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權貴登陸 台商反遭坑殺

倚權貴登陸 台商反遭坑殺.jpg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5 月 30 日訊】文/大紀元記者張原彰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過去曾赴中國經商失敗,談起那段歲月,他表示,當年資訊不夠充分,無法事先做功課,不 懂中國是人治社會,無法治觀念,當地有心人若後台硬,甚至能倚著權勢及手段,吞掉台商的費盡心血積攢下來的資產,而台商面臨結局往往是求助無門、認賠退出。

高為邦過去曾掌握成熟的玻璃纖維(FRP)製作技術,事業經營順遂,但民國84年以後,製造業面臨新台幣升值、基層勞工短缺、成本提高,且自身相關技術遭竊取等問題,產品在國際上漸失競爭力。

因緣際會下,高為邦認識來自北京約25歲同業外銷業務曾念慶,並接受他的提議,看上中國人力低廉,無勞工短缺等優點,於是西進成立公司設廠,主要製作古典藝術花瓶外銷美國,「當時只有關門或出走這兩項選擇,過去對岸也許有價值,看能不能創造第二春」,他說。

在曾念慶幫忙下,設廠前需取得的各證照申辦作業進行順利,高為邦說,「我後來得知,他父親是當時中國地質勘查技術院院長,且為中國共產黨中的明日之 星,能取得許多方便,不過我心力在搞外銷,有關係讓辦證照順利,也樂觀其成嘛。」而他將廠長一職交由曾念慶,高為邦說,「在台灣辦企業,對下屬用心,他也 會回饋,這是我相信的。」

事業上軌道 合夥人露真面目

公司很快步上軌道,設立3個月後,樣品便獲美國客戶青睞,固定出貨。不過,高為邦這才剛開始認識曾念慶,「他在認識客戶、懂得技術後,即表達購買公司的要求,荒謬地向我借錢,以支付款項。而我以為這只是鬧脾氣,便送他10%乾股,要他好好幹。」

原以為這樣做可讓事件劃下句點,但卻不知曾念慶明的碰壁,便來暗的。高為邦說,不久後接到員工爆料,他偽造我的簽名,以公司土地及土地作抵押,向銀行貸款120萬人民幣,「銀行知道他父親背景,在中國具有權勢,願意幫他,這分明就是勾結犯法。」

曾念慶並以此款項於北京順義區設立自己的工廠,原料、員工皆出高為邦原先廠房,萬事俱備,很快就能生產。不過因這家公司並非是與外資合資的公司,無法外銷至美國,於是便私自操弄,先將產品賣給高為邦的公司,再轉賣至國外。

高為邦表示,擅用我的簽名進行貸款,在當時是詐騙國家財產罪,且120萬人民幣金額龐大,通常會處以無期徒刑,念及他年輕並未提起告訴,只希望償還剩餘貸款,將已購買設備歸還,「不過我後來才了解,他背後有黨做靠山,就算被告,也根本不可能被關。」

返台過年 工廠被抄

處理完後,高為邦便返台過春節,卻不料曾念慶偕同前老闆、冀州法院的法官,以執法為由,前來強行進入工廠,並將設備、產品幾乎全數搬走,運至他前老 闆於冀州的工廠貼上封條。高為邦表示,「表面行為看似合法,但我的工廠不在冀州法院的管轄區,且查封應是就地查封,非常不合理,其實連法官也違法。」

高為邦趕赴中國,尋正規途徑討回公道,他表示,當地副書記承諾會處理案件,並調派公安前往冀州,要回被搶的設備資本,但只因一通電話,一切就都變了,「這位副書記接到來自高層電話,之後便告訴我這是經濟案件,得依法律途徑進行訴訟。」

高為邦表示,「不過這是搶劫案,屬公權力管轄範圍。你說鈔票被搶了,警查不抓人,得去法院要公道才行,這不是很詭異嘛。但這就是人治社會,話要講得漂亮。」

高為邦嘗試各種方法尋求正義,一度將曾念慶繩之以法,他說,但他的父親直接找上政法委,之後案件便被一路敷衍,我求助無門。且曾念慶開始反告高為邦積欠他美金,這個指控毫無實際證據,但法院卻承認,「我知道下一步會被關,公道討不回,澈底死心離開中國。」

高為邦憶起這些過往,那時真是太單純,不明白人治社會的恐怖,起先雖因曾念慶得到些許好處,但他也靠著父親這層關係,作壞事能有人包庇。高為邦也向嘗試西進、正在中國打天下的台商提出忠告,「現在資訊發達,多了解台商被害案例。若只是覺得運氣好,這些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請不要去,中國太黑暗了。」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