗的隊員,所以當時是把他壓住了,他並不是沒有條件,沒有技術,但是把他壓住了。所以他在那個隊裡有很強的後衛線的時候,他沒有機會表達出來,這是第一點。

他到紐約尼克斯以後,這個隊沒有後衛,有一個老後衛戴維斯(Baron Davis),戴維斯(Baron Davis)是非常老了,打的時候是三十多歲了,沒有其他的後衛可以真正的能夠……兩個受傷的人其實都是前鋒,兩個受傷的主力都是前鋒,根本就沒有後衛,在這個時候後衛線是非常弱的。在這個時候的話,你必須要有一個後衛頂出來,不管是怎麼樣,要承受現在這個隊裡缺角這個狀態,一定要有一個人。

同時麥克.德安東尼(Mike D'Antoni)這個教練他以前是在鳳凰城太陽隊(Phoenix)當教練的,這個人他的教練風格是給隊員很多的自由餘地。你知道在鳳凰城太陽隊(Phoenix)那個時候,你看他打球都是打得很快,攻守都是非常快的。這樣的話,在這個隊裡面給他一個機會,在衛線這個方面缺手,給他一個機會。這是一個。第二個,教練的風格適合於他,教練給他很多的餘地,這個餘地可以自由發揮。

在這個時候他把自己表現出來,但這個表現在於他平常的準備。因為他從小對籃球的愛好,一直到上學,他一直對籃球是熱愛,就是說這個籃球本身在他的血液裡面。為什麼他說為神打球?其實為神打球也就是為神給他一個特殊的意義來打球,對神給每一個人一個特殊的意義,當你擁抱這個意義的時候,你就會真正把你自己整個一生的光發揮出來。

但是為什麼我一直講群體是消滅個體的一個最大的罪魁呢?我聽過有這種說法,什麼「團隊精神」,這是混蛋邏輯,我可以跟你講。為什麼呢?團隊如果你想想,當一個隊員上場以後,你不是去表現上帝給你這個意義的時候,你去思考團隊的其他隊員是怎麼想你的時候,你是打不好球的。

我再回到前一段,就是他為什麼在……新隊員都會發生這個毛病,我以前打球的時候也有,當新手進入職業隊的時候,就是這個狀態。什麼狀態?就是你周圍很多人,你如何打球?包括老隊員也好,包括很多教練(說):唉呀,你應該這樣,你應該那樣;他聽得腦子都聽亂了,本來他自己有自己的特殊風格,這個時候他聽那些東西聽太多,林書豪本身也說,他說我以前聽所有人在講……

主持人:陳凱先生,那您如何評價他在這一系列的球賽中的表現呢?

陳凱:他現在終於懂得了,他要擁抱自己的風格,擁抱上帝給他的意義,每個人有他的unique,每個人有他獨一無二的特質。當你擁抱這個特質的時候,你就能把球打好。

主持人:謝謝陳凱先生。我們有兩位中國大陸的朋友等候多時了,我們先接中國大陸杜先生的電話,杜先生您好。

杜先生:感謝新唐人電視台,特別喜歡《熱點互動》這個節目,能讓民眾明白很多真相。我想林書豪這個事件關係到民主、自由,對人這種個性、才能的發揮,是最好的制度。反觀我們大陸這種全民體育制度,大量在年齡上造假,對人個性的摧殘,中共極權政府只是拿來給它充門面,在世界上證明它的統治政權。我想請嘉賓點評一下,中國在這種全民體育制度下,對人民的摧殘,在這方面有些什麼觀點讓我們分享。謝謝你們。

主持人:好,謝謝。我們接下一位中國大陸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我覺得林書豪有這樣完美精湛的技術,頑強拼搏、永不懈怠的精神不但深深感動世界,也深深感動了我,這充分說明了我們華人在世界最頂尖的競技場上還是占有一席之地,我感到非常欣慰,非常的高興。第二點,我對林書豪講的一句話有不同的意見。剛才他說為了神的榮耀而奮鬥,我有點難以理解。第一,我是無神論者,我是不信神的,為一個不存在的東西而奮鬥有點難以理解;第二點,我覺得神真的存在的話,他也不應該說這樣的話。我覺得一個籃球球員應該為國家榮耀,為國家利益奮鬥。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再接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一位是雲南的林先生,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主持人您好,我已經收看你們電視台5年了,是你們的老觀眾。我雖然不喜歡體育,但我對林書豪也比較尊敬。他要在中國大陸的話,他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成就。之所以有這麼大的成就,是因為西方的自由民主給了他這麼大的成就。我是這麼認為的。如果是在中國大陸,他同樣是中國共產黨用來為它的統治塗脂抹粉,如果他在中國大陸,他就是第二個姚明。

主持人:謝謝。那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主持人您好,我認為主持人、貴賓講的都不錯。我現在要補充一點,他為什麼發揮那麼大的力量?他從5歲起就開始喜歡打籃球,所以他不需要去尊重這個黨跟這個國家。你想林書豪起來以後,所有的記者訪問他,他第一個感謝他父母,第二個感謝神,第三個感謝他自己,因為他自小就喜歡打,沒有人阻礙他,他要做什麼就做什麼,這個就是純粹發揮他自己。

還有一個問題像昨天球怎麼輸的,就我的看法、分析,輸不是輸在林書豪,是輸在教練,這個教練很重要。你想Michael Jordan是不是打得很好,美國的籃球神,當芝加哥那個教練辭去教練職務的時候,Michael Jordan說:如果他走我也走,他在我也在;結果他走了,為什麼?老板跟他起了衝突。教練走了以後,Michael Jordan也走了,從此以後Michael Jordan就沒有打籃球。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那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他們的想法。

李天笑:我剛才聽到有一個大陸張先生打來的電話,他講到一點,說對林書豪很佩服,也感動了他;但他提到一個觀點,說他不能理解林書豪為什麼說他打球是為了神的榮耀。我覺得這一個應該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林書豪他自己講的,就是Illustrated(運動畫刊)評論他的「Big heart」,他自己反覆強調,在採訪他的時候,他說我是遵照神的旨意,為了神的榮耀來打球。

這實際上有幾個涵義,第一個他之所以信神,他有寬廣的胸懷,能容納其他很多人對他的比如種族歧視的漫罵,或者是一些諷刺,或受到挫折,他都能夠容納下來,都能夠堅持下去,這是第一。第二,他在整個過程當中,他有一種感恩的精神,比方說,他受到了這麼多冷板凳,但是尼克斯隊收容他,他就講我第一要感激尼克斯的教練,收容我,給我發揮的機會;第二感謝隊員能給我協助的機會。他把自己的成就和大家來分享,這個就是他信神的結果;要不信神的話,很多人在NBA打球那就是錢,兩千萬、三千萬簽約的,誰最高就誰的事。這樣的話在挫折面前,這種人他就可能很難繼續下去。

還有一點我覺得正是這個精神,所以說在大陸很多中共宣傳的報刊上,它極力的抹殺這一點,就是把林書豪他從小家庭信神,他從祖輩下來就信神,信神以後,傳到他這一代,他也非常信神。這一點正是中共黨文化當中抹掉的部份。然後就強調他是中華民族的血液,中華民族的血液是對的,但是問題你信神這一點,如果抹殺掉的話,林書豪整個這一連串能夠崛起的這麼一個精神,一個源頭就沒了。

陳志飛:對,實際上張先生說的其實也是對西方文化不了解,在西方的話對神的尊敬,體現出你這個人特別謙虛,有平常心,有個Big heart,像李博士剛才講的,而且他把這個功勞歸功於家庭,這方面我覺得都是起正面作用的。

反觀中共那些球員,沒有這種平常心,非常浮躁,經常出現高開低走的現象。比如說在國內炒得很熱的易建聯,現在在籃網混得也很一般;還有國內原來打他這個位置的,控衛的是陳江華,像那個也是班門弄斧,陳凱先生可能知道得很清楚,也是天資非常好,但是因為太浮躁,為了眼前的利益,為了錢,為這些來打球的話,其實你是很難成功的,因為你很難接受比較大的挫折。實際上神給他(林書豪)的力量,我覺得在這方面來講是起到了正面作用。

另外,王先生談到昨天那場球的話,還是在陳凱先生面前班門弄斧,因為陳凱先生我也是很喜歡他的球技,當然他是那個年代國內最好的小前鋒,隊長匡魯彬、馬連保還有穆鐵柱、吳忻水這些我還是知道一些的,所以我很喜歡籃球。(林書豪)他的教練麥克.德安東尼(Mike D'Antoni),原來是鳳凰城太陽隊(Phoenix Suns)的教練,他打快攻隊,他這球隊就是他頭腦要比別人快得多,如果碰到抑制的話,他容易就產生輸分的情況。我同意剛才王先生說的,對邁阿密熱火隊(Miami Heat)這種強攻硬打的球隊,有三大NBA的巨星,他不能夠跟他對攻。

從林書豪的身上我們看到納許(Steve Nash)的影子,如果原來的史陶德邁爾(Amare Stoudemire)加上納許,對現在邁阿密熱火隊的話,我覺得那個教練的戰術也需要調整,這是他教練的硬傷,他對這種球隊經驗不足。所以說他帶領鳳凰城太陽隊的時候,有時候會打出驕傲的戰績,但他從來不是一個冠軍的競爭者,不是一個一流球隊,我覺得這一點應該是對的。

主持人:陳凱先生,您聽到剛才幾位觀眾朋友他們談到了就是中國大陸現在還有一直以來實行的籃球的舉國體制,還有現在林書豪之所以成名,是因為他們認為美國這種大的環境和這樣的體制造成的,那您怎麼看呢?

陳凱:你在美國的話,你要非常欽佩在NBA籃球隊裡面每個人即使他們掙很多錢,但是他們的敬業精神,我一直是非常敬佩,他們並沒有因為自己掙很多錢而對籃球本身有任何的蔑視,或者覺得這個東西只是為我掙錢的一個工具,從來沒有。我打籃球的話是因為自己的熱愛去打籃球的,這個導致美國籃球運動水平可以一直的長途向前走。

所以你看到當時有幾個……關於易建聯最近所說的一句話,我覺得反應了在中國為什麼人們打球打不出水平來,他說一句話,說什麼林書豪付出了,林書豪有回報,我沒有回報。他後面的意思是什麼意思,就說我運氣不好,我命不好。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你可以看出來他把籃球做為一個工具,並沒有把它做為他的認同和愛好。

真正認同籃球、認同愛好,就是認同自己的熱愛的話,他不會說這種話,說打籃球是因為有回報所以打籃球,你熱愛一個人是因為要回報,熱愛一個職業也是因為有回報才熱愛一個職業,這種就叫對籃球運動本身的一種畸形的理解,也可以說是籃球運動本身的異化。這就為什麼在中國打不出高水平,剛才有一個觀眾說,他應該說為國家打、為民族打。我跟你講籃球這個東西,你如果真想打出高水平,如果籃球運動本身能夠往前走的話,一定是每一個人熱愛這個運動才能有,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同時說他沒打好,我跟你解釋一點,因為做一個隊員起伏很大,這個東西本來是個正常現象,做為林書豪他起伏不是太大,很不錯,這是很重要的一個。

第二點、林書豪他為什麼那麼有效,兩個大的前鋒明星沒有回來打,這第一點,就是說他射籃的次數會多一些,每次打球都可能超過20次。第二,但是他在那個狀態之下的話,他不猶豫他很果斷,他知道這個隊是他身上的。一個隊員真正能夠傳出好球的時候,其實書豪要是聽我的話,記住這一點,你要做一個好的後衛隊員,能夠傳出好球的話,一定要有非常強的攻擊能力。當你有很強的攻擊能力的時候,你能吸引double team,你就能傳出有效的助攻來,知道吧?

昨天他打球的時候,想別人想太多,想自己想太少,這是非常失敗的一個,他的攻擊他沒有想到是自己的攻擊,他拿球以後連籃框都不看,你拿球你不看籃框的話,你怎麼能夠吸引對方到你身邊來,你給別人造成機會了,這就是他一個失敗。當然做為年輕隊員都是可以的,他在這裡面學習。

主持人:好,謝謝陳凱先生。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紐約的劉先生,劉先生您好。

劉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非常喜歡你們《熱點互動》節目,我是第一次打通這個電話。林書豪之所以這麼受歡迎,我認為最主要的是他體現了我們每一個人包括我自己的理想,他實踐了它,雖然他實踐的是他自己的理想,但是我認為他實踐了我們的理想。我想我們每一個熱愛他的人都是這樣想的。

主持人:好,謝謝劉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加州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李天笑博士好,陳志飛博士好,還有陳凱先生好。繼易建聯、姚明、巴特爾、王郅治之後,1988年出生的這條「金龍」林書豪(Jeremy Lin)已經出人頭地,成績扶搖直上,七連勝,一開始是七連勝,而且他直追西洋球員,證明NBA不可以永遠把某某人埋沒在板凳群裡面,不讓他發揮與生俱有的超級潛能。他也是代表台灣,他是台灣彰化人,代表中華民國台灣之光。

他一定要像寇比(Kobe Bryant)一樣,一場球打到獨得81分以上,或者是像當年的Wilt Chamberlain,台灣叫張伯倫,1970年得100分以上,才會得到更高的報酬。如果他是白人的話,他這個錢就暴漲了。NBA從50年代、 60年代是白人天下,70年張伯倫成功之後變成黑人天下,現在這個林sanity起來,真的很不容易,而且他轉身55度角別人蓋不了他的火鍋,而且他是耶穌基督的信徒,人很謙虛,跟人家分享,沒有很驕傲的樣子,像很多黑人就沒有他的胸懷。他代表了什麼?他代表了耶穌基督精神,我們要把他當普通人看,以平常心不要把他當成超人看,是耶穌基督信徒,不超越上帝而成為超人的。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您好。我就覺得林書豪打球打得很好,每當他投球得分,我們都為他高興、喝采。他信仰神,我們是很贊同他的,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他的信仰,神給他力量,神給他的信仰。那麼對於籃球運動,我們現在中國大陸還沒有得到勝利,還沒到前鋒的位置,但是中國大陸那個劉翔,或者排球方面的那個郎平,這些運動都是選手輩出的。我們黑眼睛、黃皮膚的亞洲人,也感到光榮。以前被人家稱什麼「東亞病夫」或「支那豬」的不雅稱號,我們現在可以還人。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我們接下一位中國大陸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主持人好,三位老師好。我這裡就說兩點,第一點是關於林書豪信仰的問題,我想林書豪是信仰上帝,信仰耶穌基督的人,我想可以不在乎他的信仰,但是我想林書豪在打球時信仰自己信仰的權利,我想中國的媒體沒有資格沒有理由,刻意冷淡回應林書豪信仰部分的這些問題。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剛才那位打籃球的嘉賓回應大陸打電話的人,曾經提到過個人跟集體的關係問題。我想在一個正常健康的社會,個人的利益,個人的追求,跟所謂的集體利益、國家利益不但是沒有衝突的,反倒是可以和諧共存的,就像林書豪他打球,他取得了勝利,一方面他榮耀了自己,他成就了自己;第二,同時也為集體帶來了勝利,也成就了集體。第三,他也榮耀了上帝。

所以在正常社會,個人跟群體之間的利益應該是和諧的,不能說是相對和諧的。但是中國大陸宣傳的一種思想,我是不太喜歡的,它總是讓人把集體利益擺在第一位,卻是打著「集體利益」的名義,去壓制人個性的發展,我想這是非常不好,非常讓人不舒服的。這就是我想表達的觀點,謝謝。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剛才中國大陸陳先生他所提的問題也是非常值得讓人去思考, 就是說其實個人他的利益和成就,和集體是不矛盾不衝突的,那麼在中國大陸,共產黨是利用了這個名義來壓制個人。

陳志飛:而體現在這個集體內部就是大家是互相拆台,互相競爭的關係,我覺得這種做法最明顯的就是所謂的「小山智麗事件」,就是乒乓球的「讓球事件」。為了國家要拿到榮譽,你要讓球給你的隊友,讓他來針對下一輪,然後取得更大的勝績,造成當時如日中天的何智麗跑到日本去,找了日本先生,然後跟中國打。這明顯體現了中國的體育,它沒有從人性這方面讓人得到健康的發展,完全是為政治利用,這點現在在姚明的身上,在別人身上我們還是時常能看到。所以陳先生講的話非常有代表性。

主持人:我們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他們所說的。剛才中國大陸的陳先生提到這個信仰,你可以不信,但是林書豪有他信的權利。

那說到信仰,正好我們看到林書豪他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包括他在球場上打球的時候,他這種信仰是非常突出的一個位置在他這個人身上。我們看他經常說,他提及他的成功依賴於家人,依賴他的隊友,還有他的信仰,他總是感謝這些。那您覺得在這種明星崛起的時代,大家都非常突出個人的明星感的時候,這個信仰和他這個打球之間是個什麼樣的關係呢?

李天笑:可以用一句話簡單的說,如果說林書豪他今天不信神,他就不是林書豪,他就不能在他兩次被NBA球隊釋出的時候,在他整個過程當中受到不斷的挫折,包括上次被黃蜂隊打敗,這次被邁阿密隊打敗,這個時候他就不能夠重新恢復他的信心和勇氣,繼續能夠戰鬥,這個是非常關鍵的一點。

還有一點就是說,他從小到現在他把打球也好,對家人的關愛也好,他的成長也好,他說這個次序要擺正,就是什麼呢?他是把信神、信上帝這個放在次序第一,他說你這個次序要放準,第二才是打球,他說這樣的話你才會在這個打球過程中,你才能夠打得好。這是第二。

第三點,我覺得他這裡邊講得很好,追求物質生活、追求金錢的這個比例關係,跟信神的關係,他講得非常好。他說:「很多人打球的動機是金錢、女孩和生活方式,我不是說基督徒不要這些,基督徒經常處於這種誘惑之中,我也是人,我也被世俗所誘惑,但是我知道我打球不是為這些,是為了得到上天的獎賞。就像保羅所說的,這就是我每天要提醒自己,這就是我與其他人最大的不同。」他這就把自己跟其他人的區別講得非常清楚。

因此他講到一個回饋,就像剛才陳凱先生講得非常好,他說易建聯說什麼呢?好像我運氣不好,我不能得到報酬。實際上你看人家那個回報,林書豪他怎麼講的?他也說我所以要回饋,他是什麼?就是我得到這種榮譽以後,我要把我所得到的這些回饋給別人,首先是對一直與他同在的這個神表示感恩。

另外,他最近要到這些小學教人家打籃球,包括到東莞之後,到台灣去也教人家打籃球。他認為孩子打籃球是最早的時候,能樹立對籃球的熱愛,從小你只有對籃球熱愛了,你才能打得好。那麼為什麼會熱愛呢?這是因為他覺得他要培養對孩子的熱愛,這就是從他信神的這個觀點,就是回饋於下一代這個角度出發的。所以說離開了信神這一點的話,那所有的這些表現都等於是無根之源了。

主持人:那麼我們看到林書豪他的這種不自私和不自我的這種特性是被很多人所推崇的,他經常說,當然跟他打的這個位置也有關係,他就說傳球第一,得分第二。而且最近姚明也讚揚他說,如果我還在NBA的話,他就是那種我想一起打球的球員,他有團隊精神,每個人都喜歡他贏球的方式。那您覺得他把整個的這個打球的團對揉合在一起,協調在一起,然後讓團隊通過他能夠取得最大的成功,讓每個人發揮最大的特長,去贏得每一場球。您覺得這是不是一個他非常感動人的地方呢?

陳志飛:的確,這確實是他非常感動人的地方,而且就這樣的話,就控衛位置上才能做得更好。從他的成長的背景來看,我們可以看到他並不是出生於一個體育世家,你看他比他父母兩個人都高好多,他父母就可能我們平常人的個頭。

主持人:他父親才1米68。

陳志飛:然後他是跟他奶奶這邊學著打籃球,然後家裡有濃厚的這種教育的風氣,而且信神,這個我覺得是最為關鍵的。所以現在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他的哈佛背景到底對他的職業生涯是有好處,還是有壞處的問題。我覺得實際上一個人的綜合素質是造成一個人成功的最關鍵的地方,比如說我現在想起我大學學的東西,我中學的東西,有多少東西是我現在在用的,實際上我已經用得很少了,我學的東西我現在最寶貴的財富就是我經歷的心歷路程,是我從中學到的一個挫折,然後考悟的這個人生、這種體悟,這個我覺得是最關鍵的。

所以說一個有教育的、一個信神的、一個有良好素質的人,他不管放在社會的哪個位置,他都是會閃閃發光的。林書豪他如果有這種精神,他去做商人,他也能成功,他也是good team player。現在在美國公司的話,每年年終報告有個非常重要的一項,在NBA program裡也很重要,就是你的團隊精神怎麼樣,你是不是一個好的team player,林書豪肯定是很好的team player,而這點在美國對他的事業成功是非常關鍵的。

那麼我們反觀大陸,其實林書豪最成功的這一點恰恰是被媒體抹殺的,媒體不提及的,而只提他炎黃子孫的這一點,新華社還想邀請他回去,放棄美國公民代表中國大陸打球,這個並不是林書豪想要的回報。林書豪要的回報是用他的精神來感化國人,使剛才我們打電話得那些觀眾,那些在中國大陸很普遍的不信神,不信這些中國傳統文化、家庭教育的這些人,能夠以他作為榜樣,來真正的來完成他們對社會所應該負有的責任和價值。

李天笑:我覺得今天我們講林書豪有很多的優點,但是林書豪他不是神,他是人,所以說他也會犯錯誤,在跟邁阿密熱火隊打的時候,他講的一句話,這句話我覺得比起整個隊的技術上的缺陷也好,教練的指導方針裡邊有一些問題也好,或者說熱火隊的防守他們詹姆斯(LeBron James)、波許(Chris Bosh)跟韋德(Dwyane Wade)三個人的鐵三角也好,林書豪他講過一句話,他說他這個尼克斯隊跟熱火隊之間的比賽將決出誰是NBA第一層次的隊。

這句話我覺得他有點出格了,為什麼呢?他太看重這場比賽了,對不對?你一看重比賽,那麼那個場合,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全場的觀眾都是在邁阿密那邊的觀眾,雷聲的轟動,他一上場拿著球人家就轟他,在這種情況下,你把這個又看重了,所以說我覺得這個也是他輸球的一個方面,也是他需要總結經驗繼續提高,我相信他會邁出這一步,能走好這一步的。

陳志飛:林書豪說了一句很不像林書豪說的話。

主持人:好,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上海王女士的電話,王女士您好。

王女士:你好。是這樣的,我聽到林書豪關於信仰方面的,我特別高興,因為當時我看到林書豪的一些資料,說他不是特別強壯,在技巧方面好像也不是特別優秀的,但是他能夠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完全就是因為上帝的恩賜。我看了以後,我當時非常感觸,因為我也是基督徒,我們現在在大陸那個宗教信仰被監控,但是我們依靠上帝的恩賜,上帝還是點醒了我們,因為只有信上帝的人,心中有神、有上帝的人才能夠真正體會到他說這個話的當時是什麼想法的,只要與上帝同在,我相信他的能量是無限的,謝謝。

主持人:謝謝。那我們再接下一位溫哥華胡先生的電話,胡先生您好。

胡先生:大家好。我個人提出另一個方法去看Jeremy Lin(林書豪),我想除了就各位已經提到的人格、信仰以外,我覺得他比姚明更討大家喜歡的部分就是因為他是個比較普通的球員,就是沒有什麼誇張天資的那種運動能力,或者是身高,像姚明一般的傢伙,你看尤其像姚明這種超過7呎300磅的巨人,是大家眼中的哥斯拉,像日本怪獸哥斯拉一般的,在大家眼中也是比較刺眼。所以像Jeremy這種球員就沒有什麼極端的運動天分,一開始沒有被極端看好的球員異軍突起,在NBA這樣子成長茁壯,是大家最喜歡的那種類型。

同時我有句話要獻給Jeremy,還有很多對Jeremy有很高期待的人,就是Jeremy就算不能夠成為NBA最厲害的後衛,但我相信他只要努力將來就可以進NBA名人堂。

主持人:謝謝胡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加拿大戴先生的電話,戴先生您好。

戴先生:我剛才聽陳凱先生說了很多,那個就是從專業的籃球技術來看這個林書豪,我們是從普通的籃球愛好者來看林書豪。因為林書豪身高只有1米91,如果林書豪是1米81可能他引起的轟動更大,因為我們作為一個普通的籃球愛好者,如果面對著一個2米,甚至2米3、2米4身高的那種特殊人,他們的成就對我們是沒有太強的感召力的。像林書豪這種並不是一個籃球世家,也不是什麼超級運動員,他跟我們普通人的條件比較接近,能夠引起共鳴。

而且美國是一個基督教的社會,他說他信仰神,那這個更是具有一個普通人的特質了。那有些人說因為我不信神我才把球打好了,這個對美國人的共通感可能又會下降。因為他說我信神,我爸爸也不高,我爺爺也不是什麼特殊的籃球運動員,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所以他的成功對普通人具有相當強的感召力。

他在中國不能成功是為什麼呢?因為中國是一個意識形態很重,或者共產主義、集體主義團結起來辦大事的國家,你說你信神你不相信黨,當然黨不宣傳你了,這個最近在中國受到主流意識形態壓制的。但是我覺得林書豪的成功確實對普通人有種召喚,就是能引起普通人的共鳴。像我是喜歡打籃球的,我覺得1米91能夠面對NBA那些什麼黑人、那些外星人肌肉特別的發達,或者好像吃了激素的那種人,能跟他們一起抗衡就是給人們產生一種好奇心。

主持人:謝謝戴先生。那我們請在線的陳凱先生來回應一下,剛才戴先生談到這個問題也是很有意思的,就是說因為他是一個很普通的,不是很多人遙不可及的事情,所以他夢想的實現才更讓人覺得有感召力,您怎麼看呢?

陳凱:有重要的幾點,第一點,你真能尊重林書豪的宗教的話,請不要把種族帶進來,因為基督教是不講種族的。我建議所有人,如果真正尊重林書豪作為一個個體的話,不要把種族的概念帶進去,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說林書豪本身跟姚明有一個比較,這個你要非常清楚,姚明是一個制度和系統的產物。我以前跟你講過這個東西,姚明的父母、王治致的父母,他們是在一個非常隔絕的狀態之下相遇的,因為我在中國我也知道,我在職業籃球圈子裡面的話,你只能跟體育界打交道,你的婚姻甚至都要跟那種女人結婚的。他們兩個人的身高為什麼能變成那樣高呢?他們的父母都是籃球隊員,都是2米以上這種身高的。所以在某種程度上甚至連他的這個基因,都是基因制度的一個產物,這是一點。

他不是一個自由人,他在跟NBA簽合同之前,他跟中國籃協簽了一個賣身契,也就是籃協要他幹什麼他就幹什麼,它才允許你到這兒來跟NBA簽合同,也就是說他到NBA簽合同是作為一個奴隸來的,不是作為一個自由人;林書豪是作為一個自由人。要把這兩個性質完全分開。他們兩個是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裡面,這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點,姚明談那個東西是沒有道理的,什麼團隊精神、融合,這是混蛋邏輯。籃球,中國是最講團隊的、最講群體的、最講大家的、最講民族、最講國家的,每一個運動員都是一個team player,你真的到場上一看的話,在這種大講國家民族團結裡面,每一個人都想推卸自己的責任,在中國運動員裡面沒有人想承擔責任,沒有人想承擔個體為這個做決定的風險,這個就是為什麼在中國它整個文化不可能產生像林書豪這樣的人。林書豪因為他有他自己的信仰,可以承擔這樣的風險,可以承擔自己做決定的失敗的風險。但是你知道,如果一個人不能承擔失敗風險的話,怎麼能做出好的決定來呢?怎麼能在錯誤中學習呢?

主持人:好,謝謝陳凱先生。那剛才陳凱先生談到了一個承擔責任的問題,還有一個團體的問題。因為陳凱先生談到了中國所謂的「團體精神」,您覺得在中國大陸所說的這種團體精神,或者團隊精神這種集體的概念,跟一般我們剛才很多觀眾朋友說的,還有我們在西方媒體所看到的這種團隊精神是一個概念的東西嗎?

陳志飛:這不是一個概念。我覺得陳凱先生提到了,他沒有完全表述,不是說不清楚,就是說他表述的可能有些跳躍,但是我們其中有一些觀眾已經講的很好,我就是再補充一下。實際上西方說的這種團隊是把你個人的潛能充分發揮的這種團隊,也就是剛才有個觀眾說得非常好的,你的個人和你團隊的利益各方面是完全結合在一起的。

實際上在中國這種情況下,它這種團隊指的是黨,黨的最根本利益。其實黨的根本利益也不是團隊的利益,也不是個人的利益。比如像陳凱先生在八一隊打球的時候,那時黨要你幹什麼,你要跟哪個球隊打,要你讓球你就得讓球,要你贏你就得贏,見到北朝鮮你可能要讓個20分,這個東西你既不符合八一隊的利益,也不符合陳凱先生的利益,這個東西跟西方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在西方這種自由的情況底下,一個個人的素質就會表現出來。比如說有的黑人球員,或者說像易建聯這種人,就說他沒有受過很好的教育,他的意志力就不強,或者他不信神,控衛在瞬息萬變之間就把球傳出去,那你就要去推卸責任,因為你想到你的獎金,想到別人可能會對你……事後球員會罵你。但是他為什麼在這種情況底下,很多人對他表現的穩定大跌眼鏡,他已經超過了喬丹(Michael Jordan)、超過了科比(Kobe Bryant)就是因為他信神,他的素質非常好。

主持人:我們一開始談到《紐約時報》所說的,就是說林書豪的故事太具有啟發性了,我們看到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他說,林書豪有這種成績是因為他沒有私心,而且他說希望國家領導人都要學習林書豪這種不妥協的精神、有堅定的態度和想法,才能為老百姓的健康和幸福做事,而且是最重要的事。那您覺得他的故事到底有什麼啟發性?

李天笑:我想第一個啟發性就是林書豪他信了神,神在每一個關鍵的時候,給他指明這個路,然後他舉著成績他感謝的是神;而中國大陸這些運動員也好,從小受到「舉國體制」的薰陶以後,他們被迫的每當取得一點成就就要感謝黨、感謝國家。這個是一個根本的區別。

第二個,林書豪信了神以後,他就有寬容的胸懷對待其他人、對待團隊精神,遇到困難的時候他也能克服;但在中國,他遇到挫折的話就不行。

主持人:謝謝二位,也謝謝陳凱先生在線,那非常感謝各位朋友的參與和收看,謝謝您的收看,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